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培養小田園種子 一同打造城市綠廊

2015.06.0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朱佳盈、李旻珊(2015年5月13日)

位於車水馬龍的博愛國小,有一群小小農夫在有限的土地上種植有機,他們投入時間並注入心血,期盼著自己雙手種下的菜可以趕快收成。教導小小農夫如何種植有機的孫仁益,原本任教於桃園的公埔國小,因加入慈心基金會,學習有機農業後,決定辭去工作,將自己所擁有的知識傳遞給他人。透過這次北市在校園實施小農田計畫,他把困難的有機理念,規劃成能引發孩子興趣的體驗活動,將食農教育與課程結合,培養校園小田園種子。

孫仁益 透過教育實踐生命崇高理想

畢業於彰化師範大學工業教育系的孫仁益,原本應該走向工業這條路,但大學讀著讀著,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的,並不是一台台冰冷冷的機器,也不是複雜的通訊、光電、微電子的專業技術工程,而是貼近人、可以感受到人「心」的輔導相關之工作,於是在大學的他,一邊讀著自己的本科系,一邊旁聽輔導系的課程,希望在未來可以做一位輔導他人的老師。

畢業後,剛好家裡附近的公埔國小有職缺,於是他進入了小學教育的領域。一九九八年,是他在小學任教的第一年,偶然機會與高中的老師聯繫上,透過老師的介紹,孫仁益進入了福智文教基金會。

在福智基金會中,孫仁益擔任生命教育的志工,到各機構、國小、企業等教導生命教育,也協助教育部生命教育學習網教案開發。在參與各項活動中,他開始省思自己的生命意義,孫仁益說,「在擔任志工的過程中漸漸體會到,許多事情都不是在學校可以學習到的,尤其是生命教育當中,對人群、對父母、土地的關懷,這些大家都會說,每個人也都懂,但身體力行的力量卻不夠」。

在小學任教的十二年生涯中,他把可以教的都傳達給小朋友們了,卻還是覺得這樣的教育不足夠。於是在擔任小學教師的第十三年,他毅然決然的辭去工作,全心投入於福智文教基金會。

在全心投入福智文教基金會工作的三年後,轉調到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同時也開始了桃園慈心農場的建置工作。他調侃自己說,在農界他是個「空降部隊的菜鳥」,完全沒有一點農業基礎,作為一個管理者來管理這片偌大的土地,能做的就是花更多的時間學習,並且身體力行,自己下田做,漸漸地得到了務農老前輩的肯定,也從一個使用農業機器的門外漢,到現在操作起來游刃有餘。

小田園計畫 在都市叢林裡培養小小農夫

桃園慈心農場,原本是規劃成提供都市人或非以從事農業經營為基本目的者,長期租用農地,參與耕作、收穫,客串農夫體驗農事生產作業過程的市民農園。但由於成果並沒有想像中的好,甚至讓土地雜草叢生,地主不太滿意,於是孫仁益帶著一行有共同理念的人,在多方努力下,將這片土地營造成教育農場。

孫仁益說,既然作為教育農場,就必須兼具教育與休憩的意義。在他漸漸熟習農業知識後,開始規劃一系列如:有機種植教學、雜草防治等課程,提供附近居民進農場觀摩與學習,但他認為,只有這些婆婆媽媽們知道有機種植的好處是不夠的,更須把這個理念教育給下一代,從小便開始培養善待土地的心,孕育校園田園小種子。

正好,他看見了台北市長柯文哲提出了「小田園計畫」,希望將種菜融入教學,讓學生從實際參與耕種的過程中體會並觀察作物生長,也可以讓學生體會到農夫的艱辛,更愛惜土地。於是,孫仁益領著一群義工,自告奮勇的與小田園計畫的承辦人提出合作,開啟了小田園教育計畫的合作。

為了讓小農田計畫有立竿見影的示範作用,因此基金會的同仁在一開始便選了位於市政府旁的博愛國小,「在這塊寸土寸金的台北繁華鬧區裡,如果可以成功的在校園閒置小地種出作物,那麼其他地方也一定可以。」孫仁益說。如何在狹小的地方種植有機,且能帶動孩子學習與觀念改整的風氣,甚至融合藝術、休憩與美感,便成了此次計畫要達成的目標。

他們透過三次場勘,數天的模擬操作以及兩天的施工,終於設計出一套適合小朋友的小田園課程。這套小田園課程,即是透過有趣且生動的體驗方式,讓小朋友認識各種蔬菜及香草,並在閒置小地上用有機的方式種植萵苣、高麗菜、蔥、薄荷、迷迭香等香草植物與蔬菜,讓他們透過親自觸摸泥土,種下菜苗的過程中,將食物與生活的連結,也利用校園中的落葉做為有機肥料,讓小朋友了解生態的循環以及培養不浪費的心。

孫仁益說,從實做中學習到的知識才能最貼近小朋友的心,也使他們可以深刻記住並且從中找到感動、培養知足感恩的態度,這是教科書上所無法帶給他們的。從計畫擬定一直到製作完成,不過耗時一個多月的時間,但給予孩子們的可能是一輩子的影響。

綠色生活 改變自己也改變他人 

孫仁益笑著說,在管理慈心農場的這幾年來,自己改變了很多,不只身體變得更加健康,連心境上也轉換了許多。以前自己是個自我中心的人,總是抱著「我做得到,你也一定可以」的心態,嚴格的對待每個人。但漸漸發現,人與人相處如同種植作物一樣,不同的植物有其不同的生長環境與種植方法,唯有適性發展,才可以與大自然萬物共生共存;人與人相處亦是如此,要試著去了解每個人的不同,並且給予不同的對待,相處才會更融洽。他說,這一路上,與其說是陪著大家改變,不如說是大家教他如何改變,變的更好。

透過小田園計畫,也看見了小朋友的改變。孫仁益說,有些小朋友不喜歡吃蔬菜,覺得蔬菜很難吃。但在吃了自己種植的有機萵苣後,小朋友開始喜歡蔬菜,且對蔬菜的想法改觀了。或許是因為有機種植,讓蔬果更清甜,也或許是萵苣中注入了他日日等待的心情,讓小朋友更懂得蔬菜得的來不易,也就更珍惜地吃下去。

孫仁益也準備在下個月,於慈心基金會在桃園地區的教室屋頂上,將之規劃改造成「綠屋頂」,賦予老舊大樓屋頂新生命,也融入飲食、休憩、療癒的功能。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學員心得】不只是鍵盤憤青、說說人 ,草地學院讓「改變社會」進入我的人生

當時,我也跟大部份草地學員的「同梯」一樣,是個上班族,心裡覺得有點想改變社會,但不知從何下手。可以叫我鍵盤憤青、叫我一日社運份子,但你絕對不能叫我「說說人」。

因為,我入選了草地學院 !三天的活動裡上山、下田、走進在地,雖然有點熬夜、上課有點精實,但最後提出的計畫在講師的建議之下,最後真的成為了公司的新計畫「待用課程」,它不只為公司帶來了新的業務、新的合作夥伴,還為我們帶來第一座獎項:2014年亞洲社會創新獎。

坐在香港會議中心,記得香港的得獎者社會設計工作室總監說,她看到我們的計畫,還是覺得自己離社會太遠,「你們是教育NGO出身的嗎?還是你自己是老師?」

嗯,其實我只是一個參加過草地學院的新創公司專案經理而已。

原來,答案都在田野裡

當時,我們是一個教育的開課平台,想要用待用麵、待用咖啡的概念,試著讓我們開出的課程和師資,也能讓偏鄉的學生上到,但進行了一陣子的籌備,總是覺得隔山打牛、霧裏看花,想要為偏鄉做事,但偏鄉的現況是什麼?他們的需求是什麼?如果已經有那麼多組織在做服務,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改變現況呢?

看到第一屆草地學院的招生訊息,我們決定一試。

                                                              

原來,答案都在田野裡。

活動前我們就開始尋找資料,關於偏鄉的教育現況。往台東的火車上我們討論、跟社企流的導師對話,接著呈現我們想解決的問題給所有人。不愧是有篩選過的草地學院,沒有一個人是沒準備的,有別的社企創業家、有社會議題的工作者、有相關科系的學員,感覺自己身處在一支特攻隊中,要進田野受訓,為的是推動社會前進。

社企流安排的前期準備、田調訓練幫助了我們跟在地對話的基礎,三天之內我們聽了台東議長、公益平台執行長、以及第一線的社企創業家分享最寫實的經驗,晚上由社企流的Sunny帶著我們做工作坊,從國外案例來看,從發現社會問題到創造商業模式以解決它,有哪些工具可用、該具備哪些mindset。

課程精實跟划算到有點驚人。

我們知道了池上那一棵金城武樹背後是社區與外來財團的團結對抗,我們抄下了公益平台多年與在地互動學到的幾堂課、我們從創業家身上知道了商業邏輯裡藏著哪些解決社會問題的「武器」,在上完社企流工作坊之後,我們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第一天過完,覺得自己已從鍵盤憤青升級,準備打怪。

聽見,那些長期耕耘在地、社會議題的經驗

接著教室拉到了第一線。

                                                                         

當時我選擇的是教育,搭上車,我們往桃源國小前進。由校長鄭漢文接待我們,在國小裡的三個小時,我們跟學生一起度過了一堂課,跟老師訪談、跟學生一起做題目。

偏鄉學校所處的教育資源弱勢人人皆知,但沒有人知道的是,「要幫助偏鄉有很多方式,」鄭校長語重心長地說,「但若你只是給他錢,他只是更窮,生活技能會慢慢喪失。」

送書、捐錢、甚至是食物,很多的資源其實投入在台灣的偏鄉,但若不是我們到了現場看,我們可能不知道的是,wifi網絡的建置大過於一條路,給他們線上題庫的幫助大過於一棟活動中心,給他們平板電腦之後還需要的是上課的老師。

從都市裡想像出來的解方,其實可能浪費了好意,資源誤用的可惜都寫在校長臉上。

我們接著聊了教科書業者、偏鄉社區發展、各種公益團體處理問題的方式,校長也分享了他在蘭嶼、綠島看見的人事物。

在第一線,你被在地的耕耘感動,孩子們的需求驅動,一時間使命感、靈感、同儕間的討論充滿了腦袋,如果這學院不在「草地」裡,我想這是不可能的。

除了桃源國小,我們也聽了「均一教育平台」的經驗、拜訪均一中小學,一個是超過25,000人註冊、 每天被拿來測驗的練習題高達4,000題的線上平台,一個是台東在地推動華德福教育的組織。

                                                                             

刺激與收穫之後,實現!

跟我同組的學員之一是特教老師,我們一路聽著不同角色、組織處理社會議題的方式,然後組內我們交換心得、想法,最後一晚,用工作坊教的工具,畫出了我們的想像。

「待用課程」實現之後的效果很大,上遍了各大媒體,成為與眾不同解決偏鄉教育資源不均的方式,很多記者來訪時都問,為什麼你們能跟別人不一樣?為什麼你們設計讓在地組織提出需求、提出對課程的安排,而不是把主導權放在手握資源的一方?不怕他們不願捐贈嗎?

「因為我們知道真正缺的是什麼,我們不想做其他人做的事,也不想犯其他人犯的錯,」心裡想著草地學院讓我看到的一切,這句話總是說得踏實。

知道草地學院今年要到三個地方(宜蘭、苗栗、台南),且更專注的與在地互動,非常期待夏天過去之後台灣冒出更多的芽,期待你們的專業結合在地的耕耘,讓田野裡長出的解方為台灣社會帶來更多養分。

祝你的夏天與職涯,都能有更多能量。預祝入選!

2014草地學院學員 Jason


                                                                 

社企流草地學院開課了!

去年拜訪台東之後,今年我們將擴大跨足到宜蘭、苗栗和台南三地,

讓你深入貼近在地的故事和人物,挖掘台灣農村的創新模式。

透過第一線的互動和實作,讓你一步步成為改變世界的夢想自造家!

報名請點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