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老不一定「朽」:「104 高年級平台」讓長者從其所愛,把閱歷傳給下一代

2018.12.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當「老」這個特質遇上求職,總讓人聯想到「弱勢」,社會對年長者常有反應較慢、與時代脫節的刻板印象,老人因此很少被企業視為可用人力。然而,全國最大人力仲介公司「104 人力銀行」卻看見銀髮族的價值,他們創建了「高年級」平台,讓見多識廣、閱歷豐富的爺爺奶奶成為自僱者,化身年輕人取代不了的導覽員、烹飪老師和企業顧問,把專業和閱歷傳承給下一代。

文:社企流

台灣正式邁入「高齡社會」,如今每 7 人就有一人是老人;與此同時,少子化現象也正日益加劇,產生巨大的勞動力缺口(註一)。

104 人力銀行的李明倫協理近期致力於高齡人力再造可能,他指出,少子化造成的勞動力缺口,目前乍看影響不大,卻會在不遠的未來成為資方的痛,中小企業更是首當其衝。「這時我們要去哪裡找多的人力?答案是往上、往高年齡層去找。」

然而,台灣的高齡人力多半早早退休,相較經濟體質類似的日本、南韓及其他先進國家,台人離開職場的時間更早。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台人平均退休年齡約 58.6 歲。但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調查指出,日人平均退休年齡 65 歲,東京當局 2018 年甚至計劃要將法定退休年齡上修至 70 歲;環球時報則指出,南韓人平均退休年齡高達 71 歲。

相較日韓,李明倫推測,除了國人「早退」風氣興盛,企業愛用年輕人力也是可能原因,如此一來導致台灣的高齡就業較不普遍。「光讀數字,就能看見很多問題。」他表示,第一次看到這些數據使他不敢相信,台灣人的退休年齡竟早日韓 10 年以上。「台灣人平均壽命大概 80 歲,58 歲就退休,表示中間還有 20 多年時間,這些人大多處於閒置狀態。」

讓人力回流的起點:長者能從其所愛

104 人力銀行是國內最大人力資源網站,在第一線嗅到勞動力結構改變的警訊,公司董事長楊基寬很早就看見重塑高齡勞動力的必要性,將「發揮健康長者價值」訂為企業核心指標。2016 年,擁有 18 年資歷的李明倫受委重任,計劃將高齡人力重新導回勞動市場。

公司預期,讓長者「從其所愛」,是使他們再度「動起來」的第一步。於是,李明倫隨機訪談了超過 70 人,進一步了解長者退休後重回職場的可能性。但他發現,大部分的人退休後,都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想做什麼,甚至感到痛苦、無聊,生活缺乏重心。李明倫也發現,人們對退休人士的期望就是「好好待在家裡休息」,導致無人刺激長者去思考生活規劃。

除了讓長者重燃工作熱情,團隊也希望從企業端下手,找到各公司對高齡人力的需求再替雙方媒合。但與幾家公司洽談後,李明倫發現企業的配合意願低落,大公司依然習慣用全職人力的條件,檢視銀髮人士的能力,認為銀髮族「反應太慢、叫不動」,即使清楚未來勞動力短缺,卻對於聘用長者躊躇不前。

「台灣目前仍然缺乏大規模的服務幫長者重返職場,使用高齡勞動力因此沒有前例可參。」李明倫說:「沒有成功案例,讓企業不敢進用長者,一直處於觀望階段,我們要遊說他們聘用高齡人力,速度就變得很慢。」

聘用銀髮族不是出於憐憫,而是求教

李明倫指出,在受訪長者中,有許多人、尤其是做過白領工作的長者,具備著年輕世代難以取代的優勢。

第一個優勢,是他們的時間彈性。長者相對擁有很多零碎的時間,能兼職或接掌工時彈性的工作,以「非典型人力」形式適時填補勞力缺口。另一個優勢,是許多退休人士的能力、條件優質。「如果做過相關工作,通常在特定業內經驗老到,也因為年紀大、見識多,待人處事的態度、涵養和溝通能力都很好。」

李明倫說,社會對長者的態度,通常是同情他、憐憫他,但這樣的觀念是錯誤的。社會大眾重新啟用高齡勞力,其實是向長者求教。「很多長者都非常專業,我們不能抱持著『他很老,所以幫助他』的心態。」

投石問路:一場讓高齡人力回流的實驗

發現銀髮族身懷巨大價值後,團隊便開始自問:如果高齡人力素質良好,難道除了依附在企業底下,沒有其他回流市場的方法嗎?如果確認市場中存在需求,是否便能讓銀髮族回去工作?

為了讓市場需求的輪廓更清晰,李明倫等人啟動了一項實驗性質的計畫。他們決定透過建置線上平台,讓銀髮族自由張貼案件,看看大眾的迴響情況。團隊從主觀角度思考,也考量了高齡人士的優勢,推測銀髮族比較適合「教學性質」的工作,如顧問、開課教學或導覽。經過評估,團隊發現「導覽」不需過多前置作業,且可依照開課者的興趣喜好決定主題,於是決定以此試試水溫,推出第一波導覽課程。

由於眾多銀髮族仍對生活缺乏規劃,難能期待平台甫上線就有穩定案源,團隊先拜會了數個導覽和文化機構,請他們推薦願意嘗試、具導覽能力的長者。2017 年 11 月中旬,「104 高年級」平台(以下簡稱高年級平台)正式上線,徵來的導覽老師共十多人,專長偏重建築、歷史和文化。「我們希望透過這批人,先驗證平台的成效,促使更多和他們相同的退休人士出來做一樣的事情。」

高年級平台以平均退休年齡為參考基準,規定須年滿 55 歲或已退休才可開課。這些課程的主題、金額、時間和地點,全都由老師自訂,收費從一百到一千元不等,日期大多選在週間。高年級平台的管理員只負責審核老師身分,以及代收代付上課費用,或是針對文案給予潤飾建言,並協助投放網站及臉書廣告,但對課程的主要內容全不干預。

「我們和一般導覽機構的不同之處,是從長者的角度出發去決定課程,而不是配合聽眾。所以老師想把課開在什麼時段、開在哪裡,我們都沒有意見。」

「老字號」導覽員魅力無限,在地文史課程堂堂爆滿

不過,團隊起初也曾擔心,把課開在平日或導覽地點不夠熱門、長者講話不夠有趣,會讓課程乏人問津。但課程上線後,證明一切擔憂都是多餘。李明倫分享,有時學員來不及匯款就被捷足先登,這種如同演唱會搶票的狀況,在平台上層出不窮,上課回流率也時常過半。「之前為了避免學員要求退費,花了很多時間處理退費規則,結果根本是擔心過頭。學員聽完都還想再聽,要老師趕快開下一堂。」

除了擔心學員反應,團隊也曾怕老師年紀較大,無法負荷較長的上課時間。「一般老師導覽都只有 2 至 3 小時,有位老師卻一開始就告訴我,她要帶一整天,讓學員認識每個景點和當地美食。」李明倫貼心地建議縮短時間,但這位老師如一尾活龍,比年輕人精力更旺盛,導覽課常常超時,一走就是 5 公里。這件事也讓李明倫意識到,年輕族群對高齡世代往往存在偏見,長者其實不一定如大眾想像的羸弱。

這些老師裡,不乏具備醫學建築和歷史背景的專業人才,更有人在導覽當地住了 20 至 40 年。他們常常一面導覽、一面帶入自己的知識和回憶,每位都是帶著歲月痕跡的「老字號」,有著難以取代的個人風格。「他們退休後自願來開課,沒有人逼,一定是因為非常熱愛、把專業當志業,長年鑽研。這些長者都是真材實料、有備而來,你考不倒他。」

目前上線的導覽老師已達 50 多人,開課超過 120 堂,到課學員人次破千。由於老師人數眾多,地點也以雙北為主,開課主題偶有重疊。但李明倫表示,每個老師都能說出不同故事,「即便是同一棟建築,比如『青田七六』,我自己就聽過 4 次導覽,每次的內容幾乎沒重複!」

課堂背後的使命:讓文化情感、拿手菜代代相傳

不只替銀髮人力找到出口,高年級平台也盼能打造世代間的交流與共融。長者們在一地長居、走跳多年,往往對當地有著深厚羈絆,「導覽不只是認識歷史,它還具有世代傳承的意義。」學員年齡廣泛,不乏 20 到 40 多歲的世代,透過長者,帶領學員踏進台灣各個角落,「讓越來越多人想造訪當地,進而對這片土地產生感情。」

李明倫說,自己本身沒有文化和歷史背景,看到某些課程時也會想:「這地方我經過千百遍了,有什麼好導覽的?」然而,當他親自參與後,便澈底改觀。「跟著老師走一遍才發現,我根本不了解這個地方!你就算每天看見一棟建築,對它也沒有感情,因為你不知道它的過去。」

除了第一波主打的導覽課,高年級平台也在 2018 年 2 月推出第二波主打的烹飪課,讓缺乏就業經驗,但燒得一手好菜的家政婦、家政夫,把拿手菜教給學員。「烹飪課背後的意義也是傳承。很多人逢年過節回老家,會吃到奶奶、外婆的拿手菜,讚嘆好會煮、很好吃。但當長者行動不便、甚至過世後,這道菜就消失了,因為沒有人學起來,美味只能懷念。」

第二波烹飪課目前仍在推動階段,第三波顧問課則於 2018 年 8 月剛上架,由平台找來工作經驗豐富的退休主管,與企業或個人短期合作,傳承寶貴的工作經驗。熟齡顧問不僅能任企業智囊、協助培訓新人,更是年輕世代最適格的「職涯導師」。

感染每個世代,扮演高齡人力回流的潤滑劑

往下傳承閱歷之餘,到平台上開課的長者們熱情洋溢,也產生「平行感染力」,刺激了同齡的銀髮人士。「有位來參加導覽課的前輩,是個退役將軍。他上完課後覺得很有趣,告訴我說,自己過去一直在研究孫子兵法,很想和大眾分享。但他退休後,反而就把這件事給忘了。」李明倫說:「也許沒有參加導覽課,他永遠不會記起這個夢想。」

從 2017年 11 月至今,平台累計的付費到課人次超過 5 千人,每個月平均開設 70 堂課。平台計劃,待導覽、烹飪和顧問課等媒合體系更成熟後,會將服務擴及中南東部等地,讓各區銀髮族都成為「自僱者」,重新動起來、創造社會價值。

李明倫說,比起有效營利,平台的使命更像是「樹立典範、累積案例」,為台灣再造高齡人力的路途披荊斬棘,如同高齡人力回流的潤滑劑。「我們想讓更多人知道,這樣做是可行的。坊間媒體很愛報導成功案例,但要有人來催生案例。」等成功案例達一定數量,企業便會拋開觀望態度,願意回聘長者,長者也願意出來工作。

李明倫也指出,「老化」在台灣仍是沉重話題,台灣社會還有許多觀念必須改變,才能進一步活化高齡人力。「一般人看到老人重回職場,會認為你爸媽退休了,還去外面賺錢,是不是你不孝、沒把他們照顧好?其實不是的。應該多關心自己的父母親,問問他喜歡什麼、想做什麼?如果他需要支持,你就應該鼓勵他。」

讓長者重回職場傳承閱歷,進而感染每個世代,扭轉台灣對銀髮族的想像,是高年級平台的願景。因為當「老化」不再沉重,台灣才有更多本錢活化高齡人力。

註一:根據歷年勞動力之年齡統計,15 到 24 歲的年輕勞動力,2003 年時共 114 萬 4 千人;2017 年時僅 94 萬  4 千 人,一共減少 20 萬人。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追求夢想時,你會忘記自己幾歲」不老棒球聯盟讓阿公阿嬤重燃野球魂
>> 不是「為長者而設計」,而是「和他們一起設計」:青銀跨代學習,才是銀髮設計的關鍵
>> 咖啡廳裡的「高年級實習生」:童庭基金會培訓銀髮族成專業咖啡師,推動老有所用的退休人生

「真正變老,從不再學習開始」 搖滾爺奶用繪本陪長者學習變老,讓長者迎向美好的人生下半場

2018.12.28
合作轉載

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老呢?是從頭髮開始花白、戴上老花眼鏡、忘東忘西,或是退休的那一刻開始的嗎?在高齡化社會中,參與搖滾爺奶繪本讀書會的熟齡學員們,學習用自信、創意與熱忱來回應自己的老年生活。這群爺奶拒絕住進安養院、等待「被長照」,更不願在病痛與憂鬱中等死。他們追求身心健康並擁有夢想,度過沒有框架的人生下半場。

文:社企流

搖滾爺奶的創辦人林宗憲(巧克力)在每週三的繪本讀書會上,時而沒大沒小的逗著長輩笑,時而用一個個深沈的叩問,引導長者從走入自己的內心世界開始,進一步走上舞台、與台下的聽眾分享繪本以及自己的故事。當長者撕掉被社會賦予的負面標籤、放下年齡包袱,透過繪本故事投射出自己的生命經驗,找回心態上的年輕,也開啟社會對美好老年的想像。

從兒童故事屋到搖滾爺奶,用繪本喚起人們的感知能力

2018 年 34 歲的巧克力,一面在政大就讀教育博士,一面經營搖滾爺奶。他從大學時便嘗試用自己最熱愛的繪本故事,回應台灣僵化的教育現場。而巧克力第一次創業,是在就讀戲劇系大三的那一年,與對教育有同樣理念的股東合作,創辦兒童故事屋,培訓專業、唱跳俱佳的哥哥姊姊,為孩子說故事。

「我在念了教育學程才發現,原來我一直活在一個沒辦法跳脫框架的社會中。但是教育應該是提供更多自由、思考的所在。」於是巧克力把表演藝術及教育融合,在故事屋的舞台上,為孩子打造學習樂園,幾乎每場演出門票都銷售一空,也廣受企業家庭日等商業邀演。從 2005 年到 2015 年,巧克力經營了故事屋 10 年,卻也逐漸體認到這份事業,雖然為兒童及家長帶來許多歡樂,卻逐漸遠離自己真正想從事的教育。

「我想帶領大家去支持、賞析繪本,但是家長對繪本的娛樂性要求較高,普遍還是沒有了解到故事是有價值的。」過去故事屋運用了大量的表演、聲光效果堆疊在故事上,迎合了家長對親子活動的期待,卻逐漸遠離故事純粹的本質。

於是巧克力於 2015 年結束兒童故事屋,離開了兒童產業。在一次機緣下,受到揚聲基金會的邀請,為銀髮族開設繪本說書課程,訓練爺爺奶奶說書技巧。從此巧克力投入的教育領域也從稚齡族群,轉變為熟齡族群,並於 2017 年正式創辦搖滾爺奶。

「我發現年長的人其實更需要被再教育,兒童反而是我們的老師。兒童才是活在當下、完整的個體,他們就像海綿或白紙,你不需要教他什麼,他什麼都能感受到。大人反而因為被社會化,很多感知都被蓋起來,不再純粹。我們的思緒與感受都是複雜的,甚至是被污染的。」巧克力表示,「說故事是我最熱愛的事情,我很想用故事喚起每一個人的感知能力。」

「教育沒有教我們怎麼變老」老人壽命延長,幸福感卻離得更遠

「我當初會開始做搖滾爺奶,是因為看到這份數據:台灣自殺人口近 1/4 是 65 歲以上的高齡者,主因是憂鬱症。」巧克力認為,應該回到社會及文化的脈絡,理解老人為什麼不開心。

他分析,台灣這批戰後嬰兒潮的世代,所受到的教育不僅沒有教會他們怎麼變老,也沒有教他們怎麼把自己的心靈照顧好。「他們學到的是把所有的愛都付出給別人,不知道該怎麼愛自己。在這樣的關係上,不只他們很可憐,甚至會因為孤單、憂鬱,以及很多沒有打開的心結,而對整個家庭情緒勒索。」

「教育教我們面對長者的方式,就是要尊敬。但是高齡族群在『你說什麼都好』、『你開心就好』這種『尊敬』的狀態下,其實也就剝奪了他們學習的機會。」

巧克力表示,在時代變化、老人餘命增長的同時,多數長者的心態卻停滯不前,執著地守著養兒防老、長幼有序等不合時宜的觀念,也因此跟不上社會價值觀的快速變化,而被社會孤立。他半開玩笑的說:「以前的老人只能活到 60 歲,晚輩看長輩活不久就什麼都依順;但現在老人的平均餘命是 80 歲,比以前多了 20 年的時間。而且老人只會越活越久,不能再坐等全國人民服侍。」

巧克力進一步指出,除了老人必須保持老有所用、退而不休,以及心態上的年輕之外,整個社會對老人的成見與誤解,也必須被翻轉。「我在外面演講時都會問聽眾:『誰會用到長照?』所有人都回答:『老人』。其實這就是人們對老人的歧視和誤解,長照是提供給失智和失能等需要長期照顧的人,並非變老就一定會失智或失能。其實,台灣有 8 成的老人是健康與亞健康的。」

用繪本故事為老人轉骨,邁向正向老年生活

社會中多數長者在邁向老化與死亡的過程中,都仍像個孩子一樣懵懵懂懂、跌跌撞撞,這也是為什麼巧克力希望透過創辦搖滾爺奶,用繪本故事陪伴長者一起學習如何變老。「首先,繪本的圖片很多,字很少,長者讀起來沒有負擔。再者,故事就像是一種儀式,儀式會幫助人成長。老人家不是變老,而是繼續長大,所以他們需要故事與儀式,讓他們轉骨,朝著正向的老年生活邁進。」

搖滾爺奶每個月開設一梯次(3 堂課)的繪本讀書會,而讀書會的目的並不在於培養爺爺奶奶的說故事技巧,而是幫助長者學習如何愛自己以及維持心態的健康。短短的 3 堂課當中,巧克力希望在繪本共讀、遊戲與問題討論中,與長者探討成長、創意與死亡。

「在成長這堂課,爺爺奶奶要選擇自己的人生價值,並且釐清這個價值是為所愛的人選,還是為自己而選;此外也要思考,現在應該要滋養什麼樣的價值,來過理想的老年生活。在創意這堂課,很多老人會覺得自己沒用,但生活中有很多的困境需要用創意來回應,如果沒有創意,遇到困境時就會很厭世。在死亡這堂課,我要他們面對自己的陰影,於是他們開始正視與親人的離別或是面對關係的斷裂;最後我讓長者們學習,如何用祝福取代失落的心情,好好面對死亡。」

巧克力感性地分享,在共讀課中,大家想哭就哭,想分享就分享,重點是在過程中覺察自己的心理狀態,並且學習不去評價他人。而巧克力也在學員的分享中,了解到這個社會對勇於追求理想生活的長者,仍有許多不友善之處,例如:70 歲以上的長者不能單獨報名旅行團,必須由親朋好友陪同;80 歲以上的長者則是一定要有直系血親陪伴。

面對生命的困境,巧克力鼓勵長者更主動地尋找解方,例如有一位奶奶曾分享,她在生病時想要攔計程車去醫院,卻常常遭到拒載,令她不知該如何是好。巧克力便建議奶奶使用 Uber 「主動」叫車,跳脫「被動」等待救援的思維。

「有時候老人家會憂鬱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希望國家可以在旅遊、居家照護等地方,修訂更多法案。」巧克力表示,希望未來政府能夠更貼近長者的立場,設計出符合長者身心需求的法案。

為 0 到 99 歲的觀眾說書,搖滾爺奶開啟社會對美好老年的想像

目前,搖滾爺奶讀書會在長輩口耳相傳之下,每次招生都場場滿班,而每一梯次的課程結束後,都有大約 10 位學員會加入「搖滾爺奶說書戰隊」,進一步透過巧克力紮實的培訓成為說書者,到咖啡廳、學校及養老院等公共場合,為 0 到 99 歲的觀眾說書。

巧克力表示,他不希望爺爺奶奶僅是說故事的工匠,他期許長者能夠勇於突破自我,帶著繪本故事的力量,不僅能走進幼兒園、為孩子帶來歡笑;更能走進咖啡廳、站上舞台成為年輕人的典範,讓社會大眾瞭解到:老是一件美好的事。

對巧克力而言,說書戰隊培訓課程的重點,並非是訓練爺奶成為說故事高手、而是培養爺奶正向思考的能力。在課程中,他會引導爺奶學習如何察覺自身的情緒與感受、學會不評斷他人、進而學習不受外界的任何評價所影響。巧克力深信,唯有照顧好自己的心靈,才會離幸福感越來越近。

而對爺奶說書戰隊來說,每一次公開說書、站上台面對觀眾,就是一次次強健心靈的練習。

「走進咖啡廳面對群眾的爺奶,不一定能開心,但是他們一定變得更成熟,因為他們的世界被打開,就像孩子開始變懂事。」巧克力表示。

根據巧克力觀察,站上台面對群眾的爺奶,可能會受到台下觀眾的冷落、奚落或者是敬佩、讚美;台上台下有時難有交集、有時則激盪出精彩的對話。而這些經驗,都將使爺奶有機會拓展對於自己、他人想法的包容性與可能性,也可能改變爺奶過去習慣的框架與價值觀。

鼓勵爺爺奶奶上台說書,除了能培養長輩健康的心靈,更能創造正面的青銀交流,例如:有一位 64 歲的爺爺曾與台下的大學生分享,自己到現在還是會扛著單車上飛機,到荷蘭等不同國家遊歷,讓台下的大學生覺得很「潮」;甚至有爺爺好奇的與台下大學生交流刺青的經驗,因為爺爺也想在腳踝上刺青。這些交流經驗,都使長者與年輕人體會到,只要保持心態上的年輕,夢想永遠不會因年齡而有所限制。

巧克力希望未來除了在咖啡館、企業邀演等不同的公開場域外,搖滾爺奶能有自己的空間,邀請更多社會大眾來聽故事,讓大眾看到,長者其實可以走出自己的舒適圈,並且能夠自立自強、健康的走完人生下半場。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追求夢想時,你會忘記自己幾歲」不老棒球聯盟讓阿公阿嬤重燃野球魂
>> 讓阿公阿嬤不再說「我不會」——銀同社區運用「銀髮力」,讓老社區煥然一新
>> 隱身南投埔里的照顧咖啡館「厚熊笑狗」.帶銀髮族一同上課、玩團康、互相照顧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