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2022 建築界諾貝爾獎首位非裔建築師 Kéré:建築,是創造一個讓人們感受快樂和擁有幸福的環境

2022.05.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我希望能夠改變僵化的慣例,讓人們勇於追求夢想、敢於冒險。不能因為有錢,就去浪費資源,也不能因為貧窮,而不敢去嘗試追求高品質。每個人都值得擁有高品質的生活,每個人都值得享有奢華和舒適環境的機會。人與人之間是互相關聯的,氣候環境、民主議題、資源匱乏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

文:綠媒體編輯部

2022 普立茲克獎(註一)公布了今年得主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他同時也是首位獲得此殊榮的非裔建築師。熱愛家鄉的 Kéré,雖然是在生活困苦與缺乏教育資源的環境下成長,但這些經歷卻深深影響他看待建築的態度,也不斷透過建築的力量,想要讓這些跟他有相同經歷的孩童,能有一個獲得更好生活的機會。

熱愛土地,將所學奉獻於家鄉

Kéré 出生於布吉納法索的東南部小鎮甘多(Gando),當地是世界上最貧窮、受教育程度最低的地區之一,缺乏乾淨的水源、電力、基礎建設,更不用說建築。而作為當地村長的兒子,父親堅持讓 Kéré 接受教育,也因為如此,當年只有 7 歲的Kéré就離鄉背井,到 20 公里遠外的城市就讀小學,成為村子裡第一個接受教育的孩子。但就讀小學的過程對 Kéré 而言是場噩夢,用水泥砌成的教室裡,坐滿了一百多位學生,忍受著缺乏通風與採光的空間長達 6 年,這樣惡劣的就學環境讓 Kéré 下定決心,將來一定要讓學校變得更好。

讓 Kéré 印象深刻的是,每次假期回家時,即使生活困苦,村裡的婦女們仍舊會交給他身上的一枚硬幣,給他最深的祝福,期許他未來會回到家鄉,為社區帶來改變。Kéré 也不負村子的期待,獲得獎學金前往德國就讀高中與大學,就讀柏林工業大學的期間,他便開始為「甘多小學」的建造計畫籌備資金,也就是這件作品讓 Kéré 在 2004 年獲得阿迦汗建築獎的肯定,並在隔年成立了凱雷建築師事務所。

當 Kéré 籌得資金、回到故鄉建造「甘多小學」,他思考的是「建築」能為社區帶來多少的改變,於是他讓所有居民一同參與建築的過程。建築方式使用傳統製作地板的工法,簡單、容易上手,所以社區的男人、婦女都加入了施工的行列,並使用當地常見的「黏土」作為主要建材,再利用現代工法結合水泥來增加強度。

「甘多小學」的完成,社區的居民都貢獻了他們的智慧、勞力和資源,也讓學校的就讀人數從原先的 120 名增加到 700 名。這就是 Kéré 所希望的,如同他在一次的 TED 演講中所說:「甘多的工程一向與訓練人們有關,因為我只希望有一天當我倒下,至少甘多還有人可以繼續這項工作。而甘多的人們現在可以運用他們的能力為自己賺錢,不必再離鄉背井討生活,他們現在可以留在家鄉,在不同建地工作、賺錢養家。」

建築的本質是讓「人」擁有更好的生活

「甘多小學」是 Kéré 建築理念實踐的起點,隨著更多教育場所與醫療機構的落成,他的作品逐漸吸引到肯亞、蘇丹、貝寧共和國等非洲國家的目光,而一如「甘多小學」的案例,Kéré 的作品總會針對當地氣候作出合適的設計,如面對低緯度、高溫氣候的地區,常常可以看到通風塔、間接光照、交叉通風和遮陽室等設計,更持續使用當地原生材料,再融入文化背景進入建築。

在德國學習建築的經驗,加上家鄉的文化背景,兩種文化間的碰撞與轉換讓 Kéré 的建築設計總能突破既有的框架,作品中帶有濃厚的人文與風俗氣息,卻又能抓緊創作的本質,將關鍵的元素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2017 年的蛇形藝廊夏季展,Kéré 便用巧妙的形式,以鋼構與木材向上延伸,表現出大樹下聚會的意象,這就是源自於在家鄉甘多時的生活記憶。

普立茲克獎評審團是如此評價 Kéré:「他對文化的敏感度不僅表現在對社會和環境正義責任的關注,更始終指引著他創造建築的整個過程。因為他意識到,這才是通向社區建築合理性設計的最終出路。他深知,建築關乎的是目標而非實物,是過程而非產品。」

Kéré 從來不因「永續」而「永續」,他關心的始終是「人」,建築如何讓周遭的人獲得最大且永久的幸福,是他不斷實踐的目標。或許這就是「永續」的本質:用最簡單的方式,建構一個讓人幸福、好好生活的永久建築。

 

註一:普立茲克建築獎是一年一度由凱悅基金會頒發,以表彰「在世建築師,其建築作品展現了其天賦、遠見與奉獻等特質的交融,並透過建築藝術,立下對人道與建築環境延續且意義重大的貢獻」,於 1979 年由傑·普立茲克和妻子辛蒂設立,由普立茲克家族資助;普立茲克建築獎被公認是全球最主要的建築獎項之一,有「建築界的諾貝爾獎」的美譽。(文字出處:維基百科)

全文轉載自綠媒體,原文標題:【2022普立茲克建築獎】Diébédo Francis Kéré:建築是創造一個讓人們可以感受快樂和擁有幸福的環境

延伸閱讀
>> 低碳建築新可能!用 3D 列印打造在地「土房子」
>> 雲南小鎮上的半朵雲:融入自然環境,沒有使用鋼筋與釘子的紅磚建築
>> 實踐 SDG 9 產業創新與基礎設施,讓人人皆能擁有便利生活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前往完整專欄

國寶級步道大師最年長 95 歲!堅持就地取材砌步道,展現與自然共存的智慧

2022.05.10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吳宜靜

「石頭一層一層地砌,才會漂亮⋯⋯開槽的規矩、做茶的知識、燒炭的知識、耕種的知識全部都要知道,這樣才叫師傅。」高齡 95 歲、來自新竹竹北的謝見祥老先生聲音宏亮地說道。

千里步道協會 23 日舉辦第三屆「榮譽步道師」頒獎典禮,由澎湖湖西鄉湖東社區許仁雄、屏東霧台鄉大武部落禹弘仁(name Kelele)、新竹竹北隘口社區謝見祥獲獎,3 位國寶級匠師長年以就地取材的方式,分別以在地的咾咕石、石板、鵝卵石疊砌步道,體現的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在地智慧。

人間國寶的匠心獨運——「步道師」不該只是傳說

步道的維護和耕作、製茶、狩獵一樣,都曾是生活記憶的一部分。先民運用現地材料,佐以多年累積的生活經驗與智慧,因應各地的地質、石材、水流等環境因素,以簡單的手工具,發展出最適合當地風土的步道修築技藝。

有鑑於此,長期致力推動「手作步道」的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於 2018 年發起「榮譽步道師」獎項,邀集來自景觀、登山、文化、建築、古道、生態監測及生態工法等領域的專家學者,組成審議小組,主動發掘、鼓勵各界提報,表揚步道手藝人。

主辦單位千里步道協會周聖心執行長表示,「榮譽步道師們的精神與價值不應該只是故事或傳說,應該落實在步道的體現上,成為眾人的故事。」

澎湖湖西許仁雄,以咾咕石疊砌菜宅與石畚箕井

來自澎湖湖西的許仁雄,現年已 78 歲,是 3 位榮譽步道師中最年輕的一位。由於澎湖群島四面環海,珊瑚礁資源豐富,因此產自珊瑚礁的咾咕石便成為澎湖當地的傳統建材之一。為了適應澎湖強烈的東北季風,澎湖發展出以咾咕石疊砌的避風石牆,稱為「菜宅」。

「把菜宅圍起來,才有辦法種菜。」自幼成長在澎湖的許仁雄,從長輩身上習得一手咾咕石疊砌技藝,對於疊砌菜宅與石畚箕井特別在行,他近年也致力於咾咕石技法的傳承。

咾咕石從海裡撈出來之後,得先放在田地,讓鹽分和水分淡化。然後是挖地基,防止菜宅被風吹垮;底部第一層先放入較為大塊的咾咕石,之後分為裡外兩層開始堆疊,中間空隙再放入小咾咕石填充,進而層層疊高,直至整面石牆穩固收尾。如今,咾咕石的原料(即珊瑚礁)已禁止開採,加上現代化的網室、水泥的使用等,傳統咾咕石疊砌工法已漸漸失傳,紀錄與傳承是當務之急。

審議委員黃于玻指出,咾咕即是英文「珊瑚礁」(coral)的意思,許仁雄師傅保留傳統技藝,應用咾咕石作為建材,與自然地景相融,體現人與自然的和諧,也與近年來的里海倡議不謀而合。

(來源: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新竹竹北市謝見祥 「開槽借石」讓梯田 40 年屹立不搖

來自新竹竹北市隘口里的謝見祥,從小在關西就跟隨父親學習開田、做茶、燒炭、砌石駁技術。落腳在竹北隘口後,便採集頭前溪的卵石堆疊梯田。儘管已高齡 95 歲、雙手因長年辛勞工作而變形,他仍親手持續傳承砌石記憶,他說,「跟著爸爸這麼做,已經做習慣了。」

「開槽的規矩、做茶的知識、燒炭的知識、耕種的知識全部都要知道,這樣才叫師傅。」謝見祥以「開槽」、「借石」的技藝——先「開槽」,留下下一層石頭放置空間,再「借石」,以旁邊石頭的力量來支撐彼此。紮實的工法讓整片梯田歷經 40 年仍屹立不搖,灌溉水圳、通往山區工作的道路,也是他親手以卵石疊砌鋪設而成。

提報單位台灣豐禾子協會、竹北市隘口社區發展協會表示,竹北這片飽受開發壓力的璞玉田,不只孕育出十大經典好米,更是傳遞農村知識的活教室,古道、梯田、泥磚屋、水礱間,勾勒出客家農村的生活地景。

(來源: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魯凱獵人禹弘仁,以頁岩板岩維護日治古道、搭建石板屋

屏東縣霧台鄉大武(Labuwan)部落魯凱族人禹弘仁耆老(name Kelele,name 為魯凱語大武語系中父執輩稱謂),是部落認證的獵人英雄,現年 87 歲。幼時就跟隨父兄學習魯凱族獨特的石板工藝,透過搭建石板屋、與族人換工精進砌石技法,因而成為部落著名的匠師。

大武部落位於屏東霧台鄉隘寮北溪右岸旁,是神話「鬼湖之戀」的發源地,也是莫拉克風災重創南台灣後,霧台原鄉唯二沒有遷村的魯凱部落。name Kelele 率領部落族人一起修理日治時期留下的古道,「疊砌步道的駁坎和蓋房子的牆壁,一定要有斜度,不然雨水多的話,石頭就會從上面垮下來。」疊砌到最後,最上層要用大片石板把小石頭壓住,避免晃動,「這樣去田裡工作或是背負獵物的人,才方便放東西。」

name Kelele 環視巨大的石板,他說,「要剖開大石板,最重要的是找對石頭的紋路,4 個面都要仔細觀察,找到最好下刀的地方。第一刀如果打錯位置,石板就會報銷掉。」在他眼中,大石板是床板、是石板屋的門面、也是桌面,用途非常多元。 


(來源: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審議委員孫大川表示,原住民適應高山地形,並且從自然環境中取材,將工法和生活結合在一起,「這些技法是每一個原住民男人都要會的,如果不會蓋家屋,就不可能成家。」步道不僅是步道,更是生活空間和文化的維繫。他強調,台灣需要有美感的空間,例如霧台鄉的石板屋便十分美麗,應為後代留下美麗的空間遺產。

「林務局在 2017 年已宣示,國家步道系統應該要回歸土地和地質的紋理,集合在地工藝,把技術保存下來。」林務局局長林華慶表示,今年將與千里步道協會合作,發布步道工法手冊,提供各界應用。

本屆榮譽步道師從評選到頒證的經費,首次透過群眾募資的方式,在近 200 位贊助者的共襄盛舉下,持續募集 50 萬元資金,邀集社會大眾共同參與匠人的技藝保存與影像紀錄,代代傳承步道師的匠心與匠藝。

原住民族委員會處長楊正斌引用泰雅族諺期許,「當我們看到這條路,部落就在不遠的地方」,盼藉由榮譽步道師的表揚與傳承,找到傳承與回家的路。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平均年齡 87 歲 第三屆榮譽步道師揭曉 讓國寶級工藝不只是傳說

延伸閱讀
>> 一刀刀刻下的部落記憶——台東射馬干部落用木雕說故事,讓傳統技藝代代傳承
>> 如何留住在地青年?屏東牡丹深化生態旅遊,發展林下經濟養蜂種菇
>> 部落全員動起來!堅持 30 年的泰雅文化復振行動,向下紮根讓文化傳承更永續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