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想吃蛋,自己養隻雞!他將陽台改造成雞舍,啟動都市裡的自給生活

2022.02.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古若彤、洪子淇

你有想過在家裡的陽台就能養雞、自己吃的蛋自己生產嗎?執行「都市養雞計畫」的沈致軒,動手改造租屋處陽台,在家實驗循環生活,意外被過去在交大應用藝術研究所的老師得知,邀請他進駐位於新竹六燃大煙囪的「新竹生博物館:保溫睦鄰駐站計劃」,建立「保溫雞舍」,與附近居民一同實驗永續生活在社區發生的可能性。

手工改造租屋處陽台,打造「以雞為本」空間

「因為是自己養的,所以很放心。」沈致軒當兵時看了許多食物安全相關書籍,意識到自己吃的蛋都是來自工業化養殖的產物 ,這些工業化養殖的雞吃的都是人工配置好營養的飼料、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以外就只能生蛋,毫無自由可言,每隻雞都只是「工具」,一顆雞蛋的價錢大約 3 到 4 塊錢。還有一些是友善養殖的農場,這些農場會提供蛋雞舒適的空間,且不打任何生長激素或抗生素,讓雞自然健康成長。為了支持友善養殖農場,沈致軒買蛋時都刻意挑選標榜友善養殖的雞蛋,但相對一般工業化養殖所產出的農飼蛋來說,友善養殖所產的放牧蛋的價格約 15 到 32 元一顆,甚至更貴,雖然想支持友善養殖,但錢包的厚度似乎不允許。

為了支持友善養殖同時節省成本,沈致軒決定自己養雞,但該養在哪成了最現實的問題。這時他發現租屋處的陽台一直都是閒置空間,被用來放雜物,於是靈機一動,著手將陽台改造成雞舍,開始他的「都市養雞計劃」。雞舍的每一個角落都是 DIY,材料也都盡量用免費、垂手可得的回收物組成,例如餅乾鐵盒、被丟棄的寵物籠、或路邊撿來的木板。加上真的找不到、必須要買的材料,雞舍搭建完成只用了 1353 元。最後去飼料行向老闆訂隻雞,就完成所有實驗準備。

沈致軒將第一隻雞命名為「除餘姬」,小名「餘姬」。因為雞的食物是人類的廚餘,牠會幫忙消除廚餘;至於為什麼是「姬」而不是雞,則是因為蛋雞都是母雞,同時姬字又是公主的意思,由此可見沈致軒是把雞當作小公主疼愛的。

為了以「雞」為本,作為設計的出發點,沈致軒想盡辦法將冷冰冰的陽台打造成模擬大自然的環境,例如將瓷磚地上鋪上防水布、再蓋一層沙土,讓雞可以以沙浴,排泄物也能直接落入土中分解。因為是養雞新手,飼養過程中也會觀察餘姬適應狀況,適時調整, 並成立臉書粉絲頁「雞本設計」紀錄他養雞的過程。雖然陽台雞舍的空間只夠養一隻雞,但沈致軒設計的雞舍達成了良好的生態循環,人吃不完的食物變雞的食物和土壤肥料、雞吃飽了生蛋給人吃、土地夠營養就能長出人吃的植物。

走進大煙囪下的家,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交大應用藝術研究所的賴雯淑副教授,是沈致軒就讀研究所時的老師,目前擔任「新竹生博物館:保溫睦鄰駐站計畫」(下稱保溫計畫)的策展總主持人。此計畫是為了活化建於日治時期,目前已廢棄的「海軍第六燃料廠」(六燃)。國民政府來台後,廢棄廠區成為許多軍眷被安置的地方,久而久之便形成眷村聚落。「養雞這件事不只是為了獲得雞蛋,而是要重新建立已經凋零的人際關係。」過去大煙囪廠房的眷戶們大多是自給自足,所以會在眷村裡養雞,賴副教授與保溫計畫的團隊不斷地在思考如何「再造歷史現場」。

在大煙囪廠房整修完畢前,他們曾經試圖透過 VR 讓遊客看見過去眷村的生活樣貌,還能實際和 VR 世界中的雞互動。大煙囪廠房整修完後,剛好有塊地是沒有鋪水泥、上方也沒有屋頂遮蔽、還有龍眼樹在一旁,讓他想到沈致軒的養雞計畫,覺得這塊地很適合邀請他進駐,真實地在舊眷戶裡重現過去的養雞現場。

而沈致軒當初答應教授進駐大煙囪的家也是因為這樣有機會讓更多人體驗養雞的生活,保溫雞舍最初就是設計成社區型雞舍。沈致軒也直言「一開始就沒有想要靠自己照顧牠們」,招募志工不僅為了讓周遭居民與大煙囪有更進一步的接觸,也想讓雞舍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於是帶著志工利用廢棄廠房的廢棄物建造保溫雞舍、每週排班分工照顧雞、不只要維護雞舍的環境,也要去合作餐廳幫忙外送雞的食物。

在大煙囪的家附近的建功國小,就有 4 名學生在認識雞舍後,都會固定跑到大煙囪下的家找雞玩,後來便被沈致軒「收編」成雞舍的小志工,下課後就會到雞舍報到,和雞一起玩、或是幫忙割雜草給雞加菜。沈致軒說,這些孩子的父母也蠻樂意讓小孩下課後到保溫雞舍待著,因為即便是在鄉下地區,都很難得有這種能接觸生態的機會。

也因為有許多志工和居民的拜訪,保溫雞舍也逐漸成為住戶們的交流基地。原本拿來存放雞的食物的大冰箱,住戶們也開始會拿一些家中消化不完的食物冰進冰箱與他人分享,成為人雞共用的食享冰箱。

ChickenEats 雞本外送

「我一開始就決定不要花錢買飼料。」都市養雞實驗的一開始沈致軒便挖了一個大坑給自己跳,他認為飼料是現代工業化養殖的產物,過去在鄉下養雞也幾乎都是把家裡的剩菜剩飯或做菜的邊角料給雞吃,雖然吃得隨便,但至少牠們可以享受到不同食物、體驗不同味道。沈致軒不想讓雞一輩子吃營養都調配好的飼料,畢竟他養雞也不只是為了追求雞蛋產量穩定輸出。

「當初我就直接跟老闆說我不想花錢買飼料給雞吃啊。」沈致軒說當時找老闆談收集剩食一事,老闆都阿莎力的答應了他,為了向餐廳老闆們致謝,有時雞舍裡有多的蛋時,他都會拿幾顆和老闆分享,領取廚餘時也會順道在店家消費,也算是回饋老闆。

外送剩食是保溫雞舍志工的工作之一,他們需要在午餐時段後拿著空的便當盒去餐廳,和老闆交換放好剩食的便當盒回來,再倒進雞專用的飯盆中,送進雞舍給牠們享用。便當盒則是利用保溫雞舍收集的雨水沖乾淨即可,因為給雞吃的食物都非常清淡、不油膩,所以也不需要使用任何清潔劑洗碗,如果那天真的有點難洗,用一些沙子搓一搓沖掉就好。

每一隻雞都是他的寵物、是他的家人,沈致軒只希望他的雞公主們能夠吃得開心、健康。因此從除餘姬到保溫雞舍,沈致軒給雞吃的食物都是他自己常吃且把關認證後,覺得夠乾淨、夠健康、低油低鹽的餐廳剩食,而目前固定合作的三家餐廳:安姆士輕食茶舖、腰果花砧板原食料理等。

廚餘、養分、食物,循環生生不息

雞舍裡的雞不是廚餘桶,牠們也不是每一次都能把餐點吃完,飯盆裡總是會剩下一些「剩食的剩食」,沈致軒會丟進他用撿來的塑膠籃蓋成的「厚土箱」中,一層廚餘、一層土放進塑膠籃中、再蓋上落葉,因為放置在戶外環境,有足夠的通風,加上撿來的籃子孔洞夠大,不會再堆積水分,廚餘、土和落葉交互作用,便能夠分解氣味,使雞舍完全沒有印象中廚餘的臭酸味。

厚土箱中,廚餘、土、落葉結合成非常營養的肥料,雖然難免會有一些蚊蟲,但蚊蟲對於雞來說也是食物的來源。這些肥料還能被用來種些人吃的食物,甚至有廚餘中的木瓜籽在肥料的滋養中發芽,現在已長成小小的木瓜株,使人人嫌棄的廚餘進入雞舍的生態循環後,也能成為生命的源泉。

社區循環經濟,一起當「雞奴」

對於都市養雞實驗的最終目標,沈致軒所想像的是每個社區都能有一座雞舍,透過住戶分工照顧,不但能促進彼此間的接觸,雞生下的蛋能互相分享,居民日常產生的廚餘或剩食也能收集起來成為雞的食物,減少浪費,甚至還能將雞的剩食與土地結合成為肥料,種植作物,回饋住戶。總而言之,就是將保溫雞舍「加盟」到其他社區。

「我有去跟管委會提過,但都被委婉的拒絕了。」沈致軒默默地講出這句話,眼神與口氣都略顯無奈。他曾經向租屋處的大樓管委會提案,將社區裡的一塊空地改造成雞舍,將自家陽台的成功經驗帶入社區,希望能實際應用在社區。但管委會卻以「這件事要經過所有住戶投票才能決定。」為由,希望沈致軒放棄。

現階段在六燃大煙囪的保溫雞舍進行得很順利,雞的食物常常會供過於求,但就算雞吃不完,廚餘還是能有其他功用,幾乎不會產生浪費。雖然保溫雞舍還能在大煙囪下的家待多久還是未知數,但沈致軒儼然已成為「雞本大師」,帶著每一隻雞嘗試各種方法,希望有朝一日能讓雞舍進入社區,共榮互助。

(來源:生命力新聞

採訪側記

一踏進保溫雞舍,最驚訝的就是雞舍裡一點臭味都沒有!環境維護得非常乾淨,雞舍裡的雞們也非常親人,看到人就不斷「咕咕咕」的叫,和一般農場看到的雞很不一樣!

實際拜訪安姆士輕食茶舖,看到菜單裡的五穀飯、堅果、蔬菜等,便能夠理解為什摩沈致軒會挑這間餐廳。當我們一起帶回雞的剩食饗宴時,沈致軒看著雞吃飯的樣子,從他的眼神便能感受到他不只把這些雞當成寵物,甚至是他的家人,一心一意希望牠們過得健康、活得自在。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社區裡的保溫雞舍 剩食也能成為饗宴

延伸閱讀
>> 送餐、養雞帶來樂齡生活?她們用創新服務為長者謀幸福
>> 你聽過人道飼養雞嗎?歐洲百萬人連署廢格子籠、亞洲業者跟進
>> 地方創生教母陳美伶X青年社造行動家:人才與 ESG,是打造永續社區的關鍵

紐約米其林餐廳推蔬食新菜單:我們對於奢華的定義必須改變

2022.02.10

社企流/編譯:黃維萱

近年蔬食的觀念興起,許多民眾因為氣候的因素,改變過往的飲食習慣。享譽全球的紐約米其林三星餐廳 Eleven Madison Park 在 2021 年時宣布新政策——新菜單將全盤改為蔬食,不再提供葷食,僅部分餐點仍然使用蜂蜜與牛奶。

這間擁有 20 年歷史的餐廳,過往以乳豬、海膽、薰衣草釉鴨等菜餚獲得饕客喜愛,在 2017 年獲選為英國美食雜誌 Restaurant 「世界 50 佳餐廳」(World’s 50 Best)以及米其林三星等多項指標性肯定。

餐廳現任負責人 Damel Humm 認為:「現行的食物產業在各方面都不夠永續。」因疫情而關閉 15 個月的 Eleven Madison Park,在 2021 年 6 月帶著全新的蔬食菜單重新開幕,每客餐點仍然維持美金 335 元的定價。這項改變在 Fine Dining 界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我們對於『奢華』的定義必須改變,我們不能夠回到從前了。」Humm 表示,改變食材的使用一直是他在思考的事情,在疫情期間獲得一段空白時間時,終於下定決心,為了改善氣候變遷影響而往蔬食餐廳發展。

「Eleven Madison Park 的核心精神是為人們帶來驚喜,而不是說教。」Humm 說道:「這項調整需要更多人力與時間的投入。」重新開幕後的 Eleven Madison Park 依舊高朋滿座,但為了顧及疫情,每週供餐時段減少,因此總客數減少。而對於媒體問及餐廳的營收, Eleven Madison Park 表示不提供財務數字。

紐約的蔬食餐廳 Dirt Candy 負責人 Amanda Cohen 認為 Humm 的改變值得肯定,尤其過往 Humm 皆以葷食為主力菜餚。「這項改變使環境與蔬食的議題延續。」 除了 Humm ,也有其他餐廳也走在朝蔬食發展的路上。灣區的主廚 Dominique Crenn 在 2019 年調整旗下所有餐廳的菜單;2021 年 1 月時,法國蔬食餐廳 Ona 摘下米其林指南五星,而這也是米其林指南首度推薦蔬食餐廳。

在疫情之下,Eleven Madison Park 除了做了蔬食轉型計畫,也與非營利組織 Rethink Food 合作,經營 Eleven Madison Truck 餐車,提供紐約有需要的弱勢族群餐盒。每當客人在 Eleven Madison Park 消費一份餐點,Eleven Madison Park 將會提供 5 份餐盒。餐車也使用與餐廳同樣的食材。Humm 說:「我期望每個來餐廳消費的客人都能夠為這社會盡一份心力。」在疫情高峰,餐車一日可提供 3 千份餐盒給當地社區,緩解基本的飲食需求。Humm 也期望透過的行動讓更多人重視社區中的飢餓問題。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與唐鳳午餐:實踐永續,從「怎麼吃」開始談起
>> 虎虎生風過新年!關注 SDG 3,促進良好健康與福祉
>> 讓全民輕鬆落實綠色飲食!「永續食材指南」誕生:我們一天有 3 次機會可以改變世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