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改造荒廢老屋,到改變整座山的命運:他返鄉打造「螢火蟲書屋」,為山林點起熠熠星光

2020.09.2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從城市白領到返鄉務農,新北市石碇區「螢火蟲書屋創辦人」葉家豪初心是想重拾家鄉生態環境。他從淨山做起、蓋書屋、活絡山城經濟,累積里山資本,點點星火一棒接一棒。 

城市學/文:何豪毅

從台北市出發開車往宜蘭方向,下石碇交流道 4 公里,車程約 5 分鐘即可抵達石碇十八重溪文山煤礦,早期曾是台灣 5 大礦業聚落,酒家及布莊一應俱全,而今消失殆盡。

石碇曾是泰雅族領地,地處新北市偏鄉,雖然離城市近,但人口與教育資源稀少,因此也和台灣多數鄉村一樣,面臨著生機蕭條、山區工作不易、勞動力外移等困境,也容易有隔代教養與單親等問題。甚至十八重溪唯一的小學分校,也隨著 26 年礦業聚落的消逝而裁撤,最重要的柑仔店也在幾年前倒閉。

返鄉深蹲,逆境牽起志工團

青年歸返,開啟礦村新的時代意義,點點的螢火微光照亮黑暗,也勾起在地人的眼角淚滴。

2016 年,葉家豪歸返石碇,不捨家鄉沒落凋零的景象,為找回兒時記憶,假日之餘就回老家淨山,默默撿了幾個月垃圾的他,隔年 4 月在一個「撿到要懷疑人生」的傍晚,看見兩隻螢火蟲從垃圾堆中緩緩爬出,尾端閃發著光,感動了他,「生命都可從垃圾堆找到出路,那我是否還可多做些什麼?」

葉家豪用積蓄租下了一棟鐵門鐵窗都被偷走的礦工廢墟,默默的付出與堅持,也吸引愈來愈多志工參與淨山,幾年的努力帶動鄰近鄰里,逐漸恢復十八重溪往日自然純淨的景象。

淨山過程中,撿回不少還有利用價值的廢棄木材,及早期礦村的煤炭燈物件等,逐漸豐富老屋生命,帶動志工們攜手為傳承環境意識盡一份心力。大夥用拾荒的耐腐木釘出書架、書桌,點滴打造出一座古樸溫馨的夢想書屋,並約定 2017 年 8 月 1 日舉辦開幕儀式。

風災中蛻變的螢火蟲書屋

沒想到,老天爺開了一個大玩笑,就在開幕前夕,尼莎颱風經過北台灣,橫掃肆虐十八重溪,隔天一早,葉家豪推開書屋門,映入眼簾的是水淹滿地,書本與書架狼狽不堪,陽光灑進大半書屋,屋頂被颱風吹走半邊天。

眼看志工們的努力付諸東流,期待的書屋也無法如期開幕,體會到眼淚掉不出來的痛苦,但他沒有被挫折擊倒,反而在整備心情後,立刻開始籌措修復老屋的經費。

而夢想書屋毀壞一事,也登上媒體,引來各界關心。葉家豪採買了聚落長輩們的農產品,與志工們一起在可販售的據點,譬如:鬧區的天橋、地下道、工業區或洗衣店門口,一邊銷售農產品,一邊籌措修繕費用。

打造「菇菇山城」,盼永續經營

經費籌措足夠,書屋得以重新開幕,並命名為螢火蟲書屋,理念是希望以環境為核心推動閱讀,打開偏鄉孩子們的視野,進而引發對世界的想像力,大膽擘劃自己的未來與夢想。

撐過風災那段辛苦歲月,葉家豪悟出書屋要有維持營收的來源。他用自己的農業背景,了解石碇水域多、山裡濕氣重,非常適合種菇,透過日本友人引介,前往北海道擔任客座研究員,研究發展適合十八重溪的種菇方法。

2018 年歸國,葉家豪成立里山林下經濟生產組合,並擔任新北市有機生產合作社監事,透過水土保持局與新北市農業局開課,吸引許多周遭的菇農、蜂農、林農交流,地方長輩露出期盼,希望藉此鼓勵青年回鄉。葉家豪也將科技種菇所得的一成,做為書屋發展費用。

在地深耕,給孩子們做夢的勇氣

他也協力 9 位弱勢婦女組成家政隊,引進瑞士通用公證行(SGS SociétéGénérale de Surveillance Holding S.A.)輔導知識,成立石碇淡蘭森林媽媽班,成為大台北往返平溪的旅遊服務中心,與書屋共織里山資本網。

如今,書屋點了一盞燈,舉辦「在地礦坑耆老說故事」「筍餃食育與大自然淨山循環親子體驗活動」「里山的深夜療癒音樂會」等課程,讓都會區孩子親近鄉村,了解石碇生態、保育知識、自給自足的里山價值。

一個人開始的力量或許微小,但持續集結眾人之力為農村價值盡一份心力。如同螢火蟲書屋,從一幢荒廢老屋開始,起步至深耕,一隻螢火蟲,也可以改變一座山的命運。

全文轉載自城市學,原文標題:拋下城市白領工作,葉家豪回石碇打造「螢火蟲書屋」

延伸閱讀
>> 讓超過 8 萬坪土地恢復生機——「直接跟農夫買」牽起農友與消費者的手,共同守候友善環境的農村風景
>> 都會裡的永續棲地:走進大安森林公園,拜訪「給螢火蟲住的旅館」
>> 一所不講課的學校——退休校長創辦「野菜學校」,請大小朋友走入田野、親近土地

《良心很讚,記得要用:實踐企業倫理精神,一起成為改變的力量》專題
面對層出不窮的社會和環境問題,有個東西很讚,我們一定要知道——那就是「企業倫理」。從知名影劇、日常生活與企業經營等角度,認識企業倫理內涵,一起成為促進正向改變的力量!
>>>閱讀完整專題

幫魚蓋一條回家的路!「摸魚教授」曾晴賢用 40 年築魚道,讓魚兒翻越水壩游回家

2020.09.23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郭逸君

魚兒向上游,不再是一則勵志的寓言故事。清華大學生科系教授曾晴賢花了 40 年,就是想替魚兒造一條可以游回家的路。

河海洄游生物每到繁殖、生長季節,就會進行長距離上溯或是降海回到海中。然而,人類基於儲水、防洪等需要大興水利工程、攔水建壩,阻斷了魚兒上溯的路。任憑魚兒怎麼力爭上游、奮力跳躍,銀白色魚體也躍不過聳立的大水壩,常年研究淡水魚生態的清華大學生科系教授曾晴賢,見了十分不忍:「小魚兒跳啊跳,看了以後,你怎能不伸出援手,去幫助牠們呢?」

過去興堤築堰,工程設計思維多只以人類的角度去設計,對水文、土壤、生物等環境因素缺少關注,泥水工程建造的同時,難免對生態造成不可逆的破壞。為了協助洄游生物越過壩體,順利回到上游繁殖,曾晴賢一股腦兒栽進生態廊道的設計規劃工作,「就像房子裡的樓梯,魚道就是協助魚兒可以越過水壩。」

生物學家築魚道 多為魚想一想

曾晴賢研究魚類生態 40 年,自嘲是一名資深「摸魚」教授,還打趣地說:「雖然我只會摸魚,學校也沒有把我炒魷魚!」他的專長是魚類分類學,並以台灣特有魚種纓口台鰍為研究對象,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完成魚類粒線體基因組定序的學者。時值養鰻產業興盛,市場常有低價鰻苗混充高價日本鰻,曾晴賢也曾運用基因定序技術,協助漁民辨別鰻苗真假。

生物學家的辦公室在河溪水道上,田野調查與搜集樣本過程中,曾晴賢著迷於觀察水下生物,製作多支影片介紹台灣溪流生態,也有感攔河堰、水庫、護岸工程等人為整建,摧毀了生物棲地、阻斷洄游生物上溯的水路、影響溪流的水位流速,甚至改變了水系分佈位置,「我喜歡魚、也應該要保護魚,不能只靠別人來做,我要自己學魚道知識!」

然而「生物」與「工程」分屬兩個截然不同的專業領域,魚道設計要做到友善環境的生態工法,工程就必須考量複雜的生物特性。台灣河溪生態豐富,不同的地理位置、水域,魚種也不盡相同,不同魚種的魚體大小、游水速度、跳躍能力也都不同,這些都得納入魚道設計思維。

曾晴賢向日本知名魚道專家中村俊六請益,在既有的生物學知識基礎下,學習流體力學、測量學等工程專業,作為一名生物學家,學著講工程語言:「生物參數要轉換成工程參數,從魚的角度去設計,我熟悉魚類習性,從魚的想法來協助工程,就能做出真正能幫到魚兒的生態廊道。」

一個成功的魚道,首先要能有效吸引魚兒找到魚道入口,在魚道本體內快速上溯,並成功游出,確認魚種習性、前期生態調查,都是魚道能否成功的至要關鍵,國內外包括大甲溪馬鞍壩、新竹頭前溪的隆恩堰等地,從南到北許多水壩河堰附設的魚道,都有曾晴賢規劃設計的足跡。

生態友善工法 讓河溪生態活起來

孩提時期天然、未經人為整治的河道已不復見,曾晴賢感嘆地說:「河川、溪水不是無窮的資源,不能毫無限制的摧殘」,他最期待的,是營造一個不需要魚道建設的河溪生態環境,減少人為工程,以原始山川水景為美,社區民眾一同守望護魚,形成生態公園,下一步還能發展生態旅遊。

近幾年曾晴賢常往宜蘭跑,協助礁溪龍潭湖的圓吻鯝產卵洄游保護的棲地營造,和社區民眾一起進行生態保育工作,今年也架設起試驗性質的管狀魚道,曾晴賢於夜中記錄圓吻鯝於 PVC 管道內努力溯游,「這是讓人感動的時刻,也希望研究成果對改善台灣水環境,協助保護珍貴的河溪生態。」

只要時間可以配合,曾晴賢從不吝於分享這些年研究魚類生態、河溪生態工法的心得,在一次演講結束後,一位曾參與台灣多項水利工程興建的聽眾,懊惱的和曾晴賢說:「如果早點知道這些知識,或許就會知道保護環境的河川工程並不難!」

這或許是為什麼曾晴賢今年已達 65 歲退休年紀,卻仍未止步。作為少數同時研究淡水魚類,又了解河道工程的跨領域專家,他希望領著更多的學生、志工、社區團體一同護魚,讓魚兒成群上溯的生態盛景重返河溪,「小魚兒力爭上游是百看不厭,很勵志,這也是魚教導我的事。」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摸魚」教授曾晴賢-花40年幫魚蓋一條回家路

延伸閱讀
>> 台灣最大型的生態廊道:連接兩條山脈,架構野生動物回家的路
>> 找回夜空中的星——國際暗天協會用科技抑制光害,兼顧路面安全與「觀星經濟」
>> 前方野生動物出沒請注意!全球第一個「路殺預警」導航 app 在台誕生,以科技保護瀕危物種

《良心很讚,記得要用:實踐企業倫理精神,一起成為改變的力量》專題
面對層出不窮的社會和環境問題,有個東西很讚,我們一定要知道——那就是「企業倫理」。從知名影劇、日常生活與企業經營等角度,認識企業倫理內涵,一起成為促進正向改變的力量!
>>>閱讀完整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