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海星與蜘蛛》,改變新世代的企業規則

2016.01.07
瀏覽次數:

文:江泓儒

分權化(decentralization)已經螫伏了數千年,但網際網路的出現卻解放了這股力量,打倒了傳統企業,改變所有的產業,影響我們彼此連繫的方式,也左右了全球的政治。《海星與蜘蛛》p-42

海星與蜘蛛

本書作者將蜘蛛與海星各比喻為集權與分權系統,一隻蜘蛛沒了頭即宣告癱瘓,然而無論將海星如何切段,每一段被切下來的部位皆能重新生長為一個完整的海星。這樣巧妙的比喻貫穿了整書,持續探討集權組織在新世代的沒落與分權組織的新策略與優勢。二十一世紀電腦運算的進步造成通訊成本的急速下降,使得資訊及知識的傳遞無遠弗屆,是導致世界分權化的趨勢加速發展的原因。

在首章節中,書中舉墨西哥的阿帕契文化來做為分權化優勢的實證,說明海星式組織其實早在組織文化中存在已久。當強制系統(西班牙人)遇上開放系統(阿帕契人)時,侵略者從慣有的集權角度來看待事情,而阿帕契人就像殺不死的海星一樣,因為沒有領導、因為分權,才能在被侵略時保有生存的空間而屹立不搖。書中也提及了其他近代實際案例,例如Skype免費電話的出現,導致長途電話業務的沒落,或是音樂下載軟體的出現衝擊了唱片公司的營運方式、維基百科取代了厚重的百科全書,以上皆是透過集權與分權的比較,各自突顯其分權化所引領的成就。

其實分權與集權本身是個複雜的概念,沒有確切的界線、也各有利弊。本書也提及,這個社會確實並非只有海星型與蜘蛛型組織,若要將純粹的海星組織運用到現實層面,將難以創造營收,更遑論盈利,因而出現了「混血組織」。混合組織結合了集權與分權的優勢,其一是將顧客經驗分權化的集權企業,如eBay、亞馬遜,其二為公司部門分權化的集權企業,如奇異、豐田汽車。

海星的五足鼎立如同分權組織重要的五大要因

本書也更進一步分析理解海星,也就是分權組織的構成,將分權比喻作五隻腳的海星,失去一兩隻腳的依舊能存活,差別為當五隻腳一起運作時能讓海星發揮最大的力量,而這五隻腳,分別帶領分權組織重要的五個要因:圈子、催化劑(催化者)、意識型態、既存的網路、鬥士。

以書中十八世紀夏普的廢奴運動為例,一七六五年夏普替一名十六歲的奴隸史壯(Jonathan Strong)贏得了官司,訴訟內容為史壯受主人欺凌受重傷,而後又有更多的奴隸前來尋求他的幫助,因而燃起他要廢除奴隸制度的決心,在這之中夏普及扮演著「催化者」的身分,而尋求的奴隸們即為所謂的「圈子」,經歷不斷在法庭上捍衛奴隸的權利、撰寫並散布廢奴主義有關的文章,夏普展開了他的聖戰,之中即靠著相同的「意識型態」持續奮鬥。歷經十八年,夏普遇上貴格會教徒(Quakers),教徒認同夏普廢奴運動的理念,當時在英格蘭擁有兩萬教徒的貴格會教徒也成為了廢奴運動一項重要的基座,在海星的五足鼎立中代表著「既存的網路」的角色,一七八五年,克拉克參加了一場廢奴主題的徵文比賽,在比賽過程中也引燃他對奴隸制度宣戰的熱情,之後他遇見了夏普,若說夏普是夢想家,那麼克拉克就是實踐者,也就是所謂的「鬥士」。

面對海星的逆襲

新世代的來勢必對眾多企業造成影響,但值得慶幸的是,傳統階級組織亦能將部分部門或業務演化成海星,如IBM、奇異、豐田的實例一般。只要善用分權式由下而上的精神與決策模式,從而得到彈性、迅速應變的效益,依然能以嶄新的姿態在新世代中找到立足的方式。本書歸納了十條海星組織的規則:

  1. 規模不經濟(小規模加上龐大的使用者網路,讓企業既有彈性又有威力)
  2. 網路效應(培養社群,提升網路整體價值)
  3. 混亂的力量(建立規律與嚴謹的架構可能將粉碎創造力)
  4. 前緣上的知識(運用遍布於整個海星組織的知識)
  5. 每個人都想有所貢獻(遍布組織的成員具有分享與貢獻的根本渴望)
  6. 注意九頭蛇反應(別單只砍下一個頭,如此作法僅會造成組織擴散與強化)
  7. 催化者原則(非執行長角色,卻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8. 意識型態就是組織
  9. 測量監看與管理(縱使海星組織具有模糊與混亂傾向,觀察圈子並維持意識形態的活躍依然不可或缺)
  10. 打敗別人或被打敗(若無法打敗分權式組織,最佳存活方式就是加入)

運用此些規則在世代變遷的影響下,隨之轉變並全身而退。

分權式組織乍看之下顯得混亂、缺乏秩序,然而,當我們開始領略到他們的潛力時,一開始像是混亂而漫無目標的系統,就會成為有史以來最具威力的一股力量。(p-254)

認清新世代規則

讓自己擁有一個新的觀點,了解海星式組織的存在與優勢,足以影響組織或個人對策甚至獲利能力,無論企業、政府機關等任何管理階級人士皆適合閱讀此書,在許多歷史實例中(書中提及的包含:維基百科Wikipedia、Skype、Ebay、通用汽車等)認識並學習海星式組織的優勢。隨著知識經濟與網路世代的來臨,必跟隨世代的新趨勢,才能強化自己在全球化與分權化的競爭力。

(本文為《海星的逆襲》一書之導讀與重點摘錄)


作者簡介:江泓儒,就讀於台灣科技大學創意設計所,於2015年成為社企流第三屆冬季專案實習生。本篇文章為實習組別<社企專業說書人組>之書籍重點導讀文,也是該屆專案實習成果。

循環經濟 歐美青年創業新趨勢

編譯:簡佩吟

「我有許多朋友都說『我希望改變世界』,更棒的是我們都相信自己做得到!」一位西密西根大學26歲學生侯尼克(Max Hornick)的分享,反應了當今「循環經濟」的趨勢如何激發青年貢獻社會公益的熱情。

侯尼克與四位夥伴創辦了具有永續精神的「在地循環農場」(Local Loop Farms),也因此獲得了2015年的威茲獎(Wege Prize)。這個在地循環農場採用「魚菜共生」(aquaponics)的食物生產概念,並以此發展成一個社區型的新創公司。

侯尼克指出:「隨著全球人口增長,現今最重大的挑戰之一在於找出餵飽所有人的方法。在循環經濟下,你可以擁有超級在地的食物系統,且這種系統還能讓有機廢料中的營養重新循環回食物鏈中;如此一來,民眾購買食物的同時也等於投資自己的社區。重要的是,新鮮食物就在身邊,消費者可以知道自己的食物從何而來,一舉數得!」

除了美國以外,循環經濟也漸在英國蔚為風潮,它代表了年輕世代影響未來的機會。未來的社會將面臨資源短缺、失業以及通貨膨脹等問題,而循環經濟提供了一套更具創意、創新及有策略的方法來因應這一系列挑戰。

英國的派斯雷文法學校(Paisley Grammar School)與「艾琳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EMF)合作,在各學科教育中提倡循環經濟的思維。過去三年,他們辦理了循環經濟展覽會,參與的學生需要善用各項資源與材料發展解決方案。學生的點子豐富,包括利用在地咖啡渣栽種蘑菇,或製作可重複印製贊助商名牌的環保足球隊服等。

約克的 Archbishop Holgate高中也與艾琳麥克阿瑟基金會共同在學校推廣「設計經濟」。「設計經濟」一詞的創辦人也是該校老師帕金森先生(Steve Parkinson),他強調,循環經濟不只是一項社會工具,也是商業機會。

帕金森先生指出:「當我們跟學生提到循環經濟的商業面時,學生們無不躍躍欲試。學校的數學老師也認為,循環經濟的課程就是在幫學生準備未來的就業市場,即使這個市場現在還不存在,但我們心裡都相信這是未來的新機會。」

「我們想邀請業界的領袖到學校演講,分享他們經營與製造產品的經驗,而學生的任務就是將這些產品重新設計,以符合循環經濟的特色。」他接著說。
蘇格蘭政府也善用年輕人的創意與想法來打造循環經濟政策,他們與Young ScotZero Waste Scotland等組織合作,在愛丁堡為16到25歲的青年辦理創意論壇,活動的主題為「在25小時內為未來25年帶來改變」。

與會者來自全蘇格蘭,他們共同討論如何打造更乾淨、更少浪費的生活。參與者提出的行動方案含括商業面(零包裝的超市、都市農場等)、教育面(生態學校、手機互動式展覽等)、政策面(稅制改革與儲蓄方案等),以及公民參與(循環社區聚落、撿垃圾活動)等。

即使許多活動參與者一開始並沒有聽過循環經濟這個詞,但他們參加完論壇後都深受啟發。一位16歲的高中生席米(Sylvia Sime)對論壇涵蓋的廣度印象深刻,她說:「在循環經濟下,我們都需要某種程度地參與其中,即使只是從小事做起,例如回收或是再利用袋子。」而另一位深受影響的23歲青年萬達(Goodness Wondah)也立志要以循環經濟為基礎創業。循環經濟的潮流已是可預見的未來趨勢。


資料來源:Circular economy inspires young people to change the world

延伸閱讀
>> 分享經濟:我的,就是你的
>> 垃圾變黃金!六個案例告訴你如何將廢棄物改造成未來商機
>> 咖啡渣別浪費,未來可以幫你省油錢

核稿編輯:賴菘偉、金靖恩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