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 應實踐小而重要的事

2014.04.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怡臻(2014年4月7日)

社會企業尚未能明確定義,學術背景深厚的王福裕指出,社會企業應「像社運一樣思考,像企業一樣運作」;他說,社會企業不需追求規模,應透過小、穩定且可複製的系統,讓人人都能參與其中,共同實踐微小而重要的事。

王福裕說,台灣教育通常只訓練為服務大型企業的菁英,但真正的知識份子應肩負社會責任,運用專業所學服務人群與社會。

王福裕定義,社會企業應「像社運一樣思考,像企業一樣運作」;社運教育人們關懷周遭環境,企業運作能讓它永續發展;他說,社會企業家職責,就是提供被市場經濟排除的人工作,否則就僅是賺人熱淚的慈善家。

王福裕強調,小型經濟系統才是國家穩定發展的關鍵;台灣過去不斷倚賴外部出口,試圖要發展大型自由貿易,但大型企業一旦倒閉,底層員工將瞬間無法生存。

他分析,一般企業運作模式,通常不斷地擴大規模,雇用專業的菁英員工,將社會底層排除在外,試圖創造無可取代的大企業,但社會企業不需追求大規模;他說,偉大從來就不等於巨大,而是因為它小、穩定且可複製。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尤努斯談青年創業 應從解決五個人的問題開始

文:姚映竹、張簡如閔 圖:張簡如閔

二00六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經濟學家尤努斯(Muhammad Yunus)近日抵台訪問,籌備並協助設立「台灣尤努斯基金會」。他在4月11日的記者會上提到「我們創造出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卻反倒深受其苦」,全球各地已開發國家呈現高青年失業率便是證明。

尤努斯以創立提供窮人微型借貸機會的鄉村銀行(Grameen Bank)聞名全球,並被人尊稱「窮人銀行家」。他相信人人都具備著「創業家的基因」,只是現行的體制往往將窮人拒於千里之外,受困於現實難以翻身。於是,他從鄉村銀行設立開始,持續提倡並啟發世界上更多社會企業的創立,不僅賦予貧窮人民改變的機會,更要解決不同層面的社會問題,因為「這些問題無論範疇大小,往往都是世界上許多國家共通的毛病」。

他在孟加拉所打造的社會企業,甚至已經從微型貸款逐漸發展出更多元的產業形態,跨足電信、成衣、信託基金、醫療與教育等領域,也在美國紐約提供服務。在世界各地有超過15個國家與20個大學合作、實踐及推廣「社會企業」(Social Business)的理念,企圖創造更加正向的社會循環。

談及若要創立一家社會型企業,尤努斯認為政府除了站在提倡的角色之外,應該保留社會型企業與一般企業相同的競爭條件,讓那些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出發的社會企業在實踐自身理想之外,也能夠具備與企業並駕齊驅的競爭力。他也提到,政府的關係與社會企業之間不應太過緊密,原因是過多的法條或是制度,很可能阻礙社會企業的發展。

尤努斯肯定近來愈來愈多青年投入創立社會企業的情況,對於青年創業,他鼓勵台灣青年不用害怕失敗,創業初期,應該「從解決五個人的問題開始」。他建議青年先將自己想要解決的社會問題定位得更加明確,之後創投資金就會隨之進來,形成一個正向的循環。透過運作機制的改善與修正,找到核心的解決方案後,有朝一日這樣的方式就能夠解決一百萬人以上的問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