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企流新聞快報─靠著撿家具幫助遠方孩子就學,用文創力量為生態保育發聲

本周新聞快報為你介紹許多台灣的年輕團隊,他們從自己的專業或興趣出發,看見周遭和世界的需要;而另一邊,政府單位和社企交流平台也同步創造著資源的整合和連結,成為社會企業和創新、創業的推手。

新聞期間:0302-0308


優質概念零售商推動環境教育

2015-03-05

主修生物資源管理的李名偉創立PCR優質概念零售商(Premium Concept Reseller),不只做與生態相關的事,也用商業模式結合環境教育和文創,利用「體驗感」讓消費者和環境產生互動和共鳴!

她靠撿傢俱,幫助4000公里以外的教育,也讓自己不被這世界改變

2015-03-06

從小就喜歡在路邊撿家具的唐青,收集了滿屋子的流浪家具。在一次到西藏的旅程中,看見了當地學生的單純及困境。她讓兩件事情產生連結,經營「唐青古物商行」,不只為興趣撿家具,也為西藏而撿。

好伴共同工作空間 激盪創新想法

2015-03-08

位於台中,由兩名大學剛畢業不久的女生創立,「好伴共同工作空間」強調在地扎根與社區連結,依據進駐的自由工作者或團隊的需求,扮演「資訊平台」、「社會實踐基地」、「展演空間」和「資源整合平台」的多功能角色。

前金華官邸洗去官味 擬讓青創、社企進駐「黑客松」

2015-03-05

在行政院的推動下,被列為古蹟的前金華官邸,即將搖身成為台灣首座社企旗艦聚落,成為讓創新力量聚集在一起的「黑客松」。

教弱勢賺高薪

2015-03-08

新加坡社企創業家周士錦日前在「女力好樣—社會創新嘉年華」活動中提到,社會企業不只是讓弱勢得到溫飽,而是透過創新的設計,讓弱勢能有一技之長賺取高薪,有餘力幫助更多人。

從試驗到試煉 社企流3歲了

2015-03-02

成立即將滿三周年的社企流,從最初網路平台的「試驗」到成立公司的「試煉」,並在每年舉辦論壇、與國際組織交流中展現「國際力」,團隊也觀察到台灣社企目前發展的階段,以及在國際中的定位。

(本文由林梵音、金靖恩共同整理)

當香水配方不再是秘密,而是引發過敏的危機

編譯:任亮欣

美國清潔用品龍頭企業高樂氏(Clorox)公開了其產品引發過敏的香料,其他生產具香氣產品的企業未來是否會願意跟進,公布「商業機密」甚至不再添加含過敏原的香料,值得大眾關注。

,
(圖片來源)

法國香水製造歷史悠久,百年前香水專家以手工製作世界頂級的香水噴霧、香皂、香粉,其中的成分和配方一向是香水界中的商業機密。香水的成分(通常至少有150~300種)在商業機密的保護傘下,無須印製在產品標籤上,但由於環保健康倡議者的人數持續增長,越來越多聲音呼籲公開香水的化學成分,並鼓勵政策制定者和企業選擇公開透明。

今年九月,高樂氏成為率先公布旗下所有香氛產品之過敏原的大型消費品公司,有鑑於其他企業為了保護商業機密而不願公開此資訊,高樂氏此舉已算是邁開業界的一大步。當然,這也是為了回應消費者的需求,根據2013年地球女性之聲非營利組織的研究,對香水過敏原具危機意識的消費者比例已達到11%,。

高樂氏最大的競爭對手嬌生企業(Johnson & Johnson)則表示配方屬機密,因此並未特別公開個別產品的成分,但可提供有疑慮或可能會有過敏反應的消費者查詢所有該公司所使用的原料。對高樂氏而言,獲得消費者的信任和忠誠比保密配方更重要—即使需要付出較高的成本。其全球管理部門副總裁Catherine de Lacy指出,自從高樂氏在2009年成為最大的消費品公司後,他們便為了揭露與溝通產品成分而投入不少成本,但此舉也為他們贏得了顧客的信任。

高樂氏宣布企業新方針的同時,也推出了新的內部產品開發工具:高樂氏愛好成分計算器(Clorox Preferred Ingredient Calculator),能幫助產品開發人員以健康及永續性為基礎,快速且輕鬆地評估各式產品成分及可能的替代成分,透過產品配方公開,更利於消費者的選擇。企業需要在公開透明化和保有競爭力之間取得完美的平衡,國際香水協會(IFRA)揭露現今全世界有三千多種化學原料用來製作具香氣的產品,根據內部的評估標準,他們聲稱產品安全無虞。

「安全美妝」(Safe Cosmetics)活動的共同創始人及『不僅有美麗的一張臉:美妝業的醜陋面』(Not Just a Pretty Face: The Ugly Side of the Beauty Industry.)一書的作者Stacy Malkan認為,保護商業機密對香水產業來說已經過時,任何企業都可解開香水配方的秘密—結果這個公開的秘密,只有消費者不知情。不僅公共健康倡議者欲推動揭開香水的秘密,某些個人護理產品企業也想看到情況有所轉變。天然個人護理品牌Badger就表示,他們不在產品中使用任何香氛成分,即使是天然有機的香氛也拒絕往來,因為那些製造香水的企業都沒有公佈原料配方。他們也認為香水工業中的商業機密保護是一種不公平的商業優勢—若要求美妝公司列出產品的全成分,那麼香水公司也不應該是例外。


資料來源

Perfume remains a 'secretive trade,' but US cleaner giant moves to transparency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