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日本「社區設計」大師山崎亮的社造哲學:4 大步驟與居民共同設計理想生活

文:社企流

在東京近郊的川崎市,有一群人聚在長桌前,熱烈地討論如何於 2020 年殘障奧運到來之前,將這座城市型塑成對身障者更友善的樣貌。參加這場工作坊的人們,並非想像中西裝筆挺的專家學者,而是來自社區各地的男女老少,當中還有一位關鍵人物,穿梭在人群中專注聆聽,他正是日本社區設計大師山崎亮,也是談及日本社區營造時不可忽略的重要角色。

從日本國土最南端的沖繩,到最北端的北海道,山崎亮踏足 200 多個社區,並致力協助當地居民解決社區問題、找到最理想的生活方式。他在 2005 年創辦社區設計工作室 「studio-L」 ,至今已有近 20 年的社造經驗,並促成多起經典社造案例,例如打造「讓一萬人想來一百次」的家島,以及成為瀨戶內國際藝術季亮點的小豆島町「社區藝術計畫」。

言談中時常強調「溝通」、「聆聽」、「以居民為主體」等軟技能的山崎亮,其實早期職涯與硬體設計較相關。他大學畢業後即進入建築事務所,專注於設計公共建築,然而 1995 年一場撼動日本的阪神大地震,震撼了他的想法,改變了他往後的人生道路。

和居民一起設計生活的「社區設計 3.0」思維

「一夜之間,所有的建築都倒塌了,」山崎亮回想關西人永難忘懷的那一天,「人們必須開始思考,若要重建整個城市,要重建的不只是建築,還需要思考如何重建整個社區。」

這場地震使山崎亮注目的視線,從硬體建築移轉至居民身上,再加上 1994 年日本正式進入高齡社會,面臨人口減少危機,因此公共建築的需求也日漸變少,種種契機下,使山崎亮決心投入協助居民改造生活方式的社區設計。

山崎亮進一步解釋,社區設計(Community Design)一詞其實並非新興詞語,在 1960 年代就曾由歐美的都市計劃專家提出,只是其內涵因時代變遷而有所轉變,又可細分為社區設計 1.0、2.0 與 3.0,其內容為:

  • 社區設計 1.0 :強調「為社區設計」(Design for Community)的公共建築,設計多由設計師、建築師、政府官員等專家學者主導。
  • 社區設計 2.0 :變為「和社區一起設計公共建築」(Design with Community of Public Area),由設計師與當地居民共同發想公共建築的樣貌。
  • 社區設計 3.0 :注重「和社區一起設計生活方式」(Design with Community of Lifestyle),設計師與居民的討論範圍從硬體擴大至軟體,例如社區美術館的導覽應如何進行、人煙稀少的寺廟應如何活絡等企畫。

一路歷經社區設計發展過程的山崎亮認為,由於社區設計 1.0 多由政府主導,未先聆聽居民心聲,往往會發生耗鉅資蓋建築,後來卻淪為蚊子館的情況發生。「所有投入社區的設計師一開始都會猜想,社區居民可能想要這種建築,並把它做出來,但最後卻發現根本沒有人想要它,這是在社區設計 1.0 可能發生的事。」

而社區設計 3.0 中重視的溝通對話理念,將能化解蚊子館不斷誕生的危機。山崎亮表示:「社區設計 3.0 就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我們不侷限於設計公共建築,而是以讓大眾聚在一起、展開對話為目標,並一同構思他們想要如何一起生活。」

協助社區居民發揮創意、促進溝通的「IWTA 循環」

為了使毫無經驗的在地居民得以發揮創意,進而設計出一套實際可執行的社造策略,山崎亮歸納出一套稱之為「IWTA 循環」的方法,代表著採訪(Interview)、工作坊(Workshop)、團隊建立(Teambuilding)、行動(Action)等 4 步驟。

山崎亮補充說明, IWTA 循環僅為大致架構,實際執行的步驟仍會因不同社區而異。「我們先思考,再嘗試,如果它不成功,我們會重新想一次,並再試一次。」

此外,一次 IWTA 循環約需要一年時間,通常一個社區會進行 3 次、共需花費 3 年時間。儘管這套流程看似費時,但山崎亮表示,透過不斷試錯的過程,居民才得以對社區的未來有所共識,並尋得最理想的解決方式。

「3 年過後,我們會希望社區居民有能力自己接續計畫,不再需要我們的協助。」山崎亮表示,「因此我們的最終目標是讓居民知道如何找到問題,並用他們樂意的方式去解決它。」

以山崎亮最新策劃的川崎市為例,位於東京近郊的川崎市,將是 2020 年舉辦殘障奧運的城市之一,因此當地政府盼望藉此機會讓社區居民思考,如何與身障者一同在社區快樂生活。

首先,studio-L 團隊從「採訪」社區居民開始,詢問居民認為哪種方式可以有效拉近一般民眾與身障者的距離,隨後團隊依據蒐集而來的意見,將計畫定調為「かってにおもてなし大作戦」(直譯為熱情好客大作戰),目標由身障者隨自身喜好提供免費服務,並在社區內擺設攤位,做為和一般民眾互相交流的契機。

接著,studio-L 開辦了 4 場「工作坊」,募集到由一般民眾與身障者提出的 30 個免費服務點子,例如提供免費咖啡、擺設占卜攤、一同繪製雨傘傘面等可高度互動的創新想法。

下一步,studio-L 將川崎市劃分為 4 個區域,並將參與者分為 4 組「團隊」,每個區域都設有一個公共場所供參與者使用,例如在車站外、或共同工作空間中。

最後,studio-L 規劃一天的實驗活動,讓所有參與者「行動」,實際執行自己提出的點子。

在交談聲此起彼落、熱鬧滾滾的活動會場中,一般民眾與身障者共同協作,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儘管對參與者而言,需付出時間和金錢籌備此活動,但其中獲得的樂趣及交流機會卻是多上許多。

未來山崎亮團隊將持續思考,如何誕生更多點子、協助居民與殘障者產生更多連結,並提高計畫執行的可行性,使居民與殘障者不需團隊協助,即可自己舉辦活動。

思考全日本人老後生活的「從今以後計畫」

除了區域性的計畫,近年來山崎亮更走出地方,策劃全國性的生活設計方案。2018 年底,studio-L 啟動了「これからプロジェクト」(直譯為「從今以後的計畫」),廣邀曾從事照護或社福工作的專業人士,或對上述工作有興趣的人們,一同思考高齡社會未來的理想生活,以及實現生活必須提供的服務。

studio-L 已於日本全國各地的北海道、東北、關東、北陸、中部、關西、中國四國、九州沖繩等地區,舉辦耗時 8 個月、共 6 階段的工作坊,共有約 500 人一同以「自己的人生」和「從今往後的照護福利」為題,誕生出 67 項未來想實踐的設計,並於2019 年 3 月的展覽「おいおい老い展」(直譯為「喂、喂,老年展」)中公開展示。

展覽中公開的點子包括將路面電車化為移動中的照護設施,由車掌帶領乘客一同做伸展操;或在高齡設施中設立釀酒區,使其成為社區的交流基地。

山崎亮對此表示:「從家附近的地區型照護設施,尋找對特定事物有熱衷的人,可能只能找到 2、3 人也說不定。(但以全國尺度來看)用主題型的照護設施聚集這群人,甚至促使這群人搬到當地,我認為人生最後有這樣的選擇也很不錯。」

有別於過往總是認為長者要注意健康不能飲酒、或待在家避免出門危險的刻板印象,studio-L 運用眾人智慧提出創新提案,使大眾對高齡有新的想像,開創更自在愜意的未來生活。

台灣發展社區設計,應注重原創、貼合當地文化

不僅在日本,山崎亮也時常至海外分享社區設計經驗,更曾多次赴台灣的台東、台南等地參與社造。據山崎亮的第一手觀察,他認為台灣若欲發展社區設計,優點在於台灣島上有十分多樣化的族群,包括漢人、日本人及原住民等,「因為有太多不同背景的人,所以當有人說出原創的點子時,其他人會有彈性地接受。」

而山崎亮也強調,發展社區設計時應時時刻刻注重原創,而非複製他地的經驗。舉例來說,日本近年十分盛行藝術季,便有人提出不如也在台灣舉辦藝術季的點子。但山崎亮認為,「人們應試著融合台灣特有的多元文化,發展自己獨特的社區設計。」

最後,山崎亮向所有有志投入社區設計的人們提醒,社區設計 3.0 的思維與傳統社區營造思維十分不同,有別於傳統社區營造由上而下地帶領社區的做法,社區設計 3.0 則完全以社區居民的意見為主體,由下而上地一同發想社區理想的生活方式。「我們會注重社區有什麼、居民想創造什麼,這就是社區設計的內涵。」

延伸閱讀
>> 社區設計的重點在「人」:與其讓一百萬人只來一次 不如讓一萬人想來一百次!
>> 日本設計師山崎亮:讓「孩子王」與兒童一起玩出特色公園,打造小朋友真正想要的遊戲場
>> 全球首座為身障者設計的社區活動中心——新加坡 Enabling Village 以通用設計打造兼容環境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日本社區設計大師山崎亮將於 5/12 來到「啟動亞洲—2019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如何走出自己的地方創生之路!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人生尾聲的唯一任務是過得快活:日本安寧機構「和諧之家」裡沒有 SOP,只有注重溝通的照顧服務

2019.04.26
合作轉載

文:李宜芸/口譯:五十嵐祐紀子

從神戶市區來到「雲雀之丘」,需要在公車上搖晃 40 分鐘左右。公車沿著小路慢慢爬上山丘,一旁是很靜謐的日本社區,在此處上下公車的民眾,清一色都是滿頭銀髮的長輩。

下了公車沿著坡道上爬,一旁皆是獨棟的民宅,其中一幢鵝黃色外觀的建築特別吸引人注意。這裡是非營利組織「なごみ ホムホスピス (Nagomi Homehospice,余尚儒醫師譯作:和諧共生之家,共同生活到最後一天的家)」的なごみの家 (直譯:和諧之家)。

阪神大地震逆境 催生出共生之家

1995 年,是大阪、神戶地區難忘的一年,大地震造成多人死傷,許多民眾住到組合屋,社區關係完全崩解,進而社區居民的健康也出現危機。但在面臨如此巨變後,居民開始重視死亡的品質,愈來愈多人投入社區營造,希望用社區的力量,支持病患與家屬在家臨終。

有 40 年護理經驗的松本京子在大地震後毅然決然離開工作穩定的市立醫院,投入居家安寧一路,但她對做居家護理師沒有興趣,反而投入「生活的現場」,陸續創建了居家安寧的非營利組織「なごみ ホムホスピス(和諧共生之家)」、「なごみカフェ(和諧咖啡店)」、日照中心等。

和諧共生之家的目標是打造「最後的家」,希望讓不管何種疾病、不管年齡,都能夠在共生之家和諧的生活下去,特別是提供許多離開醫院後,無法回家接受照顧的這群人,一個可以安心生活到最後的地方。

和諧之家中最多有 5 至 8 個住民,在這個空間裡面可能是不認識的人、重新認識,也有家屬,就像在經營社區營造的感覺。創辦人松本京子代表說,「原來做社區安寧可以做社區營造,不是到疾病末期才注意鄰里關係,而是更前面就要做。即使身體有狀況,但也可以在社區自立生活。」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來到的這幢美麗的房子,一樓原先是診所、二樓是住家。剛進屋子,一點也感受不到「機構」的味道,而是「家」。入門左邊是公佈欄,貼著各式各樣的資訊、右方是小巧的起居間。今天恰巧巧遇在宅醫療的醫師與居家護理師來訪,爲住戶診療,從住民的身體大小事到臨終照顧,都靠在宅醫療。

從屋子一旁的樓梯旋轉往上,映入眼簾的是一大間起居室,大落地窗往外看是綠油油的山丘與層層疊疊的房屋。旁邊幾個隔間,分別安置了一、兩張床,每一間採光明亮。起居室裡頭有一隻狗,慵懶的躺在地上,「他也是我們的一份子。」松本代表笑說。

起居室中間的大桌子旁,坐著一位盲眼的奶奶松田女士,她已經入住了一年多。因為眼睛腫瘤,經歷過大大小小 15 次開刀,一直到去年住進共生之家,決定不再開刀。

以往奶奶在醫院,只能獲得治療,但來到了共生之家,可以在照顧者的照顧下好好生活,和諧之家的原則是希望讓所有人「活出自己,照自己的生活方式過日子」。

松田女士說,「我原以為我的人生是慢慢往下走,但松本代表跟我說:『你的人生不是往下坡,而是應該想想如何利用剩下的時間讓自己過得愉快。』」

沒有 SOP 的照顧模式

被照顧的松田女士,以前也是護理師,她坦言,剛來到和諧之家起初不太習慣,與她過去所學習到的「照顧」不同。她提到,這邊的工作人員每個人都很有個性,照顧的方法不盡相同,但最重要的關鍵是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討論」。在共生之家,照顧者會告知長輩他所能提供的照顧,也會詢問這些長輩最想要怎麼被照顧,細緻到起床時間、睡覺時間都是與長輩彼此討論達到共識,而非單就照顧者的意志走。

而現在,松田女士也能做些自己能做的事情,工作人員幫她洗衣服,那她就幫忙曬衣服、折衣服;志工來幫忙按摩手,她也學起來幫志工按摩。

松本代表說:「這裡沒有 SOP,就是每個人都是生活者。工作人員會了解每個住民的照顧重點、方向,有共識,但要做什麼,工作人員有自己的判斷。」

「我是學南丁格爾護理理論,」松本代表強調,「理論中照顧重點是創意,照顧沒辦法有 SOP。每一個人在不同時間點,需要的東西不一樣,所以需要的照顧也會不一樣,因為人是會變的。」

也因此,なごみの家的職員選任標準是:「護理師對護理有沒有熱情,照顧者對照顧工作有沒有熱情。」絕對不要為了自我實現來這裡,比如說有些人很堅持自己的理念,安寧機構應該如何,什麼樣的狀況一定要醫師在場才能處理,如果實際上發生的事不符合她所想的,無法接受,就不適合在這裡。

「因為這裡不是醫院,而是生活的空間。人的狀況隨時都在改變,沒辦法彈性應付現狀,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 SOP。」每個人都在這裡生活,不管是醫師、照顧者、被照顧者,重要的是每個人的身體,若可以做到的事情,盡量做,無法做到的事情就不要勉強。

松本代表更認為:「如果是消費者或接受服務的人是神,提供服務的人是服侍,有上下關係,這樣是不自在的。不如是平等關係,彼此妥協交換意見,這樣反而做的事情比較多。」

這裡的工作人員有 4 名,住戶 8 名,其實已經超載了,而工作人員包括:廚師、護理師、兩位照服員,護理師與照服員每天輪班照顧這 8 位住民。另外,時不時會有志工來按摩、帶音樂、手工藝,一旁掛著的紙鶴跟晴天娃娃,就是住民的作品。

暖烘烘的生活氛圍,待在這裡,感受到的是靜謐與安定。我們忍不住問,有沒有入住條件?松本代表看看四周、眨眨眼說:「只要喜歡這個客廳就好了。」

松田女士在去年年底最後一次開完刀,醫生宣布只剩兩個月的生命。而她目前又多活了半年了。她說,在和諧之家她也學到很多、思考模式也改變很多,「我來這裡之前,我以為人是靠自己的力量來到這個世界,但是來這裡後覺得,我之前想法是不對的,出生來這個世界,是接受很多人幫助,人生走到最後階段邁向死亡時,我沒辦法一個人,也需要受到很多照顧,而這裡若我對生活有什麼期望,大家會盡量為我實現。」

全文轉載自好家宅共生文化教育基金會,原文標題:沒有照顧SOP的なごみの家 在社區伴長輩終老

延伸閱讀
>> 咖啡廳是給年輕人去的?和諧咖啡店為銀髮族找回生活熱情與快樂
>> 隱身南投埔里的照顧咖啡館「厚熊笑狗」.帶銀髮族一同上課、玩團康、互相照顧
>> 咖啡廳裡的「高年級實習生」:童庭基金會培訓銀髮族成專業咖啡師,推動老有所用的退休人生

社企流 iLab 提供創業家從 0 到 100 的無縫支持,助你用商業啟動社會影響力 !
>> 第三屆 iLab 育成計畫強力徵件中,更多資訊請上 iLab 官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