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看過大海的美,便明白環境永續的重要——台灣潛水用行動守護一片「藍海」

時值秋日颯爽,正是出外郊遊踏青的好天氣。社企流推出「陸地海洋玩透透:來一場秋高氣爽的永續旅行!」系列專題,帶領讀者從陸地到海洋,認識永續旅行多元的實踐方法與樣貌,並一同探討如何使島嶼上豐富的自然與文史資產,得以世代為人所見。

文:李沂霖

夏末秋初,陽光和煦,我們跟著「台灣潛水」的教練,緩緩步入海中。眼前是一片清澈的藍,剛下水感到的耳鳴不適,隨著反覆地吐氣得到舒緩。

一上岸,有人討論海底見到的色彩斑斕的魚,用關鍵字查才知道是鸚哥魚;也有人讚嘆海中透明無暇,深深愛上海面下那片淨土。「曾有旅客告訴我,來台灣潛水讓他開始重視減塑的重要。」下水前幾天,台灣潛水執行長陳琦恩這麼說著。親眼見識過大海的美,喜愛它、希望保護它的情感便油然而生。

讓人們開始親近海、認識海到保護海,「Bring ocean into your life」正是台灣潛水想要帶給所有人的核心理念。

「在死掉的星球上,沒有生意可做」——保護環境,是讓潛水生意長遠經營的秘密

台灣潛水於 1980 年成立,以海事工程起家,2005 年轉型為休閒潛水。現任執行長陳琦恩,自 16 歲起便跟著爸爸在海邊工作,他笑說:「每天看著碼頭、漁船、老人家,總是想著要逃離。」當時年輕的靈魂沒有心嚮大海,直到大學時期考到潛水教練執照、一次次徜徉海底世界後,才成了愛上海洋的轉捩點。

擁有潛水教練執照,為陳琦恩帶來赴澳洲擔任中文潛水教練的機會,為期一年在凱恩斯(Cairns)的生活,徹底打開他對潛水產業的想像。「原來,潛水教練不是沒有唸書的人才做的工作;潛水產業的規模可以那麼大、前景那麼廣。」

回到台灣後,陳琦恩開始思索,如何讓他手上的潛水事業走向國際、邁向永續。

隨著一次次下潛,陳琦恩深刻體認到,發展潛水產業最關鍵的第一步,是永續的海洋環境,「環境要好,人才會來。」試想若潛入海中,眼前只見一片污濁、環繞身邊的不是多彩的魚群而是塑膠垃圾,想必沒有人願意再度下海。

正如全美最大戶外用品公司 Patagonia 的信念——「在死掉的星球上,沒有生意可做」,陳琦恩深信,透過讓大眾認識海洋、進而保育海洋,維持海洋環境的永續,才是潛水生意的長遠之道。

從公司治理到潛水體驗,台灣潛水貫徹「永續」精神

陳琦恩期許台灣潛水不只是一間潛水店,更要為「服務海洋」盡一份心力。「我們全心服務的對象,不是客人而是海洋。今天我們帶人去潛水,是為了讓人愛上海洋、進一步保護海洋,而顧客參與潛水的商業行為,則是讓我們能持續經營的助力。」

為了服務海洋,台灣潛水成立「藍色基金」,將公司淨利 20% 用於海洋保育相關行動。行動主要分為兩個面向:一是環境保護,如定期淨灘淨海、推廣環保減塑;二是海洋教育,如發起「海洋巴士」活動,到學校巡迴演講,宣揚海洋保育理念。

不僅如此,台灣潛水更加入「 1% 地球稅」的行列,捐款給環境相關的非營利組織,如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環境資訊中心等。「我們賺越多錢,就能做越多跟海洋相關的事情。」陳琦恩堅定地說。

對陳琦恩而言,「永續精神」不僅貫徹在公司治理上,更實踐在每一次帶給遊客的體驗之中。

以位於墾丁的創始店為例,對內,陳琦恩請廚師中午到公司做午餐,為的是降低員工外出吃飯所造成的一次性垃圾,「基本上我是規定員工不能帶任何一次性物品進公司的。」陳琦恩笑著說,語氣無比認真。

對外,台灣潛水也盡力讓遊客在旅程中友善環境、不留下任何垃圾——在台灣潛水度假村,有冰霸杯、環保袋、不鏽鋼便當盒供旅客使用;下水前,更提醒遊客避免使用傷害珊瑚的防曬乳。對環境的高度重視,是台灣潛水絕不妥協的原則之一。

以潛水做為引子,讓旅客愛上大海、愛上恆春

根據國際永續旅遊組織龍頭「全球永續旅行委員會」,永續旅遊分為 4 大面向:永續管理、環境、社會與經濟利益以及文化保護。

在永續管理與環境面向上,台灣潛水以上述的行動證明,他們致力守護環境、邁向永續發展不遺餘力。而社會與經濟利益以及文化保護面向,則是台灣潛水逐步努力的方向。

社會與經濟利益係指在地社區的經濟利益最大化與負面影響最小化;文化保護,則是指保護並發揚社區特色。陳琦恩坦言,身為自外地移居恆春的「墾漂」,一開始曾被許多當地人質疑「你們就是外地人來賺錢的」,陳琦恩便反思,台灣潛水如何與在地產生連結?可以為所在社區帶來什麼效益?

第一步,台灣潛水先從自身擅長領域著手,將原本已在執行的淨灘活動,從公司所在地大光社區延伸至後灣、佳樂水,每週與不同的社區發展協會、浮潛業者合作,一方面敦親睦鄰、讓更多在地人認識台灣潛水,另一方面則展現台灣潛水為維護在地環境努力的心意。

接著,台灣潛水走入校園,讓國小生認識海洋、帶國中生參與保育海洋行動、更令高中生與業界接軌、做潛水員職涯探索。「我們近期開始與墾丁國小合辦『水下畢業典禮』,由台灣潛水全額補助,讓小六生學會潛水,能在海中領取畢業證書。」陳琦恩興奮地說。

台灣潛水以自身專業為社區服務,也緊扣企業核心「Bring ocean into your life」,希望讓在地孩童從小就認識海洋,未來更有機會進一步以潛水員為志業,根留家鄉。

而論及在地社區的經濟利益,台灣潛水也致力從自身的業務出發,與在地達到共生共好。陳琦恩認為,潛水可以作為一個「引子」,引領參與潛水者進一步認識在地特色——不少人為了潛水來到國境之南,台灣潛水便在遊程中以在地食材入菜,提供客人最道地的餐點,「像是火龍果、洋蔥都是恆春在地特色,而台灣潛水所在的大光社區特產蘿蔔乾,我們都會介紹給客人,藉此推廣在地食材。」

此外,台灣潛水更計畫與恆春 11 個社區一起合作,讓潛水課程與社區旅行結合。「我們的顧客購買潛水課程或體驗,我們就附贈一次社區小旅行,讓旅客不僅愛上潛水,更愛上恆春。」

陳琦恩表示,「全世界有很多地方可以潛水,但恆春的記憶只會在恆春發生。」他深信,當旅人來到恆春,吃的、住的、玩的都有濃厚且獨一無二的在地特色,便能讓人在此留下深刻記憶,並成為再次回訪的理由。如此才能達到在地業者共生共好、在地旅遊產業永續發展的榮景。

「要讓一百萬人來造訪一次,還是要讓一萬人來一百次?」陳琦恩自問,答案不言而喻。

「永續 and 賺錢」台灣潛水盼讓世界的人看見台灣的美

十幾年過去,台灣潛水堅守著「永續 and 賺錢」的精神——「a 代表 A+,意即高品質的商品和服務,讓顧客信任我們;n 代表 Nature,我們重視與自然的關係;d 則是 Dream,代表我們始終會為了台灣潛水肩負的環境永續理想而努力。」

2018 年,台灣潛水成為亞洲第一間獲得 B 型企業認證的潛水中心,意即在公司治理、員工照顧、環境友善、社區照顧、客戶影響力 5 大面向表現出眾、獲得肯定。

而對陳琦恩而言,最大的肯定,莫過於身邊的人一個個起身改變——如一名台灣潛水的員工,在同儕力量影響下,從一個不在意環境的人,到後來除了自備保溫杯,還會自告奮勇幫全公司以環保杯外帶飲料。更如曾到參與台灣潛水體驗或課程的人,對於環境開始有了保護意識。

「若一年有一千個客人,我們就有機會改變一千個人。」陳琦恩自信地說著。

然而,既要賺錢又要貫徹永續精神絕非易事,面對其他同業競爭者,台灣潛水需負擔的成本相對高出一些。但陳琦恩不以為苦,看著身邊的環境每況愈下,氣候變遷、塑料污染,陳琦恩說道:「我想跟海洋說聲對不起,是我們破壞了環境;而我不想在 10 年後跟我的孩子說對不起,在我知道環境已被破壞殆盡的情況下,我卻什麼都沒有做。」

看過大海的美,便能明白環境永續的重要。未來,台灣潛水願持續以潛水觸及民眾,推廣海洋教育並發揚社區之美。此外,陳琦恩分享,他預計創立一座「台灣潛水學院」,提升台灣潛水產業的競爭力,更希望讓在海邊長大的青年們習得一技之長,得以靠海賺錢,創造生生不息的生活。

身為海洋島國的子民,知海、愛海、守護海應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大家常說身為台灣人必做的 3 件事情是爬玉山、泳渡日月潭及單車環島。我認為,應該要列入潛水,每個人都應該到海裡面看看。」

陳琦恩期許,能以潛水作為發揚在地文化、並與國際接軌的關鍵,「想到潛水,就想到台灣!」陳琦恩說道:「常有人比喻恆春就像峇里島、綠島就像泰國,但每個地方有自己的特色,我們應該要學會說自己的美、更讓世界的人看見台灣的美。」

核稿編輯:郭潔鈴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延伸閱讀
>>「RE-THINK」盼用一次次淨灘行動,換人們一輩子環保生活
>> 找回你不知道的台灣之美!他辭教職復甦冷門景點,期望喚起人與島嶼的連結
>> 不疾不徐地在「島內散步」——他們在台北帶過上萬場導覽,現在盼建置全台的永續旅行生態系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曾為南半球最大捕鯨站,現成海洋保育推手——台灣青年參訪澳洲渡假村,剖析生態旅遊推動心法

時值秋日颯爽,正是出外郊遊踏青的好天氣。社企流推出「陸地海洋玩透透:來一場秋高氣爽的永續旅行!」系列專題,帶領讀者從陸地到海洋,認識永續旅行多元的實踐方法與樣貌,並一同探討如何使島嶼上豐富的自然與文史資產,得以世代為人所見。

文:郭潔鈴

位於澳洲布里斯本不遠的一處島嶼——摩頓島(Moreton Island),上頭有一處以自然景觀與野生鯨豚著名的 Tangalooma 渡假村。這座獲得無數生態旅遊認證的美麗渡假村,在 1950 年代卻是南半球最大的捕鯨站,更在短短 10 年間使座頭鯨從 1 萬 5 千隻銳減至 500 隻。

隨著 1962 年捕鯨站關閉、土地經歷多方交易轉手後,如今渡假村的經營者望謹記過去生態浩劫的教訓,致力發展海洋保育行動。目前 Tangalooma 渡假村已是澳洲昆士蘭省最大的賞鯨勝地之一,一年間可目視到超過 1200 隻鯨魚。

這股從耗盡自然資源、到追求永續發展的生態旅遊熱潮,不僅在澳洲蓬勃發展,更是全世界重視的議題。2018 年,3 位甫從成功大學都市計畫學系畢業的新鮮人郭于禎、劉佳欣與吳竹君,透過教育部青年發展署舉辦的「Young 飛全球行動計畫」,組成「海洋玩童」團隊遠赴澳洲參訪,盼望將國際經驗導入台灣,建構更完整的生態旅遊網絡。

澳洲推動生態旅遊的成功關鍵:「生態旅遊標章」

據國際永續旅遊組織龍頭「全球永續旅行委員會」提出的永續旅行架構,分為 4 大面向:永續管理、社會與經濟利益、環境與文化保護。而生態旅遊則特別重視當中的環境面向,根據行政院永續發展委員會於 2003 年提出的「生態旅遊白皮書」,生態旅遊為在自然環境中進行的旅遊活動,需強調生態保育觀念,並以永續發展為最終目標。

因此,生態旅遊與永續旅行,兩者可說是息息相關、互為因果。聯合國便將 2002 年、2017 年相繼訂為國際生態旅遊年與國際永續旅遊年,顯現全球近年來持續重視負責任的旅遊態度,盼望最大程度降低人為觀光活動對生態資源的破壞。

擁有豐富天然景觀資源的澳洲,更早在 1991 年便成立「印度洋—太平洋區域生態旅遊協會(Ecotourism Association of the Indo Pacific Region),為現今澳洲生態旅遊協會(Ecotourism Australia,以下簡稱 EA)的前身。

EA 為澳洲主力推動生態旅遊的非營利組織(NPO),並致力發展「生態旅遊標章」認證。透過標章建立的旅遊業者審核機制,不僅使消費者得以確保自身選擇的遊程具有生態旅遊意識,更能協助政府管轄的國家公園,有效率地管理旅遊業者進入園區的權利,達到公私部門雙贏的局面,是澳洲得以規模化、制度化發展生態旅遊的關鍵。

郭于禎表示:「在澳洲,生態旅遊推廣是非常有公權力的。你如果是旅遊業者,只要申請這個標章,就可以得到許多相關利益。」

具體而言,澳洲發展生態旅遊的背後,主要有 4 大關鍵角色:旅遊業者、消費者、政府與如 EA 等發放生態旅遊標章的 NPO。

在這 4 大關鍵角色中,NPO 與政府為夥伴關係——由 NPO 擔任資格審核角色,協助國家公園維護進入園區的業者品質。若業者獲得生態旅遊標章,政府將給予許多政策上的優待,例如業者於國家公園內的營運許可期限可從 2 年延長至 20 年、在有限制遊客總量的地區,將優先開放具備標章業者進入等措施。

NPO 與業者為審核及輔導關係——除了上述所說的標章審查服務外,NPO 更會面向業者開設輔導課程,使其更了解生態旅遊的實踐方法,像是如何在遊程中提供消費者生態相關知識、如何確保營運模式為友善環境的方式等項目。

此外,為避免由 NPO 同時擔任審核與輔導角色,有「球員兼裁判」的嫌疑,業者向 NPO 提出標章審核申請後,NPO 會再將審核案外包給獨立於組織之外、有專業生態背景的審查委員。

業者與消費者為生態老師與學生關係——身為第一線接觸消費者的旅遊業者,做為生態老師的角色至關重要,需帶領旅客以尊重自然、文化的方式進行旅遊,並將永續理念傳遞給旅客。

由 EA 制定的生態旅遊標章計畫中,又可依消極至積極程度,再細分為 3 種不同等級的標章:自然旅遊(Nature Tourism)、生態旅遊(Ecotourism)與進階生態旅遊(Advanced Ecotourism)。

在可獲取自然旅遊標章的階段,業者僅需做到對環境無負面影響,例如在海上不隨手丟棄垃圾;而在可獲取生態旅遊標章的階段,業者除了需將對環境的負面影響降至最低,還需提供遊客認識當地環境生態的導覽;而在可獲取進階生態旅遊標章的階段,業者則需主動保護環境,並且可幫助當地社區。

舉例來說,獲取進階生態旅遊標章的 Tangalooma 渡假村中,頗受歡迎的餵食野生海豚遊程,就規定遊客僅能餵食海豚食量的 10%,以免干擾其野生求生本性;此外,渡假村中更設有海洋教育中心,中心內的海洋生物學家會於每天海豚靠岸期間,監測牠們的健康狀況,並進行海豚復育,使海豚群體的整體存活率得以增加。

截至 2019 年 9 月為止,澳洲已有逾 400 家旅遊業者獲得生態旅遊標章。透過 NPO、政府、旅遊業者及消費者 4 者之間相輔相成的互動關係,澳洲的生態旅遊得以取得自然保育與觀光開發之間的平衡,使山川與海洋的秀麗得以世代留存。

台灣可從制度設計與消費者行動,落實生態旅遊精神

於澳洲參訪行程中,獲取豐沛生態旅遊知識的海洋玩童團隊,回台後將相關經驗彙整成生態旅遊建議書生態旅遊指南,盼望做為轉譯者,將資訊傳遞給政府與社會大眾,期許台灣來日建構完善的生態旅遊標章制度。

事實上,台灣推動生態旅遊的歷史已有將近 20 年,民間組織「台灣生態旅遊協會」於 2001 年創立,觀光局更先後將 2002 年與 2017 年定為生態旅遊年,協會與觀光局更曾於 2009 年計劃推動生態旅遊標章。然而由於目前政府在推廣生態旅遊上,仍較傾向單一年份的主題式推廣行程,尚未有大規模的長期計畫與制度設計,因此台灣的生態旅遊標章仍尚未在民間普及。

台灣若能建置完善的生態旅遊標章制度,將能整合對業者提供的生態遊程、導覽員、硬體設備等項目的標準規範,也能使在意環境、關注永續的消費者於選擇遊程時更有依歸。

吳竹君分析:「現在在消費者眼中,一般旅遊業者與生態旅遊業者並看不出區別,所以消費者只能以價格做為選擇的依據。若推動生態旅遊標章,可以幫助消費者在眾多業者挑出對生態友善者,消費者不用去理解許多關於生態旅遊的專業知識,但是他可以很簡易地看到業者有標章。」

誠如 EA 執行長 Rod 接受海洋玩童訪談時所說,政府所能給予生態旅遊最重要的幫助,和金錢無關,而是需要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讓優秀的行為可以獲得回饋。

劉佳欣建議,未來若成功建置生態旅遊標章制度,政府更可協助取得標章的業者,獲得更多的曝光度。例如澳洲政府為生態旅遊業者建置線上平台,旅客欲在澳洲進行生態旅遊,即可一站式地獲得潛水、爬山等各式各樣的遊程資訊。

最後,海洋玩童也鼓勵喜愛旅遊的人們,於旅行前可事先查找旅遊業者的相關資訊,並攜帶對環境友善的生活物品;在旅行途中不恣意打擾動植物生態,並且盡可能地了解當地生態與歷史相關知識,落實生態旅遊的永續精神。

啟程前,海洋玩童團隊懷著對台灣山川的愛惜之心出發;返程後,團隊成員不覺羨慕國外美景,反倒更加堅定欲守護島內的天然寶藏。

郭于禎眼神發光地表示:「我覺得台灣潛力無窮!有哪一個國家,可以 3 個小時內,從山、到瀑布、再到溪流、到海洋?」

在山谷間吹拂的涼風,一路經過瀑布、小溪,最後輕撫上島嶼人民的臉龐。山風沁涼,但是島嶼人民的心卻熾熱,眼神中迸出熱情光芒,誓言攜手守護山林與海洋的美麗,永為世人所見。

核稿編輯:李沂霖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看過大海的美,便明白環境永續的重要——台灣潛水用行動守護一片「藍海」
>> 在都市叢林長大,卻驚覺大海才是歸宿:海龜癡漢定居小琉球,為的是讓「島人」與海更親近
>>「透過經濟活動,達到文化傳承及環境永續的使命」原民會助族人創業,讓好點子帶動部落永續發展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