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說不出口的,用藝術來表達:藝統會助特殊兒童自由創作、發掘自身價值

2018.11.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房莛蓁、王郁雯

走進位於象山的藝術統合教育發展研究協會,打開木製的教室門,除了深棕色的木質地板外,可以看見一大片擦得發亮的鏡面。一一拉開後,裡頭陳列著整齊排放的教學道具,有搖鈴、鼓、木琴,和一些繪畫工具。藝統會的老師姜春年說,希望透過音樂或其他藝術元素,啟發出孩子們的可塑性。孩子不必在課程中學會一種樂器、譜出一首樂曲,而是希望能在學習過程中體驗藝術的美。

藝統會的創立 始於特教孩子的啟發

位於象山的藝統會成立於 2011 年, 以藝術統合為教學核心,教育研究當作教學方式,探討課程對身心障礙兒童有哪些啟發,最後再將經驗分享給社會大眾。

協會創辦人林絲緞老師是一位舞蹈教育家,早期她常與攝影師、畫家們彼此交流互動,因此萌生「藝術統合」的想法。結合攝影、音樂、舞蹈及繪畫,她希望統合的概念如同舞蹈裡有繪畫的構圖、繪畫的構圖裡面會有舞蹈的旋律般,彼此牽連、相互影響,讓大家看見藝術的另一種面貌。

一次教學課堂中,林絲緞發現班上有幾位學生沒有一般人的口語表達能力,讓她感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奇怪。課堂結束後,她進一步了解才發現他們都是自閉症的學生。學生家長因為覺得老師的教法非常很有趣,所以把孩子送過來學習,沒想到引發林絲緞對自閉症孩童的注意,讓她開始積極了解自閉症,並將觀察結果與心得融入對自閉症孩子的教學中。同時,林絲緞也看見這些孩子在無人帶領下,在教室內自己透過身體的延展,玩出很多不同的肢體動作、韻律,讓她更確立藝統會創立的必要性。

姜春年是目前藝統會的老師兼總幹事,早期從事插畫創作的他,一開始是為了到社區大學學習繪畫才接觸到林絲緞老師,然後接觸到她的舞蹈課。有一次老師邀約他一起去帶自閉症孩子上課,姜春年一口答應了。他說:「我那時候傻傻地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就答應,沒想到越做越有心得。」

姜春年笑著說,早期投入藝統會時,大家的點子十分奔放、不周全,想法通通混在一起就像「什錦」一般,好像各個面向都兼顧,卻沒有一樣做的實在。「我們都不是特教背景的人,我們的背景比較屬於藝術家或是一般教學者,所以我們的組合比較另類。」然而很幸運可以遇見很多願意幫助協會成立的人,例如一點點資金的捐助,或是教具的贈與都是成就今日藝統會的原因之一。

藝統會的行政陳心慧表示:「這個非營利組織,7 年來的經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路是有很多人在幫助,所以就覺得這裡都是有很多人在支持,才能夠讓正面能量更大,才會這麼多的家長和小朋友會來。」

自由地發展創作 課程中找到生命價值

藝統會以身心障礙者為主要的服務對象,其中包括自閉症、情緒障礙等兒童及青少年,又以自閉症為服務的大宗。

統合教育與一般藝術治療不同之處在於,相較於醫院裡的治療體系,藝統會希望能讓孩子在協會的課程中學會生活自主、發掘自身價值。姜春年說:「我們自己會清楚我們其實不是治療,我們是發展性,那發展性東西一定會包含治療。」透過活動設計,長期建立信任,讓孩子們自然而然的打開心房。

長期觀察下,自閉症孩子們的口語表達並不好。先天性的口語表達障礙,讓一般人很難透過語言去了解他們在想什麼。「可是其實想起來,還是很多方法可以了解,藝術的方法就是一個好的元素,譬如說身體的動作、創作過程,都會是了解他們的一個動作。」姜春年說,藝術得以讓人自由發揮、創作,讓孩子在藝術表達、肢體、創作上找到自己的獨特性,因而提升自我的價值感。

從挫折中摸索 從回饋中找到持續動力

「我其實都在孩子跟孩子的互動裡面,去發現他們很多有趣的特質。」身為協會第一線的教學者,姜春年一路以來透過無數的體驗課程,才慢慢了解這些孩子們的特質。儘管他自認非常擅長與小朋友相處,一開始上課時也摸索許久,遇過許多挫折。

最初,他們對於課程上的發想有太多想法,嘗試過程中曾讓孩子們抗拒,除了發現自己的課程並不吸引人外,也會因為課堂上學生的情緒管理失控而感到挫敗。以藝統會的學生「智仔」來說,一開始他不擅與人互動,對於與人交往的過程中充滿恐懼感,時常藉由強力的肢體回應來防衛自己。推人、打人、辱罵等表達對智仔來說是最好的人際互動,但自從他接觸了協會的肢體創作與展演課程,舒緩了智仔面對社交的緊張感。

肢體展演像是練習與塑膠袋互動。一開始智仔二話不說的踢它、踩它,反映出平時與人互動的攻擊與防備。姜春年說,智仔這些行為在課堂上不會被老師禁止,讓他自己嘗試如何和物件交往後,反而讓他思考自己的行為。「久了之後,他和同儕互動上變得比較溫柔,願意等待朋友間的回應,然後建立情誼的連結。」

「可是因為挫折才會熱愛 、 面對挑戰 ,應該說我們喜歡挑戰啦, 只是我們在面臨挑戰的部分是以創作的部分去做應對。」姜春年說,儘管教學過程可能因為每一位孩子的狀況不一而很辛苦,甚至在調整教法上會感到挫折,但看見許多兒童在課堂上的進步,他都會感到欣喜若狂。

相較於最初的挫折,現在更讓姜春年印象深刻的反而是學生們的溫暖回饋。他很開心的說,曾經聽到家長說著自己的孩子是多麼期待來上課,也曾看見孩子在藝統會上完課後露出滿意的笑臉,給予藝統會的老師一個大大的擁抱,讓他心裡暖暖的。就像是一顆種子在心裡萌芽一般,藉由在藝統會的美好回憶與經歷,滋養著種子不斷茁壯,成為他堅持下去的最大動力。

課程兼顧室內外 活動中盡情展現自我

藝統會的課程分類分為兒童班、青少年班兩種,再加上志工培訓課程。兒童班希望孩子能夠長期參與課程,才能讓老師進行陪伴、深入了解,最後依照孩子們的成長及改變進行課程的設計與調整;青少年班主要負責情緒障礙、自閉症、學習障礙等等的學生,同樣藉由不同的設計課程去了解青少年的心理狀況。每周一次的課程,讓孩子在這裡盡情探索自我。

協會課程以團體課程居多,因此志工的陪伴自然不可少。透過定期的志工培訓,讓志工實際體驗課程內容,並學習語彙的應用和與孩子們的相處技巧,經過 15 個小時的志工訓練後,就可以和孩子進行的實際接觸。除了課程外,志工也可以照顧戶外的植物、煮飯和整裡環境。

「我覺得這樣的環境對志工老師來講是一個很舒服的環境,所以他們其實可以感覺這個環境帶給他們的養分跟能量,因為確實有很多會來服務的人自己也有內在的需求,它想要透由這樣的付出得到某種穩定。」姜春年說,來這邊當志工除了能藉由服務幫助別人,也可以享受山林間的氣氛,體驗都市無法觸及的心靈平和。

除了室內課程外,戶外活動的安排也是協會很注重的一部分。「我們最早成立是在北投的一個農場,叫做逐風農場,它是一個藝術家的場地,早期在那邊成立,所以一開始我們跟大自然有很好的關係。」姜春年說,他們常常到大安森林公園進行戶外體驗,譬如說踩草地、翻滾、跳躍,讓孩子們釋放能量,也讓自然刺激他們的感官。

提供藝術技藝 期許建立職涯藍圖

「接觸孩子去設計課程,可是你帶久了,帶 2 年、3 年、4 年,你有沒有想過這些孩子未來怎麼辦?」姜春年表示,未來協會除了提供教學、啟發及團體氛圍的營造外,也開始思考孩子們的未來,希望為每一位學生建構出未來的職涯藍圖,不過一切都要等協會運作更穩定時再詳細規劃。

藝統會的課務助理林姵君也說:「將來也希望可以成立一個工作學校。因為這些同學們他們在創作上面,有很多的很個人本能,就是很原始的東西,會呈現在他們的創作上,那我們希望這個東西除了可以讓更多人看見以外,也可以從這裡面,讓創作這件事情跟他們生活有所連結。」透過學習到的技藝賺錢,會對學生有很大的鼓勵。

走「藝術統合」這條路其實很辛苦,因為每個族群需要更專業的態度去面對,族群的變化和難度也需要特別多的心血投入,每一位學生都是一個個案。姜春年說了一個很有趣的比喻:「就會很像一個菜園,或是一個花園裡面就會很多各種不同的植物存在,每個都是特別的植物,所以你看待這些植物都會有不同看法。」

藝統會成立至今遇過百百種學生,每一位孩子都帶給協會不同的回憶。一句話、一抹燦笑或一個不經意的舉動,都讓姜春年至今印象深刻,成為繼續為藝統會付出的動力。期許藝統會日後發展出更好玩的互動課程與計劃,讓更多孩子在這裡綻放出最絢麗的生命。

採訪側記

來到藝統會後,真實地感受到這個地方的魔力。採訪過程中,老師讓我們一起體驗課程的一部分,才發現原來報紙也可以玩出這麼多花樣。另外在志工的培訓課程中,看見志工們透過身體的律動與音樂一起舞蹈,真真實實地感受到他們發自內心的喜悅。教室靠著山,貼近大自然,空間也十分的開放,未來這裡的學生們一定會很喜歡如此寧靜舒適的空間設計,在如此美好的環境下發展無限可能。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藝統」找回特殊孩子的生命價值

延伸閱讀
>> 美國林肯中心建立友善劇場,打造專屬自閉兒的一對一藝術表演
>> 在戲劇中找到人生解答:來自農村的現代「花旦」,透過參與式戲劇翻轉人生思維
>> 點點善「城市曙光」計畫:陪伴視障者作畫和調香,用藝術共創讓視力限制變成優勢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2:從數據到行動方案,如何用數據突破事業成長瓶頸?

本次邀請漸強實驗室共同創辦人黃紹航、好日子創辦人簡仲威、團圓堅果創辦人劉家昇,他們如何用數據來看產品設計、社群行銷、規模成長?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交流之夜,邀請想探索新趨勢、新思維、新解方的你!
>>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美國林肯中心建立友善劇場,打造專屬自閉兒的一對一藝術表演

2018.11.12
合作轉載

礙的萬物論/文:黃秀溫、何品緯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你帶著小孩前往劇場觀劇,享受著周末親子的閒暇時光,劇團的聲光效果與有趣的演員互動,帶給孩子無限的快樂,「這一切是多麼美好啊!」你滿足的笑著。

但,同樣的劇團表演帶給患有自閉症的小孩可能卻是一場惡夢,裡頭絢麗的聲光效果與壓迫的空間讓他們感到焦慮,他們無暇顧及舞台所演出的美好,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充滿過度刺激的地方。

這種世界級的劇團表演,不屬於我們的地方

「這種世界級的劇團表演,不屬於我們的地方。」一對父母這樣告訴紐約林肯中心藝術總監 – 羅素.葛瑞特(Russell Granet),他永遠忘不了當時媽媽與小孩失望的臉龐,彷彿自閉症宣判了他們一生終將與劇團表演絕緣。羅素很難過,他有更大的使命,必須要讓更多人都能看見藝術的精彩。

但,這談何容易呢?

在自閉症光譜上的夥伴,容易受到外在刺激的干擾而感到不適。所以一般表演會出現的華麗燈光、絢麗服裝、音效變化等,都會讓自閉症者不舒服。多年來,雖然開始有劇院公司製作了低感官刺激的舞台,讓劇場更有包容性。例如:〈獅子王〉和〈阿拉丁〉等百老匯的經典表演,都改編成更適合自閉症者欣賞的方式演出,但是這仍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畢竟無法滿足每一位在自閉症光譜上夥伴的需求。

羅素認為,雖然表演上盡量減少燈光、音效,在轉場時可以更為順暢,但是如果自閉症兒童無法專心坐在椅子上超過兩個半小時,那麼這些改變也是白費力氣。

幸好,在 Oily Cart 劇團的協助之下,林肯中心建立了友善小型劇場,一個專門為自閉症兒童所打造的表演場地。有別於傳統台上與台下之分的劇團表演,Oily Cart 劇團打破了舞台的限制,「一對一」的與孩子互動表演,意為當台下有 8 位觀眾,便會有 8 位演員與孩子們一同「互動演出」。

以其中一場劇團表演「Up And Away」為例,演出者們便帶領孩子們登上熱氣球,盡情的在戲劇世界裡冒險,時而觸摸遠方飄來的白雲,時而彎腰觀察地上那帶有神奇色彩的草叢。

柔和的燈光與最小的舞台元素,加上在表演初期說故事者便會與自閉症孩子清楚地說明外在環境設備,預防孩子們因突如其來的聲響而感到徬徨無助。同時,這種一對一地共同演出的方式,更能以孩子們的反應為優先,適當的改變表演內容,讓演員與觀眾不再被舞台隔離,能更近距離的說故事。

這種工作不同於傳統戲劇,因為它更接近人

羅素坦言,這種演出模式的成本非常昂貴。但經過兩年的開發訓練,2015 年進行第一次首演後,發現這個市場需求很大,很快就有超過 300 個家庭想要參加,人數更日漸增加。雖然這種演出方式還有些內容可以改善,但得到的許多回饋多是正向且溫暖的,甚至有些家長更說:「這是我的孩子第一次完整的聽完整個故事」。

Oily Cart 的聯合創始人兼兒童劇場的老手 – 提姆.威柏(Tim Webb)說,從 2004 年開始,這個劇團一直在英國為自閉症者製作更為友善的表演。他說,「這種工作不同於傳統戲劇,因為它更接近於人」。

這種世界級的互動型劇場的表演,才是屬於我們的地方。

全文轉載自礙的萬物論,原文標題:不再是台上與台下,美國林肯中心打造自閉症者的「一對一互動」劇團表演!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超市推行「安靜一小時」,打造自閉兒專屬的友善時段
>> 美國餐廳打造「身障友善遊樂空間」,讓所有孩子都能享受遊戲的樂趣
>> 全球首座為身障者設計的社區活動中心——新加坡 Enabling Village 以通用設計打造兼容環境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2:從數據到行動方案,如何用數據突破事業成長瓶頸?

本次邀請漸強實驗室共同創辦人黃紹航、好日子創辦人簡仲威、團圓堅果創辦人劉家昇,他們如何用數據來看產品設計、社群行銷、規模成長?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交流之夜,邀請想探索新趨勢、新思維、新解方的你!
>>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