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同的國家,也會遇到相同的社會問題」臺日韓紐跨域對談,凝聚太平洋的改變力量

2018.06.14
瀏覽次數:

社會企業近年來在亞洲地區快速增長,很多企業也開始將社會公益放在企業營運的規劃之中,這是一個全球性的改變,包含我們所處的臺灣。在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的跨域合作論壇,特別以日本、韓國、紐西蘭所帶領的太平洋經驗為主題,一起思考社會企業的未來。這場跨域論壇邀請了亞太 B 型企業協會共同創辦人暨理事長連庭凱、日本公益創投網絡 AVPN 的影響力評估專家 Ken Ito、紐西蘭社會企業顧問 Alex Hannant,以及韓國 MYSC 的社會企業育成專家 Jeongtae Kim 來進行座談。

文:趙浩宏

「這個區域其實有許多的相似性,所以我們的經驗可以互相分享,所以今天邀請了相關經驗豐富的工作者來分享,而且重要的是他們的影響不只在自己國內,也橫跨到區域內其他國家。」論壇開場,負責主持且同為分享者的連庭凱就以自身的經驗,為今天的主題開門見山,讓現場的大家了解日韓與紐西蘭帶領的太平洋地區社企發展現況。

擋不住的趨勢,臺灣與韓國的社會創新發展

「我覺得很自豪,臺灣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走到現在的位置,遠比其他國家更快得到一些成績。」

致力於推廣 B 型企業的連庭凱在 4 年前投入社會企業,發現許多的改變正在發生,包含很多老中青的創業者參與,也有許多企業以 CSR 的方式參與社會公益。他也發現,隨著社企的觀念更加普及,不只帶動社會企業單一產業的發展,也帶動了整個社會、各個領域的夥伴一起參與,為臺灣帶來更多社會創新的能量。目前臺灣除了正在二讀共益公司法以外,如同其他亞洲國家,大專院校也在教育中放進相關的知識,無論是商學院、法學院、社科院,都不難看見各領域的教授們在推廣社企理念,這也使得臺灣在社會創新的人力資源上能夠持續獲得年輕的力量。

除了來自全世界的發展趨勢,韓國專長社會企業育成的 Jeongtae Kim 也提出日韓兩國政府對於社會企業及社會型企業的支持。Kim 認為在亞洲國家,政府是背後重要的推手,利用法規或是社會投資的方式推動整個生態系。目前韓國已經有 10 間大學提供相關的碩士課程,並且提供全額獎學金來支持對社會創新有興趣的年輕人。除此之外,韓國目前已經有了 10 間 B 型企業,這也象徵在亞洲有越來越多公司願意進行轉型,期望能變成回饋社會的企業,而至今有 10 萬名韓國人在社企相關的公司上班,是韓國總人口的 1.4%。

「從 2007 年以來,韓國已經有了快 2 千個社會企業,他們幾乎都是由非營利組織轉型,有超過 1 萬 3 千個社會型企業,每年有超過 7 億 5 千萬美金由韓國政府出錢投資這些公司。」

跨國合作與政府參與的重要

「不同的國家會有相同的社會問題,所以我們是可以互相學習的。」

對於來自日本公益創投網絡 AVPN 的社會影響力評估專家 Ken Ito 來說,把好的觀念分享給跨國的創業家十分重要。而 AVPN 目前也致力於跨國的社會創新交流,協助來自全世界的成員認識不同的社會創新方法,並且在經驗中改進工作方式,一同解決問題。今年 4 月,AVPN 在新加坡辦了一次年度大會,有兩百多個合作單位從世界各地來到會場交流,顯示社會企業已經成為世界性的趨勢。

在紐西蘭也同樣有許多跨界交流,甚至由政府帶頭做有系統的發展。

紐西蘭社會企業顧問 Alex Hannant 很早就參與這個世界性的趨勢,在過去 20 年看到紐澳地區的快速轉變,他表示,至今紐西蘭的社會捐助,投注在社會企業的金額已經和非營利組織幾乎一樣,也吸引越來越多社會企業家投入。在這個過程中,紐西蘭政府也很快地參與其中,從補助非營利組織機構,轉變為直接幫助需要的人向社會企業購買需求,讓很多需要創造價值的企業擁有機會進行轉型,也幫助越來越多紐西蘭人民知道在有限資源內該如何友善利用資源。

「社會企業通常規模較小,而且需要很多資源,同時也有很多資金湧入,所以我們需要越來越多合作來整理這些資源,用合作取代競爭。」

Alex 認為秉持著解決問題的初衷彼此合作,是社會企業與一般營利型企業最大的不同。

走出去,彼此截長補短

雖然跨國合作正在不同的地方發生,但走出原本的在地想像,進行跨國合作並不是所有社會企業工作者的發展目標。Alex 以過往的經驗提出一個很現實的問題:當社會企業一開始只是為了解決區域性或是社區問題時,它走出去的動機為何?

「其實很多社會企業根本不想把規模做大,他們都是區域型的,他們關注自己原本在意的地方。」

所以 Alex 認為,對每個社會企業工作者來說,在走出去以前,需要了解社會企業討論規模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一開始創業的目的就希望讓市場進入全世界,或是解決世界性問題,那當然要思考公司怎麼走出去,但除了一開始的目的性思考以外,關注於地方議題的社會企業也可以藉由向全世界學習來提升自己,因此還是需要走出去交流。

「研究和教育對日本很重要,所以他們會想要從社會企業的角度和臺灣、韓國合作,需要很多過去的成功個案來當作研究資料,並且遠望歐洲的創新做法。」對於來自日本的 Ken Ito 來說,學習和經驗交流是他認為走出去的關鍵理由。像歐盟就提供大量的基金來支持歐洲的社會企業,鼓勵他們學習以及複製成功的經驗,同時也不藏私地進行分享與教學,把自己國內的成功方法分享給各國想進行改變的創業家。

讓更多人成為改變的力量

論壇尾聲,4 位講者都把看似遠離個人的經驗逐漸收斂,讓焦點能回到參加者本身。他們表示,雖然把社會創新放到國家與區域的層級討論,看起來離一般人很遙遠,但事實上,所有能產生改變的力量都來自每一個關心社會的個人。

「我覺得改變都來自於人,所以很多改變都來自於關係。我們不一定要由上而下,也可以藉由共識,慢慢建立關係,讓更多人支持我們。」Alex 最後把過往的企業與國家經驗拉回到人身上,無論是關注什麼議題的社會企業,終究得回到「創造一個有共識的群體」的基本面行事,這是他認為永遠不變的道理。

最後連庭凱用緣起於地方的社會企業「白狗咖啡廳」的個案為例,鼓勵每位參加者:每個簡單的想法,都有機會在凝聚眾人的支持以後,獲得更多影響力,改變全世界的人。

「不要低估我們自己的努力所做出的影響,像 10 年前成立的白狗咖啡,他們一開始只是社區的小咖啡廳,邀請社區裡面的人一起來分享自己的想法,並且在社區實踐,如今他們卻影響了世界各地的人,影響了全世界,而這就是漣漪效應。」

延伸閱讀
>>「活下去才有影響力」看 4 個成功「活下去」的社企,揭露永續發展的秘密
>>「地球上的環境問題,也是現代人的機會」Reed Paget 用綠色創新贏得市場又拯救世界
>> 美、印、臺食農教育先驅:從自己的社區開始,助全球 60 億人重建與土地和食物的親密關係

周奕成用「微型創業」開闢大稻埕經濟活路, 7 年內打造一支擁有 30 間結盟店的文創軍團

2018.06.12
合作轉載

走在迪化街上,隨意走進幾間小店把玩陶瓷、茶具、與布料,接著穿過天井,來到一間咖啡廳坐坐,等著晚上要到劇場看表演——如今大稻埕已不再是辦年貨才會想起的地方,各式創新、創意的點子湧入這座百年老城,讓微型企業遍佈在街屋中開枝散葉,生氣蓬勃。

文:社企流

昔日落寞的大稻埕如今繁華再現,要從一個人、一場敗選說起。

時間回到 2008 年,周奕成所組的第三社會黨敗選收場,自此,他離開待了 20 年的政治圈。那時社會正籠罩於金融危機之中,周奕成便鼓勵以「微型創業」開闢經濟的活路,「在大規模的景氣衰退之下,臺灣應該做的並不是想要僥倖躲過衰退,而是準備在全球復甦之時最快爬起。」

周奕成寫下一系列「臺灣起業國」文章,鼓吹政府在不景氣之下應鼓勵創業,用擴大創業貸款、創業育成等措施來帶動創業的能量。他表示,「雖然消費需求減少,基本需求仍然存在,這就是微型創業的商機。微型創業可帶出儲蓄成為投資,可將失業者轉換為創業者,乃至創造其他人的就業機會。」

周奕成認為,唯有大規模鼓勵創業,才能真正挽救臺灣經濟。然而,景氣不佳之下創業要怎麼賺錢?周奕成用「大樹倒下,小草新生」來比喻,「大的企業集團可能倒閉,但很多微型企業和中小企業卻也得到生長的機會。」

「微型創業的優勢就是靈活創意、勤奮打拼,經營權和所有權合一,老闆就是自僱者,能夠在微利的情況下生存。這是臺灣絕大部分企業起家的模式。」

微型創業者,是社會生命力之所在

當時,周奕成看見行政院勞委會(現勞動部)的「微型創業鳳凰計畫」在徵求創業輔導顧問,便主動去應徵,「我雖然擁有美國名校的管理碩士,但其實自己過去工作經驗都在公共事務或非營利部門,並沒有創業或經營的經驗,我只是用我學來的知識來協助這些婦女創業者。」

微型創業鳳凰計畫是針對婦女及中高齡國民所提供的創業貸款輔導,擔任顧問期間,周奕成協助創業者撰寫營運計畫書,做基本的財務規劃,以獲得中小企業信保基金的擔保,並取得因政府補貼而相當優惠的銀行低利率創業貸款。「參與鳳凰計畫的創業者,有的是做小紀念品專櫃,有的是做果汁吧,也有做小吃麵店的。接觸她們之後發現,她們都是生命的勇者,面對挑戰,努力上進。我就深深感受到,微型創業者其實就是社會的生命力之所在。」

在臺灣的世代創業寶地,打造微型創業的基地

於是,昔日在報章雜誌投書的倡議者,如今成為捲起袖子創業的實踐者,並在大稻埕找到了自己生命力之所在。「我喜愛大稻埕,因為大稻埕是臺灣的世代創業寶地,也是文化運動基地,更是通往1920 年代的時光通道。」

回溯至 1921 年,「臺灣新文化運動之父」蔣渭水,在此成立臺灣文化協會,而知名的大企業如義美、光泉、新光集團、遠東紡織等公司,也皆是由大稻埕發跡,可以想見大稻埕過往文化與經濟的繁華榮景,而這也是吸引周奕成來此發展的原因。

隨著時代變遷,這塊創業寶地雖不如過往風光,但仍蘊含豐厚的文化與歷史軌跡,周奕成認為大稻埕的傳統產業基礎,若加上新創事業的創意,便可以重新在此注入活力,因此他建立起「世代文化創業群」(簡稱世代群),希望打造一個創業助成的社群。

「我們一方面自行創業,一方面和人合作創業。我的目標是『十年百業,千家萬朋』,十年內輔助上百個新創事業,增加一千個以上就業機會,結交數萬個朋友。」

世代群包含了多個事業體:世代文化創業公司(創業育成及管理)、世代陶瓷公司(陶瓷工藝之設計製作)、世代街區公司(大稻埕街區空間之營造及管理)、世代戲台公司(結合表演藝術的餐飲及商品服務)。

其中,負責街區空間管理的世代街區公司,扮演著整合者、規劃者以及管理者 3 種角色,他們依照大稻埕的 5 大傳統產業:茶、布、農產、戲曲以及建築,招募相關領域的團隊進駐。主要提供進駐創業者空間、收銀與店內設備、顧問諮詢等服務,就如一個百貨公司提供櫃位的概念,世代群將散落的街屋整合為聚落型商場,並每年更新、出版大稻埕散步地圖,積極讓街區中每個微型企業都有曝光的機會。

「我們對街區有整體的視野和永續經營的願景,持續引進好的經營團隊,在街區裡創造小聚落,再將許多小聚落結合成大聚落。」

2011 年,世代群租下永樂市場對面的百年洋樓「屈臣氏大藥房」,第一棟街屋「小藝埕」正式開張,自此幾乎一年一街屋,民藝埕、眾藝埕、學藝埕等街屋陸續出現,如今不到一公里的迪化街上就有 8 棟藝埕,超過 30 間微型企業在此形成了大聚落,吸引越來越多人來此看劇、吃飯、喝咖啡、逛小店,打破以往只能來大稻埕辦年貨的既定印象,成功讓這座老城活了起來,帶進新的人氣與商機。

其中,不少進駐團隊在大稻埕發光發熱,進而擴大營業,如原住民服飾品牌「花生騷」、臺灣印花布品牌「印花樂」以及小農文創蔬果店「豐味果品」等,皆在這座微創基地中儲備滿滿的能量,逐步成長茁壯。

讓微型企業成長的兩大秘訣:人品與產品

「微型企業成長的秘訣,我們認為是兩種因素:人品和產品。」周奕成說道:「人品包括正直、誠實、勤奮、堅持。產品主要關鍵是技術。我們喜歡本身掌握有技術的創業者。微型創業家必須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例如服務好創業的前一百個客人,可能比掌握幾百萬人的大數據,更有意義得多。」

他表示,世代群能夠找到夠質量的創業團隊,就是依照人品、產品這兩個因素去篩選。「很幸運我們到目前選到的夥伴團隊幾乎都是非常好的。找到好的人,好的團隊,和他們建立互惠合作關係,就是小藝埕系列街屋持續擴展的關鍵因素。」

但即使世代群已經以常人難以想像的步調發展,離周奕成的願景仍有好一段距離,「其實我們的進展很慢。我們在每一棟街屋都付出很多時間和心血,我們在追求成長的時候考慮的面向也很多,導致我們的成長速度不如預期。」

他稱世代街區公司為「世代群的航空母艦」,希望未來在航空母艦的領軍之下,能持續擴大在地的創業能量,「目標是擴大公司結構,並希望在 2022 年前輔助 100 個小企業。更長遠來看,目標則是建立永續經營的股東結構及經營團隊,並將街區經濟的模式分享給其他地方,也可以說是用街區經濟模式來策動地方創生。」

走過創業之路近十年的光陰,問及周奕成對臺灣的創業環境有何觀察,「現今整個社會創業的動力似乎減弱了。」周奕成答道,「我想可能是年輕人對於未來趨向悲觀,因此,我認為政府領導者必須推動大規模根本性的政治結構改革,讓臺灣新世代再度燃起希望。」

全文轉載自勞動部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願「微型創業」遍地開花
>> 印度組織 SSP 助偏鄉女性用微型創業,撐起整個社區的綠色經濟
>>「禾乃川國產豆製所」100% 選用台灣非基改黃豆,要給顧客最天然的健康豆製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