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制止虐殺貓狗,以及制止仇恨言論

2015.11.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張正

小林是跨了動保界和移工界的超級志工。小林拜託通曉越南文的朋友La Mer翻譯,製作了這幾張寫了越南文的圖片。然後與中台灣熱血青年組成的「1095,」團隊合作(註一),將圖片印成海報,製作標語牌,站在假日移民工來來往往的台中第一廣場。

以越南文宣導禁殺貓狗的法規,小林提供。

這段越文的大意是說:「請勿傷害狗貓,否則最高罰款一百萬元。請將這張圖片拍攝下來,轉知每一位同胞親友。」越南原文是「Xin đừng làm hại chó mèo, nếu không sẽ bị phạt tiền 1.000.000 Đài tệ. Hãy chụp ảnh tôi, và gửi cho đồng bào của bạn để mọi người cùng biết điều này.(註二)」。

這是小林試圖保護貓狗、又盡量不要引發爭議的作法。如果有哪位美編高手願意幫忙製作更精美的海報,版權開放,歡迎動手。

移工虐殺貓狗,動保反撲

之所以有這樣的宣導圖片,源自於幾個月前。那時,小林拉了我和動保團體一起開會,我才知道,原來越南移工殺貓狗的事,已經在台灣動保圈子裡鬧得沸沸揚揚。某些越南移工不但殺貓殺狗,虐殺之後還將照片放上「越南在台共青團」臉書炫耀。台灣動保人士看在眼裡痛在心裡,有人四處蒐集證據,要求警方處理,也有人在網路上大肆抨擊。

我想起很多年前,一位抓狗「進補」的泰國移工被逮到。泰國移工喊冤,說他不知道台灣有禁止殺貓殺狗的法律。當時的輿論傾向於反對「不教而殺」,《四方報》等東南亞媒體也以越文和泰文做了報導,宣導了法令。

不過,就像禁止酒醉駕車一樣,再怎麼宣導,還是有人違規。更何況,東南亞移工被摒除在台灣主流社會之外,也實在很難確定他們知不知道在台灣殺狗是犯法的(註三),吃狗肉是違背當前台灣社會風氣的。

當然,今年這些在「越南在台共青團」臉書上傳虐殺貓狗照片的越南移工,已經跨越了界線,不能以法規不熟、文化不同、飲食差異作為藉口。就算將動物分門別類為可吃不可吃的理由有待商榷,就算在視狗肉為佳餚的國度,虐待動物也不被允許(註四)。既然罪證確鑿,就依照現行法令,該抓該罰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不過抓人也不容易。一位聲音沙啞的動保人士憤恨地說,她常常埋伏在工業區想抓現行犯,然而當她出面制止移工捕捉犬隻時,狗就跑了,所以沒有證據,警方也無從處理。

警方沒有積極處理,但是「鄉民正義」已經出動。矛頭原本應該對準虐殺貓狗的「兇手」,不過網路砲火難以控制,除了執法不力的警方被罵之外,許多仇恨言論也落在東南亞以及東南亞移工身上,並且搭配著「落後」、「野蠻」、「不文明」的標籤。

繼之,有人以動保之名到警政署抗議,要求警方強力取締。再過幾天,台中市長林佳龍的臉書貼出一張在警察局拍攝的照片,啟始句是:「可惡的人抓到了!」下面的留言「佳評」如潮

以暴制暴,不知其非

事件發展至此,成了另外一個議題。

作為事件源頭的虐殺貓狗者,被撻伐了,也有些被抓了,某些仲介公司也加強宣導力度了。例如十月份人力仲介公司「集士國際」發給旗下移工的紙本宣傳單,就附有中、英、印、越、泰的多語動保法宣傳。

但是,以動保之名衍生的仇恨言論和語言暴力,並沒有被適當處理(即使同樣有誹謗罪、公然侮辱罪、反歧視條款等相關法令)。從林佳龍臉書照片底下的留言看來,發言者可能還洋洋得意。這些發言者若真的是心懷善意的動保人士,怎能容許自己一方面宣稱自己愛動物,一方面卻以低俗卑劣甚至威脅恐嚇的言詞羞辱咒罵他人?

於是出現這樣的解釋:那些人不是真的動保人士,只是「假動保宣洩仇恨」、「趁機表達他們本來就有的偏見」。我同意,姑且稱之「偽」動保人士。

若是如此,在「偽」動保人士當道、台中市長林佳龍(的小編)等人也順勢收割之際,「真」動保人士應該比誰都焦急。要焦急擔心的是,若噤聲不語、不制止「偽」動保人士踩紅線的作法,彷彿就默認了這些言語暴力是「動保」的主流意見。

善待在台每一個生命

基於對生命的尊重,應該保護動物,也應該制止仇恨,兩者原是同一陣線,而非對立。如今有人虐殺貓狗,該制止,有人謾罵詆毀煽動仇恨,一樣該制止。我們可以同時為動物發聲,也捍衛人權。

在數次與小林瀕臨吵架的討論之後,我想到能做的是:

第一,依據現行法規,對越南移工宣導在台灣不可殺貓狗不宜吃貓狗。如果您願意,歡迎印下或者轉貼這篇文章所附的圖檔(也可以將越南文字重新編排),告知身邊的越南朋友。

第二,制止污衊與歧視。其實「偽」動保人士的諸多言論早已觸法,只是多數越南移工看不懂(幸好看不懂)。即使仇恨言論終究仍無法禁絕,但是也該發聲反制,以正視聽。而且,最好是由動保圈的朋友出手制止。

希望在台灣的所有生命,都能被善待。

至於我個人對於「動物保護」這個議題的部分看法,寫在十多年前的立報社論裡,附錄於此:

《別成為綁架無尾熊的共犯!》(立報社論1999/08/13)

為了維護人類自身的利益,難免會隨著文明的推展而傷害大自然;然而,當人類已是地球上唯一的強勢物種之後,就該對自己的慾望設下限制,別再為所欲為。該如何拿捏標準?為了溫飽而殺豬宰牛,可以諒解;為了娛樂而鬥雞鬥狗,應該禁絕。

這次,台灣人為了滿足親眼目睹的快感,為了好奇心,強拉澳洲無尾熊飄洋過海到台灣,就屬於後者。

不論是鬥雞鬥狗,或者為了觀賞而把動物一輩子關在籠子裡,都不符動物保護法「尊重動物生命及保護動物」的精神。不過比起偷偷摸摸藉由鬥雞鬥狗賭博取樂,這次的「無尾熊旋風」則更令人不齒:明明是商業噱頭,明明是為了滿足人類的好奇而迫使無尾熊離鄉背井,主其事者還將自己的行為披上神聖的保育外衣,要在現場帶領民眾宣讀所謂「倡議保育觀念的『哈雷宣言』」、「宣示為地球保育而努力」。就好比綁匪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多麼重視人權,若非頭殼壞去,就是恬不知恥!

而強迫無尾熊嚥下台灣尤佳利樹葉的動物園也假惺惺地表示,希望民眾今後參觀動物園觀看無尾熊時,「愛無尾熊,就不要驚嚇牠」。但如果真的愛無尾熊,根本就不該綁架無尾熊!

喜歡凱蒂貓,買回家供在神壇上或者丟進垃圾桶,那是個人喜好;但是喜歡無尾熊,買票去看被關在籠裡的「派翠克」、「哈雷」,則是罪惡。今天,台北市的大家長馬英九先生要親自到台北市立動物園主持「無尾熊特展」開幕典禮,將這次罪惡的綁架行動推上高潮。即使會剝奪大家假日出遊的樂趣,但我們仍必須呼籲:別再去動物園傷害兩隻無辜的無尾熊了!不要成為台北市政府及動物園的共犯!想想,你願意被綁架到遙遠的澳洲,一輩子關在籠子裡供人觀賞嗎?

動物園已是不合時宜、應該廢除的舊時代公共設施。如果你因為孩子童稚的要求而不得不去,也請你在動物園前虛偽的「動物保育宣言牆」上寫下:尊重生命、保護動物,讓無尾熊回去! 

《消滅動物園!》(立報社論1999/08/20)

今天適逢假日,動物園勢必又將人潮洶湧。我們也必須藉此機會,再一次針對「無尾熊借展」事件,重申本報對「保育」的相關立場。

或曰無尾熊的數目日漸減少,若不施以人工復育恐將絕種。然而,生命應是有品質的,勉強讓無尾熊苟延殘喘並非保育;若真要讓無尾熊繼續存活在地球上,也該從改善牠原有的棲息環境做起,而非以「借展」之名從事販賣的勾當。何況,台灣的動物園需要去保育澳洲本土的動物嗎?台灣的動物園有能力復育澳洲無尾熊嗎?現在連進口澳洲尤佳利樹葉都成了問題,顯然越幫越忙。

或曰透過借展,可以讓國內民眾了解保育的重要,更為荒謬無稽之談。學習有關於動物的知識,了解保育的重要,一定要透過動物園嗎?一定要透過動物借展的方式嗎?恐怕只會越學越錯。強迫動物從南半球搬到北半球叫做「綁架」,限定動物在特定的範圍裡生活稱為「囚禁」,妄想從「綁架」與「囚禁」中學到「保育」,無異於從殺人放火學習生命的價值,根本是緣木求魚。即使民眾能透過這種方式了解保育,所了解的也是觀念偏差的保育;下一代的台灣人會以為,駱駝、企鵝、無尾熊都是土生土長的動物,而所謂愛護動物,也只限於愛護動物園裡的動物,或者把動物捉到動物園裡來愛護。

大家也許忘了,市立動物園早在前些年「養死」了兩隻北極熊。我們並非指責動物園園方「護熊」不力,事實上,動物園的確為這兩隻嬌客做了不少準備;我們也不希望無尾熊又得立刻舟車勞頓地返回家鄉。只是認為,第一,「借展」這種「動物移植」應該禁絕,園方應三思此一決策是否正確,以免一錯再錯;第二,希望民眾不要再去動物園打擾無尾熊,成為綁架的幫兇。

我們並不贊成枉顧人類生計的極端保育,因為人類自身的生存仍是一切的前提;不過,人類必須在文明發展與自然生態之間拿捏一個平衡點,以「溫飽」和「娛樂」作為對待動物的區別,實是當下最不得已的選擇。如果能讓民眾克制自己對無尾熊或任何動物的喜愛,理解將動物關在動物園是錯誤的、自私的,理解喜愛牠未必要擁有牠、看見牠、甚至觸摸牠,這才是真正的保育;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再需要動物園,那麼,保育就成功了。

註一:「1095,」是由雲林科技大學研究生官安妮等人組織的團隊,成員也包括中興大學等中部地區。

註二:越文的小數點和千位數與台灣的用法相反。「,」是小數點,而「.」是千位數。

註三:台灣的法令並沒有禁止吃貓吃狗吃寵物,禁止的是「虐待」、「任意宰殺」。關於「禁止殺狗但是不禁止吃狗的原委,可參考劉志偉的文章《你不知道的事:吃狗肉並不違法》。

註四:動物保護法第三條:虐待:指除飼養、管領或處置目的之必須行為外,以暴力、不當使用藥品或其他方法,致傷害動物或使其無法維持正常生理狀態之行為。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2015/11/19

延伸閱讀:
>> 台灣應停止引進藍領外籍勞工:這是一個飲鴆止渴的政策
>> 搖向外婆橋計畫 協助新住民返鄉
>> 語言訓練、溝通技巧、避免衝突,看丹麥如何訓練新移民成為稱職的照護員

那一天,我們把台北車站打造成文化的遊樂場!500多人在北車席地而坐 分享移工們的生命故事

2015.11.15
合作轉載

文: 吳致寧/圖:李玄俅

如果你有去過禮拜天的台北火車站大廳,想必會看見為數驚人且不太熟悉的面孔,他們圍著自己從家裡準備的家鄉味食物,一圈一圈地坐地板上,可能在幫某個朋友慶生、可能在聊著工作中發生的酸甜苦辣、也可能只是靜靜地坐著,享受這難得的休假。

他們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我們俗稱的外勞。在台灣當家庭看護、在工廠工作,亦或是遠洋的漁工。幸運的人每週日都可以放假,沒那麼幸運的人,可能一個月、三個月,甚至一年才放一次假。共通點是,在大台北地區工作的移工,放假最喜歡聚集的地方,就是台北車站。因為來自桃園、新竹的他們,台北車站是最好的交通樞紐,不需要再轉乘捷運或公車,上面有一堆他們看不懂的字,不小心坐過站回不了家怎麼辦。而且台北車站遮風避雨、乾淨又有冷氣,何樂而不為?

不過就像北車大廳黑白分明的磁磚,身為台灣人的我們,在見到他們一大群人聚在那裡,大多只是匆匆走過。很少停下來,好奇也好、觀察也好。黑與白之間,有道無形的牆,讓我們沒有機會打開心,看見彼此精彩的世界。

12047055_1471299836512139_1020512552414595062_n

9/20 我們把台北車站,打造成文化的遊樂場

我所在的組織 One-Forty(四十分之一),就是一個想要讓這些在台灣近乎六十萬的東南亞移工被看見的新創非營利組織 (NGO),因為我們自己就是在與他們接觸後,被他們的生命故事、累積的智慧與勇敢所觸動,從此開啟了我們與這群移工精彩的故事。開辦了移工商學院、文化小旅行、社會設計工作坊、cooking party 等好多好玩的嘗試。 

因緣際會,今年 9/20(日),One-Forty 有機會與臺北街角遇見設計合作,租下台北車站的大廳,作為移工商學院的成果發表會。於是我們就在想,這個平常禮拜天黑白分明的場域,有沒有可能變的不一樣,變成文化交流的遊樂場!

於是我們邀請移工商學院的印尼學生,上台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說著在印尼的故鄉、來台灣的生活,以及未來的夢。也讓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圍著圈圈坐在地板上,由印尼學生當組長,帶領大家交流彼此的文化。一樣是坐在地板上,但這次不再只有移工,而是加入台灣人,聊著傳統遊戲、在地小吃、旅遊景點、宗教信仰。我們還設計了大型行動藝術,邀請現場的所有人,傳一顆氣球給一個你不認識的外國朋友,並帶他到舞台前,一起寫下自己的夢想,與大家分享。一顆顆五彩繽紛的氣球在現場流串,有印尼人拉著歐洲人、也有台灣人拉著泰國人,我們用氣球開啟跨國界的對話,也用夢想發現我們其實沒那麼不同。 

12075057_1471301393178650_2511347655873565070_n
 
9/20 活動結束後兩天,我看著當天拍攝的兩百多張照片,心中突然湧出許多感動。總要在活動結束後,終於有時間喘口氣,才能靜下心消化這段時間的收穫。

故事的價值,在於它所能帶來的改變 

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聽到這些印尼朋友的故事,讓那時候低潮的我,對生命開始有了更多的珍惜與衝勁,也開啟了我與 One-Forty 的奇幻旅程。於是想把他們充滿力量的故事讓更多人知道的這個想法,便一直放在心上。

活動當天,身為主持人的我,在印尼學生分享故事的時候,偷偷躲在舞台後,觀察著台下坐滿滿的台灣人、印尼人、甚至其他國家的人們。我發現每個人的表情都好專注,時而感動的泛著淚光,時而跟著講者開懷大笑。當下我知道,這些故事,也將某些美好的力量,帶進所有觀眾的生命裡。下一次,當他們遇見東南亞移工,我相信會有不同的神情、不同的態度,甚至產生不同的行動。

12063869_1471300883178701_9009529686155168702_n

故事的價值,在於傳遞後,所能帶來的改變。而 One-Forty 就是希望創造一個這樣的舞台,讓更多東南亞移工的故事被看見,讓這些故事,帶來更多不管是對個人,或對社會的改變。

從不敢,到自信上台,是最大的成就感

這些印尼學生,在七月剛進入移工商學院的時候,有些害怕、羞澀與不確定。9/20 活動前夕,我用 skype 與這些印尼朋友演練當天要說的故事,這是他們第一次站上舞台,與這麼多人分享自己的故事,當然很緊長,但我也隱隱感覺到,他們也相當興奮與期待。

9/20 當天,看著這些學生站上舞台,就像幼稚園才藝表演,父母看著自己的孩子在舞台上閃閃發光時一樣澎湃感動。他們從一個對未來充滿不安全感的移工,轉變成一個能自信上台分享自己夢想的講者;也轉變成一個能落落大方,帶領台灣人進行文化交流的小組長。這些內在的轉變,我們團隊都看在心裡,也是我們這三個月移工商學院課程結束後,最大的成就感。 

12038495_1471301073178682_4134283407709223195_n

新的嘗試,可能充滿不確定,但做了才知道!

其實當初在籌備 9/20 活動,團隊心中多少有點害怕。「在台北車站大廳辦活動耶,當天會有那麼多人,出包怎麼辦!」「我的天!會不會當天現場的人都不受控制啊?」但是既然接下來了,我們有責任,盡全力把它做好。 

結果當天,我們有超過 500 人參與,發出超過 300 顆氣球,留下超過 100 個夢想,以及活動後各方的支持與肯定。這些結果,都是我們原本想像不到的。我們只是依著我們的信念,來點瘋狂的發想,並盡力去實踐。 

12072580_1471304239845032_7975443025002905618_n

就像選擇東南亞移工議題,選擇走 NGO,都面對著許多的質疑與挑戰。但是我們相信,我們在做對的事情,也相信要勇敢嘗試,做就對了。儘管未來充滿不確定,過程也可能一點都不容易,但對我們來說,看到 9/20 大家臉上的笑容與光芒,就是莫大的成就感;對我們來說,只要堅持走在自己喜歡的道路上,過程就是一種享受。

全文轉載自One-Forty

延伸閱讀:
>> 移工商學院直擊:那些比商業知識更重要的事
>> 為什麼要「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
>> 【最特別的周末】東南亞星期天,城市裡的獨特風景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