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運用社會企業精神,為流浪動物開啟第二人生

2013.09.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編譯:葉孟靄

近期發生的「拉皮斯病」(音譯為rabies,俗稱狂犬病)造成台灣民眾人心惶惶,是否允許認養流浪貓狗也變成一項熱門議題。關於流浪貓狗的問題,國家地理頻道的知名節目「報告狗班長—狗班長選狗窩」關注遭到棄養的犬隻,該節目理念是「以認養代替購買」;今年8月上映的電影「第七日的奇蹟」,點出流浪狗在收容所裡只剩下七天的生命。對於這些等待救援的可憐動物,有沒有其他創新的解方呢?

圖片來源

美國一家社區寵物店Crossroads Campus提出創新的社區計畫,將動物與人類之間的關係緊密連結:他們不僅為流浪貓狗找到適合的收養家庭,同時雇用弱勢青年,訓練他們照顧動物、寵物美容、訓練小狗、店面和線上銷售等基本技能來照顧這些流浪貓狗。

作為一間社會企業,Crossroads Campus販賣寵物用品、食品及提供相關服務,以支持寵物領養量的增加與職業訓練的成本。店內員工與流浪貓狗每天相處,除了訓練和美容之外,也會帶牠們去散步,希望給予牠們一個舒適、乾淨且充滿正面能量的環境。透過對動物的訓練與照顧,可以讓個人獲得自信、職業技能及體會到別一番的人生意義;動物則可以免於安樂死的命運,提高獲得領養的機會。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些互動,人類和動物之間的聯繫將因此改變,建立相互扶持、療癒的情感。

 

 

在美國加州,因為收容所裡狗兒太多造成過度擁擠,以至於狗兒被安樂死的比率非常高。於是,加拿大非營利組織Orange Dog藉由銷售犬隻用品的收入,發起「自由航班」(The Freedom Flights)計畫:將美國加州收容所的小狗送往加拿大另一非營利組織Edmonton Humane Society(簡稱EHS)。EHS佔地1300多坪,足以容納600至700隻流浪動物,工作人員給予流浪動物基本訓練與細心照護,希望讓當地的合適家庭來領養牠們。

領養EHS的動物必須支付約300美元以內的費用(依所領養的動物而有所不同),費用涵蓋了結紮、第一套疫苗、當地獸醫檢查、貓二合一檢測、植入晶片、寵物攜帶箱(小貓或兔子)、犬隻基本訓練課程、當地一年寵物飼養許可及EHS免費諮詢等。除此之外,EHS還提供各種服務,包括:寵物行為訓練課程、小狗日間看護、自助式寵物清潔美容、寵物用品店、場地設備出租等,以及舉辦兒童夏令營與生日派對,讓孩童可以透過和動物互動,從小培養出對待寵物的正確觀念,經由這些服務所獲得的收入將直接用於EHS的經營發展。

從上述案例可以得知,社會企業或許是流浪動物收容所的新經營方向。譬如,獲救的流浪動物可以經由訓練成為動物醫生(animal-assisted therapy)撫慰弱勢孩童,而收容所即能進一步轉型成治療中心,不僅拯救、復健動物及提供終生庇護,進而讓這些動物協助治療。人類所追尋的健全且健康的生活,應當建立在與世上萬物和平共處的前提下,必須謹記尊重動物的差異性,從中重視關心動物的機構和社群,協助這類組織推廣其理念給更多群眾。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比台灣人窮卻更快樂!25歲女孩創業為柬埔寨孤兒圓夢

反省資本主義的三個思潮

2013.09.26
合作轉載

比爾蓋茲今年三月在一場公開演講中, 表達了他對資本主義走向的憂心。他批評市場機制經常扭曲人道需要,一年一百萬非洲人死於瘧疾,大藥廠沒人研發預防疫苗;能夠治療美國男性禿頭的新藥,卻能吸引大筆資金。

蓋茲並不是第一位開槍發難的富豪,巴菲特、索羅斯、盧卡斯等超級富人近幾年都有類似的言論。除了公開批判資本主義的缺失外,他們也紛紛付諸行動,成立自己的基金會,還應允參加「贈與誓言」(Giving Pledge),承諾捐出一半以上的財產,回饋社會。

有許多人冷眼旁觀,譏諷這些世界首富靠資本主義累積了驚人的財富,既是資本主義的受益者,也是造成今天資本主義各種問題的主犯或從犯。他們的慈善行為有如自我救贖,就像大毒梟賺了花不完的錢,回到家鄉捐錢蓋學校,教育下一代兒童不要吸毒。

這樣的批評不是沒有道理,但是環境隨時代改變,制度或思潮跟著增強補弱,資本主義的理論和實務自也與時並進,以今天的標準去衡量從前的競爭行為不免過於厚責賢者。更貼切的問題應該是:如果蓋茲今天重新創立微軟,他的市場策略、商業行為、經營理念是否會有所不同?有何不同?

對資本主義的批評,歷史上從未間斷,而資本主義也確實隨之不斷調整,因時因地,或左或右,不但生存下來,還很頑強的持續擴展。它是人類歷史上實驗最成功的經濟制度,成功的原因不見得因為它必然的優越性,而是它的可塑性,部分原因自然是資本主義必須奠基於民主。

但是現代資本主義確實累積了許多歷史上未能解決的問題, 這些問題很可以借用施振榮先生對台灣半盲文化的批評來描述。由於市場、資本運作和競爭的壓力,時下一般公司衡量績效的指標,多是直接、具體、短期的價值,而間接、無形、未來的價值卻被嚴重忽略。 造成的後果便是今天資本主義最大的病症:  贏者全拿,貧富兩極,忽略生態,種種小我和大我之間的衝突。

如何對治這些病症,這兩三年中西各方開出來不少藥方,例如劉兆玄先生和施先生提倡的王道文化、美國的自覺資本主義(Conscious Capitalism),以及受到全世界關注的社會企業。

王道本來是中國古聖賢教導帝王為政之道,對上則順天承命, 重視人與自然唇齒相依的和諧關係,對下則以民為貴,「是使民養生喪死無憾也。養生喪死無憾, 王道之始也」。莊子「內聖外王」的說法更擴展了「王」的意涵和範圍,不再局限於衡量聖君的標準,逐漸成為中國士人從修身養性到經世濟民、內修外弘的理想境界。

資本主義在東方,要從傳統中汲取養分,王道思想是個現成的大水庫。王道既非霸道,自然不會嬴者通吃;企業經營者若以仁服人,視員工如己,貧富懸殊的現象便可望得到改善;孟子提倡的:「不違農時,穀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不正是現代企業永續經營的精神嗎?

自覺資本主義源於美國企業家對資本主義的反思,也不妨說是美國版的王道思想。美國有一個自覺資本主義協會,每年舉辦研討會,數百位參加者中包括了企業家、創業者、投資人,以及公司裡負責企業責任(CSR)的主管。

何謂自覺資本主義?如何自覺?這個理念認為企業經營者做的每一個經營決策都對人群和環境造成長遠影響,如果經營者對此有所覺知,全盤考量,決策時便不會過於側重或偏頗,經營自然能夠健全,終於可大可久。

自覺資本主義者認為企業的利潤如同人身中的血液,沒有血液,人無法生存,但是生命的意義不在血液。同樣的,利潤提供企業長久經營必要的資源,但是企業的目的不該只在於追求利潤。

美國最大的有機食品超市 Whole Foods Market創辦人John Mackey是位熱衷推動自覺資本主義的企業家,也是親力實踐者。他在2013年初出版了《Conscious Capitalism: Liberating the Heroic Spirit of Business》,主張追求利潤的公司與非利潤的組織截然二分的傳統習慣不再適用於21世紀,現代公司應該兼顧利潤和公益,並以自己年營業額120億美金、市值200億的公司為例,說明「既做公益,又能賺錢」(doing good and doing well)的可能,好比孟子所說的「義」與「利」,若能兩者得兼,豈不美哉?

另一股對於資本主義的反省思潮是社會企業。社會企業涵蓋的光譜很寬,從純粹從事社會福利工作的企業組織,到以普通商業行為營利、卻將利潤用在公益用途的企業,都能自稱為社會企業。由於光譜太寬,以致經常混淆不清,各有其解讀,有時反而造成大眾認知的困難。因此在這個思潮下,主流做法是立法成立公益公司(Public Benefits Corporation),以具體的法人結構來定義社會企業,規範社會企業的控管、以及經營者和投資人對於彼此的期望。

王道、自覺和公益,基本的理念非常接近,都緣於不滿於現代資本主義累積的種種缺失,不約而同,提出因應之道,但也代表三個不同層次的入手點 。

王道思想來自於文化,既是個人修為的追求,也是對於企業道德倫理的訴求;它適用的範圍最為廣泛,所有政府、企業、非營利組織、經營者都能從中獲得靈感,正因如此,它的功能主要在於啟發,由內而外,從改變思想後,逐漸影響行為,因此對企業的實際行為的約束力較為間接。

自覺資本主義也從思想入手,但很快便能接軌到企業經營策略,既給予企業營利行為一個高尚的目的,也提供經營者不少決策的指南,特別在西方世界,義利兼顧,逐漸成為一個重要的經營理念。

相較於自覺資本主義,社會企業則更強調企業的社會責任,也因此進一步弱化了企業營利的動機(卻可能同時強化了生存的耐力)。 它重新檢視企業的最終目的,從而規範企業的行為,甚至採用公益公司的新型法人組織,以結構定義目的,以組織約束行為,用最具體的方法來面對資本主義的缺失。

王道、自覺、公益,它們適用的範圍由廣至狹,規範組織行為的力量則由弱至強,入手的角度約略與「情」、「理」、「法」對應。三者其實不必分個高下,下藥不過各有其對症而已。有了這三種思潮,資本主義的流弊既得以舒緩,資本主義的內涵也因之更為豐富、包容。

全文獲作者同意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網站。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