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獨立書店串聯 創造想像力強國

2017.01.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蘇麗媚、盧諭緯(2017年1月16日)

書店「既獨立又聯合」的特性,以致於變成一種不是實際的連鎖通路,但又是可協定的虛擬通路。當網路科技透過所謂的通訊協定「Protocol」,確保彼此的溝通交流無礙,打造豐沛的服務能量,書店是不是也可以這樣建立新的協作平台?

做豆腐、一起吃飯;鍛鍊想像力、找回愛情、種植回憶;傳承武學、不認輸;守護好空氣、等待節氣、為農民服務。能做些什麼有意義的事?

建立協作平台 整合外部資源

這些是生活行動,也是一家家書店主題精神。在台灣,有這樣一群人,帶著獨立精神的靈魂大能量,或在城市、或在鄉間,用一本本的書籍,在小小店頭空間,堆疊起一樁樁的行動意志。開書店也默默培養了與自己一起成長的人。

根據非正式的統計,台灣獨立書店數量已超過400家,為了倡議而開、為了服務特定興趣讀者而開、為了嘗試新模式而開,其實書店不只是書店,就如同近來流行的一個詞語:它也是滿滿的大平台。

特別在網路科技催化下,人與地方、人與書、人與人間有全新互動關係,書店不再只能守在地方一隅,裡面商業活動也從傳統「賣書與買書」的「線性結構」,轉化成注重外部資源整合,以創造文化價值為基礎,將人、組織、資源匯流在一起,創造一個雙邊甚至多邊的互相連動生態網絡結構。

環境在改變,書店也需要改變,才有機會與社會間建立起新的和諧關係,既獨立又聯合,這是台灣新文化風景。

看似各自獨立的書店個體,透過書店與書店間共同的氛圍、個性上相投互補,或是追尋目標一致,以至於變成既虛又實,且實際存在的通路。

相較於資本主義以「大資本」創造出便利商店、藥妝品牌的實體連鎖店,這些具有本質上相同的書店是用個性、理想串聯出新通路;這價值正是資本主義難以跨越的文化門檻。

如果借用網路科技的概念來看,一個網路系統中,許多的網站透過伺服器這樣的節點,經由網際網路彼此互連,形成多樣服務樣貌。

書店同樣也可以用類似的架構概念思考,從書籍、講座、表演、餐飲、商品販售就如同多樣的網路服務,都可以長在伺服器角色的書店之上,然而在網路科技中,不同伺服器間的溝通,必須有所謂的通訊協定「Protocol」,經由資料編碼與解碼的一組規則,確保彼此的溝通交流無礙,科技網路可以具象化,有編碼協定。

但書店作業協定靠的是人與人之間、對於理想追求,很難用這樣的態度氛圍去設定,可是並非完全不可能,因為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好的開端。

變身交流樞紐 傳遞文化氣味

比如擁有105間獨立書店社員的友善書業合作社,負擔資訊平台、倉儲、租金、薪資、運費等共同開銷,一起面對獨立書店量小進書不易的困境;另一個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則是從互助共榮的角度,聯合力量向政府政策單位與社會民眾進行溝通。

比如2014年就以「我們的書店」為題,邀請每間書店負責不同議題的方式,在國際書展上首度參展。去(2016)年則訴求「書店+時代」的主題概念。夢田文創製作的紀錄片《書店裡的影像詩》則是透過影像、文字連結書店彼此某種作業協定。

協定不只一種,關鍵在於我們怎麼想像未來的閱讀生活。如同早期鄉村的廟宇擔負起社區交流中心的角色,新時代裡,書店是各地最能容納各種可能聲音的地方,是一種貼近在地樣貌的窺看管道。

就如同開在關西的石店子69書店,一開始推廣親子閱讀,後來陸續開辦畫展、講座、手作文創、音樂表演等多元化活動,例如收集整理的關西老照片推出「帶著老物走」,讓民眾透過DIY,運用在日常生活物品,做成筆袋、手機袋等。店主盧文鈞就說,「石店子不只有書店的功能,還跟在地的社造以及居民,有強烈的互動、依存關係。」

「既然我們活在一個那麼小的島上,為什麼不可以變成一個想像力的強國?」偵探書屋老闆譚端提問。一群人才能走得遠,串聯各種資源力量,引導地方文化氣味的傳遞,為這塊敏感的土地多包容一些可能性,是我們可以一起創造的事。

(作者是夢田文創執行長、台北市數位行經營協會秘書長)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延伸閱讀
>> 嘗杯「雨林咖啡」 改變地球小角落
>> 為什麼要「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
>> 兩個推廣閱讀的傻瓜創辦「行動書店」 讓印度偏鄉的孩子讀遍萬卷書

創辦9年「黑暗中對話」:以10個第一成就「不同能力人士」

2017.01.19
合作轉載

文:謝家駒

黑暗中對話(香港)有限公司由張瑞霖及謝家駒在2008年創辦,是本港近年來最成功的社會企業之一。本文以《黑暗中對話的十個第一》為題,可能會給人有自吹自擂的錯覺。

但值得指出的是:一、這裡所講的十個第一,都是客觀及可查証的事實。二、所謂「第一」,是指時間出現先後而言,不代表一定比他人好。

第一:讓不同能力的人發揮所長

黑暗中對話的一個創舉,是創造了機會讓表面有缺陷的人(如盲人、聾人等)發揮他們所長, 令所謂「健全」的人獲得有意義的體驗, 讓後者重新認識自己, 及獲得新的知識及體悟。一般人以為社企主要是「服務」弱勢社群, 但黑暗中對話卻剛剛相反。公司的使命是Engaging people of differences to create social impact, 這是香港社企的重大突破。

第二:私人集資創辦

黑暗中對話由19個股東一共集資港幣560萬元來創辦, 完全沒有政府資助。一直以來, 一般人以為社企必定需要政府資助才能啟動。黑暗中對話的經驗說明, 即使沒有政府資助, 也能成功創辦及發展。

第三:自負盈虧的能力

黑暗中對話開業7個月後, 便能做到收支平衡。第二個財政年度便有盈餘, 至今已累積繳納稅款超過1百萬港元, 在社企界實為罕見。(私人集資創辦的社企並無稅務優惠, 稅率與一般企業相同。)

第四:股東獲派股息

黑暗中對話採用利潤3分制, 亦是本地社企的創舉。1/3的利潤留在企業作發展之用;1/3捐給「黑暗中對話基金會」, 用以資助不同能力的人達成他們的夢想;1/3分給股東。這制度令投放在社企的資金確實是投資, 而非捐贈, 有助調動社會上閒置資金促進社企發展。黑暗中對話第3年便開始派息給股東, 在香港屬於史無前例。

第五:在全黑環境中舉行音樂會

黑暗中對話創辦的首年, 便獲得企業贊助舉辦「暗中作樂」演唱會, 由本地知名歌星在黑暗中演唱, 是全球性的創舉。至今已舉行了6屆, 備受歡迎。門票收入捐給黑暗中對話基金會, 並已發展到整個演唱會由失明人士策劃及安排, 讓他們有機會與樂界精英溝通合作, 發揮社會共融效果。

暗中作樂活動現場。

第六:無聲對話大放異彩

除了由失明人主導的黑暗中的體驗外, 近年來更開展了由聾人主導的「無聲對話」體驗活動, 包括「行政人員工作坊」, 「藝宴坊」(無聲而有默劇表演的晚宴)等, 廣受歡迎。受到無聲對話的啟示, 將會繼續開拓其他不同能力人士的體驗活動, 包括肢體傷殘人士。

第七:特許經營潛力無限

黑暗中對話並非香港原創, 而是30多年前在德國開始。香港的公司祇是德國總部的特許經營者。但公司不斷精益求精, 結合本地情況進行大量創新, 部份形式及內容已遠遠超越原來的水平。這說明要進行社會創新, 不一定全部都是原創。事實上, 在世界不同地方, 已發展出不少解決社會問題行之有效的方案, 可以通過有系統的學習及優化,應用在本地的問題上。

第八:出版專書推廣經驗

黑暗中對話成立2年之後, 其中一位創辦人張瑞霖便撰寫及出版了一本專書(《黑暗中對話:經營社會企業的體悟》, 2011年, 商務印書館出版), 將整個創業過程毫無保留地介紹出來, 目的是啟發更多人創辦及支持社企,在香港也是一個難得的第一。

第九:TripAdvisor高度評價

位於美孚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 吸引了不少外地遊客親臨體驗, 並在國際旅遊網站TripAdvisor大力推荐,口碑遍佈全球。曾經一段時間(大約3年前), 黑暗中對話成為香港數百個旅遊景點的第一位。這是夢寐難求的成就。

黑暗中對話體驗館給視障人士不一樣的舞台。

第十:邁向職場共融

黑暗中對話的終極目標, 是實現社會共融, 包括職場共融。過去10多年, 社會共融開始初見成效, 特別是無障礙通道的建設, 特殊教育服務等。但不幸地, 職場共融方面的進展卻極為有限。

為數眾多不同能力的人士, 都不容易找到工作, 即使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也不例外。原因固然很多, 但主要的有二。第一, 是不同能力的人士往往缺乏心理上及行為上的輔導, 不利他們適應及融入職場。

第二, 是一般企業多不願意為他們提供就業機會, 就算有時公司高層決定聘用, 但卻缺乏硬件及軟件的配合, 特別是一般同事的態度, 令職場共融寸步難行。

有鑒於此, 黑暗中對話今年作出另一突破, 在利希慎基金會的贊助下, 開創了一個名為DE Empower「體驗期職坊」的項目, 協助不同能力的人士, 通過一個為期6個月的計劃, 提高他們在職場上找到工作及作出貢獻的能力。

黑暗中對話在不到8年間便取得多方面的成就, 是香港人的驕傲。但相對我們的目標, 祇不過是萬里長征中剛踏出第一步。

特別是職場共融, 還需要大量企業的支持及參與,讓DE Empower「體驗期職坊」發揚光大。進一步資料可聯絡deempower@dialogue-experience.com.hk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黑暗中對話的十個第一

延伸閱讀
>> 為社會企業提升能力,怎麼做、做什麼?以星展基金會與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為例
>> 黑暗中對話有限公司
>> 黑暗中的人生 「摸」出一手好咖啡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