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改善入學率 烏發展新型學校(下)

2014.01.0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台灣立報/編譯謝雯伃(2013年12月18日)

事實上,烏干達許多學校面臨的挑戰,有許多是與教育本身無關、更廣泛的基礎建設問題。

尼羅景中學的教師及學生都提到他們極需電腦設備,但這所學校甚至無法取得持續不斷的電力。若能發明負擔得起又可靠的電力供給系統,將會對改善當地教育的幫助甚大。此外,世銀教育報告也強調,烏干達許多學校缺少教科書等基礎教材。

但是,孩子們的能量和雄心壯志並未因此減少。教室裡,他們紛紛講出未來的志向,有些人想當醫生、律師及工程師。他們剛考完一場將決定他們夢想能實現幾分的統一測驗。為了安全及公平起見,答案卷被機車載到當地警察局保管。

該校的圍籬精巧,草坪修剪地相當整齊,上頭還養了山羊和雞,儼然是個洋溢著樂觀主義的小島。烏干達政府相當重視加強教育制度的改革,這點無需誇大。

烏干達每個鄉村的主要道路,儘管坑坑洞洞卻車水馬龍。人們在街上忙著交易買賣、製做商品;腳踏車上堆著成疊水果,四處穿梭。每個角落似乎都有教堂和清真寺,裡頭民眾的密度就和烏干達的淺色紅土一樣細密。

數百萬烏干達人從鄉村遷移到都市,就為了找一份工作。在坎帕拉,似乎所有移工都想在市中心騎著機車載客。許多人最後住進了都市周圍的貧民窟中,但這番景象並非只有負面的解讀方式。

在這片看來像是末世般的貧窮中,一名穿著平整西裝、打著領帶的年輕男子從一片混亂中走出來,另一群看來準備去工作的年輕女子魚貫走出。

據估計,烏干達明年的經濟將成長6.5%,除了原有的中國大陸公司,近年更吸引了更多外資進駐投資。當地人民要如何分享經濟成長所帶來的財富呢?

由於烏干達擁有數千萬名特別年輕的人口,這裡未來可能會是個年輕、充滿信心的國家,越來越富裕,教育品質日益提升;但景象也可能是,數千萬名年輕人因沒有專業技術和合適的工作,而成為國家動盪的根源。

此刻,烏干達面對了巨大的風險、艱困的挑戰,但也有著無限的機會。

以上全文轉引自台灣立報

http://www.peas.org.uk/about-us/what-others-think

改善入學率 烏發展新型學校(上)

2014.01.01
合作轉載

立報╱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2013年12月17日)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烏干達與許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一樣,面臨如何建立其教育體制的重大挑戰。

從最基本的層面來看,在這個全球人口成長數一數二快的國家,該國教育體制要能提供足夠的入學名額。在烏干達,18歲以下的人口比成年人為多。

所以當一種得過獎的全新形態學校,將在國際夥伴的支持下於當地推動、好填補這個鴻溝時,這套制度何以能讓烏干達教育現況有長足進步?是課程大綱嗎?還是結合科技與教學?或是建造新校舍?這套學校制度的優點究竟何在?

在金加鎮(Jinja)尼羅景中學(Kiira View)任教的資深教師表示,這套制度最好的一點在於,學校準時發薪水給教師。這是非常簡單、卻相當重要的一點。在烏干達,「教師缺席」是教育的主要障礙。

http://www.peas.org.uk/about-us/what-others-think

圖片來源

準時發薪 增加教師出席率

當教師沒有拿到薪水,或是賺的錢不夠多時,他們會兼差貼補家用;這表示課堂上就沒有教師了。

翻閱當地報紙就可看見這種情況的縮影。你可以在報紙頭條讀到學生參加全國考試的新聞,內文寫著這場考試對學生的未來有多重要,而孩子們在赤道豔陽下走上好幾哩,就為了讀書,顯示出這個國家真的很重視教育。

但是,翻到下一頁,你就會讀到教師因為遲遲收不到上個月的薪水、威脅要示威的新聞。

世界銀行也強調了此類基礎措施的重要性。日前世銀出版了一份報告,讚揚烏干達在擴大入學率上的進步;但報告也警告,不論無論是何種原因造成教師缺席的問題,這已讓「40%的公立學校教室中,沒有教師在教學。」

社會企業經營 監督教學品質

尼羅景學校採行的實驗性方法,也在烏干達各地推廣;參與學校改變管理模式,並以公、私兩方共同合作的模式經營。

名為「促進非洲學校平權」(PEAS)的社會企業是這波改革的關鍵角色。這個企業經營的學校網絡持續擴張,目標是要提高教學標準,並確保學校的管理得當、運作透明。

烏干達政府提供部分學校運作資金,而總部於英國的PEAS則監督這些合作學校的教學品質、效率和可信度。目前,PEAS在烏干達經營了21所學校,此組織的坎帕拉管理經理歐普克(Susan Opok)表示,他們計畫要拓展至1百所學校。

今年,這項計畫在卡達舉辦的年度WISE國際教育高峰會中,贏得頂尖獎項。而PEAS學校所認為他們最大的挑戰在於,烏干達中學的名額不足。

烏干達的小學入學率超過90%,推廣非常成功,但只有近1/4的年輕人繼續就讀中學。這對任何想改善年輕人就業機會,或是拓展高等教育的願景來說,都是很大的瓶頸。

這讓人們陷入顯而易見的貧窮中。坎帕拉及周遭冒出了以木頭、土壤和廢料搭成的臨時住宅,數百萬人居住其間。與這些人的生活相較,貧民窟似乎更為舒適。

PEAS連鎖學校想在最需要的地方,提供高品質的中學教育給貧困家庭。

這個連鎖學校另項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辦學概念;計畫想創造一個未來能夠自給自足的學校。組織創辦人倫德爾(John Rendel)說,他希望2021年後,烏干達的PEAS連鎖學校不再需要英國贊助。

除了創造更多入學機會外,PEAS也提供了一套結構穩健、能夠複製的系統化方式,來規範教學水準及課程內容。這套系統為改善教學品質奠定了基石。

低額學費 家長仍無法負擔

這套系統並非沒有爭議。爭議的來源在於,PEAS學校向家長收取少許費用。校方的論點是,家長繳交的這筆費用再加上政府補助,能讓學校未來得以財務獨立。這表示,學校教師能領到該領的薪資。

這筆資金也能避免學校急切的去發展那些作秀性質的短期計畫。在烏干達這個迫切需要增加入學名額的國家中,PEAS計畫要接管25所成效不彰的學校,而創建學校並不只是搭建校舍而已。

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報告指出,收取任何金額的費用,都會成為學生進入學校的阻礙。歐普克表示:「這筆費用是很大的犧牲。」而對貧窮、不識字的父母來說,確實如此。

此外,烏干達政府資助由私人機構所經營的學校,這點也引起了爭議。不過坎帕拉一名教育部官員表示,實情就是,公部門無法提供足夠的入學名額。當地政府把PEAS視為「好夥伴」,期待看到該連鎖學校繼續擴張。(待續)

全文轉載自立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