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美麗新世界(下)

2013.12.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余孟勳(Simon)

圖片來源

顛覆

在善行的美麗新世界裡,顛覆幾乎和創新是同義詞。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所提出的「創造性破壞」一直是促使經濟進步的部份動力來源。因為有了創新,製造商品與提供服務的方式也隨之更新,取代既有的經營模式。但事到如今,顛覆幾乎已快成了目的而非只是手段而已。我們真的得停下腳步來稍微想想:如果我們忙著四處去顛覆企業與機構,那麼那些參加駭客松的程式設計師們要怎麼辦呢?我們需要他們替大家把開放資料轉化為有用的創新,但是他們又要找誰來付他們薪水,給他們福利與分紅呢?

透明度

我最愛舉的例子是一家就叫做「做好事」的社會企業,做好事公司的資訊圖表都製作相當精美,他們的新聞報導看了以後心情會很好。除了說我其實對他們了解不多之外,對這家公司我完全沒有什麼好抱怨的。這是家私人企業,在他們的公司網頁上沒說什麼關於他們自己的事情。簡單來說,這就是善行的美麗新世界最值得擔憂的地方-不夠透明化。

對很多這個美麗新世界的居民而言,非營利組織與提供補助的基金會是用過時的方法在做事。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我們卻可以因此而很清楚地知道他們真正實際在做的是什麼事情,因為法律規定他們必須以文件公告給大眾周知。像美國國稅局表格990這類的文件雖然設計不夠面面俱到,但卻可提供足夠資料,讓評估機構可以依此建立一套資訊系統,以進行分類、追蹤與評鑑,使一般大眾可以了解慈善基金會與非營利組織內部運作的情形與營運狀況。

美國這類評估機構目前有GuideStar、基金會中心以及國家慈善統計中心等。由於美國有超過90,000家提供補助的基金會以及130萬個非營利組織,其關懷對象包羅萬象,從領養小孩到救援尚比亞的都有,因此評估機構的工作量相當龐大。這類評估讓我們可以知道,這些慈善機構的董事會成員是誰,員工有哪些人,他們的錢從哪裡來,又流向哪些單位,花錢的目的是什麼,錢又花在哪裡,用在哪些人身上,好達到他們原先預設想要助人的目標。基金會與非營利組織也許並不怎麼跟得上時代,但是他們都比較透明化。

至於影響力投資、社會企業以及企業社會責任等各方面,則尚無相對應的資訊來源。我們有一些和影響力投資有關的資料,像是排名與評比、評估標準以及一些相關資訊,但是其中只有部份是公開的,所以整體而言談不上完備。

因此,雖然說這個美麗新世界為我們畫了一個大餅,但是我們只能藉由零星資料、個案分析、偶一為之的評鑑以及大量的傳聞(也就是很多的「聽說」)來勉強一探這塊餅的虛實。近年來有個「善行市場(Markets for Good)」有可能為我們帶來一絲希望。這是個剛成立的組織,目的是將社會部門相關的資料與資訊,做成可以共享的模式。

跟著錢走就對了

如果世界上有那麼多人在做好事,我當然也想要知道他們是誰。我想要算算看有多少人在做好事,墊看他們到底做了多少好事,而且要把他們都標示在地圖上。有些人會說:「我才不在乎你花了多少錢在這件事情上面,我要知道的是怎樣做才會有用。」這也是慈善家常說的話。我當然也想知道有用的做法是什麼,只是我們也都很清楚,目前並沒有一個可以簡單評估效益的標準化流程。現在,最好的辦法就只能跟著錢走,以財務結果當指標。

美麗需要代價

本文談及巿場化的社會服務、開放資料及透明度的問題都值得我們思考。針對透明度,因為科技的發達使得資訊使用者的使用習慣產生改變,進而對資訊需索量增加,反映在責信議題上就是將資訊不對稱的情況逼上枱面。美國法令規定NPO不得拒絕任何人索取Form 990,台灣的NPO則還停留在較為保守階段,自律聯盟在會談中表示,光是蒐整年度財務報表就常遇到困難(但這些會員入會明明都簽署了入會公約同意的)。

NPO或許還沒有意識到資料開放能帶來什麼好處,但現實的情況是資料不開放可能開始帶來壓力。此外,文中也提到新興的社會企業及影響力投資,一方面缺乏案例,二方面也缺乏評估技術,使得資訊無法被評估,停留在道聽途說的階段。

不妨這麼問,社會企業是否應該公開財務報表?如果不公開,要如何證實落實社會精神和影響(如果財務成果是最基本的透明度要求)?

美麗新世界(上)

2013.12.14
合作轉載

文:余孟勳(Simon)

圖片來源

議員出國考察的報告只有三個字,「妖受讚」,真妖受。過去因為缺乏監督機制及資訊不對稱,我們對於這樣荒謬的事情不是無力批判,而是無從得知。但如果有一個這樣的平台呢?台灣近期的公民運動,網路及科技應用不只在倡議及揪團層面,更進一步進入到資訊的解放、分析及傳播,其代表者如台灣零時政府(g0v)Code for Tomorrow

科技和資訊的結合帶來經濟的榮景,同時也讓公益事業呈現新的面貌。然而我們對於這樣新世界的到來似乎有點太過淡定......?以下文章探討新模式裡需要質疑的論點及需要回答的問題(原文在此),由Simon及海宇編譯。

巿場

做好事的市場確實潛力無窮。即使是運作最成功的非營利組織與基金會,頂多也只能在不同地點多開拓幾個分會而已,然而市場化卻往往可以輕易達到區域性、全國性、甚至是全球性的規模。即使是所謂的「公益創投公司」,也早已利用直接加碼補助非營利機構的方式,作為他們新策略很重要的一環。

然而完全競爭市場其實只存在於經濟學的理論中。現實生活裡,貪婪腐敗、政治權謀與權力鬥爭已聯手將市場報酬瓜分殆盡,剝奪各類少數族群所應享有的利潤。社會政策與慈善事業僅管有許多弊端,之所以能夠繼續存在,主要就是因為能由市場繁榮獲利者少,但因市場蕭條受害者多的緣故。

開放資料(Open Data)

「開放資料」做為行銷辭彙可說是火紅到不行,其源自於之前「開放原始碼」等運動。在網路時代,開放資料代表的是資料可機器讀取與免費取用,且在載明出處的前提下,可自由利用、再利用與轉載。完全開放的資料並不僅只是將你的.pdf檔放上網站而已。

世界各國政府也順應時勢,加緊腳步開放已建立的大型資料庫,使內部作業更透明化。國際救援贊助機構如美國國際發展總署、世界銀行以及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等,也朝這個方向邁進。目前這股要求開放的趨勢已擴及美國非營利組織與基金會的稅務資料(即美國國稅局表格990之內容,內含填寫機構之財務資訊)。

政府蒐集資訊有一定的模式-也就是得花我們納稅人的錢。不過,開放資料並不是把資料原原本本地拿來開放給大家用就可以了。整理資料、將資料結構化以利搜尋、建立並維護好用的使用者介面等,整個是一個極複雜的過程,需要耗費相當多的時間與金錢。換言之,如果沒有一股持續而穩定的現金流入帳,像是使用費、訂閱費或是政府稅金等,其實很難維持。而政府由於財政日益緊縮,開放資料的維護也愈來愈難單單仰賴稅收。

資料若能長期蒐集且具有結構性,則在改善社會、提升環境與促進經濟三方面皆可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在全球經濟惡化、政府正日益縮減公共財投資的同時,我們最大的挑戰之一即是如何支應長期資料維謢的成本。

創新

當資料開放給愈來愈多的人,就愈有可能有人可以從中發想出前所未有的創意與巧思。我們時常聽說的即時路況查詢軟體、選舉舞弊地圖、預警系統等皆屬此類。不過,若因目前所看到的趨勢就貿然宣稱這些創新可以讓我們勝券在握,不免失之偏頗,畢竟我們很容易因為被當下新奇有趣的事物吸引而過份樂觀。

此外,全世界大部份有點份量的創新發明其實全是專利,由蘋果、IBM與Google之類的大公司收購,成為其獨享的智慧財產。我們所需要做的是建立一套有效的流程,用以發掘、追蹤與衡量有長遠發展潛力的創新,並增進彼此交流,以評估開放資料真正可以發揮的潛在價值為何。

駭客松(Hackathon)

駭客松是將開放資料轉化為創新的一種方式。這類活動通常是志願性質,主要是召集一群優秀的程式設計師,不給予任何限制,讓他們利用數股不同的資訊流創造出酷炫而實際的應用。這種方式與一般的工作模式形成強烈的對比。傳統上,專業皆被限制在個別企業與機構的框架裡,真正的創意也很容易因為目光短淺的管理方式以及急需獲利的業績壓力而被扼殺殆盡。駭客松的成果的確很驚人,而頭腦靈活的程式設計師能夠藉此徹底展現其聰明才智、創意能量與堅定意志更是振奮人心。

但是利用這種密集式的程式編碼作業以解決目前全世界最急迫的問題可能有其必要性,畢竟程式設計師平時皆工作繁重,不可能有太多空暇,但是光靠這些絕對不夠。近年來,在許多影響深遠的改革方案裡,這種高品質、有意義的志願工作已迅速在其中扮演起關鍵性的角色,然而還需要許多股力量的配合,方能成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