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活水源湧不絕 耕耘社會企業

2014.04.0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張雅柔、陳明安(2014年3月27日)

坐在咖啡廳裡,望著窗外熙來攘往的人群、飄著雨的台北街頭,活水企業的創辦人陳一強帶著笑意說:「對,我等下要去接小孩放學。」在談及專業以外,從他的眼睛裡可以看見那抹專屬於父親的溫柔。因為不想讓下一代在充滿社會問題的環境中成長,這樣的想法,讓陳一強創辦活水社企開發,以社會企業中的創投公司為定位,希望扶植台灣社會中,具有解決社會議題能力的企業生存。

圖片來源

活水成立 陳一強投身於社會企業

陳一強,活水社企開發的創辦人之一,在他風格簡潔的名片背後,印著「活水的使命,在於開發改變社會的投資機會,能自給自足、可持續擴展,如同活水湧流。」他是美國伊利諾香檳校區企管碩士,曾在勤業●安達信、德勤及德碩管理顧問公司等多間公司擔任合夥人。

當初促使他離開已經工作十五年的管理顧問公司,並轉而投身陌生的社會企業領域的轉機是,四十二歲的他,在結婚多年後,寶貝兒子Jeremy的誕生。老來得子讓他開始思考:自己有多少時間能夠陪伴孩子?更重要的是,孩子未來將身處的台灣社會,正浮現日益漸增的社會問題,環境越來越惡劣。經過一番思索,陳一強認為社會企業或許是解決社會問題的出路之一,因而決定結合自身多年企業經理人的經驗與社會公益,投身於社會企業。陳一強在二○○七年初協助輔仁大學創立了台灣第一個「社會公益創業研究計劃」,並於二○○八至二○一一年期間,加入台灣第一家社會企業創投公司「若水國際 」。而後,在二○一一年與好友段樹仁成立了「活水社企開發」,致力於讓社會企業在台灣開枝散葉。

活水社企開發 開發社會企業平台

陳一強將活水社企開發定義為「開發社會企業的平台」,許多現有非營利組織的資金大多是透過他人捐款,但活水希望能夠以「投資」代替「捐款」,透明化的運作架構以及微型投資的方式,讓出資者能夠安心投資,同時也參與協助社會企業的成立。

活水針對個案的問題提供不同的協助,像是資金、相關產業的關係網絡、創業與志工夥伴的人力資源,以及營運所需的共享服務,例如行銷。而協助個案的類型包括弱勢族群就業、小農的產品採購或是致力於環境發展等,具有社會意義的企業。

陳一強表示活水在協助個案過程中所遇到的挑戰是,必須思考怎樣才能使公司成為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而在這之前,會經歷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讓投資的公司的員工能拿到合理的薪水,第二階段是公司本身可以賺錢,股東可以回收本金,第三階段則是創投的中介公司可以賺到管理費。

案例:好工作社會企業

活水社企開發協助的個案大多是已成立一至兩年,並且具有初步的運作方式的社會企業,好工作社會企業的創立,就是在此前提下誕生。

好工作是活水投資、開發的第一家社會企業,而他們的成立,是因為活水看到了勝利身障潛能發展中心手工琉璃庇護工廠的問題。勝利是個已具有規模並已營運一兩年的社會企業,身障者員工多達兩百位,然而,勝利底下的手工琉璃庇護工廠卻面臨行銷上以及品牌經營的困難。

陳一強說:「手工琉璃要做文創本身就很困難,而且勝利的運作方式是不接受外界捐款,靠自己的營收,如果將這些由身障者辛苦賺來的錢拿去做有風險性的投資,就會像是個無底洞。」

活水因而開始思考,有什麼方法能夠既不動用到勝利原有的資本,又能夠幫助勝利的產品成功行銷到市場上。經過一番摸索,活水決定在既有的勝利母事業體外,成立一家行銷公司,幫勝利的手工琉璃做設計以及品牌經營,接外面的單,再發包回去讓勝利手工琉璃庇護工廠生產。於是,活水安排了三位天使投資人,設立「好工作社會企業」,並將股權全數捐給勝利,作一個非營利的社會型公司。好工作社會企業應運而生,為弱勢團體及庇護工廠做行銷,並販售客製化的商品。

這樣的模式讓勝利一來可以找到外部人力,二來不需動用本身的資本,如此便不會影響到勝利本身的財務運作。目前好工作的主要合作對象為勝利身障潛能發展中心,為他們的手工琉璃庇護工廠做產品的行銷,在未來,好工作也希望能協助更多有需要的弱勢團體或是庇護工廠。

活水持續灌溉社會企業

自二○一一年成立至今,活水持續的協助個案,提供他們各種資源以及幫助。未來,活水也將秉持著「使社會企業源源不絕,如同活水湧流」的精神,繼續為台灣的未來奮鬥,期許在社會企業的蓬勃發展下,能夠讓下一代擁有更好的環境。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誰說賺夠了才有能力做好事?退休了才有餘力做公益?
別讓年紀和資源成為你的限制,只要先從自己能做的事開始。

Everyone is a Change Maker,讓改變從你開始!

按此進活動網頁

印度社會企業的八大里程碑

編譯:程佳時

尤努斯曾說:「貧窮是不必要的。」

在印度普羅大眾與貧窮搏鬥的當下,這句話仍然指出了社會中最核心的問題。許多關注社會的企業已透過低收入市場的創新改善其生活,並取得顯著的進展。讓我們回顧自1947年印度獨立以來型塑其社會企業樣貌的八大里程碑,及其帶來的啟示。

1. Amul 牛乳合作社

Amul自1950年創辦,透過消除中間商與牛乳採購的專業化管理,提供低收入酪農進入眾多產品市場的管道,帶來印度乳業革命,並使上千名酪農脫離貧窮。

(圖片來源)

2. 印度服飾及品牌 Fabindia(1960年)

Fabindia將印度多樣化的傳統工藝帶入市場,影響超過8萬名鄉村工藝家。其採取的「社區型公司」(community owned company)模式促進了包容性資本主義(inclusive capitalism)的發展。這群工藝家們共同持有公司最少26%的股份,Fabindia不僅為工藝家提供穩定的收入,也讓他們與公司共存共榮。

(圖片來源)
 

3. 阿育王(Ashoka)(1981年)

阿育王於1981年創辦,奠定世上社會企業家概念的基礎。全球數個育成機構已向其Changemakers計畫效法,顯示出非財務性支持的重要性,諸如網絡、導師(mentors)等。如今,阿育王有350名以上的社會企業家(fellows),支持其創新方案並提供資金管道、專業諮詢及全球網絡以達營運成長及規模化影響。

(圖片來源)

4. SELCO Solar(1955年)

SELCO Solar破除了低收入社群無法負擔或維持永續科技的迷思。SELCO Solar不只創造了低成本的太陽能供電照明、抽水與電腦設備,還提供了一套從產品、服務到透過鄉村銀行(grameen banks)、信用合作社與微型貸款機構進行消費者融資的完整包套服務;至今已販售超過13.5萬套家用太陽能照明系統。

(圖片來源)

5. 印度首項影響力投資(2001年)

2001年,世界知名社企創投聰明人基金會(Acumen)選擇亞拉文眼科(Aravind Eye Hospital)作為印度的首項投資,至今已投資3千6百萬美金於印度26家社會企業。同年印度第一家營利型的影響力投資基金Aavishkaar也跟著成立。兩者的雙雙登場,顯示了社會企業在草創初期的資金需求。

(圖片來源)

6. 進入印度高等教育(2007年)

塔塔社會科學研究院(Tata 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s)於2007年開設社會企業研究所,提供創業家改變社會的正規教育,將社會企業家列入職涯選擇中,為下一代社會改革者開闢一條可行的途徑。

(圖片來源)

7.  Sankalp論壇(2009年)

Sankalp論壇始於2009年,為印度首個匯集創業家、投資者、專家與發展夥伴的年度盛會。其願景為催化影響力投資進入全球社會企業,如今發展為一個350家社會企業、300名投資者與300名利害關係者的社群。Sankalp論壇顯示了在地與區域型活動在全球知識與投資對話匯流的重要性。

(圖片來源)

8. 通過公司法(2013年)

2013年通過的公司法規定,企業須將百分之二利潤用於企業社會責任(CSR),為立法歷史性的一刻。這是印度企業投身於解決社會問題的大好機會-為非營利組織、社會企業與育成機構提供財務資源,尤其在根除饑荒以及教育匱乏等社會問題上,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圖片來源)


資料來源

Nextbillion:The Best of 2013: 8 Defining Milestones in India’s Social Enterprise Landscape

延伸閱讀


誰說贏家才能擁有影響力?改變社會不是人生勝利組的專利,
只要找到對的資源,每個人都能改變世界!

快來參加社企流年會,看八位 「創革者」如何突破條件限制,
從自己能做的事開始,創造寧靜、深遠的影響力!

按此進活動網頁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