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他們不是敗類,是有機會重生的人才」回頭浪子成立「逆風劇團」,為非行少年撕下壞孩子標籤

2020.02.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王予辰、張瀚尹

曾經被社會放棄的成瑋盛、陳韋志及邱奕醇 3 人為幫助和他們經歷相似的「非行」少年,共同創辦逆風劇團,希望能藉由戲劇,幫助更多青少年們找到自己的人生價值及目標,並為此而努力,進而回歸正途。

年少輕狂的叛逆 是劇團成立的契機

逆風劇團是 3 個曾經的「非行少年」於 2015 年所成立,團隊成員是由一群曾被貼上「壞孩子」標籤的中輟、高關懷少年所組成。「在社會中被貼上標籤的『非行少年』,也能夠變成為社會、為他人付出的角色。」逆風劇團說。

被問到創立劇團的契機,今年 22 歲的共同創辦人兼團長成瑋盛提起他年少輕狂的過去。成瑋盛上了國中後開始走上「逆風」之路,混黑道、重傷害、以拳頭解決不滿,是學校師長及警察眼中的麻煩人物。

雖社工多次輔導,卻依舊無法引導成瑋盛走回正確的道路。直到他看見身邊好友從少年犯管教所轉至安置機構,最後再到成人監獄,進進出出的過程,以及聽聞自己熟識的一名販毒的學姐在法庭上輕生,才讓他大徹大悟,「如果我再荒唐下去,人生結局不是坐牢便是死於非命。」因此,成瑋盛告訴自己要改變,要找到一件值得活下去的事。

扭轉他人生的契機,是在高二那年加入復興高中戲劇社,那是他第一次在舞台上找到自己,也是他第一次與一群人共同努力、完成一件事,在演出後得到觀眾的掌聲,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被社會接納的感覺,那次的演出不僅燃燒了他對戲劇的熱情,更燃起了他創辦劇團的決心。

成瑋盛過去不相信夢想,因為對他來說,夢想就是因為不可能實現才被稱之為夢想,然而自從他加入戲劇社後,他才感受到有「夢想」是什麼樣子、感受到自己正在靠近夢想,且可能實現。在升高三的那年暑假,成瑋盛加入了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發起的「風箏計畫」,帶著安置機構的少年走訪全台各地的高關懷班、感化院,希望可以帶著少年們透過表演藝術重新找到自我以及生命的價值。

實際進到安置機構後,成瑋盛發現那些高關懷少年並不是社會中的少數,「大家會覺得他們是敗類,但我反而覺得他們全部都是有機會重生的人才。」當時他也決定,將來要成為拉起別人手的角色,立定了要在台北成立青少年劇團,帶著那些曾經和他一樣的年輕人從戲劇中蛻變與成長的目標。

在逆風劇團中 找到生命價值

立下明確目標,成瑋盛隨後找了同樣也曾走偏的國小好友陳韋志及國中學長邱奕醇共組戲團,有著相同經歷的 3 人,都希望能以自身的轉變影響每個曾經和他們同樣迷茫的少年,幫助他們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及價值。

於是,逆風劇團正式誕生。成立初期,為招募少年,成瑋盛時常到法院及青少年中心等各機構演講,分享自己的過去,也在演講後邀請青少年加入逆風劇團,盼以戲劇教導孩子分工、負責,並找到各自的夢想。到現在,逆風劇團成為燈塔、浮魚的基地,除了幫助孩子找到自己以外,對於每位成員,都是像家一般的存在。

共同創辦人邱奕醇表示,剛開始答應成立劇團,是因覺得成瑋盛提出的理念「拉起迷茫孩子們的手」與自己的想法很像,但在創辦劇團後,與少年們的相處也使他的性格從原先的暴躁,改變成現在想要照顧「弟弟、妹妹」的耐心,修飾了自己的脾氣。逆風劇團的理想是「遍地開花」,希望未來不再被大眾貼上「壞孩子一定無法改正」的標籤。

比演技更重要的是,少年們在劇團中習得如何分工,成瑋盛說,許多孩子一開始都不擅與人相處,甚至自私,但在一起演戲的過程中,他們學會了互相幫助與承擔責任。且不同於其他劇團,逆風劇團可讓成員們自由選擇專業,音效、燈光、演戲、舞台設計等等,讓少年們從中尋找自己的興趣,成瑋盛說:「如果他們找到夢想,心中的火被點燃,就會知道自己為了什麼努力,而感到活著是更有價值的事。」

逆風劇團也發起「 Love & Life 共生計畫」,非行少年們在經成瑋盛過去認識的藝術工作者及戲劇系的朋友們培訓後,演出以自己為主軸的生命故事,在計畫當中讓這些逆風中的孩子上台演出,追逐夢想。同時組成獨居長者關懷團隊,透過有趣的遊戲,拉近彼此間的距離,也帶著獨居長輩們到戶外進行藝術團體的課程。

爺爺、奶奶都笑容滿面地說:「跟年輕人在一起,感覺自己也變年輕了!」且除戲劇外,逆風劇團也提供反毒講座,透過真正曾深陷於毒品的少年,更有說服力地到學校或青少年機構裡演講。

即便改過自新 依舊難以撕除「壞孩子」標籤

但劇團之路也不完全順遂,雖然改變了許多,卻無法將身上的標籤徹底撕除。成瑋盛表示,逆風劇團一開始創立時,他們寫過許多想服務的信到各老人中心,但許多機構對他們有疑慮,怕少年們會欺負老人、對老人施暴。直到有其中一間老人中心接受後,少年們出乎意料地與長輩相處得很好、對長輩說話溫柔,且每個星期都期待與他們見面,成瑋盛因此認為這些孩子們絕對能被改變。

除外,剛成立時,附近的鄰居或警察也懷疑他們可能「掛羊頭賣狗肉」,藉著劇團名義,私下依然在做不光彩的事。住在附近的鄰居王小姐表示:「剛開始知道他們都是有前科的小朋友當然會覺得害怕,怕他們住在這邊會讓治安變差,也會擔心他們做壞事。」但是看了報導之後知道他們都改變了,甚至幫助他人,因此希望他們都能繼續努力,找到自己的路。

除了劇團 更是「家」

不過,僅管再理想,劇團也有現實層面的問題,經費是他們的當務之急。逆風劇團 8 成的經費用在社會福利,卻因立案為表演藝術組織,而拿不到社會福利的經費,資金來源除了公演收入以外,也找了企業贊助或與公部門合作等等,卻依舊入不敷出。

但 3 位創辦人們並不因此放棄,不惜掏出自己的資產、向家人借款,也要保護這個劇團。逆風劇團預計於明年成立協會,與政府合作、申請經費。且除劇團外,也計劃以租屋形式,或者以政府閒置空間改造,重劃一個像「家」一般,能容納約 20 人的居住空間。成瑋盛眼神堅定地說:「因為是家,再怎麼窮都不會放棄。」

被問到是否有成功引導每位高關懷少年走回正確的道路,「當然也有不願意改變的朋友,我沒辦法勉強他們,但看著他們依然在監獄進進出出,真的很感慨也難過。」成瑋盛皺著眉頭無奈地說道。但自己也是過來人,知道改變並不容易,因此他不會放棄這條路,依然希望自己能夠「拯救」更多孩子。

當然,也有因此走回正途的孩子。成瑋盛欣慰地說,去年逆風劇團引導了 10 個幫派出來的孩子,但在經歷學習戲劇、與彼此相處,以及演戲的過程後,便有 6 位少年復學、4 位少年找了穩定的工作,使他覺得付出都是有意義的。

「你會後悔那些犯下的錯誤嗎?」成瑋盛一聽到問題便不加思索地回答:「我不會後悔啊!沒有那時候的我,就不會有現在的我了,也許就沒有機會幫助這些孩子了。」即便自己帶著標籤,他也不後悔曾經荒唐的過往,反而希望能藉由這樣的標籤,更深入孩子的內心,以「過來人」的經驗,引導他們走回正確的道路。

逆風劇團的少年們,過往在家中無法獲得歸屬感,也從未獲得關愛,自從加入逆風劇團後,才真正有被關心的感覺。3 位創辦人真實地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家人,牢記少年們的生日一同慶祝、關心時的嘮叨、犯錯時的勸導與責罵⋯⋯,讓少年們頭一次感受到家的溫暖。「就算曾被放棄,但我們聚在一起,就可以從逆風中找到自己的價值,我們都不要放棄自己!」是逆風劇團成立時的初衷及至今不變的理念。

採訪側記

剛開始看到逆風劇團的報導就被他們的故事深深吸引,他們比一般人都還要更勇敢,願意挑戰世俗的眼光和標籤,奮力追尋自己的夢想,努力翻轉自己的生命,除去過去的包袱,在戲劇這個領域發光發熱!採訪完後對他們感到更敬佩之外,也希望自己能夠用更包容的眼光看待每一個人。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逆風劇團」翻轉生命高關懷少年因戲劇重生

延伸閱讀
>> 舊醫院變身新學院!三峽「青草職能學苑」,翻轉弱勢青年人生
>> 為社區付出心力,讓台灣變得更好!「全民社造」獲獎團隊出爐,信義房屋支持眾人用行動改變家鄉
>> 重建問題青少年對社會的信任——日組織「DxP」24 小時接收高中生求救訊息,用漸進式課程助其建立自信

結合藝文與永續發展:東南亞培力計畫「SEAΔ 」串連跨領域專家,回應 SDGs 目標

社企流/文:高捷

由湄公河文化中心(Mekong Cultural Hub)和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共同創建的計畫「SEAΔ 」,期盼透過一年的培力活動,讓 10 位來自東南亞、英國、台灣的藝術文化工作者可以交流、分享並探索永續發展的可能性,為亞洲區域發展做出貢獻。

此計畫成立於 2018 年,第一屆的參與者囊括出版、策展、視覺藝術、共創空間社會企業、平權、環境保護、人力資源等。2019 年第二屆參加者則包含旅行、動物保護、藝術創作、女性培育等領域。這些參與者分別來自台灣、柬埔寨、越南、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與英國,將在接下來一年共同參與 4 場工作坊。

以藝術與文化促進不同族群對話、達成永續發展目標

創辦該計畫的成員之一、湄公河文化中心執行總監 Frances Rudgard 表示,東南亞近幾年隨著經濟成長,文化與藝術領域也開始茁壯發展,但尚未有完整的機會培育出文化領袖。

而當聯合國近年開始倡議 SDG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簡稱 SDGs ),亞洲各國多以經濟、政治、科技、環境生態等方面切入,在文化藝術領域相對薄弱,但藝文領域中的人文關懷,往往是永續發展的核心價值。

東南亞區域本身的獨特性,難以用西方國家的文化發展歷史來詮釋,需要透過一個交流計畫,來回應亞洲文化發展本身的脈絡。該計畫的專案經理李慧珍 (Jennifer)來自台灣,她認為藝術和文化是永續發展、社會發展的重要關鍵,例如泰國、柬埔寨、越南在歷史上經歷各式戰爭,累積的民族仇恨,在近代以藝術與文化的交流化解彼此偏見與誤會。

如何讓藝術與文化作為一個方法去達成永續的目標、不同族群之間的對話,是 SEAΔ 的宗旨之一。

Jennifer 提到,東南亞因為過去多年以來的發展不均、貧富差距等問題,文化藝術工作者相對缺乏資源、技術與網絡,也少有機構或是組織全力投入藝文工作者的培育與交流,個體的發展也就更形困難。透過 SEAΔ,除了提供與串接資源,也讓不同國家的工作者可以建立交流網絡、分享技術。因此計畫的重點在於透過交流、溝通、共創的過程,促進更多亞洲的藝文工作者開始進行更多區域合作的行動。

參與者選拔:具備專業經驗、關注永續發展

在首屆與第二屆的 SEAΔ 參與者選拔上都經歷漫長的討論。Jennifer 表示, SEAΔ 定位的對象會是有足夠專業經驗、並可以影響更多人一起為關注的課題投入心力,且本身有關注東南亞區域以及永續發展的工作者。

初次書審的指標包括:具備至少 5 年以上年資的專業經驗、是否嘗試推動社區永續經營發展等。例如表演藝術工作者,除了在表演上呈現藝術文化,是否能夠在表演中帶出社會議題如貧窮、環境等。又或是旅遊業者能否在遊程設計中帶入環境永續、旅遊目的地的社區經濟、文化均衡發展。

進階審核則是透過另外成立的顧問委員會來進行書審,該委員會組成來自東南亞富有經驗的藝文、社區發展工作者。在此階段也會考量參與者的「投資性」,意即參與此計畫的對象是否具備長遠發展性、擴大影響力等特質。例如透過藝文促進更多不同族群對話、在專業工作中更以行動達成社會永續發展、將影響力從所處社區擴大至整個社會或產業。

為期一年的工作坊,透過 4 階段培育參與者技能與觀點

Jennifer 表示,一年 4 次的工作坊,會分成交流、創造、分享、反饋共 4 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交流」,地點選在柬埔寨金邊,用意是促進參與者彼此認識、交流理念與價值觀,並由專業講師帶領 SDGs 、社會企業的課程與在地參訪,讓大家擴大從永續角度思考與發展。

第二階段「創造」則是透過分組的方式,讓 10 位成員分別前往國際非營利組織「Helvetas」在緬甸、越南、寮國 3 個國家的永續貿易計畫參訪、學習。該計畫輔導偏遠村落的農民種植更符合區域內自然環境的經濟作物,在增加經濟收入的同時也維護在地自然生態,例如緬甸的計畫是輔導撣邦北部原先種植鴉片的農民改種植茶葉, Helvetas 引進產業轉型與技術輔導,協助媒合盤商或是出口商。

參與者可以進入社區、進到不同國家實際看到社會現象,透過訪談、田野調查、觀察、交流,理解該計畫的架構與對象的社區狀況。Jennifer 認為,多數大眾看到明顯的社會問題時都會有所刺激,但往往難以進一步行動,因此第二階段的核心就是讓參與者除了看見問題,也能演練可能的合作過程,成為未來跨界、跨國合作行動的基礎。

第三階段主軸則是「分享」,地點選在印尼萬隆,4 天的工作坊除了在地參訪、領導課程學習,也讓各組分享上一階段行動、田野的經驗,形式不拘,由各組自行討論決定,在第一年有透過簡報做演講,也有藝術創作、展覽、表演等方式呈現成果與心得。 SEAΔ 會邀請夥伴組織、合作對象、萬隆在地藝文工作者等參與,讓各組的經驗成果分享可以有更多交流的機會。

最後進入「反饋」階段,地點選在寮國永珍,參與者在 3 天的工作坊觀察自己以及其他參與者在這一年的變化,從一開始陌生到一起合作,將這些經驗結合在自己原本領域中,甚至更進一步串連彼此的專業、產生更多動能。

當然,最重要的是,一年的計畫結束後,每位參與者都要更謹慎思考在一年過程中接觸到可以合作、發展的機會,進一步能否衍伸成可行的專案計畫。因為這一年除了 10 位參與者彼此交流,每個人也認識了包括寮國、印尼、柬埔寨、緬甸、越南等地的社會企業、藝文工作者、社區發展工作,都是未來的可能性。

柬埔寨金邊的社企蓬勃

在第一階段於柬埔寨金邊的工作坊中,為了讓參與者都能進入地方脈絡,也特別安排了當地的藝術中心與社會企業參訪,包括藝術文化社會企業「Phare」,以培育柬埔寨藝術設計、影像、舞蹈等領域人才為主、本身也是柬埔寨知名劇團,透過劇團演出來吸引遊客付費參加,並在劇團中導入柬埔寨音樂、舞蹈、歷史與社會議題。

而另一間參訪組織為友善餐廳「Farm to Table」,是柬埔寨第一間以剩食為主題的餐廳,標榜提供健康友善的食材。透過技術改良,該餐廳將都市內廚餘轉化成堆肥並販售,也將技術分享給合作小農,助其改善收成。

此外,也造訪了由國際知名導演 Rithy Panh 成立的「Bophana Audiovisual Resource Center」則是柬埔寨的寶庫,因為紅色高棉內戰的關係,許多文史資料、影像、聲音都在戰爭中被摧毀殆盡。該中心透過大量資料搜集、修復、保存,讓柬埔寨中斷的藝術文化得以傳承,更進一步培育出許多新銳導演投入電影、紀錄片發展。

Jennifer 指出, SEAΔ 最特別的地方是從參與者到合作組織、在地組織,都具備高度的豐富、多元以及跨領域特性,永遠無法預測這些參與者能夠創造出什麼想法或是合作可能。

在第一階段工作坊結束後,參與者已開始籌劃下一階段的執行計畫,包括行動藝術結合社區工作、永續旅行串連藝文交流等主題。

接下來將進入第二階段,參與者將分成 3 組前往緬甸撣邦、寮國北部山區、以及越南山區,與國際組織 Helvetas 協作。這樣的分組安排主要來自 SEAΔ 專案經理、導師們的觀察,盡可能每組成員在興趣、專長、性格上避免過高的同質性,藉以激盪出更多火花。。

Helvetas 希望藉由這些文化藝術工作者參與他們的永續貿易與區域農業扶持計畫,在田野、交流、探訪的過程中,共同激盪出對於社區發展、國際援助工作上更多創意和行動,連結跨領域的專業,達成 SDGs 目標。

核稿編輯:李沂霖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公平貿易」不只關乎薪資正義,還能從這 10 大面向實踐聯合國 SDGs
>> 林峻丞─「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就失去了生命」甘樂文創用在地文化滋養創意
>> 推動台灣社會創新,政府首重「串連」——唐鳳:讓社創組織彼此連結協力,成為促進永續發展的巨大動力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