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等政府和大型企業到位,地球可能已升溫 2 度」亞洲新創擁抱綠能,用科技對抗全球暖化

當今世界正面臨嚴峻的能源危機,乾淨能源的發展將成為國家重要的永續發展指標。本場論壇邀請到亞洲各地的綠能新創,包括利用群眾募資,將綠電種在台灣閒置屋頂的太陽能創業家「陽光伏特家」創辦人馮嘯儒、以及利用廢熱、食用油就能為缺電偏鄉點燈的韓國科技新創「Lumir」國際合作經理 Chole Lee、和善用現有科技,協助民眾於自家落實智慧能源管理的節能社會企業「Domi 綠然能源」創辦人連庭凱。

文:黃思敏

主持人許毓仁立法委員深感綠能發展的重要,開場便語重心長地表示:「台灣能源過度依賴中央集權的分配方式,我從新創圈走進立法院,為的就是將法規的石頭搬開來,讓政府藉助能源新創提出的解方,協力改變台灣的能源環境。」

主持人許毓仁立法委員盼串聯新創與政府推動綠能。

集群眾之力,在台灣光禿禿的屋頂上種下綠電

「講到暖化大家會想到什麼?海平面上升導致北極熊沒有地方住,但北極熊和我們的關係是什麼,我們到底在擔心什麼?」馮嘯儒引用美國氣候中心(Climate Central)的暖化模擬圖,具象地呈現若全球溫度上升 4 度後,不只是北極,台北市的松山機場及台灣沿海地區等,都將被淹沒在水裡。

「全球暖化和能源議題是同一件事。」擁有太陽能領域碩士背景的馮嘯儒,於 2 年前決心創業,推出台灣第一個綠能募資平台「陽光伏特家」,串連三大要素,包含建置者(太陽能廠商)、建置資金,以及建置場域(遍及全台的閒置屋頂),打造全民太陽能電廠。

太陽能在台灣是成熟的產業,但過去民眾參與的資金與技術門檻太高,馮嘯儒舉例,建置一個 60 坪的太陽能屋頂,就需花上 100 至 150 萬元,還未含維運成本,而近年興起的群眾募資,正好解決了高資金門檻的問題,透過網路平台更能媒合閒置屋頂的供給,與小額投資者之間的需求。

馮嘯儒分析,在閒置屋頂蓋太陽能電廠好處相當多,不只能讓頂樓溫度下降 3 至 4 度,更能延長屋頂的防水壽命;如果環境許可,還能把太陽能板架高,變成涼亭空間;最棒的是屋主除了提供屋頂之外,不需支付任何成本,便能獲得每一期的部分電費收入。然而,當時馮嘯儒為了尋找第一位願意提供屋頂的屋主,竟吃了半年的閉門羹,並總是得到這樣的回應:「其中必有詐。」

直到有一位台南的屋主主動提供自家屋頂,於 2016 年促成了第一個集資專案「擔仔一號」,於 5 天內獲得 44 位小額投資人的支持,募得 80 萬元的建置資金,至今陽光伏特家已在全臺建置 34 座全民太陽能電廠。

「在台灣許多光禿禿的屋頂種下綠電,不僅參與的每個人都可以得到好處,也為環境帶來效益。」馮嘯儒表示。

馮嘯儒透過陽光伏特家,讓所有參與者都成為太陽能的受益者。

用廢熱點亮印尼偏鄉,省錢減碳更照顧健康

太陽能固然是永續能源的重要趨勢,但全球許多地區卻因氣候條件及缺乏資金而難以推廣。「我們都知道在缺乏電力的地區,太陽能是很好的解決方案,然而我們希望能發明一個在太陽能產品無法使用的情況下,還是隨時隨地都能照明的設備。」韓國永續照明新創「Lumir」國際合作經理 Chole Lee 表示。

至今全球仍有超過 13 億人,生活在未連結到電網的貧困區域,生活依賴傳統煤油燈照明。Lumir 團隊因此研發出一款能用廢熱及少量的油就能發亮的燈具「Lumir K」,期盼用科技照亮世界更多黑暗的角落。

Lumir 的國際合作經理 Chole Lee 指出,傳統煤油燈不僅造成弱勢家庭的經濟與健康負擔,能源效率亦低落。她表示,煤油燈的燃料平均佔了弱勢家庭 30% 的支出,而在密閉空間燃燒煤油,對健康的危害等於一口氣抽 40 支煙,其中更只有一成的能源會轉換為光。

「因此我們把重點放在搜集流失的熱能,我們的技術能將微小、不穩定的熱源,轉化為穩定、明亮的光源。」Chole 指出,Lumir K 不需要任何電源或電池,只需用食用油,甚至是回鍋油就可以當做燃料,不僅亮度比煤油燈高,油耗更只有煤油燈的兩成,平均一公升的油可以提供 200 小時的照明。Lumir K 不僅減少廢熱流失,亦減少了 88% 的碳排,產品壽命比太陽能長了 20 倍。

Lumir 目前積極地與印尼政府合作,預計於 2019 年底前,將會有超過 10 萬人的生活因 Lumir K 受惠,於天黑後還是能繼續看書、煮飯 、工作,創造更多的收入與更好的未來。此外,Lumir 亦與韓國能源研究中心合作,期盼改善 Lumir K 的效率,未來將有望能替手機充電,甚至照亮整間房子,幫助更多人脫離弱勢、貧窮,有效解決缺電問題。

Chole 透過視訊影片與現場聽眾分享 Lumir 的節能燈具與理念。

在全球升溫 2 度前,從生活中開始節能減碳

如今,已有越來越多座公民太陽能電廠在城市的閒置屋頂種下綠電,各式永續、節能的燈具也逐漸讓偏鄉家庭享有永續、穩定的照明系統,然而要扭轉氣候變遷,改善伴隨燃煤電廠而導致的空污現況,仍需仰賴每一個人、每一戶家庭改變舊有的能源使用習慣。

「Domi 在拉丁文中是家的意思,現在台北的空氣和北京的空氣一模一樣,為什麼我們的家變成這個樣子?」Domi 綠然能源的創辦人連庭凱,擔憂著下一代所面對的環境問題,辭去北京的工作後回到台灣創業。

「巴黎氣候協定指出全球升溫須控制在 2 度以內,然而等到政府及大型企業一切到位,透過各層組織逐步去帶動能源、運輸、生產與建築等產業減碳,地球可能就已升溫 2 度。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等待政府達標,但是每一位公民又能做哪些事情,具體參與減碳?」

連庭凱指出,電力佔了台灣碳排放的 60%,如果能讓台灣逾百萬家庭、商家透過簡單的軟體,覺察日常有多少能源平白流失,進而願意用行動節能,不僅將節省電費開銷,也能減少地球負擔。

DOMI 在官網上推出「能源計算器」,把每個人的能源使用「可視化」,讓民眾先了解自己的用電狀況,再進一步提供節能方案,鼓勵客戶利用現有科技產品,如改裝 LED 燈,來降低能源使用與電費支出。「節省掉沒有在使用的電,20% 至 30% 的節能效益顯而立見,從財務狀況下手,更讓人有感。」連庭凱表示,DOMI 已協助 1 千戶以上家庭進行能源改造,預期今年將陸續完成 3800 戶家庭的能源改造。

連庭凱創辦 Domi 綠然能源,鼓勵公民從自家落實節能減碳,創造環保、經濟與健康的多贏。

綠能產業需脫離補助,將環境效益計入價值

在論壇最後,主持人許毓仁立委提到走向綠電、節能的生活方式,是全球的趨勢,然而台灣能源新創最大的阻礙就是法規;兩位台灣綠能創業家也分別建議政府應改善法規,鼓勵產業及民眾參與能源創新與轉型,讓綠能產業更加民主化、永續且能獲利。

主持人與兩位創業家共同討論綠能政策的現況與未來。

由於再生能源發展的初期成本很高,馮嘯儒表示,目前台灣太陽能電廠仍多依賴政府的補助,也就是政府補助電價讓台電來購買,但他認為政府補助只是短期的解藥:

「台電有義務要和我們買太陽能電力,但補助只是啟動機制,遲早需要退場。太陽能幾乎不排碳,一度不排碳的電所產生的環境效益及省下的碳,應該被定義出來並賦予價值,才能讓太陽能電廠更有價值,而不再需要依賴補助。」

除了綠能電廠所帶來的外部效益需要被實質地反應在市場價值上,以提升綠電的競爭力之外,從個人、家戶到企業,更需要一套鼓勵機制,讓每個環節的節能努力都能被看見與學習。

連庭凱表示:「台灣家庭只要調整生活習慣,在不更換任何節能新型設備的狀況下,就能省下 10% 至 15% 的能源。然而目前沒有機制去紀錄、鼓勵一個企業或家庭努力節能所帶來的效益,創造正向氛圍是很重要的。」

許毓仁立委進一步補充,未來若對參與省電行動或更換節電設備的使用者發行碳幣,即是很好的鼓勵機制。唯有讓社會的每一個組成分子,意識到國家能源需要新的作法與轉型,民眾的行為才會改變,集眾力形塑能源永續的社會。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沒有煙囪的天堂之島:拒絕核電的夏威夷,目標邁向 100% 以再生能源供電
>> 使用綠電不用投資幾百萬:「陽光伏特家」創公民電廠募資平台,萬元便可成為合夥人
>>「要讓台西重生,應該先推綠能」與六輕僅一水之隔的小村落,欲打造全台首座「綠能村」

他們離開成衣業推廣「慢時尚」:舊衣編織延續回憶,延長布料使用壽命

2018.05.14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洪鼎翔、葉向媛

在「快時尚」低價、新鮮、時髦的行銷策略下,人們對於衣物的慾望如同一個無底洞。然而,位於台北西門町的「田野間」工作室卻反其道而行,在潮流品牌一級戰區推廣「慢時尚」的舊衣編織課程,期望喚起人們對於愛物惜物、永續利用的反思。

你聽過「快時尚」嗎?

「快時尚」是一種源自歐洲的衣物產銷模式,以「平價時尚」攻陷消費者的心。其「時尚」的定義,大多來自名人光環以及時裝周的加持,讓消費者們得以用低廉的價格,買到名人穿過或是與時裝周模特同款的衣服,帶給他們「平民貴族」般的滿足。

快時尚品牌約每兩星期就會推出新商品,除了產品生命週期縮短,也間接造成人們對衣物喜新厭舊的心態,帶來許多浪費;除此之外,快時尚業者為了節省成本,大部分的衣物用料粗糙,在講求生產速度之餘,「血汗工廠」的剝削消息也時有所聞。

田野間的領悟

田野間工作室的創辦人 — — Ben、書語夫妻兩人過去都是「快時尚」產業鏈的一份子,曾經從事知名連鎖品牌行銷、五分埔成衣進出口以及潮牌代理等工作。有了小孩後,書語為了照顧孩子離開職場,Ben 也因為與老闆的經營理念不同而離職。

離開成衣業的兩人,看著家鄉的田野,萌生回歸自然的念頭,於是在三峽租下一塊菜園,開始學習種菜。耕作的過程中,書語和 Ben 目睹鄰田外圍紡織染整工廠排放五顏六色的染料廢水,污染了當地的農田。

「原來成衣業、紡織業為世界帶來這麼多污染!」Ben 感慨地說。為了喚起人們的惜物意識,他們在服飾潮流匯集的西門町成立「田野間 Eco Tano Workshop」,開設「舊衣創作自由編織」手作課程,鼓勵學員攜帶不穿的舊衣到工作室,為舊衣打造全新的樣貌,推廣與「快時尚」截然不同的「慢時尚」。

https://bit.ly/2FWzBfH

舊衣編織課程 延長衣物壽命

田野間的舊衣編織課程由書語主講,有多年手作、編織經驗的她表示,改造舊衣的第一步就是「認識舊衣」。上課前,她會帶領學員們觸摸、拆解舊衣,教導學員觀察衣物的紡織紋理是否紮實、使用的材質是天然纖維或化學纖維。書語表示,拆解衣物時可以明顯地看出質料的優劣,劣質的衣物不只使用壽命短,更常對環境帶來危害,例如刷毛材質的衣物清洗後會釋出肉眼無法看見的塑膠微粒,而這些微粒一旦隨著家庭廢水排入河川,就可能進而破壞海洋生態。希望學員們未來購買衣服時,能挑選較好且環保的質料。

坊間的手作課程,大多有明確的教學主題,教導學員製作特定的產品,例如:網袋手作課程、口金包手作課程。田野間的舊衣編織課程則相當彈性,第一堂課教導學員鉤針編織技巧,第二堂課運用所學將舊衣改造成自己所需要的物品。書語會針對每位學員的需求,為帶來的舊衣素材做出不同的變化,她說:「假如沒有其他需求,就算把舊衣改造成水壺袋或環保袋,你還是用不到,帶回家後一樣丟在那邊,就失去改造的意義了。」

舊衣的改造充滿無限可能,例如:飛鼠褲可以改造成裙子、不好穿搭的網狀上衣可以改造成好用的網袋。除了延長布料的使用壽命,人們更能透過舊衣編織延續回憶。Ben 分享,曾經有一位學員把女兒小時候常穿的睡衣帶來,剪下睡衣上可愛的圖案,重新製成一個水壺袋送給女兒,讓童年的回憶得以用不同的方式延續價值。

我真的需要這件衣服嗎?

「有時候學員們帶來的衣服根本不是舊衣,是連吊牌都沒剪的新衣服!」書語說。快時尚的時代來臨後,成衣業大量生產新商品,配合便利的網路購物平台,消費者們不用出門就可以買到各式各樣的衣物。然而,許多消費者只因網路上的模特兒穿起來漂亮就購買,實際收到商品後才發現質料不符預期,或版型與自己的身材不合,新衣服也就立刻被打入冷宮。

書語和 Ben 表示,他們並不反對購買,只是希望消費者能實際摸到衣服的質料並試穿,確定適合自己才購買,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費。此外,他們也強調,機能性的衣物需要經過複合加工才能讓衣服具有防潑水、排汗、防皺等功能,這些都是天然纖維難以做到的。實踐慢時尚並不是只能選擇天然纖維的產品,而是要確定自己有需求,並盡可能地延長衣物的使用時限。

除了購買時要三思而後行,購買後也要妥善地清洗、保存。「有時候一看到學員帶來的舊衣,就知道沒有認真閱讀洗標。」書語表示,快時尚入侵後人們越來越不注意衣服上的洗標。早期人們只在過年過節時添購新衣,也較關注衣物的清洗保存方式,而現代許多人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整桶衣物往洗衣機裡丟,然而有些材質只能手洗、有些材質不能烘乾,不重視洗標,衣物的壽命自然不會長。

種下慢時尚的種子

長期進修藍染、植物染技術的書語表示,化學染料不易被分解,許多河川早已被講求生產效率的快時尚染整工廠污染,廢水流到海洋後更造成全球性的污染循環。未來,田野間計畫推出「植物染」課程,只要工法正確、嚴謹,植物染其實不易掉色。而容易取得的洋蔥皮、玫瑰花梗經過萃取,也能夠染製出相當漂亮的成品。

「每位學員都像一顆種子。」書語說,他們希望這些課程能夠讓學員們的環保意識萌芽,並將循環經濟的理念推廣出去,激發慢時尚的循環。「做這行不怕出現競爭者,只怕沒有人要跟你一起做。」Ben 笑著說,他們希望工作室能拋磚引玉,為台灣的綠色時尚(Eco Fashion)寫下序章。

採訪側記

走過西門町一間間絢爛奪目的連鎖服飾品牌,田野間在這裡顯得格格不入。更有趣的是,推廣舊衣再製的兩人,竟然曾經都是成衣業的行銷。儘管過去、現在的工作性質落差甚大,但聽到兩人對於環保、自然的觀點,真的可以深切感受到兩人愛地球的理念。從推廣食農教育、共耕,到公平貿易咖啡、茶葉,還有報導介紹的舊衣再生都有所涉略的他們,未來應該會讓工作室激盪出更多的火花。相信他們種下的慢時尚種子,未來一定會開花結果。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賦予舊衣新生命 田野間的慢時尚哲學

延伸閱讀
>> 追求時尚不一定要犧牲生命,「素食皮革」創造時尚、動物友善與環保三贏
>> 全球第一件100%由回收棉製成的洋裝 讓你丟掉的衣服「衣」然好穿
>> 從垃圾場中蛻變的時尚品牌:菲律賓「Rags2Riches」將破布化為時尚單品,助千名女性發揮最大潛能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