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用付費體驗取代參訪社企吧!

2014.04.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過去,當我的工作重心還放在NGO的時候,似乎組織間相互參訪、接待,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假如手上剛好有點計畫經費,便用講師費或者導覽費的名目略表心意,要是沒有預算,事先講清楚了,只要撥得出人力來,通常也都是義氣相挺。這麼漫長的歲月以來,好像沒有人提起過「接待成本」這種事。

2008年秋天,赴孟加拉參訪葛拉敏社會企業集團,事前對方先弄清楚我們的參訪目的及內容後,開出每人每日付費二十美元的收費標準,為時四整天的主題參訪,則有國際事務部的一位資深人員全程陪同。這樣的經驗,讓我對於社會企業與NGO的差異,在第一時間就很有感觸。我並不因此覺得社會企業很「現實」,此舉只是具體提醒了我們:凡事都有成本,問題在於,成本該由哪一方來承擔呢?

如果接待與參訪的雙方,某種程度旗鼓相當,或者在事前的評估中,後續會有極大的合作可能,那麼互相參訪、互相了解就成為一種必要;但如果,雙方的差距過大,短期看不出有合作的可能,並且參訪者學習取經的成分居多,作為一個被參訪者、接待者,面對絡繹不絕的參訪者,甚至需要有專人、設立專責的部門加以應對的話,那麼「使用者付費」就成了天經地義的事,甚至可以成為一項營收的來源。這時候,對使用者收費就不僅僅做到反映成本而已,還必須要抓出利潤額度,讓它成為一個業務項目,這時候,受理參訪這件事,不但再也不是工作人員額外的負擔,而是可以積極經營開發的項目。

這幾年不時會有對社企感興趣的朋友問我:若正好到香港,有哪些社企可推薦拜訪?在決定如何做推薦之前,我通常會先反問對方有多少人數?都是哪些背景?有多少時間可以運用?

如果,只是一兩人的行程,也不是對社企已有相當的認知或接觸,能運用的時間很零碎、甚至只有晚上的話,我通常會建議他們就去當個社企消費者吧!就到社企經營的餐廳、特色商家、體驗場館去,從一個消費者的角度去體驗與感受這個社企所提供的服務或產品,而不是直接就殺到創辦人面前去,央求創辦人一次又一次重述自己的心路歷程;假如該社企創辦人已經有著作,或有專欄文章,那麼買書來讀、上網爬文預做功課也是很好的選擇,未必一定要見到社企創辦人或者內部主管。假如是更有心想認識社企的人,我甚至就會鼓勵他們去參加一年一度的社企民間高峰會,或者是個別社企推出的主題工作坊,在這樣的場合,往往可以遇到許多社會企業家,比一一去拜訪,更為節省彼此的時間;後續若想要進一步拜訪,也不用假手他人,可以自己主動聯繫。

假如,香港的社企也像孟加拉的葛拉敏集團那樣,依據不同的參訪目的與內容,都有付費參訪的收費標準,那麼對於夾在中間的推薦人如我,就更加輕鬆愉快了,因為我只管盡可能做推薦,一切由參訪者自行決定與判斷,不需要我為雙方瞎操心。

我個人是傾向以具體的消費行動,來跟社會企業進行第一次接觸,換句話說,如果有某個號稱社會企業,卻沒有具體的產品或服務可以推出、供人購買的話,那麼,就暫且別接觸這個單位吧!我總是相信,社企產品自己發聲最為有力,而不是單靠社企從事者的舌燦蓮花。
 

翻轉教育,讓每個人都有學習的機會!

2014.04.19

文:崔聖如

在這個資訊普及、科技發達的世代,除了傳統的課堂教學之外,透過資訊科技,我們隨時隨地都可以接觸新知、自主學習,然而對於在某些偏遠地區或身心障礙的孩子們而言,學習教育的機會並不容易取得。透過以下的社會創新案例,一起來看台灣和各個國家如何透過創新策略和思維,改善教育現況,讓更多人享有教育的權利吧!

1. 黃岳永—從珠寶大亨到貧童的教育推手,讓每個孩子都擁有接軌世界的權利:「有機上網」-透過資訊科技讓弱勢孩童與世界接軌

(圖片來源)

2. 比公立還便宜!私立小學救了印度貧民教育:貧民窟裡的高品質教育

(圖片來源)

3. 劉安婷—從世界頂端走入偏鄉角落,現在她只「為台灣而教」:走一條不同的路!「Teach for Taiwan」連結台灣青年與偏鄉教育

圖片來源
 

4. 書中自有「好心意」-Better World Books的成功心法:你買書我捐錢!Better World Books打造舊書的第二人生

圖片來源

5. 看不見沒關係 行動學校來找你:「從黑暗到光明」-為盲人打開通往世界的一扇窗

(圖片來源)

6. 科技活化教學 讓孩子變身課堂主角:打破傳統教學,給孩子不一樣的課堂教育

(圖片來源)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