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回響/審核管控 恐扼殺社企活力

2014.06.0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胡哲生(2014年5月28日)

近來社會企業頻頻出現在媒體報導、社會演講與官員口中,在第一線從事社會企業經營與陪伴社會企業成長的學者專家眼中,卻是亦喜亦憂。

喜的是,長期以來默默以小眾之力投注於自己身邊問題的社企工作者,終於有喚起大眾共同關懷身邊問題的契機;憂的是,如果這只是另一股社會風潮,猶如蛋塔現象,潮過則社會依舊問題依舊;更令人恐懼的是,一些宣稱需要社會企業立法以認證、審核、優惠或推動社會企業的言論,擁有台灣中小企業自立精神的社會企業,將被法規與控管的框架弱化活力。

社會企業是新心態的經濟活動。我們之所以在企業之上加上社會兩字,就是要凸顯有些企業家不是僅以財務獲利為唯一目標;依據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的定義,它是「兼顧社會價值與獲利能力的組織」。我們看到很多企業不論用何種方式,將經營活動順勢銜接到他所關懷的社會問題上,將傳統上大家認為不需關心社會的純經濟性企業,在心意上添加了一些人性或社區關懷。

事實證明關懷活動不但沒有成為成本負擔,甚至為公司帶來更受珍惜的願景、為員工帶來情感、為消費者添加信任。

我們認為每家企業都可以成為社會企業,不論營業規模大小,轉變心態的企業愈來愈多,我們不期望因為立法審核或認證社會企業,將愈來愈多要讓自己更多一些社會關懷的企業,區分成是或不是社會企業的壁壘分明,徒然傷害企業的社會關懷之意。

我們也怕一些假公益之名,將社會企業類比成行善做公益的組織,任何公司只要在公司內部有共識,就可以做他們所關懷的社會事項,不需要頭銜、不需要被審核、更不需要任何獎勵優惠;關懷社會是發自內心的自我行動。

社會企業是新型態的組織創新。國內外的社會企業,其原本的組織背景各有不同,在台灣可以辨識出六種背景:社會組織內事業部、企業社會化轉型、社區組織、合作經濟組織(生產合作社與消費合作社)、公平貿易組織、個人創業;它是目前社會既有各種組織的同型化,「任何組織都要關懷社會,也都要經濟自主」。

某些機構要另立社會企業法,罔顧社會企業是一種社會全面反省與修正的事實,將他們形塑成一種另類企業,甚至需要「主管機關」或「從未參與社會企業經營的人士」審核與管轄,透過外加的莫名管轄與干擾,扼殺這些追尋自主與自立組織,在地化發展的生機。

社會企業在彌補社會不足,不是全能的神。猶如電影「蘇乞兒」中,皇帝對丐幫幫主說:「你們丐幫幫眾這麼多,我怎麼安心」,幫主回說:「丐幫人數不是我決定的,如果你做得好,有誰會想當乞丐」。當前的社會問題幾乎是世界通病,全面的社會制度檢討與觀念改變,讓社會基層的原動力自由綻放,才是解決社會問題之道。

不要讓製造問題的既有機制繼續製造問題,而將所有改善期待放在社會企業身上。不要忽略當政當權與握有社會財富的人,應該扛有更大的責任。

我們期盼社會大眾用消費正當企業的商品與服務,支持選擇善的方向的社會組織。我們不要只在網路上欣賞社會企業,只在故事傳送間感受社會企業,當你去各處走走散心時,直接走入社會企業的大門,你的參與就是改變社會的行動力量。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創愛的業/台灣尤努斯 期許無貧社會

2014.06.06
合作轉載

2014-06-03.經濟日報.B7.經營管理.朱永光

4月中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有窮人銀行家之稱的尤努斯博士(Muhammad Yunus)旋風訪台,與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進行大師青年論壇,精彩的對話內容及言談中所透露出的人生智慧,與會者無不深受感動。

一連串的活動行程也正式宣告「台灣尤努斯基金會」即將成立,後續行動例如引進格萊珉鄉村銀行的理念、在台倡導建立社會型企業等計畫亦成型。

堅信「貧窮是制度設計上的缺陷所造成的」,尤努斯所創的微型貸款機制,被視為革命性的創舉,原來不被傳統銀行與資金市場信任的窮人與弱勢婦女,皆可無抵押或信用紀錄貸款創業,進而改善生活、擺脫貧窮,此舉為無數社會底層的人帶來生命的轉機與希望。

2006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進一步成立尤努斯中心(Yunus Center),做為全球學術研究、整合資源、推動社會型企業的集散樞紐。

如今,除了銀行業務,尤努斯已將扶貧觸角延伸至醫療照護、電信服務、太陽能源等多方領域,從借給村民27美元開始的格萊珉事業,如今儼然成為大型社會企業集團。

「其實尤努斯並不是單靠本身組織支撐起如此龐大的集團體系,而是透過和其他企業合作,擴大其影響力。」「台灣尤努斯基金會」發起人之一黃玲憶分享她前往孟加拉參訪的觀察。

早年,為了解決孟加拉兒童營養不良、生長遲緩的問題,格萊珉與法國乳品公司Danone (達能)合作,在孟加拉開設優格工廠,販售營養可口、價廉物美的優格食品。

近年來更與日本最大成衣服飾品牌Uniqlo異業結盟,在孟加拉推出Grameen Uniqlo品牌服飾,售價相當平價的小孩T恤,衣服上還刻意印有圖案與字彙,有助於孩童學習識字。

除了當地產業鏈的形成,產生就業機會、創造收入,尤努斯的成功之處是讓企業獲利,同時也為窮人創造福祉。

「我在孟加拉看到一位母親,用自己努力賺的錢為小孩選購衣服,才真正體會到社會型企業是讓人有尊嚴地脫貧,而不是卑微地接受施捨。」黃玲憶表示。

「台灣尤努斯基金會籌備處」秉持尤努斯小額行善的精神,籌辦經費是由108位先鋒天使,以個人或法人名義、30萬元為單位參與創會,目前已獲得許多企業家及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等機構的認同與支持。

「我們希望透過在地化的推動、凝結更多人的參與,在台灣發揚社會企業的運作模式與理念。大家一起協力消滅貧窮,實現尤努斯要把『貧窮送進博物館』的理想!」

對於基金會籌備處的首要工作目標,黃玲憶和團隊也謹守尤努斯務實的原則「不必急於改變世界,而是從幫助身邊的5個人開始做起,再慢慢擴大」。

未來基金會將先從人才培育計畫著手,遴選有潛力的青年到孟加拉尤努斯中心及全球各地格萊?機構受訓實習,循序漸進了解社會型企業的特質及運作模式,也會透過所舉辦的國際年會與研討會,交流汲取各國經驗,有效移植尤努斯中心多年來累積的技術、知識、經驗來台。

「台灣有非常多熱血、有理想的『好人』,但企業經營還需要有『好手』,才能達到永續的結果,從『好人』到『好手』,是我們扶植台灣社會型企業成長與發展的標竿計畫」。

另外,尤努斯中心總部也與中央大學合作成立研究中心(Yunus Social Business Centre at NCU),進行在地化的學術研究、研擬符合台灣民情的解決方案,期盼社會型企業在台灣生根發展。

國際上具有極高聲望的尤努斯及其基金會落腳台灣,鼓吹實踐社會型企業的理念,為資本主義導向的台灣社會注入一種新的思維與世界觀,私人企業也可以透過創新的營運,在打擊貧窮的議題上發揮重大影響力。

(作者是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文由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合作委託撰寫,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