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小公司.好創益

2014.05.0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怡臻(2014年4月21日)

「2021社會企業」為延續八八風災重建成果而催生。創辦人蔡松諭發現當地青梅無毒且健康,具備差異化競爭優勢,提出以公平合理價格收購,並輔導村民研發加值產品,形成獨特的「老梅經濟圈」。

他說:「『遷村』不僅是重新安置而已,更重要的是創造永續的就業機會。」

蔡松諭2009年放下台北的穩定工作,回到故鄉小林村參與「八八風災」後重建。風災屆滿三周年時,蔡松諭獲得莫拉克民間貢獻獎,此後他卸下小林社區災後重建自救會長身分,思考透過其他方式為小林村努力。

蔡松諭認為,小林村必須發展自己的產業,才有辦法延續重建成果;因緣際會下,結識了知名老梅膏品牌董事長簡添旭。2012年,兩人合作進而催生了「2021社會企業」。

取名為「2021社會企業」,原因是高雄縣的台20、21線,為八八風災受創最嚴重的公路,也是台灣重要的青梅產區;該區域長期因青梅收購價格過低,使原本盛產的青梅失去經濟價值。

他說,青梅長期產銷失衡,梅農通常不會刻意照顧遍布山野的青梅,在不施化學肥料與生長激素的自然農法栽種下,青梅鹼性值較高,反而因禍得福,大高雄地區成為台灣最大的自然農法產梅區。

對身體已呈酸性外食族而言,鹼性高的梅子有助預防癌症、高血壓等疾病;蔡松諭觀察,目前市場尚未出現類似產品,青梅產品有絕對的差異化和競爭優勢。

「2021社會企業」賦予青梅價值性與經濟性,還從日本習得須陳釀十年的醃梅技術,也將工作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讓梅農將採收的梅子製成梅胚,第二階段將梅胚運至山下,再製成糖漬梅以及其他衍生產品,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2021社會企業」去年8月正式營運,營運至今僅一年,合作梅農成長至八家;他評估,明、後年合作梅農將倍數成長;隨獲利日漸穩定,未來將調高收購價格。

蔡松諭務實地說,希望兩年內達成1600萬以上的營業額,進而開發更多元的青梅產業,如建置更多梅胚場及合作農場等,持續替小林村民創造在地就業機會。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從白米炸彈客到248農學市集─專訪楊儒門

2014.04.23

文、圖/張簡如閔

「我正在尋找,尋找上帝開啟的一扇窗,一扇農民的未來、孩童的希望,如果你知道在哪,請告訴我。」在狹小的牢房中,那個被媒體稱之為「白米炸彈客」的楊儒門一字一句寫下他的獄中書,記述那段從尋常的農家子弟,以驚人之舉躍登全國頭條的心路歷程。在他筆下穿插的回溯與自我辯證中,有著對政府行為的憤懣、不解,以及對土地、家園最深切的關懷。

以炸彈客的形象為人所知的楊儒門,十年前因不滿政府加入WTO的政策,而策劃17起白米炸彈案而鋃鐺入獄。過程中,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透過陳情、投書的方式期許農民的聲音能被聽見,卻一次一次地吃閉門羹,終感心冷、失望。眼看無法循正常管道陳情、表達立場,他自製白米炸彈放在台北各處,將對政府的呼籲黏貼在炸彈上,讓民眾、媒體、非營利組織與政府看到了他的行動,並進而產生了對於農業面臨自由經濟的反思。

楊儒門在他的著作《白米不是炸彈》一書中寫道:「白米不是炸彈,何以背負如此大的罪。在脫下現實主義、社會運動、反全球化、WTO、老農熱死在田裡或學童付不出營養午餐費等沉重字眼之後,我看到的是一種真誠的浪漫。一如我們剥開沉重稻殼,指間剔透的白米,像是農人的汗水般閃亮。」衝傳體制的過程中,他累積了許多傷痕與頓悟,不變的是他心中對於農業的美好想像。

十年後的今天,「白米炸彈客」的故事被搬上大銀幕,於今年四月上映,在沸沸揚揚的318學運落幕之際,為台灣長期面對的農業困境,開啟了公民關注、討論的契機。「這部片所要呈現的不是我這個人,而是農業這個議題。」楊儒門說,《白米炸彈客》的導演卓立、監製李烈因為關心農業議題而拍攝這部片,希望透過電影的方式,讓更多人意識到台灣農業面臨的困境。他表示,其實拍這部片根本不用經過他的「允許」,因為這部影片核心觸及的是對農業困境的反思與關懷,而不是他這個人物本身。



(楊儒門回憶自己從白米炸彈客到經營248農學市集的心路歷程,他認為做的事情雖然不同,但心態上卻都是希望台灣農業變得更好。攝影/張簡如閔)

經營「248農學市集」是楊儒門出獄之後,六年多來努力耕耘的成果。回想起自己從白米炸彈客轉而投入農學市集的過程,楊儒門說,一個人到了人生不同境界自然會有截然不同的「視野」。他從一個來自彰化二林、由祖父母拉拔長大的農村子弟,蛻變成今日可以大談日本經營之神稻盛和夫的經營理念、在台北各處號召農友投入生產友善環境的有機蔬菜,希望他們參與「農學市集」,鼓勵他們直接與消費者互動,推廣好的農產品。

在經營農學市集的過程中,他認為找到一個穩定的商業模式相當重要,「走出來面對市場吧!」他指出,當前台灣尚未出現一個他認為可以向國外一樣穩定、長遠運作的社會企業,在他的心目中,所謂的「社會企業」,就是要具備公益的目的,又要比一般企業做得更好。

六年來他不斷與農友的互動與溝通,教導他們如何從傳統的耕作方式轉型,進而提供給消費者無毒、有機、友善環境的作物。農學市集的模式也逐漸擴張,看到有愈來愈多農友願意自主地走出來,與消費者直接溝通自家產品。除此之外,他也在天母、板橋、大稻埕......等地設立農學園,讓農產品有實體的店面通路。

(位於大稻埕的農學園。張簡如閔/攝影)

楊儒門表示,過去和現在雖然在做看似很不相同的事情,但他的心態卻沒有多大轉變,同樣都是本著希望台灣農業變得更好的念頭,他笑著說:「我當白米炸彈客是這個模樣,今天也一直是這個樣子。」他認為,台灣農業的未來是有機會的,劇變的全球氣候,以及近來的食安風波,都使得消費者愈加重視自己飲食習慣、願意嘗試與以往不同的農產品,他相信透過大眾消費習慣的改變、鼓勵青年務農的行動,台灣的農業將能走出一條新的道路。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