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重新想像資本主義,跟著哈佛教授用 6 步驟改變世界

2021.09.0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瑞貝卡.韓德森(Rebecca Henderson)

告別股東價值的年代

今天,許多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於,我們根深柢固地相信,企業唯一的職責就是創造最大「股東價值」。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或許是推廣這個觀念最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他曾說:「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就是善用資源做提高利潤的事。」從這個觀點出發,不難看出為何有人認為關注長遠目標或公眾利益不僅不道德,可能還不合法,甚至是行不通。

無庸置疑,資本市場和商品市場是無情的,衡諸當前情勢,我們對股東價值極大化的執著極為危險。不只對社會和地球造成傷害,也對企業的健全構成威脅。

自 2015 年 12 月《巴黎氣候協定》簽署以來,全球化石燃料公司花了超過 10 億美元進行遊說,反對限制溫室氣體排放,用遊說來支持放任地球升溫的做法,短期內或許能創造最大股東價值,但從長遠來看這真的好嗎?

如果真的一心只在乎利潤極大化,那麼企業不但要哄抬藥品價格,還要把海裡的魚撈光、放任氣候失控、抵制任何足以增加勞動成本的措施(包括對教育和衛生的支出),還有我最喜歡講的——操縱政治的走向。

商業世界的思維並非一向如此,我們對股東價值的執迷是相當晚近的事。哈佛商學院第一任院長艾德溫.蓋伊(Edwin Gay)曾經說,該學院的宗旨是培養出「用正當手段賺取合理利潤」的領導者。直到 1981 年,商業圓桌會議還發布過一則聲明,當中提到:「企業與社會是共生關係,企業作為社會的一分子,對社會是否負責決定了它能不能長久生存,擁有既賺錢又負責任的企業,才有健全的社會。」(同場加映:不再是「股東至上」,更承諾與顧客、員工、社區共好——商業圓桌會議一年後,企業做得如何?

大眾期待企業負起更多責任

在一項調查中,每 5 位執行長中就有 4 位同意,「企業未來能否成長和成功,取決於是否找到以價值觀驅動的使命,並在利潤和使命之間取得平衡」,以及「賦予員工切身的使命感,讓他們有機會做更加以使命為導向的工作,不管對企業還是對員工都有好處,是雙贏的作法」。

這種轉變跟很多原因有關,肯定有不少企業是希望獲得良好的聲譽,或純粹只因為眼前這是有利的作法。有愈來愈多企業感到有必要表現出自己「有所作為」,也有很多企業已經意識到共同使命是推動轉型和成長的重要途徑。

這種變化背後的另一大原因,是近年有大量研究顯示, 企業若能真心追求使命,並實行高績效工作系統,通常結果會反映到財務表現上。例如,麻省理工學院學者珊妮普·湯恩(Zeynep Ton)的《好工作策略》(The Good Jobs Strategy)一書指出,好市多(Costco)、梅卡多納(Mercadona)等零售業龍頭因為重新設計營運模式,鼓勵員工持續學習和自主解決問題,所以表現優於競爭對手,給員工的待遇也比業界高出許多。還有其他學者以多年的數據和嚴謹的使命衡量方法,證明高員工滿意度加上以使命為導向的經營策略,可以提高股東總報酬率。

世界正在發生的變化,使得企業愈來愈需要有使命感。 公眾的期望在改變,目前全球有 73% 人口期望企業解決當前人類社會的重大問題,千禧世代和他們之後的世代在找工作的時候,會積極尋找有意義、有使命感的工作。(同場加映:我要成為「力世代」!在工作中改變社會,開創職涯全新可能

善待員工、減少環境傷害也符合商業考量

針對重要課題進行對話固然重要,但我們能否證明,創造共同價值、善待員工和減少對環境的傷害,真的符合商業考量?當然可以。

就在此刻,全球有成千上萬的企業正在一邊解決社會和環境問題,一邊賺進幾十億美元。在美國,太陽能目前是 840 億美元的產業,僱用人力超過了燃煤、核能和風力發電的總和,而風力則供應全美 7% 的電力。印度剛剛取消了 14 座燃煤發電廠的計畫,因為太陽能的價格已大幅降低。2019 年,全球售出 200 萬輛充電式電動汽車,銷量持續呈指數成長。人造肉市場預計將在 10 年內達到 1400 億美元的產值。

然而,要重新想像資本主義,就必須重新想像所有的產業,不能只考慮有看頭的產業而已。到處都有企業聲稱會讓世界變得更好,因為不這樣的話,千禧世代就不願意替他們工作。但真有可以保護環境的商業模式可循嗎?一般的上班族和打工族,每天得面對職場的競爭壓力,面對同儕和老闆的質疑眼神,他們真能找到辦法重新想像資本主義嗎?即使是賣茶包也行嗎?答案常常是肯定的,重點是需要有同伴、有勇氣,還要組織有所覺悟。

你也可以成為改變的力量

「我能做什麼?」這是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無疑也是最重要的問題。

我們很容易掉入一種陷阱,以為只有英雄才能改變世界。然而,現實世界不是這樣運作的,成功的領導者是眼見改革浪潮已風起雲湧,於是順勢而為。

美國的民權運動不是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的個人傑作,而是歷經成千上萬非裔美國人和支持他們的盟友幾十年的努力,大家不畏危險和艱苦,勇敢捍衛改革,運動才逐漸成形。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並沒有一手結束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而是在成千上萬人參與、幾百人喪命的 50 年奮鬥的基礎上,才一舉成功。

葛莉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 開始在瑞典國會外面為氣候變遷抗議的時候,只是一名 15 歲的學生,她說,氣候如果真的已經進入緊急狀態,為什麼我們卻毫無作為? 一年後,估計有來自 125 個國家的 160 萬名學生走出校園,參加了全球氣候罷課行動。我知道有一家跨國公司因此徹底改變了永續發展策略,因為員工都覺得公司的行為太愧對孩子。
 
你可以發揮重要的力量,可以做的事情也很多,且容我一一說明。

改變世界的 6 個步驟

一、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

你最珍惜什麼? 你願意為什麼而戰? 什麼東西對你來說有至高無上的價值? 不管選擇做什麼,都要符合你內心深處的內在價值。

有一種尋找使命的途徑,是反思當代的重大問題在你人生當中產生了什麼回響,例如你曾經很喜歡一個地方,如今卻遭到徹底破壞。有些人是為自己的孩子而戰,有些人純粹是被強烈的正義感驅動。你如果還不確定自己想要什麼、為何想要,不妨花點時間弄清楚想法。推動變革任重而道遠,使命必須跟你內心的熱情一致,才不至於讓你身心俱疲。

二、現在就做點什麼

下定決心少搭飛機、少開車,或盡量只買善待員工的公司的產品。做好住家保溫隔熱,如果有可能,在屋頂上裝太陽能板,或者向綠能供應商購買電力。計算碳足跡,估算自己對環境造成的損害,只要能力許可,盡量做出補償。勇敢邁出第一步,許多事自然接踵而來。(同場加映:10 分鐘完成全台第一個「永續素養大調查」

三、把你的價值觀融入工作中

創立一家懷抱不一樣的願景的新公司。我參加過很多次這樣的會議,會中大企業的主管們最後同意公司需要變革,決定性因素就是小本經營卻充滿熱情的新創公司對他們構成了威脅。諸如第一太陽能 (First Solar)和博隆能源(Bloom Energy)這樣的新創公司,讓成千上萬的人相信,再生能源和節能方案是有利可圖的,因而開啟整個嶄新的產業。

四、進入政府部門工作

倘若不先重建社會對各級政府的信任,我們走不遠。要實現這一點,政府部門裡要有聰明能幹的人,理解企業可以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只不過外部性需有合理的定價,企業力量也要有民主力量的制衡,社會才能繁榮興旺。

五、採取政治行動

我知道,這個說法會令人退避三舍,但這是絕對必要的。政治人物解決氣候問題的步伐慢得不得了,設法提高公眾壓力是絕對必要的手段。找一個你認同、積極採取政治行動的團體,加入他們。

有人會告訴你,做什麼都為時已晚了,或者這行不通的,或者事情永遠不會有任何改變。但不管任何時候都不會太晚,事情有可能變得更糟,升溫 6 度的世界遠比升溫 2 度的世界糟糕得多,會是一場浩劫。在改變開始加速以前,一切都會顯得太慢。在山崩地裂到來之前,一切看起來也很正常,只不過有幾顆小石子滾下山坡。

六、好好照顧自己,記得樂在其中

不要用世界有沒有被你拯救來衡量自己成功與否,沒有人能拯救世界,每個人只能做自己能做的。

本文摘錄自《重新想像資本主義:全面實踐 ESG,打造永續新商模》,欲了解更多請參考原書。


作者簡介

瑞貝卡.韓德森(Rebecca Henderson)是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暨哈佛氣候變遷專案小組共同主席,身兼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研究員、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名列 Thinkers50 (2015)「最具影響力的改造資本主義思想家」。她是當今研究環境、社會、公司治理(ESG)領域權威,也是引領企業組織變革和策略轉型的先驅人物,曾在MIT史隆管理學院教授組織創新長達 20 年。

哈佛商學院僅有 25 位「University Professor」(校級教授),韓德森名列其中,並獲頒「麥克亞瑟教授」的殊榮。她是 IBM、Motorola、思科、禮來、聯合利華、P&G 等財星 500 大公司的顧問,曾任生技醫藥公司安進、愛德士(Idexx)、聯合利華董事。

韓德森見解獨到、說服力強,她在哈佛商學院開設的「Reimagining Capitalism」課程,備受好評,也是本書內容的原型。書中精闢解讀她第一手見證的企業永續轉型案例,這些企業因爲轉向永續發展的思維,不僅開拓了企業的視野,更建立起顧客、員工和供應商的信任感和參與感,創造新一波成長曲線。


延伸閱讀
>> 如果未來像一顆「甜甜圈」——21 世紀公民不能不了解的永續新生活
>> 永續生活難不難?3 個世代共同挑戰
>> 數位政委唐鳳X氣候少女王宣茹:公民力就是你的永續超能力

從小吃店主打永續食材、大企業發布永續策略,到聯合國制定永續發展目標。全世界都在談永續,但它究竟跟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關係?

10 分鐘測測看你的永續素養等級,還能免費兌換多項好禮!
>>> 前往測驗

全台首個「社會影響力特別股」,投資社企穩健成長

2021.08.26

文:社會福祉及社會企業公益信託循環基金

影響力投資是為了同時創造正向社會、環境影響力以及財務報酬所進行的投資。而台灣重要的影響力投資單位、由前台北 101 董事長宋文琪所創立的「社會福祉及社會企業公益信託循環基金(Social Enterprise Revolving Trust,以下簡稱 SERT 基金)」,不僅是台灣第一個投資社會企業的公益信託,如今更推出全台首個「社會影響力特別股」,期待協助社會企業在長期經營的過程中專注於其錨定的環境、社會議題,並穩健、永續的成長。

據 SERT 基金自 2016 年開始的觀察,運用商業手法來解決環境、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除了有來自市場的挑戰,面對股東、董事會對於「社會使命與生存議題的拔河」更有極高的溝通成本。

為協助社會企業在長期經營的過程中能夠鎖定、並有效管理其社會使命,SERT 在今年度與長期的策略夥伴 KPMG 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 KPMG)共同設計出「社會影響力特別股」。

這項投資工具利用特別股本身的特性,量身打造適合影響力投資人與社會企業共同合作的方式,其投資條件包含:在公司章程中明定社會使命、指定在董事會中加入社會影響力的報告議程、設定社會影響力目標並定期跟社企討論達成狀況等;在持股滿 3 年之際,社企得買回 SERT 的持股,買回價格則會因社會影響力目標的達成狀況而異。

SERT 基金創辦人宋文琪表示「有了『社會影響力特別股』的投資機制,影響力投資人便能在投資前與社會企業共同設定社會影響力目標、在投資過程中定期追蹤目標達成進度,並在投資後評估影響力成果;對社會企業而言,在獲得資金支持的同時,也獲得了本基金的社會影響力評估輔導,協助他們實踐初衷(社會使命)。」

SERT 基金在今年 7 月份完成第一個「社會影響力特別股」投資,投資的社企是關注心理健康、數位健康議題並開發出「FarHugs 遠距抱抱 app」的鳴醫(MEDIOT)。

鳴醫透過數位科技串聯有心理諮商需求者以及心理醫療人士或諮商機構,提供線上諮商、實體諮商媒合以及線上文字傾談的服務,有效降低接觸諮商的門檻。

鳴醫創辦人謝懿表示「全台灣約有 200 萬人長期受憂鬱情緒困擾,鳴醫透過結合數位科技與心理健康服務,在保障隱私安全的前提下,協助民眾對接適合的心理資源,進而守護台灣人的心靈健康、強化社會安全網。獲得 SERT『社會影響力特別股』的投資,不只是資金上的支持,更代表著我們的產品在社會影響與永續價值上得到肯定。」

KPMG 主席于紀隆會計師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從 2020 年至今持續肆虐全球,讓眾人感受到社會與環境的風險如何大幅影響你我的生活,也凸顯化解這些風險刻不容緩!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作為面對社會與環境問題的創新解方,便扮演關鍵角色,逐漸吸引全球投資人參與。」

SERT 基金經由推出「社會影響力特別股」不僅將能協助社會企業兼顧資金募集、營運成長以及解決社會或環境問題,更期望能樹立影響力投資的典範,引導更多資源共同投入響應這樣同時帶來正向影響力與財務報酬的投資。

全文轉載自社會福祉及社會企業公益信託循環基金,原文標題:對社會好的企業就用「特別」的方式投資,SERT基金打造「社會影響力特別股」陪伴社會企業長期發展

延伸閱讀
>> 線上借貸結合影響力投資首登場!百萬資金支持石虎友善生態圈
>> 影響力投資是什麼?台灣首檔社企循環基金「SERT」解析投資社企大小事
>> 5 分鐘讀懂「影響力投資」與「 ESG 投資」的異同,了解促進社會正向改變的投資趨勢

從小吃店主打永續食材、大企業發布永續策略,到聯合國制定永續發展目標。全世界都在談永續,但它究竟跟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關係?

10 分鐘測測看你的永續素養等級,還能免費兌換多項好禮!
>>> 前往測驗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