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重建問題青少年對社會的信任——日組織「DxP」24 小時接收高中生求救訊息,用漸進式課程助其建立自信

Next Commons Lab/簡嘉穎

日本定時制、通信制高中學生,4 成畢業後找不到出路

聽過日本的「定時制、通信制」高中嗎?

日本的定時制高中與台灣的夜間部相似,學生通常只在下午或晚上上課;通信制高中則以遠距教學為主,偶而才到學校。前者約有 10 萬人,後者為 18 萬人,約佔全日本高中生的 0.8%。雖然人數不多,但根據調查,這 28 萬人約有 6 成曾有拒絕上學的經驗、有 3 成是經濟困難的單親家庭。

以這些學生為輔導對象的 NPO「DxP (ディーピー)」的創辦人今井紀明(Noriaki Imai)表示:「這些學生畢業後,有 4 成『出路未定』,沒有繼續升學也沒有去找工作,未來一片茫然。」相比之下,一般全日制高中生畢業後有 95% 選擇升學或就職,兩者差異懸殊。

「為什麼這些孩子對未來不抱希望?我們有兩個假設:一是這些孩子與他人的連結很少,我們稱之為『缺少社會關係資本』,二是他們缺少成功體驗,換句話說,面對很多事情,他們不認為『我也能做得到』。」

此外,高中起就常到海外當志工的今井也發現,比起非洲的孩子,日本的孩子反而更加貧脊,「當然,發展中國家也有本身的問題,像是戰爭、饑荒等等,相較之下,日本的孩子真的非常的幸福。但日本的問題,或許也是許多亞洲鄰國的問題,就是貧富差距造成的『相對性貧窮』。」

他指出,特別是中途退學、或是沒上高中的孩子,在學校可能是被欺負被排擠的對象,躲在家裡好幾年都不見人,只靠網路與外界連結。「這樣的孩子很多都不知該怎麼回歸社會,甚至也回不去了,無形的標籤,加上社會壓力,讓他們很難重回原本的社群。」在家裡雖然可以滿足食衣住行等基本生理需求,卻缺少活著的感覺。找到辦法讓這些孩子重回社會、重新建立高中生與他人的連結、並帶來更多的「成功體驗」,就是 DxP 的目標。

導入官方認可學分課程 crescendo,提升學生找到「未來有想做的事」的機會

DxP 最主要的特色課程為「crescendo」,即樂理中的「漸強」之意。由名為「composer」的義工到校上課。第一堂課由義工先聊聊自己的失敗經驗、第二堂課聊各自的生活、第三堂課聊聊大家的夢想(或是想嘗試的事)、第四堂課由一起上課的義工和學生聊聊對彼此的印象……,連續幾個月,依循「不否定他人」、「向不同背景的人學習」、「向不同年齡的人學習」的 DxP 三原則,由同一位義工和同樣 2、3 個高中生互動,建立雙方的關係。

「這些大多曾經拒絕上學的孩子多半不信任大人,接觸過的大人多半都是擁有輔導背景的『專業人士』,我們的義工雖然有研修,但大部份都是沒有什麼證照的普通大人。」DxP 的 composer 目前已經超過 300 人,大多為另有工作的社會人士,也有小部分為大學生。今井指出,藉由課程,希望讓這些孩子能夠跟『一般的大人』能有多一點接觸。

「crescendo」是日本國內首次得到官方學分認定的 NPO 課程,目前大阪有 4 成的定時、通信制高中都已導入。「因為是學校的正規課程,所以比較容易觸及到真正需要的學生。」相對弱勢的學生,往往不知道怎麼找到適合自己的資源;公部門有足夠的資源,但卻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觸及真正需要的學生,DxP 的課程,就正好補足了缺口。

根據統計,上完「crescendo」課程之前,僅有 29.4% 的高中生表示「未來有想做的事」,課程結束後大幅提升到 70.8%;「覺得自己有優點」的比例,也從 25%,提升到 50%。「原本我的價值只有 10 元,現在我覺得我的價值大概有 100 元了。」一個高中生在課程後寫下的心得,令人欣慰,卻也令人心痛。

Crescendo 目前以關西為中心,接下來會逐漸推廣到札幌、東京等地,未來希望能夠拓展到全日本主要都市圈。

「透過 crescendo,建立和這些孩子的第一次接觸,這只是 DxP 的第一步。」後續 DxP 提供就學、就業、創業諮詢,還提供職場見學服務。另外也跟其他企業合作,在大阪府內展開共享住宅的服務,「共享住宅的對象以接受過輔導、正在找工作或已經就職的高中畢業生為主,接下來預計在大阪市內增加更多 2、3 個據點。」

DxP 也與致力國際交流的 NGO piece boat 合作,每年送 10 至 20 名高中生搭郵輪到海外去。

一艘郵輪可能有超過一千名乘客,讓這些可能從來沒有出過國、抱有各種艱辛過去的高中生跳脫原本的生活圈、每天和不同文化的人相處,是非常珍貴的經驗。「很多人覺得這些曾經拒絕上學、或是家境貧困的高中生很可憐,但真的跟他們聊過天之後,就會發現他們其實充滿無限的可能性。」

原本足不出戶的孩子,最近開始學寫程式了

網路更是 DxP 的強項。他們利用 Line@,24 小時接收來自日本全國高中生的求救訊息,「現在我們辦公室裡就跑來一個原本足不出戶的孩子,最近開始學寫程式了,說未來想要當工程師呢。」此外像是足不出戶的高中生現在在遊戲公司上班,在 IT、製造業等工作……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說到這些孩子的變化,今井顯得十分開心,因為會找上 DxP 的孩子,多半都是現實生活中沒有任何可以傾吐心事的對象、連老師都束手無策的孩子,「到學校去,連老師也會拉著我們說,這個孩子千萬拜託你們了。」目前一年大約為了觸及更多高中生,DxP 能夠加強網路輔導,目標是 3 年內協助一萬名高中生。

今井認為 DxP 的優勢就是能夠廣泛的觸及高中生,找出真正需要幫助的對象,「目前日本其他以青少年為輔導對象的 NPO,其實不太擅長使用高中生常用的 SNS。」今井表示:「當然範圍廣,專業性多少就會有些不足,所以我們也會和其他團體或專業人士、企業合作,大家各自發揮彼此的長處,提供更全面的協助。」

今井也提到,現在日本「不良混混型」的孩子越來越少,「繭居型」的孩子反倒越來越多,「大家都非常安靜,一句話都不說,我們主要是協助這些孩子,」他笑:「不良混混型的孩子反而充滿 power,能夠自己找工作或做想做的事。」在日本,沒有 power、過度壓抑與安靜的孩子反倒成了大宗,「現在亞洲很多國家,像是韓國的孩子可能也是這樣。」

沒有「事業性」但具有高度的「社會性」,補足了日本社會失落的一塊

除了專案經費,DxP 沒有拿任何國家補助,運作資金來源以捐款為主。對此今井表示,日本由於少子化,花在兒童與青少年上的預算越來越少,仰賴補助的 NPO 規模也越來越小,所以他一開始就不想拿國家的錢,但也沒有打算創造可以盈利的事業:「日本現在到處都在講社會企業、社會創業,企業在獲利的同時兼顧社會責任,一兼二顧,聽起來很棒,也和所謂的『事業型 NPO』的界線越來越模糊,那 NPO 的責任究竟是什麼呢?」

今井當初在創業時思考良久,找到了 NPO 的著力點——開拓缺少市場性的服務,照顧公部門或企業都無法顧及到的人事物,「沒有『事業性』,但具有高度的『社會性』,反而能夠得到很多捐款人的贊同。」

目前 DxP 一個月平均有一千多人捐款,其中有 400 多人是定期每月捐款,持續力很強。

今年 3 月起,DxP 開始嘗試經營連結失學、輟學生、拒絕上學孩子的網路社群。今井笑說,DxP 的藍圖已經描繪到 2030 年以後了。「現在本來由國家承擔的社會保障越來越衰退,我們就想,NPO 是不是能 cover 這個部分呢?」

重新建立人與人的連結、人人有工作、有地方住、對未來仍有希望與夢想,DxP 想實現的目標說起來很簡單,但卻補足了日本社會失落的一塊。

本文為 Next Commons Lab 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延伸閱讀
>>「未來咖啡」助更生少年重返社會,打破走上歧路的惡性循環
>> 弱勢賦權不是救濟:用愛帶他們變成「夥伴」,一起創造改變
>> 亞太區得分最高的 B 型企業:食藝餐飲 6 成員工為弱勢,端上最暖心的美食

社企流 iLab 提供創業家從 0 到 100 的無縫支持,助你用商業啟動社會影響力 !
>> 第三屆 iLab 育成計畫強力徵件中,更多資訊請上 iLab 官網

到街頭上一堂學校沒教的氣候課! 全球學生掀起氣候變遷罷課潮,台灣老中青三代皆響應

2019.05.28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孫文臨報導(2019 年 5 月 24 日)

席捲全球的氣候變遷罷課潮,5 月 24 日也在台北街頭同步展開。Fridays For Future 台灣學生聯盟(FFFTSU)及多個學生團體響應國際氣候變遷抗議活動,在立法院外舉行「氣候共學堂」,開出包含綠能、菸蒂、撤資等 8 堂課,現場有近百位民眾參與,老、中、青三代頂著炎炎夏熱,上一堂學校沒有的氣候變遷課。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TWYCC)理事長黃品涵說,雖然各國主要的罷課抗爭主要是呼籲政府關注氣候變遷現況,但這次的活動更涵蓋青年培力、公民賦權的意義,讓學生即便走出校園也能學到更多知識。

台灣學子響應全球罷課潮  走出學校上一堂未來的課

2018 年 8 月 20 日,瑞典的 16 歲少女雷塔・桑柏格(Greta Thunberg)第一次拿著木板出現在瑞典議會大樓外頭,木板上頭寫著「為氣候罷課」(skolstrejk för klimatet),當時只有她獨自一人,沉默地站在街頭。

從那天以後的每天早上 8 點半到下午 3 點,她都坐在同一個地方,而加入罷課抗議的人愈來愈多,她的事蹟開始在社群網絡上廣為流傳,許多學生在週五響應罷課,後來桑柏格受邀上 TED 講述自己的理念,並在今年 2 月走上歐盟演講台,呼籲各國領袖更積極的面對氣候變遷問題。

今年初開始台灣各地也陸續有學生響應,濟南基督長老教會青年自主在每週五傍晚走上街頭,呼籲政府與民代正視氣候變遷的嚴重課題,台師大台史所的李星元說,一開始發起這項響應國際的抗議活動,只有 6 個人,但隨著時間的增加也有愈來愈多教會外的人加入,「4 月 19 日的時候就已經有數十人參加」他說,未來這項活動會一直持續進行下去,他們希望以聖經「焚而不毀」的精神來推廣 Fridays For Future 的環境運動。

「氣候共學堂」由 FFFTSU、TWYCC、350 Taiwan 等多個民間組織串連,在現場安排了「塑膠產業讓地球越來越熱——從一根菸蒂談起」、「綠能真的假的?」、「國際間談什麼氣候?——聯合國氣候談判簡介」、「校園撤資行動」等 8 門課,還設置「議題行動區」與「氣候電影院」,要讓公民互相學習、彼此培力。

從無到有的塑膠菸蒂  其實是資本主義的騙局?

課程講師之一,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研究專員孫瑋孜表示,1950 年時全球只有 1% 的市售香菸有濾嘴的設計,當時開始有醫學研究指出香菸與心血管疾病、癌症等慢性病有關,因此菸商為了去污名化才開始大量使用濾嘴,「但後來發現濾嘴對於減低香菸疾病根本無效,現在也沒人相信濾嘴有效。」他說,目前全球已經有 98% 的香菸都含有濾嘴。

孫瑋孜說,濾嘴的主要成分是醋酸纖維,其實就是塑膠的一種,在自然環境裡面需要 12 年才會分解,且分解後會變成細小的塑膠微粒進入食物鏈中,「我們會要求台灣菸酒公司不要再使用塑膠材質的濾嘴,並與全球環團串聯,要求跨國菸草企業改用其他材質或者不用濾嘴。」他強調,香菸濾嘴只是眾多的塑膠垃圾來源之一,生活周遭有許多其時不需要的塑膠物品,最後都會變成垃圾。

孫瑋孜也指出,塑膠屬於石化產業的一環,根據研究目前塑膠產業所排放的溫室氣體站約 6%,約等於全球航空業所佔的碳排放當量,「未來人類愈來愈依賴塑膠,預估在 2025 年塑膠產業造成的溫室氣體將會占全球的 1/3,甚至更高。」他說,同時海洋的塑膠垃圾量也會高過海洋生物,而塑膠的分解又會產生甲烷跟乙烯,減少塑膠的濫用不只是減廢,更能減緩全球氣候變遷。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教育推廣專員李孝濂強調,最簡單的就是減少購買、反覆使用,「從源頭減量,才能有效的抵制塑膠業成長,每個人都不再持續購買塑膠製品,就能迫使企業轉向,對環境更為友善。」

解決氣候變遷有方法?  減緩、調適、世代正義

「氣候共學堂」發起團體,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理事長黃品涵則表示,「氣候變遷」聽起來有點抽象,涉及的範圍與議題也很廣,但主要可以聚焦為減緩、調適、世代 3 個重點。

「減緩溫室氣體的排放、垃圾的製造、能源的消耗,就能減緩氣候變遷;調適則是指,要正視氣候變遷的影響,並透過建築、都市規劃等方法與極端氣候共存。」黃品涵說,氣候變遷也是世代正義的課題,也許現在我們製造污染、使用塑膠感覺不到對環境的影響,但都是我們的下一代要承擔。

此外,黃品涵也提到,「氣候電影院」選映的紀錄片《天翻地覆:資本主義 vs. 氣候危機》,提供了一個相當特別的觀點去解析氣候變遷,因為企業追求不斷獲利,造成能源不停地消耗,這是資本主義過去造成的錯誤,但紀錄片也提供了從資本主義改變這個錯誤的方法,讓資本家轉而朝向投資環境保護、永續發展的未來。

氣候變遷誰能解決?  民眾:每個人都是關鍵

活動的尾聲,民眾拿著手繪看板,從立法院走向行政院,呼籲政府正視氣候變遷嚴峻的威脅,正視全球升溫造成海平面上升淹沒土地的現況,有參與的民眾說,「氣候變遷看起來是緩慢改變,但事實上會變成複合性的災難,今年中國秋行軍蟲肆虐、台灣的龍眼樹沒有開花、蜜蜂逐漸消失、暴雨發生狀況變得嚴重,這些其實都息息相關。」

他說,印尼日前宣布要遷都了,因為地層下陷加上海平面上升,現在的首都雅加達在 2050 年將會被淹沒,「淹沒以後這些人要搬到那裡去住,有錢人可能買了很多房子,但平民百姓怎麼辦?」他強調,這些事情個人的努力很重要,政府和企業家也都有責任要解決,氣候變遷是需要全人類團結面對的挑戰。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學校沒有教的氣候變遷課! 「氣候共學堂」露天開講 老中青都到齊

延伸閱讀
>> 面對氣候變遷議題覺得無力又無趣? 5 款桌遊助玩家在遊戲中開啟對話、尋找解方
>> 史丹佛、劍橋等名校向化石燃料產業說不!全球 150 間大學提倡校園撤資,台大學生也響應
>> 光顧「零碳餐廳」,將能減少數百萬噸碳排放!加州人用消費改變氣候變遷,促當地農場改用「碳耕農法」

社企流 iLab 提供創業家從 0 到 100 的無縫支持,助你用商業啟動社會影響力 !
>> 第三屆 iLab 育成計畫強力徵件中,更多資訊請上 iLab 官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