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打造南台灣培力中心:他們辦課程、供住宿,助逆境少年回歸常軌

2022.03.0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群眾觀點/文:Jie

「你們都說愛我,但為什麼要把我關起來?」根據衛福部統計資料,台灣在近 5 年內,每年都有超過 2500 名頓失家庭依靠、脫離校園的中輟兒少,被送進安置及教養機構重啟生活;時限一到,這些孩子就要辦理離園手續,獨自面臨社會考驗。

正值大好青春卻無比迷惘的他們,如何褪下身上的「壞孩子」標籤?2021 年,財團法人善慧恩社會慈善基金會在高雄成立「善慧恩培力中心」,並發起《培力中心完備計畫》,透過整合培力課程、實習環境與住宿資源的「一站式服務」,幫助出身困苦的弱勢孩子們回到常軌。

活在這樣的家庭裡,什麼是「正常」?

在一般安置機構裡,孩子們結案離園的年齡是 18 歲,而善慧恩社會慈善基金會旗下的「飛夢林家園」專門安置義務教育中輟生,因此結案離園的時間點會落在 15 歲。

「我們常常在講正常家庭,什麼叫做『正常』?有次我們飛夢林家園院長去家訪一個孩子,整個家裡唯一沒被關進監獄的成員,是坐輪椅的阿嬤。」善慧恩基金會董事長彭春貴感慨,假如孩子從小看著家人吸毒、製毒、販毒、妨礙自由、恐嚇⋯⋯,難以明白何謂對錯是非,這樣的人生,能否擁有觸底反彈的可能?

容易被貼標籤的不只是孩子,連同善慧恩基金會在屏東推動的兒少安置機構「飛夢林家園」,早期也被認為是「用來關壞孩子的地方」,甚至曾有長輩嫌惡表示「我不要讓我孫子去你們那裡,你們會把我孫子帶壞」。然而,與偏見截然相反的事實是,由飛夢林家園輔導的學子們,已連續 7 年在屏東縣的國中技藝競賽裡,獲頒動力機械主題冠軍——別人眼中不正常的「壞孩子」,也許只是還沒踏入好環境而已。

善慧恩基金會社會資源發展處處長呂淑琪也指出,逆境少年們來自高風險家庭,成長過程缺乏家人的教育與情感支持、對生活常識理解有限,往往也因渴望尋求歸屬感,格外容易受幫派拉攏、陷入毒品與債務糾紛,「大哥會關心我、照顧我,那邊有供煙、供酒,他們賭博時我幫忙跑腿還能分紅,有什麼不好?」——當孩子道出這樣的心聲,有些事情,大人真的不能等。

孩子們需要的,不只是職業訓練課程

為擴大弱勢兒少服務範圍、強化資源調度彈性及有系統的完整服務,2021 年,善慧恩基金會在高雄租下百餘坪 5 層樓高透天厝,打造一站式服務的「善慧恩培力中心」。此處一樓外觀為「啡嚐不可青年咖啡」店面、廚房內場具有專業餐廚設備,2 至 3 樓是駐點社工師休息室與培力教室,4 至 5 樓為開放孩子申請居住的「自立宿舍」。走進地下一樓,更有設備新穎的電腦教室與心理諮商室。

善慧恩基金會董事長彭春貴透露,善慧恩培力中心選址首要考量交通易達性,方便孩子前來這裡上課、工作,空間才能做最有效的利用。最終選定從捷運出口步行 5 分鐘就能抵達的現址,門牌號碼「富民路 13 巷 16 號」寓意為「一生一路」,期許能幫助困苦失依的逆境少年們,找出一條得以翻轉生命、富裕人生的路。

當地方政府勞工局已有開設職訓課程,民間也有不少社福機構在做安置服務,善慧恩基金會在此推動的「一站式」青少年培力服務有何不同?善慧恩基金會社會資源發展處處長呂淑琪說明,正因為了解逆境少年處境複雜,善慧恩積極導入「個案管理」思維,整合「培力課程」、「實習空間 」與「自立宿舍」等 3 大資源,圍繞著孩子面臨的議題加以關懷、協助建立生活秩序,而不只是單點回應需求。她進一步舉例,若有孩子缺課,對外面職訓班而言只是「少一名學員來上課」;對善慧恩而言,若能即時了解背後原因、加以關懷協助,就多一個能把生命拉回常軌的機會。

​汲取屏東經驗,助逆境少年適應社會

過去 10 年來,善慧恩基金會在屏東累積地方服務經驗,參與屏東縣政府「飛夢林家園」規劃、為失家失學的弱勢兒少提供安全環境,打造家庭般的生活照顧空間、安排證照培力課程。同樣位於屏東的「飛夢林青年咖啡」,也是善慧恩基金會與縣府合作,將屏東公園的閒置空間活化再利用,讓經濟弱勢的青年到咖啡館打工賺取收入、提升人際溝通能力。

「飛夢林家園的孩子,15 歲就結案離園了。」善慧恩基金會董事長彭春貴指出,每一個孩子入園前都需經校方提出申請、交由多位專家會議評估,「我常常在想,好不容易孩子在我們這邊已經改變習性、取得國中畢業證書,但如果他的家庭跟周遭環境沒有改善,那他是不是可以很好地存活下去,或者過一段時間又被打回原形?」。

從屏東的「飛夢林家園」、「飛夢林青年咖啡」、「飛夢林青年宿舍」,到高雄最新成立的「善慧恩培力中心」,善慧恩基金會經營的每一據點都是各自獨立,而非相互取代的關係;彼此之間的共通處在於,透過個別化的輔導機制與學長姐們的「典範學習」,陪伴孩子跨越苦難、昂首前進。

對基金會而言,在高雄成立培力中心是一大嶄新挑戰,但也相對有著更靈活的資源調度彈性,得以跨越地域限制,服務到高屏地區更多社福單位轉介過來的個案;無論個案從何而來,善慧恩不向轉介單位收取費用,孩子來上課探索職涯、使用教室設備也無需負擔費用,惟有申請到短期居住的「自立宿舍」後,需按月繳納公物使用費 800 元,建立「使用者付費」珍惜資源的觀念。

「安置機構要照顧好孩子就很不容易了,但孩子有一天還是要進入社會,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所以我們很努力規劃這些,培養孩子未來進入職場的能力、態度和人際關係。」彭春貴坦言,以同樣薪水能請大學生來工讀,相對來說這些孩子僅有國中學歷,店長需要花更多心力來教學、關懷生活作息,又要擔心他們會不會在外滋事⋯⋯,就經營成本考量著實會有許多額外付出,「但如果你的投入讓孩子的生命得以改變,你成為孩子生命裡的重要他人,那你就是天使、你就是菩薩。」

協助他人、成長自己,實踐「三生有幸」

「良善為本、智慧為行、感恩為念」是善慧恩基金會的成立宗旨,彭春貴笑說,美國心理學家 Abraham Harold Maslow 提出「需求金字塔」理論,他則把善慧恩基金會所做的一切,詮釋為「三生有幸」的行動哲學。

「我們是在培養孩子的 3 個能力:生存、生活,再來是生命意義。」生存,指的是從職業探索培訓課程開始,讓孩子具備一技之長、有能力賺取學費和生活費,不再迫於生計而偷拐搶騙。生活,指的是輔導孩子「懂得獨處」的生活態度,建立自信心與成就感,遠離吸毒、酗酒、賭博或聚眾滋事等外在誘惑;而生命意義,就是心懷感恩,把愛傳下去。

「這當然是一條漫長的路,因為這些孩子從小是在被傷害的環境中長大嘛!我們常有一句話說,『受害者可能會成為下一個加害者』,所以就從根本去改變,改變了才會成就生命。」

「以前縣長曾經問我,如何能夠找到這樣投入生命熱忱的一群夥伴?明明公部門的待遇更高、保障更多,環境又更好。我說,其實善慧恩就是一個『善的平台』,這些夥伴都是懷抱熱忱又有專業,這個平台讓他們來實踐理念、夢想,讓工作不只是工作。」

另一方面來看,彭春貴也期許夥伴們能在與孩子相處的過程中有所成長,「透過這樣的助人服務過程,在個人專業領域不斷提升,更加了解自己、覺得生命更有價值。」他認為每個人都能找到適合自己投入議題的方法,「你想對社會有貢獻,不用等到賺大錢!」

放大愛心效益,堆疊健全社會的基石

投身兒少服務 30 餘年,在彭春貴眼中,青少年培力工作是一項「高風險、高專業、高投資、高效益」的投資,平均在一個孩子身上花 3 到 5 年時間,就可以影響未來 30 年——不只是幫助孩子脫離對社福資源的依賴、翻轉個人命運,也將社會隱憂轉換為生產勞動力、化負為正,「一個社會的需要是底層佔了大部分,我們在做的其實是堆疊很多基石、讓社會變得更穩定完整,而不是讓中輟生變成社會的蛀蟲。」

彭春貴強調,非營利組織和民間企業一樣要追求效益,因為每一分資源或資金的挹注,都被期望能擴散正面影響力、實踐社會需要的價值與意義,「一路走來,我一直勉勵我們的夥伴,要戰戰兢兢看待社會各界給我們的支持——不管那是來自上帝的愛、佛陀的慈悲或功德金。」

自 2021 年 7 月落成以來,善慧恩培力中心陸續收到民間團體捐贈教室設備,也有司界人士以個人名義贊助資金、承諾無償提供法律相關服務;更有寢具公司送來床墊和棉被,讓短暫居住於自立宿舍的孩子們,得以安穩好眠。

然而,目前培力中心正逐步購置美容美甲器材、電腦文書軟體等職能探索課程相關資源,每月亦有固定支出的人事成本與行政雜支,規劃以 3 階段群眾集資計畫補足相應的資金缺口,讓這個空間一步步接近最為理想的運作樣態。

拉起認同的手,善慧恩基金會期盼逆境少年的困境能被更多人了解,並為《培力中心完備計畫》找到願意信任、參與投入的人們,一起將這份理念放大再放大——每月小額贊助支持計畫,就能讓曾經受傷失序的孩子有機會「化標籤為勳章」,在社會上自信發光。

全文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標題:想對社會有貢獻,不用等到賺大錢:專訪善慧恩基金會董事長彭春貴

延伸閱讀
>> 高等教育不再是昂貴的夢!「西雅圖承諾」讓弱勢青年免費讀社區大學
>> 願每個孩子被社會溫柔以待——大學生組「微光盒子」陪青少年學技能、覓職涯
>> 迷途少年變身咖啡師!書屋花甲助上百位青年獲專業證照、重拾生活熱忱

打造南台灣培力中心:他們辦課程、供住宿,助逆境少年回歸常軌

2022.03.02
合作轉載

群眾觀點/文:Jie

「你們都說愛我,但為什麼要把我關起來?」根據衛福部統計資料,台灣在近 5 年內,每年都有超過 2500 名頓失家庭依靠、脫離校園的中輟兒少,被送進安置及教養機構重啟生活;時限一到,這些孩子就要辦理離園手續,獨自面臨社會考驗。

正值大好青春卻無比迷惘的他們,如何褪下身上的「壞孩子」標籤?2021 年,財團法人善慧恩社會慈善基金會在高雄成立「善慧恩培力中心」,並發起《培力中心完備計畫》,透過整合培力課程、實習環境與住宿資源的「一站式服務」,幫助出身困苦的弱勢孩子們回到常軌。

活在這樣的家庭裡,什麼是「正常」?

在一般安置機構裡,孩子們結案離園的年齡是 18 歲,而善慧恩社會慈善基金會旗下的「飛夢林家園」專門安置義務教育中輟生,因此結案離園的時間點會落在 15 歲。

「我們常常在講正常家庭,什麼叫做『正常』?有次我們飛夢林家園院長去家訪一個孩子,整個家裡唯一沒被關進監獄的成員,是坐輪椅的阿嬤。」善慧恩基金會董事長彭春貴感慨,假如孩子從小看著家人吸毒、製毒、販毒、妨礙自由、恐嚇⋯⋯,難以明白何謂對錯是非,這樣的人生,能否擁有觸底反彈的可能?

容易被貼標籤的不只是孩子,連同善慧恩基金會在屏東推動的兒少安置機構「飛夢林家園」,早期也被認為是「用來關壞孩子的地方」,甚至曾有長輩嫌惡表示「我不要讓我孫子去你們那裡,你們會把我孫子帶壞」。然而,與偏見截然相反的事實是,由飛夢林家園輔導的學子們,已連續 7 年在屏東縣的國中技藝競賽裡,獲頒動力機械主題冠軍——別人眼中不正常的「壞孩子」,也許只是還沒踏入好環境而已。

善慧恩基金會社會資源發展處處長呂淑琪也指出,逆境少年們來自高風險家庭,成長過程缺乏家人的教育與情感支持、對生活常識理解有限,往往也因渴望尋求歸屬感,格外容易受幫派拉攏、陷入毒品與債務糾紛,「大哥會關心我、照顧我,那邊有供煙、供酒,他們賭博時我幫忙跑腿還能分紅,有什麼不好?」——當孩子道出這樣的心聲,有些事情,大人真的不能等。

孩子們需要的,不只是職業訓練課程

為擴大弱勢兒少服務範圍、強化資源調度彈性及有系統的完整服務,2021 年,善慧恩基金會在高雄租下百餘坪 5 層樓高透天厝,打造一站式服務的「善慧恩培力中心」。此處一樓外觀為「啡嚐不可青年咖啡」店面、廚房內場具有專業餐廚設備,2 至 3 樓是駐點社工師休息室與培力教室,4 至 5 樓為開放孩子申請居住的「自立宿舍」。走進地下一樓,更有設備新穎的電腦教室與心理諮商室。

善慧恩基金會董事長彭春貴透露,善慧恩培力中心選址首要考量交通易達性,方便孩子前來這裡上課、工作,空間才能做最有效的利用。最終選定從捷運出口步行 5 分鐘就能抵達的現址,門牌號碼「富民路 13 巷 16 號」寓意為「一生一路」,期許能幫助困苦失依的逆境少年們,找出一條得以翻轉生命、富裕人生的路。

當地方政府勞工局已有開設職訓課程,民間也有不少社福機構在做安置服務,善慧恩基金會在此推動的「一站式」青少年培力服務有何不同?善慧恩基金會社會資源發展處處長呂淑琪說明,正因為了解逆境少年處境複雜,善慧恩積極導入「個案管理」思維,整合「培力課程」、「實習空間 」與「自立宿舍」等 3 大資源,圍繞著孩子面臨的議題加以關懷、協助建立生活秩序,而不只是單點回應需求。她進一步舉例,若有孩子缺課,對外面職訓班而言只是「少一名學員來上課」;對善慧恩而言,若能即時了解背後原因、加以關懷協助,就多一個能把生命拉回常軌的機會。

​汲取屏東經驗,助逆境少年適應社會

過去 10 年來,善慧恩基金會在屏東累積地方服務經驗,參與屏東縣政府「飛夢林家園」規劃、為失家失學的弱勢兒少提供安全環境,打造家庭般的生活照顧空間、安排證照培力課程。同樣位於屏東的「飛夢林青年咖啡」,也是善慧恩基金會與縣府合作,將屏東公園的閒置空間活化再利用,讓經濟弱勢的青年到咖啡館打工賺取收入、提升人際溝通能力。

「飛夢林家園的孩子,15 歲就結案離園了。」善慧恩基金會董事長彭春貴指出,每一個孩子入園前都需經校方提出申請、交由多位專家會議評估,「我常常在想,好不容易孩子在我們這邊已經改變習性、取得國中畢業證書,但如果他的家庭跟周遭環境沒有改善,那他是不是可以很好地存活下去,或者過一段時間又被打回原形?」。

從屏東的「飛夢林家園」、「飛夢林青年咖啡」、「飛夢林青年宿舍」,到高雄最新成立的「善慧恩培力中心」,善慧恩基金會經營的每一據點都是各自獨立,而非相互取代的關係;彼此之間的共通處在於,透過個別化的輔導機制與學長姐們的「典範學習」,陪伴孩子跨越苦難、昂首前進。

對基金會而言,在高雄成立培力中心是一大嶄新挑戰,但也相對有著更靈活的資源調度彈性,得以跨越地域限制,服務到高屏地區更多社福單位轉介過來的個案;無論個案從何而來,善慧恩不向轉介單位收取費用,孩子來上課探索職涯、使用教室設備也無需負擔費用,惟有申請到短期居住的「自立宿舍」後,需按月繳納公物使用費 800 元,建立「使用者付費」珍惜資源的觀念。

「安置機構要照顧好孩子就很不容易了,但孩子有一天還是要進入社會,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所以我們很努力規劃這些,培養孩子未來進入職場的能力、態度和人際關係。」彭春貴坦言,以同樣薪水能請大學生來工讀,相對來說這些孩子僅有國中學歷,店長需要花更多心力來教學、關懷生活作息,又要擔心他們會不會在外滋事⋯⋯,就經營成本考量著實會有許多額外付出,「但如果你的投入讓孩子的生命得以改變,你成為孩子生命裡的重要他人,那你就是天使、你就是菩薩。」

協助他人、成長自己,實踐「三生有幸」

「良善為本、智慧為行、感恩為念」是善慧恩基金會的成立宗旨,彭春貴笑說,美國心理學家 Abraham Harold Maslow 提出「需求金字塔」理論,他則把善慧恩基金會所做的一切,詮釋為「三生有幸」的行動哲學。

「我們是在培養孩子的 3 個能力:生存、生活,再來是生命意義。」生存,指的是從職業探索培訓課程開始,讓孩子具備一技之長、有能力賺取學費和生活費,不再迫於生計而偷拐搶騙。生活,指的是輔導孩子「懂得獨處」的生活態度,建立自信心與成就感,遠離吸毒、酗酒、賭博或聚眾滋事等外在誘惑;而生命意義,就是心懷感恩,把愛傳下去。

「這當然是一條漫長的路,因為這些孩子從小是在被傷害的環境中長大嘛!我們常有一句話說,『受害者可能會成為下一個加害者』,所以就從根本去改變,改變了才會成就生命。」

「以前縣長曾經問我,如何能夠找到這樣投入生命熱忱的一群夥伴?明明公部門的待遇更高、保障更多,環境又更好。我說,其實善慧恩就是一個『善的平台』,這些夥伴都是懷抱熱忱又有專業,這個平台讓他們來實踐理念、夢想,讓工作不只是工作。」

另一方面來看,彭春貴也期許夥伴們能在與孩子相處的過程中有所成長,「透過這樣的助人服務過程,在個人專業領域不斷提升,更加了解自己、覺得生命更有價值。」他認為每個人都能找到適合自己投入議題的方法,「你想對社會有貢獻,不用等到賺大錢!」

放大愛心效益,堆疊健全社會的基石

投身兒少服務 30 餘年,在彭春貴眼中,青少年培力工作是一項「高風險、高專業、高投資、高效益」的投資,平均在一個孩子身上花 3 到 5 年時間,就可以影響未來 30 年——不只是幫助孩子脫離對社福資源的依賴、翻轉個人命運,也將社會隱憂轉換為生產勞動力、化負為正,「一個社會的需要是底層佔了大部分,我們在做的其實是堆疊很多基石、讓社會變得更穩定完整,而不是讓中輟生變成社會的蛀蟲。」

彭春貴強調,非營利組織和民間企業一樣要追求效益,因為每一分資源或資金的挹注,都被期望能擴散正面影響力、實踐社會需要的價值與意義,「一路走來,我一直勉勵我們的夥伴,要戰戰兢兢看待社會各界給我們的支持——不管那是來自上帝的愛、佛陀的慈悲或功德金。」

自 2021 年 7 月落成以來,善慧恩培力中心陸續收到民間團體捐贈教室設備,也有司界人士以個人名義贊助資金、承諾無償提供法律相關服務;更有寢具公司送來床墊和棉被,讓短暫居住於自立宿舍的孩子們,得以安穩好眠。

然而,目前培力中心正逐步購置美容美甲器材、電腦文書軟體等職能探索課程相關資源,每月亦有固定支出的人事成本與行政雜支,規劃以 3 階段群眾集資計畫補足相應的資金缺口,讓這個空間一步步接近最為理想的運作樣態。

拉起認同的手,善慧恩基金會期盼逆境少年的困境能被更多人了解,並為《培力中心完備計畫》找到願意信任、參與投入的人們,一起將這份理念放大再放大——每月小額贊助支持計畫,就能讓曾經受傷失序的孩子有機會「化標籤為勳章」,在社會上自信發光。

全文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標題:想對社會有貢獻,不用等到賺大錢:專訪善慧恩基金會董事長彭春貴

延伸閱讀
>> 高等教育不再是昂貴的夢!「西雅圖承諾」讓弱勢青年免費讀社區大學
>> 願每個孩子被社會溫柔以待——大學生組「微光盒子」陪青少年學技能、覓職涯
>> 迷途少年變身咖啡師!書屋花甲助上百位青年獲專業證照、重拾生活熱忱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