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地性:科技創善的成功秘訣

2014.11.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如果用兩張A4紙為材料搭起一個架子,你可以在這個架子上放多少根玉米?這個看起來很奇怪的問題是每一個去麻省理工學院D-lab訪問的人都會收到的挑戰。目前最高的記錄是28個!這個挑戰並非只是在考驗你的創造力,它的思路更具有實際的應用價值。在那些最貧窮的地區,當地的村民保護自己收獲的糧食不被老鼠昆蟲吃掉的唯一辦法,便是就地取材,用最經濟、最簡便的方式搭建一個架子來存放。這樣的解決方案技術含量非常低,卻實實在在地解決了當地人每天面臨的真實問題。

如今,科技對於人類生活的影響無處不在。很多人在評價一項產品或解決方案時,往往自覺不自覺地將科技含量的高低作為評判標准。放在「科技」兩個字之前的修飾語也多是「最新的、前沿的、先進的…」之類,卻忘記了科技終究是為了解決人的問題、滿足人的需求。隨著公益理念和社會創業家精神的普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嘗試用科技的力量來解決社會問題,特別是針對欠發達地區那些極端貧困的人群提供產品和服務。這種科技創善行動的成功秘訣,不在於其科技含量的高低,而在於是否充分考慮了「在地性」。

在MIT、斯坦福的一些科技創善的圈子裡可能會有人告訴你:「沒有通過『蟑螂測試』的產品不是好產品」。因為那些使用這些產品的環境裡很可能有各種小昆蟲,它們會鑽進產品裡搞破壞,而這種情況在開發產品的實驗室裡卻並不存在。這種半開玩笑的話提醒我們,考慮在地性首先意味著對使用人群和使用情境的充分理解。這一點說起來沒什麼高深,一般的商業產品開發也都會考慮這些。但一個隨身不離智能手機、隨時移動互聯、滿嘴小時代、大數據的人,大概很難理解一個每天收入低於2美元(世界銀行劃定的絕對貧困線)的家庭是如何過活的,當地的社區環境又是怎樣的。克服這種理解上的障礙,方法無他,就是要扎根到那些社區裡,理解社區和社區裡的人們,並和他們一起——而不是「為他們」——設計解決方案。

「全球自行車解決方案(Global Cycle Solution,GCS)」是一家致力於用低成本、可持續的技術解決方案來幫助低收入人群改善生計的社會企業。它的創始人Jodie曾是MIT的一名學生。在D-lab上課期間,她開發了一款以自行車踏板為動力的玉米脫粒研磨機。腳踏發電技術本身並不新鮮,Jodie最早是從另一家公司了解到這項技術,於是把它帶到了非洲的坦桑尼亞,讓當地的農民使用,結果發現對原有的技術和產品原封不動地照搬根本行不通。當地的購買力水平很低,他們需要的解決方案不是企業級的,而是低成本的,適用於單個家庭的。同時,當地的道路交通狀況也要求解決方案必須具備很高的可移動性。

在充分研究了當地實際情況之後,Jodie設計了一款自行車外掛裝置,連接上脫粒裝置。使用者可以腳蹬自行車,產生能量,帶動脫粒設備,快速批量地給玉米脫粒。這樣的解決方案技術簡便易行,使用者可以很快地掌握並應用。他們甚至可以自己進行日常的維護和修理,而無需等待外來的專業人士。過去當地農民只能通過反復用棍棒敲打玉米口袋的方式來脫粒,用了這種新設備以後,效率足足提高了40倍!

再好的解決方案,其技術本身都不會自動地帶來改變。對在地性的重視還體現在設計解決方案時,必須能夠讓在地的人們可以充分參與其中,從而構建出一種可持續的模式。

那GCS的產品來說,它有一個嚴峻的問題需要解決:雖然幾經努力,這款產品的成本相對於當地的購買力來說還是偏高。在D-lab孵化器小組的幫助下,Jodie圍繞這款產品設計了一個完整的商業模式:挑選值得信賴的村民做銷售代表,解決了渠道問題(在面對極端貧困人口提供產品時,渠道成本經常會超過產品本身的成本);與當地的小額貸款公司合作,貸款給希望購買產品的村民;這些村民利用設備為其他村民提供收費的脫粒服務,並用收入還貸。這樣一來,不僅把人們從脫粒的繁重勞動中解放出來,還培育出了一批當地的微型創業者。

一項充分考慮了在地性的解決方案一定會盡量使用在地的原材料和當地便於獲得的零部件,否則解決方案的可持續性也會大打折扣。現在GCS又開發出了幾款新的產品。同樣是為玉米脫粒,他們研發出了更加簡易的手工脫粒裝置——一個成本2美元,一頭小一頭大,有可調節的折疊邊緣的的鐵皮圓錐體,把玉米從大頭推進、小頭拉出便能快速脫粒。如此廉價、低科技含量的產品使得家家戶戶都可以購買使用。由於產品的原材料在當地可以很方便地獲得,於是便可以在當地設廠,就近服務,還為當地創造了更多的就業機會。

如今,類似的科技創善的成功案例正越來越多。他們在設計產品時,總是會充分考慮在地因素,而不是閉門造車。他們在解決社會問題時,不是僅僅推出一種產品,而是圍繞產品去構建一種模式,提供一整套的解決方案。在他們的解決方案中,科技含量並不是越高越好,而是夠用就好。遵從這些原則,更多貧困人群的生計將會得到改善;而企業和創業者們也可以通過參與科技創善,探尋出新的市場和機遇。

社企大趨勢/洛克菲勒基金會 影響力投資 開花結果

2014.11.13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4年11月05日)

當許多政府面臨財務困難、無法百分百提供所需的社會福祉功能時,它做為非營利組織,顛覆傳統單方面接受政府補助金的「受與施」角色,提倡新概念如「社會影響力債券」,募集民間投資者來投資政府社福計畫,創造新融資方式。

它不只提供許多新興社企創業資助,當許多新興社會企業家苦於無法擴大規模時,它積極贊助各項基礎調查和研究,尋求幫助社企擴大規模的方法。

深切了解解決社會問題需多管齊下,它不只贊助新興社企的好計畫,也親自參與改變社會的好計畫。從印度到非洲,從改造農業到「全球百大最有韌性都市計畫」,配合時代變化找尋創新方式是它堅持的使命。

如果用通俗語言來形容某個領域的「龍頭」,意指它在那個領域裡給予業界新的方向感與展現領域裡的無限可能,洛克菲勒基金會(ROCKEFELLER FOUNDATION)是全世界最知名也最具影響力的非營利慈善組織之一,可說是名副其實的非營利組織龍頭。做為不斷求新、不滿足現狀的標竿,它持續領導非營利組織走出不同的路。

擴大非營利組織影響力

去年剛歡慶其成立100周年的洛克菲勒基金會,是美國僅次於卡內基金會的第二歷史悠久的基金會。雖然近年來由於比爾蓋茲等超大型基金會的設立,它資產總值排名並非排名最前茅,但它持續的創新力,讓它仍被評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基金會。近年來它深耕社會企業領域,更開創基金會與社企結合的最好典範之一。

洛克菲勒基金會成立於1913年,由石油大亨洛克菲勒父子設立。老洛克菲勒原本就對慈善活動不遺餘力,從醫療、教育、藝文到社會研究,基金會可說在美國各地的影響力無遠弗界。

它不只在慈善活動上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過去近十年來,它在現任總裁茱迪斯‧羅登(Judith Rodin)的領導下,更充分參與和結合社會企業的理念,帶領社企領域裡的多項先端研究或計畫,成為幫助社企在全球發展的最有力支持者之一。

2005年,擁有豐富產業和學界經驗的羅登接下基金會舵手,積極尋找這個百年老店的新方向。

拓展實力 找上蓋茲高盛

她認為,一般的慈善基金會不論規模再怎麼大,都很難真正全面且廣泛地解決需要兆單位美金才能解決的環保水源和空氣等問題,唯有結合全球商業投資家的力量,一起來投資既能創造財務利潤、又能有社會和環保等正面影響力的計畫,才能使基金會的力量和影響力更深厚,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因此從七年前開始,基金會與一群慈善事業與民間投資者,創造了「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的名詞,強調投資希望達成財務和社會影響報酬的雙底線概念,不論是各式退休基金或保險業金融業的投資,希望充沛的民間資金能有部分導向具社會影響力的投資方向。

過去七年來,它投資了近5,000萬美元在相關影響力投資計畫。比爾蓋茲成立的「比爾‧默琳達」等多個大型基金會也是與它攜手投資的夥伴之一。大型年金或民間企業如大摩或高盛等,有些在內部設立相關直接投資組織,有些則選擇投資外部好的投資標的,投資對象從私募、股票到債券等,方向也愈趨多元。

例如「影響力投資債券(SIB)」就是其近年來推動極成功的領域之一。

新融資模式 替社企搭橋

在金融危機後,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政府都面臨財務緊縮的困境,特別是在許多有預防效果的計畫上,預算受到許多前所未有的限制。

看到這個困境,基金會聯結許多民間投資者和政府想推動的相關計畫,以債券的方式來進行融資,近年來也漸在不同地方擴展開來,創造新融資模式。 它的目標是希望能做為民間投資改善社會計畫的有效觸媒平台。

為了讓民間投資家更有信心投入影響力投資領域,它致力建立促進投資成效指標和財務透明化,贊助如GIIN(全球影響力投資網絡)等組織;同時也盡力加強社企整體的基礎體力,贊助各項「擴大社企規模」(Scale Up)的各式研究和調查計畫。它也親自參與全球許多社企計畫。

事在人為。在非營利組織和政府同樣面臨許多新挑戰的時代,與其被動地憂慮組織的萎縮,不如主動去開拓更多更新的天地。洛克菲勒基金會積極在社企領域上的多管齊下、使命導向的精神和行動力,正展現了非營利組織的無限潛能。

(作者是專欄作家,曾任美日國際金融機構專事行銷與國際事業企畫。長期旅日,現居美國。本專欄隔周四刊登)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