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解決國家難題 青年創意獻策

2013.09.1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台灣立報(2013年9月1日)「農地盤整搭配國土計畫法,健全永續農業」、「公益創投導入社會企業,協助遊民自立」、「媒體素養課程納入課綱」、「跳脫升學主義,培育中學生就業態度」。教育部1日舉辦「102年青年政策論壇全國會議」,共有10組青年團體進行提案,內容五花八門,從教育、農業、女性工作權到社區再造。

行政院長江宜樺(後左2)與教育部長蔣偉寧(後左),2013年9月1日在台北出席102年「青年政策論壇」,聆聽青年代表提出的政策建言。(圖文/中央社)

收容分級分類 遊民重返社會

青年政策論壇今年聚焦「活力經濟」、「公義社會」、「優質文教」、「永續環境」和「全面建設」。由台北醫學大學、台北藝術大學和東吳大學組成的「HOME」團隊,深入街頭訪查與文獻探討,提出「The Second Chance」方案,他們發現,高達50%的遊民其實有工作意願,政府輔導遊民就業卻僅提供短期工作。

「HOME」團隊認為,若將公益創投資金導入社會企業,像是大誌雜誌、社企流機構,除了降低運轉壓力,也能建構遊民穩定經濟生活的基礎。就讀台北醫學大學高齡健康管理學系的學生鄺若瑄指出,這項政策可與行政院2005年成立的「活化閒置公共設施專案小組結合」,透過緊急保護收容中心、自立支援收容所以及新生聚落等三階段的空間規劃,鼓勵遊民再出發,與社會企業媒合,她認為,除了教會遊民釣魚,重點在於給漁場,才能讓遊民自立發展。
針對「HOME」團隊提出的「The Second Chance」方案,衛生福利部次長曾中明直呼觀念很新穎,他坦言,緊急收容所確實沒做到分級分類的安置,由於遊民年齡層普遍較高,媒合工作有難處。

確立上下位 不再「一土多法」

來自政大地政系的「三個傻瓜」團隊有感於農地和人才在台灣追求經濟發展的脈絡下,不斷流失、破碎化,提出「樂活農業」方案。政大地政系學生宋炫章指出,農地在都市計畫和土地徵收下,近10年共流失了1萬公頃,相當於200座中正紀念堂的土地,農村勞動人口高齡化、重金屬污水污染,導致台灣糧食自給率不斷遞減,台灣農村前景十分堪憂。

團隊參考日本農村用地計畫,提出「農地資源總盤整」和「健全農村法定計畫」兩大行動方案。針對現行混亂的農地資源重新界定,進行分類,區隔出可變更、不可變更的農地,並搭配國土計畫上位法的制定,解決目前農地面對「一土多法」的問題。宋炫章指出,一旦建立好上下位的計畫體系,便可落實農村建設、農地管制等發展,他說,土地就如同我們的母親,是孕育我們的根本,他懇請在場官員給予台灣農業更好的未來。

面對政大地政系同學的獻策,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認為,討論農業結構不能忽略土地和水的資源利用、誰來耕種以及產業加入3面向,農業必須隨著時代改變、進步。他指出,傳統的耕作模式已無法吸引人才進入,農業必須和產業結合,甚至和文創結合,達到與人溝通的目的,才可解決目前農村面臨的困境。

媒體教育 訓練獨立批判思考

面對台灣媒體受到財團壟斷,台大各領域同學組成的「GML7」團隊,提出了「媒體素養教育革新」計畫。就讀台大中文系的王日暄表示,媒體素養教育的重點在於「解」「構」媒體,建立民眾獨立思考、解讀、批判媒體的能力。

他們參考教育部91年制定的媒體素養白皮書,制定了3階段計畫,針對國中小、高中的教育階段,提議媒體教育納入課綱,成為每星期1節課(1小時)的正式課程,搭配各種講座、社團推廣,再舉辦網路素養營、研發App,打造輕鬆的學習環境。

對此,教育部青年署署長羅清水回應指出,該提案具有建設性,過去政府對媒體素養教育的討論多侷限在結合語文、數學等教學領域,目前12年國教課綱討論將媒體教育納入探討,是否獨立為1門課程,仍待相關部會、國家教育研究院討論。

以上全文轉引自台灣立報

社會企業好Young的!以奧地利為例

2013.08.25
合作轉載

編譯:周承緯

編按:原文刊載於衛報( Guardian Professional),作者Michael Hagelmuller為Ashoka Austria及Join our Core計畫的號召人。全文以作者第一人稱口吻改寫。


在奧地利,百分之七十五的社會企業成立不超過四年,即便不斷成長,人們也逐漸瞭解何謂社會企業以及創新對社會發展帶來的貢獻,社會企業在奧地利仍算是年輕的產業。

根據維也納大學經濟系最近的調查指出,奧地利大約有兩百七十家社會企業,支援它們的基礎設施正慢慢浮現,譬如提供諮詢、訓練或建立人脈的共同工作空間。

但有許多個體尚未意識到自己其實就是大眾承認的社會企業,也沒發現眼前展開了一條前所未有的康莊大道,這就是為什麼The Hub Vienna和我的組織Ashoka總在最前線推動大眾對於社會企業的認識,我們都在努力讓「社會企業」成為奧地利的主流詞彙。

爭取經濟獨立是奧地利的社會企業最主要的課題,根據維也納大學的調查,有超過一半(百分之五十二)的社會企業的預算來自私人資金,三分之一來自於所得,只有大約百分之十是國家補助。

截至目前為止,奧地利不存在特定的社會創投資金,社會企業仍需要依賴社會融資。直到先驅Good.Bee在中歐和東歐提供融資和微型借貸;另外群眾集資也是一個方式,respekt.net便是一個協助將有展望的計畫連結到投資者的網路平台。

防止人才外流

奧地利的社會企業面臨的議題範圍十分廣泛。在地方發展的領域中,Ashoka的Martin Hollinetz創立了Otelo,透過建立地方創新中心與必要的基礎建設,幫助人們獲得創新及創造的能力並開創自己的事業,以防止鄉村地區的人才外流。

而奧地利的社會企業Career Moves則聚焦於弱勢族群,例如幫助殘疾人士找到潛在僱主,創辦人Gregor Demblin看出殘疾人士能夠成為頂尖的執行者,卻因社會歧見埋沒了才能。非政府組織Exit則協助人口走私的受害者,不只提供法律和心理層面的建議,還幫助這些受害者建立在奧地利的新生活,避免於此定居後再度遭受迫害。

圖片來源

嶄新的職涯路徑

許多奧地利青年尚未意識到有一條嶄新的職涯路徑,兼顧了創業精神及解決社會挑戰,許多支持社會企業的組織,例如The HUB Vienna便藉由頒發The Social Impact Award或在維也納提供Pioneers of Change訓練課程,吸引青年投入社會企業。

這些有抱負的年輕人用非常特別且新穎的方式處理多樣化的社會問題,像是whatchado幫助年輕人尋找職涯可能,並教導他們如何實現,他們同時訪問不同背景、階級的人們,用短片向他們解釋:他們是怎麼變成今天的自己。又像是Dachgold,因為公司能源消耗最大的時段是在白天(不像一般家庭是在夜晚),於是他們便利用太陽能來取代其能源需求,由於太陽能的儲存效能非常差,因此在白天使用更是可長期發展的方式。

有時候青年無法創業的原因並不是缺乏知識或被禁止,而是害怕執行計畫的風險,為此,Ashoka的 Johannes Lindner在多間奧地利的學校開設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課程,幫助學生學習創業精神、自立更生,以及擺脫對積極創業的恐懼。Johannes的商業計畫競賽激勵了年輕人結合創業思維及自動自發的態度,每年都有兩千五百名學生參與這項競賽,其中更有三分之二的計畫真的付諸實現,而藉由課程,每週還能造福兩萬名奧地利的中學生。

即便此刻有許多能改變社會的潛在機會,社會企業在奧地利仍太過年輕,以致難以掌握它的規模及影響,我們應該多鼓勵年輕人,讓他們積極參與解決社會議題的機會,像是Social Impact Award或 Join our Core這類的競賽,都突顯了奧地利青年在社會創業有極大的潛力。

年輕人已經受夠了死板又平庸的制度,也不願再去適應既定的組織和公司,相對地,他們希望開創能突顯自身價值的企業,由自己來創造想在社會上發揮的影響,無庸置疑地,若想解決社會問題,奧地利人將面對更多的挑戰,就像Bill Gates的妻子Melinda Gates說的:「只有勇於冒險,才能水到渠成。」("We believe in taking risks, because that's how you move things along.")


資料來源

Young and dynamic: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in Austria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