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免洗筷重生!上千萬根竹筷不丟垃圾桶,化身置物架陪你過生活

2020.11.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群眾觀點/文:Jie

用過的免洗筷若不直接丟進垃圾桶,還能拿來做什麼?來自加拿大的「ChopValue」團隊以「回收免洗筷」為起點,設計出一系列實踐循環經濟的「SMILE 再生置物架」,並將這個產品概念放上群眾集資平台 Kickstarter 提案。別以為這是惡作劇!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集資頁面提到,中國生產的免洗筷經販賣、運送到歐美國家,橫跨了 5000 英里的距離,實際上卻只被使用了 20~30 分鐘 (相當於一頓飯) 的時間;全球每年消耗掉 1 千億根免洗筷,假如將這些用過即丟的免洗筷逐一相連排起來,距離大約等於 68 趟從地球出發到月球的「登月之旅」 ——然而,它們列隊前往的卻是垃圾掩埋場。

「截至 2020 年 7 月為止,我們已經回收了 26329259 根免洗筷,拯救它們通往垃圾掩埋場的命運。」ChopValue 團隊試圖將設計思維帶進環保議題,以免洗筷加工而成的 SMILE 再生置物架包含大、中、小 3 種尺寸,所使用的回收免洗筷數量合計為 4276 根——假如你一次贊助包含 3 種尺寸的套組,你就拯救了 4276 根免洗筷的命運,讓它們不用直接進到垃圾掩埋場。有趣的是,ChopValue 團隊還會每天根據集資金額進度,在集資頁面上更新「贊助者已協助回收__根免洗筷」的最新數據。

SMILE 再生置物架尤其適合佈置在辦公室或日常居家空間,像是臥室、客廳、廚房或浴室;適合擺放物品包括書籍、盆栽、擴香、杯盤等,大、中、小等 3 種尺寸的最大耐受重量分別為 10、12、14 公斤。

看到這裡,你或許會聯想到「北歐簡約風」的居家氛圍。1949 年,知名瑞典家飾品牌 String® 創辦人—— Nils“ Nisse” Strinning 與妻子攜手設計出名為「String」的置物架系統,在一場書架設計比賽中奪冠——該參賽作品自此歷久不衰,成了舉世聞名的「北歐極簡風格美學」經典代表作。

集資頁面裡說明,ChopValue 團隊內的設計師 Tobias Brox 正是受此啟發、以模組化為設計核心,結合環保製程與家具工藝,要用 SMILE 再生置物架把微笑帶進你的生活中。

然而,聽到是用「回收免洗筷」加工製成的產品,許多人不免會眉頭一皺:要如何消毒這麼多用過的筷子呢?《SMILE 再生置物架》集資頁面說明,所有回收免洗筷首先會被放在振動平台上、透過人工篩除表面附著物,不以水或任何化學藥劑清洗,避免浪費能源或衍生更多廢棄物。接著,作業人員會用免洗筷沾覆不含尿素與甲醛的水性樹脂後層層疊壓,經過 6 小時高溫高壓滅菌處理,將它們塑型成一塊一塊的磚狀物,再加以打磨。

藉由這次發起群眾集資計畫,ChopValue 團隊也希望打造一套具建設性的、可永續發展的微型工廠模式,深入各地社區讓居民參與環保回收、再製造的過程,並為年輕世代職人創造就業機會;ChopValue 團隊在《SMILE 再生置物架》集資頁面裡表示,他們將持續擴大全球業務、努力推廣此一模式與循環經濟的影響力,未來近幾年的願景是促成 100 間微型工廠的啟用。

在集資期間內,SMILE 再生置物架提供自然原色(NATURAL)、杏色(ALMOND)、胡桃色 (WALNUT)等顏色選擇;前 1 千筆贊助訂單預計在 2020 年耶誕節前出貨完畢,其餘訂單則陸續在 2021 年第 2 季前完成。

全文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標題:用「回收免洗筷」加工製成的家具!SMILE 再生置物架,把循環經濟帶進生活設計裡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垃圾進到回收廠然後呢?這款智慧好幫手能做精準分類,提升回收物再利用價值
>> 海廢搖身變為獨特飾品!歌手吳汶芳推手作品牌「無垃不作」,要把永恆還給海洋
>> 「不垃圾場」發展專屬台灣的塑膠再生系統,將垃圾再製成實用生活小物

吃貨必看!3 部精選電影,揭開食物背後的旅程

2020.11.16

社企流首次策劃「輕影展 LIGHT Film Festival」,取自「LIGHT」既代表輕盈、又代表微光的含意,希望與大家一同輕鬆看電影,挖掘社會中隱隱發光的動人故事。一起躍進編輯的口袋片單,了解正發生於世界各地的大小事吧!

你我每日的飲食選擇與環境息息相關,輕影展第一場,社企流精選了 3 部與飲食及環境相關的電影,讓我們透過鏡頭,一同探討人與食物的關係。

社企流/文:高捷

《我家有個開心農場》,讓生命共存共榮

「我們相信萬事萬物自有其道。」

在歷時 10 年追蹤的紀錄片作品《我家有個開心農場》(The Biggest Little Farm )中,主角約翰與茉莉夫妻倆,帶著愛狗遠離城市,來到鄉間親手打造農場。

聽起來很愜意的生活,其實並不簡單——他們希望讓這塊土地上的每個生命都能共存共榮、彼此支援與協助,從而建立健康而完整的生態體系。

如何與大自然共存是農場主人每天面臨的課題,為了生計就必須讓土地開墾有效益,但為了生態平衡卻也要犧牲經濟效益的極大化,偶有農村生活的浪漫,不過多數時候農場主人們面臨的是天災、牲畜生病等各種大小問題。

這座「杏花巷農場」,佔地約 200 畝,距離美國洛杉磯約一小時車程,為了打造生物多樣性,讓生態系得以平衡,許多被一般農人視為理所當然的行動,如噴灑農藥、殺蟲劑來清除害蟲皆不可行,更難以種植大量單一作物來增加經濟收入。

沒有過度生產、經濟規模化的問題,讓每個生命得以找到在農場中的位置——如蝸牛是鴨子的食物,能使鴨更肥壯;鴨子在行走時能幫忙翻動土壤;鴨屎直接成為肥料,因肥沃土地而生出的蟲隻則成為雞群的美食。

當系統建立起來,儘管遇到各類天災與困難,土地上的生命們都能逐漸修復、回到最適合的狀態。


(來源:佳映娛樂

《玉子》是減少環境負擔的食物,還是人類的朋友?

由《寄生上流》與《末日列車》導演奉俊昊所執導的《玉子》(Okja),一樣從一個讓人驚艷的角度切入了人與動物、人與食物的微妙關係。

「最重要的是,豬肉嚐起來一定要有口感。」《玉子》描寫基改生技公司發展出特別基因的超級豬,不只飼料用量、排泄量低,而且口感美味,對環境負擔大大降低。聽起來是人類要減少畜牧業對環境破壞的一大進步。

為了宣傳超級豬,生技公司把幼豬交給數十個畜農飼養,並舉辦一場大賽。南韓山上的農家女孩成為了飼養家庭之一,但她和超級豬玉子成為了摯友,深厚的感情讓她誓言保護牠,不讓玉子被宰殺。

儘管片中對動物的殘忍配種實驗呈現了生技公司負面反派的形象,但透過片中角色的對話,我們也能看到保護動物與食物鏈之間的思考課題。在食物鏈中人類需要食用肉品,而食用意味著宰殺,是否就和動物保護是永遠對立的兩面?

電影本身並未給出答案。從現實生活中,越來越多人開始提倡人道宰殺、友善的飼養環境,希望為這些即將送入人類口中的肉品爭取更多生存的品質。但人道之外,動物與人類面臨生命逝去時的意義、痛苦或解脫,都值得我們去更深刻的思考。


(來源:Netflix

《五星級明日餐廳》開張!看名廚如何化剩食為頂級美食

「用廢棄食材做料理很棒,你不會知道自己從中能得到多少。」

主角 Massimo Bottura 是米其林三星主廚,在米蘭世界博覽會的期間,他邀請設計師、廚師共同在一座廢棄劇院打造了剩食餐廳「 Refettorio Ambrosiano 」,以展館每天剩餘的食材來做料理,免費供給當地的貧民與遊民。

聽到剩食我們似乎會想到廚餘,好像就只有丟棄、或是餵給牲畜的選項。其實,剩食的價值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在《五星級明日餐廳》(Theater of Life)中,我們可以看見一道道由剩食變成的頂級餐點是如何讓人暖胃又暖心。

而今,這間餐廳更被延續成為非營利組織「Food for Soul」,讓剩食與共享的精神持續傳遞下去。


(來源:東昊影業Andrews Film

核稿編輯:李沂霖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這間餐廳以永續思維經營將近百年!一年只開 7 個月也能賺進 3800 萬美金
>> 剩食變佳餚!兩大解方延續蔬果的第二生命,解決從生產到消費的浪費問題
>> 捷運站閒置空間能幹嘛?韓國建「地下農場」種蔬果直送咖啡廳,吸引上千消費者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