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873884

世界兒童融合藝術大展閉幕

2013.07.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新快網/記者謝源源 實習生譚頌偉 通訊員周嘉敏文(2013年7月18日)

7月16日,持續近一月的「當我遇見你——世界兒童融合藝術大展」在省博物館三樓展廳落下帷幕。閉幕式上,有大學生展示其畢業作品,將特殊孩子的繪畫設計成產品。更有熱心人士分享麥子烘焙、無聲餐廳、愛士多等社會企業為特殊孩子謀求出路的心得。

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873884

圖片來源

把特殊孩子作品變產品

閉幕式上,嘉賓、工作人員與觀眾一起交流了關於這次活動的心得與體會,特殊孩子走上社會後如何立足、就業,是各方關注焦點。

廣州美術學院畢業生雷輝的畢業作品是將自閉症兒童、唐氏兒童的插畫、書法等變成鞋子、環保袋等的圖案。自閉症兒童曾銳佳喜歡畫超人,雷輝就把這些超人設計成小餅乾圖案。她告訴記者:「特殊兒童的一些作品並不比設計師的差,我希望這些作品能商品化,從而解決一些特殊兒童未來的就業問題,這個也是我畢業設計出發點。」

產品設計出來後如何商品化?在此次藝術大展的分會場紅專廠,少年宮設立了兩平方米的「愛士多」,讓特殊孩子現場作畫售賣,效果不錯。

創辦社會企業提供就業

一些機構也設立社會企業,為殘障人士提供就業機會。今年1月,廣州慧靈智障人士服務機構開設的「麥子烘焙」麵包工作坊正式開業,目前有6名智障人士在這里工作。

閉幕式上,麥子烘焙坊的負責人張鳳瓊說,目前麵包坊還不能盈利,但今年能做到。其分店也將在8月於正佳廣場開業。

在香港紅磡,有一家聘請聾人和弱聽人士的「無聲餐廳」。少年宮也將其負責人鄧家怡邀請來分享。 「我們讓很多人來體驗無聲世界。」鄧家怡說,餐廳定期組織「無聲飯局」,收費100元,客人戴上耳罩,在兩個小時的用餐中不能說話,他們需要學習怎樣用手語來點奶茶、凍檸水等。

不少特殊家庭為了孩子的就業,也考慮自創企業。如鄒富松等100多名家有腦癱小孩的家長成立了一個家庭支持服務中心,打算開有機農莊、做麵包房,為孩子謀出路。

專業人士:辦社會企業不能僅憑熱情

「我們非常高興看到社會企業概念和實踐的興起,但同時也注意到,很多的組織、個人是憑熱情和信念去投身社會企業,對商業運營規律知之甚少,這將帶來很多運營風險。如果社會企業盲目創業,存活率太低,一方面導致公益資源的浪費,另一方面也損害投資人的信心和公眾的信任,無助於解決社會問題。」廖冰兄人文專項基金副會長馮世鋒說。

其實,社會企業失敗的例子不少。中國大學生公益創意大賽「益暖中華」2012年10月停辦,因為6成團隊未完成項目。第五屆「益暖中華」大賽中48支團隊獲獎,僅有18支團隊完成了自己的項目,30支團隊在暑期退出了大賽或未能實施自己的項目。

馮世鋒說,公益機構在做「社會企業」時,要考慮到商業投資規律,考慮這個企業能否持續幾十年。

新快知多

社會企業透過商業手法運作,賺取利潤用以貢獻社會。它們所得盈餘用於扶助弱勢社群、促進小區發展及社會企業本身的投資。它們重視社會價值多於追求最大的企業盈利。

全文轉載自新快網

左右看:走出悶經濟

2013.07.27
合作轉載

立報(2013年7月4日)

左看:採購買國貨,生產靠外國

工總上週提出政策建言白皮書,洋洋灑灑262項建言,其中要求「政府公共工程採購應以國內產品為優先,國際標案也應以本地產品為主,國內無法生產製造的才開放進口」。但另方面在勞動政策倡議「放寬藍領外籍移工的引進、白領外國人可從事的工作類別」。

倘若「(公共)採購買國貨、生產靠外國(人)」,那支持國貨的目的,不就擺明僅為了財團的生存,而與台灣受雇者的生存毫無瓜葛?既然資本家都如此赤裸的宣示,那麼台灣受雇者又何必理會他們的生存?

事實上,今日就業問題絕非政府給予太多「台灣式勞動保護主義」,相對的,是政府在勞工就業的保護資源不僅太少、也給錯方向。前者只要看關廠失業工人的慘狀即說明一切,後者則是政府用短期就業來粉飾失業率,更糟的是毫無學習功能的政府短期就業計畫,讓工作者否定自我能力、間接造成福利依賴。
積極來說,政府的短期就業資源應加碼,並轉交由NGO、公益社會企業來執行,透過他們的培力,讓二度就業者既能訓用合一,並可滿足老幼照顧等社會需求、亦可投入生產製造業。但此時,投入的目的主要並非為了提高GDP,而是為了滿足受雇者生存的基本需求,更為一份公義而有尊嚴的工作。

潘欣榮/公共化協會成員

右看:要大社會,不要大政府

工總發表2013年工總白皮書,提出「走出悶經濟」的對策。其中引人注目的是揚棄「台灣式勞動保護主義」,即上層的白領方面放寬外國人從事就業服務法第46條限制。而低階藍領則需依據產業發展、調整外勞的引進,並檢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等法規。
此政策看在台灣人眼中,難免擔憂飯碗被外國人整碗捧去,但事實上不需工總建言,除非台灣的經濟不靠外銷、不需和各國簽訂FTA,否則人力的開放絕對是遲早的問題。

既然如此,與其迴避、不如積極思考在合理的市場開放下,台灣人力資源升級策略,具體來說,正是鎖定中層的中堅幹部仍以台灣人為主幹,故需在教改中與技職院校緊密合作,擴大教育部目前推動的「技職再造」計畫,由教育部鼓勵技專院校與企業合作成立「產業學院」,補助學校聘請業師,落實訓用合一。
不僅青年需要一技在身,針對中高齡失業者,除了職前訓練、職業媒合外,勞委會亦需儘量鼓勵社會企業的設立,除了讓每個人都有相同的就業機會外,更可借鏡英國保守黨在2010年5月的聯合聲明中,宣示「要大社會,不要大政府」!社會必須擺脫國家的控制,必須建立政府與人民的「平等契約」,由人民共同合作來解決失業等社會問題。

吳恆祐/社會評論人

全文轉載自立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