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Vegan 能帶來世界和平?」國際蔬食教父:純素不僅是生活方式,更是慈悲革命的起點

2020.01.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純素主義不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我更主要強調的核心理念是『愛與關心』。」純素主義倡導者與革命家威爾·塔托博士認為,藉由純素生活、不吃肉、減少對動物的掠奪,可以為世界、國家、家庭乃至於個人帶來和平。

食力/文:黃敬翔

台灣人對於素食主義(Vegetarianism)肯定不陌生,類型從鍋邊素、奶蛋素、五辛素、全素都有。近年來,西方世界也有越來越多人加入到素食行列中,但他們與東方多因宗教緣故吃素不同,而是以友善動物、環境作為出發點,發展出了純素主義(Vegan)。

其中,被喻為「國際蔬食教父」的純素主義倡導者與革命家威爾·塔托博士(Dr. Will Tuttle),早在 2005 年就出版了被譽為「素食理論聖經」的《和平飲食(The World Peace Diet)》一書,並每年到世界各國演講,致力於推廣純素主義到全世界。究竟純素主義在說些什麼?為什麼它在全世界都開始逐漸受到重視?

以對畜牧業的觀察,找出「純素」是對動物、環境更好的作法

「純素主義不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我更主要強調的核心理念是『愛與關心』。」威爾·塔托說,純素不只是不吃肉,而是更進一步強調對於動物、乃至於所有生命的關心。

因此,純素者還要盡可能排除對動物的剝削與虐待,絕不吃肉、奶製品、蛋、蜂蜜、燕窩等動物性產品,也拒絕購買皮革、羊毛或去動物園等涉及動物買賣或造成動物痛苦的產品與地方。

威爾·塔托早在撰寫《和平飲食》以前,就清楚了解到畜牧業,尤其是肉、蛋、奶的生產對於經濟動物們帶來的痛苦。此外,也有許多研究指出畜牧業是引起全球暖化的的元兇之一。

「全球有一半,甚至更多的農作物都用在養活動物以換取肉這件事,我們在用非常沒有效率的方式,來獲取食物,只為了滿足我們的口腹之慾。」他說,若所有農作物都給人類食用,將可餵飽至少兩倍以上的人。

但畜牧業對環境造成的危害,並非威爾·塔托積極推廣純素的唯一原因,他看見了「吃肉」這件事背後帶來的更深層影響。

純素不只是飲食方式,更可能醞釀起「慈悲革命」

「《和平飲食》這本書主要是探討畜牧業帶來的影響,不只是環境、生態方面,更深層地去探討其對人類心靈、社會的影響。」威爾·塔托認為,純素不只是飲食或生活方式,更是一種由心而發的「慈悲革命」。

「我們從出生就被教育吃肉這件事,讓我們從小就習慣掠奪,成為一個掠奪者。」威爾·塔托說,日常的飲食中就存在暴力,潛移默化讓世界變得充滿紛爭。而停止吃肉、使用動物製品的純素主義,可以讓人們有意識的去對抗、醞釀起一股「慈悲革命」。

威爾·塔托:台灣具備將素食從小眾變為大眾市場的潛力!

長年在世界各地推廣純素的威爾·塔托表示,推廣純素最大的難題在於人們對此感到害怕。「成為純素最大的難題不是飲食,而是別人的觀點。」他說,成為純素者在社交上難免會遇到諸多不變,因此建議要展開純素飲食前,需要找到一個願意支持自己的社群,否則很容易就放棄。

「支持素食的社群,在台灣其實不少。」威爾·塔托說到,他受里仁公司及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邀請來到台灣,實地走訪後,對於台灣有機農業的發展及素食生活圈的建立印象深刻。他分享到,台灣成功之處在於融匯了教育、有機農業、公共政策,以及人們對於自身健康的重視,讓素食環境可以多元化發展。

「無論是素食或純素,目前在世界各地來說都只算是小眾市場而已。」但威爾·塔托認為,台灣若好好推廣下去,有可能會率先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從小眾成為大眾市場的國家,屆時就可以成為他國效仿、實踐所謂「和平飲食」的典範。

認同人造肉是轉向純素過渡期的好選擇!

近年來,世界各國都興起了「人造肉」的風潮。無論是基於植物的「植物肉」或者從實驗室培養而成的「培養肉」都強調,製作過程中沒有動物受到傷害,並對環境永續發展起到積極作用。對於這些產品,威爾·塔托是怎麼看待的呢?

雖然人造肉宣稱的理念與塔托所推廣聽起來一致,但威爾·塔托表示,自己與妻子梅德琳都不會吃相關產品。不過他仍然肯定人造肉或者高度仿真肉的素食品,提供了無法立即轉換成純素飲食的人們,在過渡期也可以有良好的替代方案作為選擇。

但是威爾·塔托也強調,純素應該要與「有機」綁在一起,因為有機才是對環境最好的耕種方式,才能真正在飲食中實踐對於環境生態的重視。

全文轉載自食力,原文標題:「Vegan」可以帶來和平?國際蔬食教父想推廣的生活方式到底是什麼?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未來的漢堡沒有肉?蔬食商機遍地開花,步步攻佔速食市場
>> 人造肉旋風席捲各地,你會愛上哪一種?台美技術比一比,外觀、口感各不同
>> 素肉將登陸主流市場!漢堡王計劃推出「不可能華堡」,連員工都吃不出與原版華堡的差別

消費上限以碳排量計算?DO Black 打造首張以碳足跡為額度的信用卡,實踐負責任消費行為

環境資訊中心/文:吳宜靜(2020 年 01 月 15 日)

關心環境的消費者或許知道,購物會造成二氧化碳排放。但實際上,一次消費會造成多少的碳排放量,一直都難以具體量化。瑞典金融科技公司 Doconomy 便和萬事達信用卡(Master card)合作,推出一張可以連結個人消費行為與對應碳排資訊的信用卡,並以每人排放上限作為信用額度,限制消費行為的碳足跡。還進一步向持卡人建議適合的補償方式,透過購買符合聯合國認證的碳權,平衡因消費而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

DO Black:以二氧化碳排放量為信用額度的信用卡

為了減緩不可逆轉的氣候危機,並且實現《巴黎協定》維持本世紀末全球增溫低於 2°C 的全球目標,瑞典的金融新創公司 Doconomy 透過與聯合國氣候變遷秘書處和萬事達卡的合作,於 2019 年 4 月於瑞典發行 DO Black 信用卡,促使個人實踐更負責任的消費行為。萬事達卡在新聞稿中指出,這是全球首張以碳足跡為消費額度的信用卡。

有別於一般信用卡以金錢當作信用額度的單位,DO Black 信用卡採取「個人二氧化碳排放量」作為刷卡消費的上限。每一次刷卡交易,都將透過「奧蘭指數」(Åland Index)的運算技術,計算出當筆消費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消費金額與二氧化碳排放量不僅會列在每個月的信用卡帳單上,也會同時呈現在 app 與網路銀行的消費記錄。如果當月消費累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超過該國每人平均的排放限額時,信用卡將會因為達「信用上限」而被凍結。由於此產品在環境永續上展現創意,因而成為台灣創意週的得獎案例。

奧蘭指數幫助個人了解消費行為造成的碳排放量

這項創新工具的關鍵,在於能將個人消費換算成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奧蘭指數」。奧蘭指數的運算,是先連結信用卡公司的資料庫,依據世界銀行的商業類別代碼(MCC),分析消費類型和資訊,對應每一個消費衍生的碳係數,從而推估當筆消費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公斤),然後再參考世界銀行碳定價平台,將每公斤的碳加以定價,最後轉換成相對應的金額。

藉由奧蘭指數,消費者在購買商品或服務時,便能夠透過貨幣化的方式,了解消費行為對環境所帶來的影響效果。

奧蘭指數從 2016 年開始發展,由 KPMG(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驗證奧蘭指數,並且透過與碳足跡交易的市場數據進行交叉比對,因此得以向持卡人提供碳補償的方案,也就是透過聯合國碳補償平台(UN Carbon Offset Platform),購買減量額度(碳權的一種),來抵銷消費行為所造成的碳排放。

奧蘭指數以「消費」來進行碳排評估,和傳統由「生產」過程計算碳足跡的做法不同。對此,倡議團體「350 台灣」顧問李建歡認為,不同產品別、不同公司、不同製造流程都可能影響運算的結果,「要推估每次消費的碳排放,這非常不容易。舉例來說,一罐洗髮精牽涉到多少原料?原料從哪裡來?期間加工耗能和排碳如何計算?光是一罐洗髮精就計算個沒完沒了,何況是我們現今這麼多元、複雜的消費類別,這絕對是龐雜的工作。」

視覺化、可量化的資訊 將能促使人們採取氣候行動

這項設計防止過度消費的個人金融工具,是否真的可以有效減碳?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劉哲良博士表示,DO Black 信用卡以每個人平均碳排量作為消費上限的設計,「確實是能促使個人採取氣候行動、做出改變的誘因。」他指出,每個人手上可能不只一張信用卡,要透過金融系統整合,以人頭為單位,整合每個持卡人的碳排放額度。「否則今天刷 A 卡、明天刷 B 卡,個人的消費的碳排,最終還是很可能會超過。」

劉哲良進一步說明,若要透過信用卡的機制達到實質減碳的效果,除了將消費上限設定為人均碳排放量之外,還需要更多銀行採用此概念來產製消費服務,然後再加上使用碳權來抵換排放量,「否則消費行為本身不可能達到減碳的效果。」

李建歡則表示,儘管個人減碳比不上系統性減碳,但個人的減碳行為對於整體減碳當然會有幫助,他打趣地說:「如果每天消費都有人跟你說:『您好,這筆消費佔您碳預算的 12%,本月您剩餘 25% 可用!』那還真的是很大的道德壓力。」

他進一步解釋,「個人的積少成多仍是很可觀。此外,如果能讓大眾透過消費的抉擇,成為可計算、可視覺化的減碳成效,從而建立起更明確的減碳觀念,那絕對是不容小覷的。」

個人消費如何落實低碳生活?

依照我國《溫室氣體管制法》的減量目標,2050 年碳排放須減至 2005 年排放量的一半。如果要讓個人可以為碳減排目標做出貢獻,在奧蘭指數引進台灣之前,個人可以採取哪些行動?

劉哲良認為,如果消費者能夠了解平時購買的商品和服務對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那麼就可以把個人的消費行為與環境影響連結起來,這是第一步。其次,則是透過減少消費、選擇低碳商品、或是透過購買碳權來抵換碳排,將可以進一步在個人層次來現實減碳。

「比精準運算碳足跡更重要的是:這些具體的數字如何引導消費行為。」李建歡認為,即便有了這類優質的信用卡鼓勵低碳消費,但更重要的是「每個消費者心中都時時刻刻揣著這把尺,思考每個消費與投資行為,將如何形塑我們與下一代的家園。」

李建歡指出,最根本的作法,仍在於盡可能減少不必要的消費與資源消耗,或是選擇低碳消費。他舉例,相較於每次外食都購買免洗筷,更好的作法是買一副環保筷;而數十年都用同一副環保筷,又會再比不時買一副環保筷來得更好。「個人減碳其實最終是希望讓大家建立起觀念,認知到每個行為背後的減碳價值,從而更容易由下而上地推動系統性的改革與進步。」

※本文由百靈佳殷格翰支持報導產出,該公司不干涉報導之獨立性。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消費不要黑地球 DO Black 卡:全球第一張以碳足跡為額度的信用卡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改善藏在皮夾裡的塑膠浪費!美企業回收海廢製信用卡
>> 匹茲堡政府推動前所未有的「交通運輸服務大平台」,與企業聯手打造減碳城市
>> Taiwan Can Help!B 型企業承諾 2030 年淨碳排歸零,綠藤、繭裹子等 8 家企業加入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