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你今天「社會企業」了嗎?

文:林以涵

(圖片來源:CC Peter Barr

又是新的一天,換上冶綠的平價棉T準備上班,由有機棉製成的衣服,不添加農藥、不使用任何染劑,穿在身上天然零負擔,也能維護環境。出門前為最近扭到腳的爺爺預約了多扶的復康巴士接送,讓暫時行動不便的老人家先到醫院做糖尿病例行回診,再和朋友們一起到淡水老街走走,自己掌握和安排行的需求,不用整天悶在家。

        

(圖:冶綠有機服飾,來源:社企流  /  多扶接送巴士,來源:多扶)  

中午到Enjoy台北餐廳用餐,服務生由身心障礙朋友們所擔任,負責營運的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為他們打造友善工作環境,帶位、點餐、結帳、清理…每一個標準服務動作的背後,都是數個月的訓練和輔導;餐廳設備也重新設計,從降低吧檯的高度、到在收銀機旁張貼操作步驟,期望為身障者開發潛能、提供就業機會。

(圖:勝利所經營的事業體十分多元,包含左上角的勝利加油站、左下角的Enjoy台北餐廳、右上角的勝利全家便利商店、右下角的勝利資料鍵檔中心,來源:勝利

吃飽飯後到由生態綠經營的公平超市逛逛,這裡的咖啡豆和手工藝品,來自於發展中國家的生產者。這些生產者與遵循公平貿易機制的收購者合作,獲取穩定薪資支付工作和生活開銷,也讓孩子們上學。而購買公平貿易商品的每一塊錢,也有固定比例變成補助基金,可能使印度婦女們團結組成工會,也可能幫助古巴減少了一名童工。

(圖:公平貿易超市,來源:UDN )

下午參加公司營運會議,同事們提議可以運用企業社會責任(CSR)資源,支持運用商業力量改善社會的組織。例如聯華實業提供製造技術,與喜願共和國合作復育本土小麥;星展銀行提供優惠貸款,支持光原社會企業開設Manna社企Café,用阿里山原住民的有機農產,為城市打造健康美味料理。

       

(圖:喜願自行生產的小麥製作麵包,來源:喜願 / Manna社企caf'e在輔仁大學開幕,來源:光原 )

下班回家路上,走向捷運站旁熟悉的橘色背心,向從街友變身為銷售員的伯伯購買最新一期的《大誌》雜誌,這本在一般便利商店買不到的月刊,除了可以飽讀全球意識、商業、設計等多元資訊,也是「購買取代捐贈」的實踐,幫助街友找回生活自主權。

(圖:街頭販賣員的合照,來源:大誌雜誌)

回到家後發現早上在厚生市集網站訂購的食材已經到了,這個虛擬農民市集,提供消費者住家30公里內,可追溯生產者的農產品,也很貼心提供菜單,今天就是依據「薑香肉片炒木耳」購買食材,可以來大展廚藝一番!

(圖:厚生市集的官方網站)

睡覺前想到今年的假期還沒有安排,之前就決定要去報名以立國際服務的志工旅行,體驗不一樣的世界,增加自己對於地球村的認識和連結。

(圖:以立國際服務以志工接力的方式在海外建造房屋,來源:以立 )

在台灣,這些運用創新和興業精神改善社會、不仰賴補助、不消費愛心的組織,普遍被稱為是「社會企業」,涵蓋了食、衣、住、行等面向,期望為這塊土地帶來共享、共好的未來。社會企業不只是一堆營運數字,不只是深奧政策,而是你我生活中關於人、土地等價值的美好故事。歡迎你在生活中放慢腳步,發掘和欣賞台灣更多有社會企業精神的組織。


台灣社會企業以改善農業發展、為弱勢族群賦權為數量最多、價值鏈最完整的領域;從生態綠、多扶接送、以立國際服務等公司,到探討社會企業的學生社團、登上國際舞台發聲的社企競賽得獎者,新世代的年輕面孔成為參與社會創新、社會創業重要力量。促成這些發展背後,提供各種資源的推手亦十分重要,包括:

2006 – 政治大學黃秉德教授設立台灣社會事業發展協會
2007 – 輔仁大學設立社會企業研究中心
2007 – 張明正與王文華成立台灣第一家社會企業創投「若水」
2007 – 第一個社會企業商業競賽由若水舉辦
2010 – 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成立
2010 – 第一個社會企業研討會由輔仁大學舉辦
2011 – 第一個社會企業為主題的學生社團於台灣大學成立
2011 – 陳一強與段樹仁成立「活水社企開發」
2011 – 勞委會職訓局成立「社會經濟推動辦公室」(後改制為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
2012 – 第一個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社企流」上線
2013 – 社會企業碩士在職學位學程由輔仁大學設立
2013 – 「公益公司法」草案為社會企業的政策面帶來關注

社會企業形成一股獨特的中小企業精神,兼顧公益和獲利的挑戰、顛覆傳統企業規模化、募資等準則帶來許多新「遊戲規則」,與科技、社群、國際村的接軌也成為此領域的亮點,接下來的專欄文章會陸續介紹這些趨勢,請持續關注。

(本專欄由星展銀行支持專案人事費用,但完全不干預文章選題與寫作方向,確保文章獨立性)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用3大議題9位跨國講者,為你織出未來生活樣貌點滴。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一起來聽第一線社會創業者現身說法,看看他們眼中未來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金鋼狼的新使命:拯救非洲咖啡農!

編譯:林梅兮

編按:作者Hugh Jackman為Laughing Man創辦人及知名澳洲籍演員。原文刊載於Co.Exist網站,本文以作者第一人稱改寫而成。


在我出任世界展望會親善大使前往衣索匹亞的旅途中,我遇見了Dukale。Dukale是位咖啡小農,藉由栽植有機咖啡賴以為生。他和我一樣身兼父職並扛下養家活口的擔子,我為他所展現出的勇氣由衷感到欽佩,但他當時正為兩項困境所苦:其一,咖啡樹的種植須仰賴足夠的樹蔭庇護性喜潮濕的咖啡樹,但Dukale又需要砍伐這些木材充作家庭燃料使用;其二,Dukale有能力種出品質優良的咖啡豆,但他卻沒辦法從市場中獲取相對公平的報酬。

圖片來源

30年前援助組織來到了非洲,但他們僅著重於緊急救助。在我與Dukale的一席交談中,他明確表達出自己不希望靠他人的憐憫維生,而是希望和我們一樣憑藉著自己的力量打拼,品嘗辛勤換來的果實。世界展望會最近與Dukale合作,建造出新型的甲烷裝置,能將牛糞轉化為燈光及炊煮所用的燃料,這項發明讓Dukale的家人免於遭受木材焚煙的侵害,使他的孩子在晚間仍能研讀功課,讓他不用再去砍伐種植咖啡所必要的樹木,也能花更多的心思在發展咖啡事業上。這個甲烷裝置證明了一項事實:簡單的創新就有可能幫助改善人們的生活。

我跟隨著Dukale的腳步檢視他的工作、聆聽他的故事,從中醒悟到一件事:沒有人可以憑藉一己之力而發跡。如同這世界上多數人一樣,Dukale與這個世界是被隔離的,而且缺乏通向發展世界國家市場的管道,簡而言之,他沒有辦法以合理的價格販售他的咖啡。

 

 

影片來源

從伊索匹亞返家後,我以世界展望會大使的身分在聯合國說明與Dukale這些農民合作的必要,讓他們瞭解辛苦揮汗栽植而成的咖啡理應得到公平的貿易價格。咖啡經銷商將世界上的咖啡運銷到全美的商店及餐館,但整個咖啡市場完全不是建立在咖啡小農獲利的基礎上,於是我開始思考著如何去改善這個產業長久以來的銷售模式。而在經歷過與Dukale在農場工作的這些日子,我有了和他持續合作發展的這個念頭。

圖片來源

當我試圖創造一個新的商業模式,以便將Dukale的咖啡販售到世界各地之時,我發現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我喜歡喝咖啡,也知道Dukale種的咖啡是最棒的,但我不知道該如何把咖啡轉銷給其他人。在毫無基礎之下,我必須要找到能將Dukale與其他小農們所栽植的公平貿易咖啡引介給消費者的辦法。受到Dukale的啟發,我創立了Laughing Man Worldwide,並將100%的收益回饋給農民,視小農們為對等的合作夥伴並追求共同的夢想。藉由合作,我們得以教學相長,從中我們也逐漸重新定義出「做生意」以及「快樂」這些詞彙的真正意涵。

(圖片來源)


資料來源:
How Hugh Jackman Became A Fair Trade Coffee Entrepreneur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