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美化自家巷弄至發展社區企業,桃園鎮興里長:「青年對家鄉有感情,自然就會回來」

2019.07.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阿桂

桃園市平鎮區的鎮興里,是平鎮區第二大里,範圍跨越埔心地區的幾座丘陵,社區聚落則點綴在丘陵之間,蜿蜒的水圳銜接著大小不一的埤塘。或許很少人知道,昔日被稱安平鎮的此地,1895 年乙未抗日時期,這裡的客家居民是第一批抵抗日本人占領的民團;日治時期設立茶業改良場後,平鎮、埔心一帶遂成為南桃園早期最繁華的中心之一。

經過鎮興里現任里長黃志杰的努力,這段曾經被淡忘的歷史逐漸被人們所知。不同於過去我們報導過由大學、外地青年進入鄉村的案例,鎮興里的地方文史小旅行、社區教室、農場、老年關懷據點、乃至社區企業的成形,幾乎是由在地里長領導完成。

累積厚實的田野調查資料、深刻了解在地的文史地理脈絡,是奠定社區營造的基石。現年 37 歲的鎮興里長黃志杰,大學時讀的是景觀設計,曾在 921 災後重建時期擔任南投縣社區營造的志工;就讀碩士班期間則鑽研客家建築專題,藉著這些訓練,從學生時代就開始累積家鄉的田野調查資料。

就業之後,他輾轉回到桃園,任職於桃園縣政府都市發展局,也和當時桃園縣社區營造協會多有往來,公部門和 NGO 的相關經驗,讓他逐步開展社區營造實務。

「回來選里長是被害的啦!」黃志杰開玩笑地說。離開公部門之後,他原本一心想把自家經營的中藥行打造為中藥故事館。但因緣際會下當選里長,目前已是第二屆的任期,5 年來發揮所學,加上他超強的行動力,爭取到不少相關建設經費,這些經費用於投入鎮興里的文史調查、社區企業、關懷扶弱、環境工程、社區培力等工作。

鎮興里民向心力強,甚至有在外地發展、等待機會的年輕人被父母勸說回鄉工作:「里長會帶你做一些事,幫你找頭路啦!」

從自家的綠美化工程開始

一切是從家中的綠美化工程開始的。當時在桃園縣府任職的黃志杰,利用空閒時間,以自家的畸零地,申請林務局的社區綠美化專案。與堂哥兩人共同施作的過程中,附近鄰居經過,難免好奇並詢問緣由,黃志杰便向鄰居們說明,像這些屬於自有、閒置的、待整理的小空間,都可以藉由林務局該專案申請經費,來加以整理,透過一些簡易的植栽、造景,就可以美化住家環境。

消息傳開之後,不少社區居民紛紛上門,表示也想改善自家周圍環境。黃志杰來者不拒,只要是前來諮詢、有意願施作的案件,他便逐一協助設計、撰寫計畫,並且協調相關單位送件。只是,在協助鄰居遞案的過程,黃志杰深感老一輩的觀念,並不符合現今社區營造的理念,使他萌發了參選里長的念頭。

雖然當時除了自家巷子裡的鄰居外,他真正認識的里民並不多,卻於競選期間藉著各種與社區居民互動的形式,如微電影、社區縮時攝影、舉辦親子活動,嘗試與社區居民產生實質的交流溝通,最後也順利地當選。

成功凝聚社區居民的「大地學堂」

初任里長第一年,黃志杰先著手經營社區教室,首先申請文化部經費,開辦「大地學堂」,有陶藝、織布、拼布、木工等課程,免費開放民眾報名參加。由於鎮興里幅員廣闊,他靠著舉辦小活動、鄰長發傳單、里長廣播逐步發送消息。「第一年學員有 50 幾人,第二年就達到 150 多人。」他說,「這群里民有 9/10,都是先前在選舉期間沒有見過面的。」

起初大地學堂的講師多是外聘,但黃志杰希望能找出在地達人,來擔任授課教師;隨著參與的學員增加,果然逐漸發現「高手在民間」。「比如書法課的易老師。一開始是他太太來上拼布課,告訴我家裡那個老的 80 多歲了,整天沒事,不過寫書法很厲害,要我找事情給他做。」

黃志杰笑著說,「來了才發現他老人家不得了,是蔣經國的文書官,給他什麼題目,都能作詩。」黃志杰還帶著書法班進行社區導覽,結束後請易老師和書法班學員以地方文史、景色為題,創作古典詩詞;而社區環境工程實施時,也將這些詩詞融入工程中,「導覽不一定要完全靠專人解說,用詩詞比白話文更有韻味。」

除此之外,像是社區中會做手工皂、染布、粢粑(客家麻糬)的年長婦女,也都一一被找來開課。大地學堂早、中、晚都有課程,學員涵蓋不同的年齡層,黃志杰也想盡辦法推廣學習成果,讓不同課程的學員也能產生交流。

比如端午節帶著年輕人組隊參加划龍舟比賽,攝影班也去取景,「瞬間掏出 10 幾隻大砲單眼,」黃志杰笑著說,「雖然沒有划得很好,但大家感覺很棒。後來慶功宴時,那些照片展現在投影幕上,感覺自己好像上了水果月曆。」就這樣藉由無數的課程與活動,慢慢將社區居民凝聚起來。

以環境改造來改善治安

除了大地學堂,黃志杰本人的領導特質也是凝聚社區的主要因素之一。他對於問題解決有著很高的行動力,往往能帶頭付諸實踐,使里民能團結起來。

剛上任時,老里長告訴他里內某社區的問題。由於住戶內龍蛇混雜,有嚴重的偷竊與毒品交易問題,加上社區環境髒亂,尤其是地下室停車場,污水回堵,化糞池與廚餘水橫溢,長年積水的結果使得柏油流失,車道像越野賽道,並且沒有照明。該社區房價歷年直線下降,在黃志杰甫當里長時,房價只有新建時期的不到一半。

黃志杰首先請清潔志工進去協助整理環境,並設法解決住民最煩惱的地下停車場積水問題,希望成立社區管理委員會來處理此事,但該社區缺乏積極的主事者,遲遲無法運作。拖了 2、3 年,黃志杰決定自己來。他拿一些防洪沙包去堆成水道的樣子,每天一有空,就去觀察水的流向,前後花了一個月,發現 7 至 8 個爆水點,便和里民商借切路面的機具,自行切出水溝排水。

一開始只有黃志杰和另一位居民兩人一起施工,消息傳開之後,不僅鎮興里的志工到場支援,該社區的住戶也陸續下來幫忙,最後共有 3、40 位里民在現場協助施作,連沒辦法到場的住戶也掏腰包購買提神飲料和檳榔請人送去。當天施工結束後,長年淤積的汙水就消失了,之後再進行排沙工作,正式解決了地下停車場的問題。

社區住民從此對里長十分信服,後來也順利成立管委會、架設監視器,社區治安自此改善許多,房價也漲回原來的水準。

「當大家知道社區會變好,大家都會樂意參與、願意一起做。」黃志杰說。

社區培力由下一代做起

隨著居民間的向心力增強,不同主題的社區工作也逐步開展。當第二年大地學堂結束後,里內有一群人逐漸凝聚起來,黃志杰便建議他們創立 NGO,不限於鎮興里民,像是鄰近的楊梅、埔心地區,只要是認同理念的人都可以加入。

同時也鼓勵他們參加市府參訪或其他社區的活動,汲取不同的經驗。由於新成立的 NGO 有自己關切的主題,便發展出不同於黃志杰原本工作的路線,對此他表示樂見其成,認為越多人加入社區營造工作,社區的共同理想則越可能實踐。

黃志杰很重視和年輕一代的互動,曾有參加過龍舟隊的青年進入海軍陸戰隊受訓,走天堂路的那天,黃志杰還自費租了一台遊覽車,帶著鄉親去幫他加油。也曾經請 3 位鎮興里的大學生,利用暑假進行族譜調查,居民也樂見下一代對在地歷史有濃厚興趣。他認為年輕人如果能參加在地活動、認識鄉里的風土人情,即便日後因為求學、就業而短暫離家,也比較有可能思考如何為故鄉付出。

現在便不時有上了大學的青年,利用放假回家時到社區集會所來找里長,聊社區的未來,聊他們以後能為社區做什麼事。

「我覺得我沒有刻意做地方創生的事,」黃志杰說,「但青年返鄉,我覺得只要從小教育下一代,逐漸養成這樣思維,讓孩子知道社區有哪些事情可以做。等他們長大畢業,真的想回來、對家鄉有感情的,就會回來。」

他和幾位夥伴正討論開辦鎮興里的青年論壇,希望號召 30 歲以下的有志青年,一起討論怎樣可以讓鎮興里更好。

走向自給自足的社區企業

成功凝聚社區力量後,黃志杰逐漸形成整體的規劃。他以共有共享為核心,希望有朝一日能毋須透過政府經費支援,發展出自給自足的社區企業。

安平鎮庄有豐富的文史故事、埤塘地景,又位處於都市的近郊,相當適合作為鄰近城鎮居民一日遊的地點。設計出社區的步行以及自行車導覽路線後,也希望大地學堂既有的課程能生產一些有潛力的商品,例如目前已有的醬菜、客家美食、織布與拼布、KKF 農場、有機食物、酵素等等。

若能成立社區企業,銷售產品的所得,回饋到課程,使課程本身能自給自足且維持免費,擴及社區志工、低收入者福利、更多能凝聚社區的活動。當然這是理想中的情況,現實面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

首先是商品研發的問題。社區媽媽對自己的產品缺乏信心,覺得醬菜、客家美食這些產品很常見,因而對於投入研發社區特色商品興趣缺缺,甚至因此不願配合量產。目前黃志杰是申請勞動部多元就業方案來協助,請來 7 名專職的夥伴,其中有 3 名是來自社區裡的年輕媽媽,專責目前社區產品的產銷和營運。

「我都告訴他們,外地人對平鎮沒有既定的印象,就是最大的優勢,因為我們不管推出什麼,都可以把它打造成我們的特色。」黃志杰舉 1895 乙未安平鎮戰役的議題為例,一開始推出這個主題的社區導覽時,大多數人都不清楚這段歷史,發展到現在,客家委員會、桃園市政府都表示支持,甚至推出相應的活動。他搖搖頭,不明白為什麼媽媽們對自己無自信至此。

除了研發商品遇到的困難外,社區企業的經營模式也是問題。黃志杰認為合作社過於複雜,產銷與股份的管理,時常引發糾紛,因此比較傾向以企業社或工作室來經營。但若以里長為負責人,難免遭受圖利的質疑;社區中較有影響力的長輩又已退休,重新保勞保也很怪,以至於目前還在尋覓可以掛名的負責人。

嘗試成立社區企業的過程中,黃志杰也前往桃園龍潭的高原社區參訪,希望能借鏡對方的經驗,設計出具有在地特色的商品。如今鎮興里發展出 4 個商品主軸,包括:乙未安平鎮戰役、當地埤塘中的特有種生物台灣萍蓬草、洛神花,和以客家婦女為靈感的「阿霸妹」,推出手工餅乾、牛角麵包、以安平鎮戰役為主題的小神衣吊飾等等。

深厚的田野調查背景、公部門經歷,加上超強行動力與成功的社區培力,黃志杰以里長的身分,為社區營造工作寫下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頁。現在不只鎮興里,鄰近地區的社區發展協會和其他里長,也不時來向他取經。或許,由有經驗的社區,去帶動周圍有意願、卻不知如何開始的社區單位,正是地方創生的重要出路之一吧!也期待安平鎮庄的「阿霸妹」們能持續穩步前進,伴隨著地方文史傳頌故事,逐步站穩社區企業的基礎。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從自家巷子開始——青年里長的社造之路

延伸閱讀
>> 藏身傳統市場的文青咖啡廳:從料理到餐盤,小市場咖啡傳遞菜市場裡的豐盛美好
>> 守護北台灣最後一座三合院聚落群—— 蘆竹湳社區從修屋瓦到辦祭典,奮力保存 300 年歷史文化資產
>> 「要讓年輕人相信,這裡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黃聲遠X蔡明亮把沙子搬進遊客中心,創作出不一樣的地方創生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洄遊」到花蓮海邊創業!她視海洋永續為一生志業,要讓友善漁業好吃、好懂又好玩

當農村面臨高齡化與少子化夾擊,及勢不可擋的人口外流危機,地方人口削減的問題正日漸加劇。為了讓人口回流、青年返鄉,使地方產業勞動力增長,國發會將 2019 年定為「地方創生」元年,致力使農村成為永續宜居之地。

今年 7 月,關注永續發展的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農村創生」主題式倡議,盼有意參與農村創生的公民、企業、政府等多元角色,可貢獻一己之力,帶著農村創生指南針,一同打造明日鄉郊。

社企流/李沂霖

在花蓮縣緊鄰太平洋的漁場旁,一個名為「洄遊吧 Fish Bar」的新創團隊紮根在此,不少民眾來這裡購買鮮撈漁獲、參與海洋教育講座、更有從大海到餐桌的食魚體驗活動。從一級產業串連到三級產業,洄遊吧為在地的傳統漁業開啟新的篇章。

從學術殿堂站上創業第一線,她到花蓮推廣永續海洋理念

洄遊吧創辦人黃紋綺,從小在台北長大,但對海洋一點都不陌生,因為每年寒暑假,她都會回花蓮外公家,踏踏七星潭的浪花、看著舅舅們在一旁的定置漁場工作。湛藍色的童年記憶,讓黃紋綺自然而然地熱愛海洋,大學選填志願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一路從學士到碩士,黃紋綺累積深厚的海洋保育相關知識、更隨著當時的老師將理論化為實作,協助執行生態港規劃案。

在黃紋綺原本的職涯規劃中,讀完碩士、當上研究助理後,接著就要出國攻讀博士。但是在博士獎學金申請通過之際,黃紋綺卻決定放棄這條路。

「因為比起做研究,我發現自己更喜歡實作。」黃紋綺表示,在擔任研究助理、隨著教授執行專案的過程,她了解到自己其實更希望能透過實際行動,讓大眾了解海洋並關注海洋議題。於是,她便在腦中構思,如何讓人們在利用海洋資源的同時,也能達到友善生態、永續發展的目標。

黃紋綺觀察,要將海洋永續概念推向大眾,「吃魚」是人們最有感的事情。「因為『吃』這件事情是與人們最親近的,要能引發大眾興趣,他們才願意去聽你的理念。」於是,黃紋綺便初步建構洄遊吧的雛形,希望透過食魚教育和體驗活動,拉近消費者與海洋的距離,並藉此推廣永續海洋理念。

為了實踐腦中的藍圖,黃紋綺毅然決然回到花蓮,以自家的定置漁場作為起點,在七星潭旁開創自己的事業。

為什麼以花蓮的定置漁場作為創業起點?黃紋綺表示,除了家中經營漁場事業可作為支援之外,更重要的是,定置漁法其實是相對友善環境的捕撈方式,與自身欲推動的海洋永續核心相輔相成。

黃紋綺進一步解釋,定置漁法的概念為,利用魚群隨潮流洄游的特性,在魚道上以被動方式設置固定漁網進行捕獲。以此法捕來的魚多屬於表水洄游性魚類,是學術界認定較建議食用的魚類。

踏入漁場,黃紋綺從參與一級產業的工作細節開始,她認為,要推廣正確的食魚教育,自己也必須掌握漁獲從捕撈到料理的所有技術。

於是,黃紋綺每天早起跟著舅舅到漁場看漁獲上岸的過程、也到傳統市場去學如何處理鮮魚、更參加在地資深的海洋教育組織「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海洋解說員培訓。走出學術殿堂,站上面對海洋的第一線,黃紋綺笑說:「以前都是看魚類圖鑑認識魚,後來則是學會到現場認魚,知道怎麼挑魚、怎麼處理、還有什麼季節該吃什麼魚。」

串連在地漁業,以「鮮撈、平台、體驗」3 面向建立品牌特色

經過一年的準備,黃紋綺累積了一定的在地人脈與資源,洄遊吧正式於 2016 年登記為公司,以「鮮撈、平台、體驗」3 個面向建立起品牌獨有的特色。「我們希望漁業不只是一級的捕撈,也有二級加工、三級觀光與體驗教育這部分。」

「鮮撈」指的是洄遊吧與當地的定置漁場合作,僅販售當季鮮魚,並依據中央研究院發佈的「台灣海鮮指南」為指標,避免捕獲已過度捕撈的紅燈等級魚類。而從漁場捕獲的新鮮魚種皆會在 24 小時內,以真空包裝、低溫冷凍的方式處理,讓消費者可至洄遊吧現場購買或透過網路宅配,品嚐新鮮的美味。

而「平台」則是指,洄遊吧透過官網、粉絲專頁等線上平台作為知識傳遞的媒介,在網路上以視覺化的方式轉譯食魚、漁業及友善海洋等相關知識,讓消費者了解該吃什麼魚、怎麼吃魚及魚從哪裡來,使大眾對漁業有更深入的認識,藉此推廣永續海洋的重要性。

除了線上資訊的彙整與傳遞,黃紋綺認為線下的「體驗」教育更能讓消費者有感,於是便設計各種遊程,帶領消費者搭船出海、參觀漁場、逛魚市場並親手做魚料理,完整重塑大海到餐桌的過程。

如洄遊吧的知名遊程之一「勇闖海上大迷宮」,便結合出海賞鯨與漁場導覽,讓消費者不僅能參與花蓮最知名的賞鯨行程,更能一窺漁人的工作樣貌。最後還有洄遊料理 DIY,由專業職人帶領眾人親手烹煮魚料理,體驗鮮魚從清洗、烹煮、品嚐到收拾的過程,大幅縮短消費者與產地之間的距離,完成一場深度的漁業體驗。

洄遊吧盼能以吸睛的體驗,讓民眾在實際參與的過程中,找回對大海的熱忱、進而願意付出心力保護海洋,達成永續發展的願景。

新創如何立足百年產業?建立互信是關鍵

一間小小新創如何在擁有百年歷史的漁場產業中立足?黃紋綺表示,與在地業者建立互信關係是關鍵。

「有些人誤以為定置漁業是不是快要沒落了,所以洄遊吧才來到這裡想要復興產業,其實不是的。」黃紋綺說道,洄遊吧的初衷是將一級到三級的服務帶入漁村,讓海洋保育觀念更普及、漁業發展更永續。那為什麼這些原本「過得好好的」定置漁場,要配合洄遊吧帶民眾來參觀,甚至願意出動專業漁人擔任講師、為大眾解說呢?

推教育講座、帶漁場導覽,這些對當地漁場來說都是很新穎的概念,「剛開始,有些漁場還以為我們是來騙錢的。」黃紋綺表示,與漁場建立互信關係,首先要了解漁場的作業流程,不能因為要帶導覽或講座就影響到漁場工作;再來就是好好溝通,讓漁人理解辦活動的目的及方式,而因為活動而衍生的空間承租或講師費用都必須清楚交付,避免讓人有被消費之感。

黃紋綺分享,創業初期,她花費很大的力氣與在地漁人溝通洄遊吧理念,連自己在定置漁場工作的舅舅都曾不諒解「為什麼要回來做這個?」黃紋綺咬著牙,從邀請舅舅擔任講師、舉辦免費課程開始,一步步將漁人的專業、友善環境的漁法以及永續海洋的觀念推向大眾,也逐漸影響了在地的漁人。

對多數漁人而言,漁業是「不喜歡讀書的人」才會從事的勞力密集工作,他們完全沒料到會有年輕人願意來聽漁人分享工作經驗,且數量逐漸擴增。在洄遊吧推動的漁場體驗活動中,他們感受到大眾對於漁業工作的好奇與尊重,也因此改變了對自身工作的想法,更願意進一步了解永續海洋的概念、成為與洄遊吧並肩合作的夥伴。

「先有獲利才能永續」洄遊吧開創新商業模式,盼將影響力擴及全台

如今,洄遊吧成功地將在地的一級產業串連到三級產業,像是透過漁獲宅配服務,讓以往只將鮮魚販售給市場的漁場,開創直接面對消費者的商業模式。此外,洄遊吧更帶動了在地獨特的觀光體驗。「有不少年輕人特地來花蓮就是為了參加我們的體驗活動,讓我覺得深受鼓勵。」

「我不敢說洄遊吧對當地居民或定置漁場產業有多大的影響,但至少有讓更多人知道,七星潭這裡除了看海、看日出,還有一個從日本殖民時代就開始、歷史悠久且對環境較友善的定置漁業。」黃紋綺感性地說:「雖然我們現在賺的錢可能還不及定置漁場的 1%,但我們開創了一個新的商業模式,將在地漁場由一級產業串連至三級產業,讓一些對漁業及海洋有興趣的年輕人可以投入其中,共同透過知識傳遞與體驗活動,推廣永續海洋理念。」

自 2016 年洄遊吧成立至今,正職員工從原本的一名增加為 3 名,還有 8 名兼職夥伴協助體驗活動進行。洄遊吧更持續培訓介紹永續海洋知識的講師,團隊成員日益擴增。黃紋綺分享,目前洄遊吧的經營概況已達到損益兩平、邁向穩定成長。

對於其他欲投入地方創生的年輕人,黃紋綺再三提醒「商業模式」的重要性,「想做地方創生,一定要先想好你的商業模式。」黃紋綺表示,台灣的年輕人都很有想法與熱情,但是熱情會因為你到了不同的地方、遭遇各式各樣的問題而消磨殆盡,此時若連基本的生存都無法達成,那也別提該如何繼續生活下去了。

「一開始一定會很辛苦,不過也有很多資源可以運用。」黃紋綺提醒,創業過程中別忘記善用政府或是企業的資源。以洄遊吧為例,創業初期因參與教育部青年署「U-start 創新創業計畫」得到創業資金、也因參與了某企業的計畫,獲得專業顧問的建議,而逐步調整自身的商業模式,令洄遊吧得以一步步發展至今。

未來,洄遊吧盼能將影響力擴大,讓永續海洋的理念在台灣遍地開花。「台灣是海島國家,有很多的漁村,我們希望,洄遊吧成功的模式可以作為經驗的轉植,讓各地的年輕人都可以複製,這樣才能擴散更廣、影響更多人。」

核稿編輯:郭潔鈴
策展夥伴: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

(此專題由社企流與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共同企劃、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農村創生不孤單!政府力推資源整合,盼能成為在地產業的好夥伴
>> 一顆黑糖凝聚全社區的心:新城社區復興甘蔗產業,讓長者安居、青年樂業
>> 青年掀起藺草的文藝復興:藺子串起在地產業,連結 3 代人一同編織傳統工藝新未來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