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動物飼料新革命:把蟲蟲製成動物飼料,成就農場裡的循環經濟

2019.07.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隨著世界人口的增長、飲食偏好等原因,使得肉類消費需求量提高,因此飼料的需求量也跟著上升,造成大量的土地面積與水資源的消耗,因此尋找新的飼料替代能源是目前迫切的需求。

文:食力

隨著世界人口的增長、飲食偏好等原因,使得肉類消費需求量提高,而畜牧業、漁業的飼料來源主要來自大豆、玉米等農作物。其中全球生產的大豆,有 70% 至 75% 被用於作為動物飼料,消耗了大量的土地面積與水資源。飼料需求量提高使得尋找新的飼料替代能源是目前迫切的需求。

而在 2019 年 6 月 11 日,專注於培育動物飼料用昆蟲的公司「Protix」在荷蘭小鎮 Bergen op Zoom 開設了佔地 1 萬 4 千平方公尺的新設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昆蟲農場。這一新的生產設施將著重於黑水虻幼蟲(Black soldier fly larvae)的養殖,而這些幼蟲以其有高營養價值而聞名。在收穫後,將幼蟲研磨成糊狀,可以加工成動物飼料以及寵物食品。

使用昆蟲作為動物飼料的重要原因之一:環境友好

根據世界著名的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2016 年的研究報告指出,全球所生產的大豆,70% 至 75% 的最終成為雞、豬、牛和魚的飼料,此主要歸因於人們對肉類的需求高,使得動物飼料的需求同樣升高,而其中此一需求量最高的國家是中國,第二大國則為歐盟,主要將大豆用於動物飼料及生質燃料。隨著中國等世界各地肉類需求的增長,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預測,大豆產量從 2013 年約 2.76 億噸增加到 2050 年的 3.9 億噸。

但是,種植大豆帶來最不幸的副作用就是:熱帶森林的砍伐。

美國科學家組織「擔憂的科學家聯合會(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指出,在過去的 20 年中,全球大豆產量增加了一倍以上,雖然產量的增加滿足了部分需求的增長,但其中大部分是因為將大豆的種植擴大到新的地區,如亞馬遜的熱帶雨林。

過去美國大部分大豆都出口到中國。但在「美中貿易戰」後,美國對中國的大豆出口下降了 50%,使得中國對巴西的大豆進口量大幅增加。這導致了巴西兩個生態上最重要的亞馬遜熱帶雨林和塞拉多熱帶草原有大規模的砍伐。

因此,減少大豆種植的需求、尋找對環境影響小的替代能源是目前重要的課題,也是迫切的趨勢。所以我們使用昆蟲作為動物飼料,有望使飼養動物的時候能夠對環境更加友好。

對人類最有用的昆蟲之一:黑水虻幼蟲成就循環經濟

培育動物飼料用昆蟲的公司「Protix」在其新的昆蟲農場中,使黑水虻幼蟲吃低等級的食物廚餘(如腐爛的水果、蔬菜),有效率的處理這些有機廢料,而這些昆蟲就能再透過加工轉化為有價值的蛋白質、油脂的需求來源!Protix 公司稱,培育時,使用僅 20 平方公尺的土地面積,就可以在 6 天內繁殖成一噸的昆蟲。

而目前在台灣也有很多民眾會飼養黑水虻蟲作為飼料使用,高苑科技大學綠工程技術研發中心甚至於 2016 年投入黑水虻養殖研究與應用研發,並與馬來西亞的英佳集團旗下的企業 Global Cerah Sdn. Bhd. 共同通過馬來西亞政府的科技創新部提案認可,成功建立黑水虻處理廢棄物的循環經濟模式。

這長得不討喜的昆蟲黑水虻幼蟲,其蛋白質含量高,消化食物、農業廢棄物的速度快,在水以及土地的利用也優於種植大豆損耗的能源,未來或許會是拯救能源的救星!

全文轉載自食力,原文標題:動物吃蟲蟲飼料也能救地球!循環經濟的最佳體現!

延伸閱讀
>> 剩食新商機!這家新創用「訂閱制」開啟醜食革命
>>「食蟲」風潮席捲全球:芬蘭百年麵包坊推出「蟋蟀麵包」,好萊塢巨星也愛上吃昆蟲
>>「地球上的環境問題,也是現代人的機會」Reed Paget 用綠色創新贏得市場又拯救世界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在日常飲食中減碳:在城市中種下一座座「食物森林」,拉近從產地到餐桌的距離

2019.07.19
合作轉載

究竟在都市裡有沒有可能出現規模化與多元的食物量產?答案是:如果能透過持續累積分享農耕經驗,並擅用食物森林概念,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低碳生活部落格/文:王迺卉

減碳有許多方式,在與生命緊緊相連的飲食上,該如何做到少排碳呢?其中一個選項是縮短食物從產地到餐桌的距離,減少食物運送的碳足跡,可行的辦法包含在私人的陽台、頂樓空地、社區花圃,又或者是公共空間的人行道植栽、公園綠地上種植作物。

但是問題來了!要在都市裡創造一個規模化食物生產,照著時令提供眾人多樣化蔬果,同時又能讓所有族群皆能自由取用,這有可能嗎?本篇筆者將用都市食物森林(Food Forest)的概念,讓大家看到可能性。

食物森林的原型最早出現在熱帶區域,以林地生態系為主,只需稍微維護便可提供人類直接使用的蔬果。爾後,於 1980 年代由 Robert Hart 提出森林園藝(Forest Gardening)的概念,並應用於溫帶地區;1990 年後,因為樸門(Permaculture)創始人 Bill Mollison 造訪了 Hart 的森林花園,並將 Hart 的食物森林 7 層系統(seven-layer system)放入現今樸門的生態農園脈絡中,開始逐漸地廣受應用。

食物森林的 7 層系統,若是在亞熱帶的台灣,也許最上層的樹木(The Overstory Tree Layer)會有結實累累的龍眼、荔枝、芒果,低一點的樹木(The Understory Tree Layer)可以是柑橘類,再往下的灌木層(The Shrub Layer)可以種植莓果類如桑椹、楊梅。在草生植物層(The Herbaceous Layer)中,則可以選擇多年生蔬菜或是藥用香草植物,而地表下(The Root Layer)較常種植根莖類。至於地表平行生長(The Ground Layer)的空間,種植草莓比較適當,垂直的空間(The Vine Layer)則栽培藤蔓類為佳。

回頭來看本文一開始的問題,究竟在都市裡有沒有可能出現規模化與多元的食物量產?答案是:如果能透過持續累積分享農耕經驗,並擅用食物森林概念,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不說讀者可能不知道,食物森林運用的伴種植物能夠減少病蟲害,同時又能極大化空間利用,來提升蔬果產量,如此便能在氣候變化急驟的環境中,提供各式各樣的蔬果。甚至,也因為多元化的種植,讓各個時節有不同食物,即使某種蔬果適應不良,仍有其他可供選擇,這就是「即使賭錯,也不會全盤皆輸」。

事實上,都市食物森林也是將生態引進都市相當重要的一步。美國西岸人文薈萃的西雅圖,就在 2009 年由在地社區社群推動燈塔食物森林(Beacon Food Forest)計畫,集聚眾人之力在地生產、在地食用之外,也復育了當地生態環境,至今,這項計畫仍在實施中。

另外同在美國的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有著美國最大的食物森林,正進入野生藍莓盛產期,免費供給所有來訪者享用。此外,生產柑橘類為主的日本福岡和紐西蘭的激流島,都是推廣食物森林的先驅及典範城市。

讀到這裡,可能會有人好奇台灣是否存在食物森林?其實,台灣在 2015 年時出現了第一座食物森林,落腳於竹北的公有地「世興空氣品質淨化區」中,佔地總共 800 坪。甚至,筆者認為台灣有本地「鄉土版」的類食物森林,能夠推廣飲食共有共享的,這些案例包含台中北屯區的百年荔枝森林、苗栗銅鑼鄉公所種植桑椹,以及台中烏日農會種植蘿蔔。這些都啟示我們,無論是何種形式,台灣的水土絕對具備發展食物森林的潛力。

而隨著夏日逼近,中南部尤其可於路邊、公有地、私宅見到芒果、荔枝接力般地高掛樹上,這些都勾起筆者兒時在外公眷村院子採摘芒果的美好回憶,今年 5 月初更帶著孩子跑到埔里的中興新村打芒果憶童年。於筆者而言,當我們探究都市飲食減碳的可能性,千萬也不要忽略食物森林除了保全生態、環境,還能夠將社群中飲食與生活的記憶傳承下去,讓減碳及永續更有趣、更貼近你我。

全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原文標題:都市中的森林,讓飲食減碳!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英國轉型城鎮系列(三)城鎮韌性專案之「在地食物」
>> IPCC 最新報告:極端氣候加劇,糧食安全已受波及
>> 年省523萬個塑膠包材 有機商店的「裸裝」環保風
>> ​上網查資料就能愛地球?Ecosia 讓一次次搜尋紀錄,變成一座座綠意森林
>> 自己餐廳的食材自己種!IKEA 在貨櫃中種萵苣,實現對氣候有益的都市農耕
​>> 全球大城一起種樹!這套 AI 搭配 Google 街景,又快又準畫出「都市綠樹地圖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