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消防栓除了能滅火,還可提供飲用水!瑞士學生讓飲用水唾手可得,盼大眾不再購買瓶裝水

塑膠瓶、塑膠杯用量可觀,很多人都想改變民眾的飲水習慣,然而,如果飲水取得不易,人們自備容器的意願自然會降低。這位瑞士工業設計系的學生靈光一閃,提議把街上消防栓都加裝飲水機功能,只要一點錢,就能讓整座城左右逢「源」。

整理/梁元齡

2017 年間,每一分鐘過去,貨架上就會售出一百萬瓶瓶裝水;到了 2021 年,全球每年估計會消耗 5800 億瓶瓶裝水。

對於任何想向塑膠瓶裝水宣戰的人來說,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便利」——呼籲民眾拿著可重複使用的水瓶、戒掉購買瓶裝水的癮頭,然而,人們卻總面臨飲水機遍尋不著的困境,如此實在難以想像人們會打破原有習慣,不再到超商買丟棄式水瓶。

由於公共飲水機為數不多,歐洲多座城市都掀起了倡議運動,呼籲餐廳提供免費飲水。不過,瑞士有位學生提出了更具創意的想法:把城裡現有的消防栓加裝飲水機功能,讓消防栓既能用來滅火、又能提供飲用水。(同場加映:想過零廢棄生活,可是自備容器好麻煩?「好盒器」打造容器租借服務,讓環保不再是件麻煩事

自備水瓶關鍵:隨處可得的飲水

工設系的 Dimitri Nassisi 剛從瑞士勒南「洛桑州藝術學院」(ÉCAL)畢業,「消防栓變飲水機」正是他畢業製作的題目。Nassisi 表示:「我喜歡讓水隨處可得的點子,這樣一來,人們可能就會自備水瓶,而不是去買瓶裝水。」(同場加映:英國讓「免費飲水站」進駐全國咖啡廳和酒吧,人們再也不需購買瓶裝水

他解釋:「在瑞士,你能找到幾座飲水機,但我覺得不夠。我看見的問題是,這些飲水機通常位置低調,讓人們不知要去哪裡找。除此之外,要裝設新的飲水機很麻煩,得花許多時間和金錢。」

某天 Nassisi 一面遛狗,一面想著如何增設更多飲水機或加水站時,猛然看見了路邊的消防栓,他靈光乍現──何不利用消防栓「到處都是」這個特點,化身飲水機?

消防栓怎麼變飲水機?

消防栓的結構主要分為兩部分:上半部露出地表,下半部則設置於路面下。閥門主體被設在消防栓的下半部,仰賴栓體內的輪軸來開啟。

有趣的是,由於消防栓只有底部是固定的,要更換拴體露出地面的部分非常容易。這也能助 Nassisi 達成他的目的——輕而易舉就替換消防栓的上層部分。

在 Nassisi 的設計提案中,他用一組新的鑄鐵設計取代了上半部的裝置,而藏在地底的下半部則維持不變。

每當火災發生,消防員還是能依循往例,用消防栓滅火。不過,消防栓的上層裝置多了一個大型按鈕,經過的路人只須往右按,就能把水瓶裝滿,往左按則能直接彎腰啜飲。滿出來的水會流到消防栓底部的碗裡,成為狗狗的飲水。

消防栓內部的管子會通過一個減壓裝置,所以人們不會直接喝到消防水帶裡的水。Nassisi 解釋,通往建築物的水管水壓都一樣高,但很容易就能用閥門減壓。雖然某些大城市目前使用廢水來滅火,多數地區包括瑞士的消防栓,則使用可生飲的水質。

打破「加裝思維」,創造一款全新的「消防飲水機」

加拿大蒙特婁的設計師曾經提出類似的實驗性想法,其中一項設計,是在一般消防栓頂部加設裝置,不過後來沒通過消防局的測試,提案胎死腹中。2016 年,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期間,克里夫蘭市也曾在消防栓上安裝暫時性的飲水裝置。

不過 Nassisi 認為,打造一款全新的改良設計、而非只是改良舊有消防栓相當重要,如此才能運作順暢,讓人們真的想用。

他的設計既不像飲水機、也不像消防栓,而是個全新的結構。Nassisi 說:「我希望它讓人認得出、看得見。」

這項設計目前還處於概念階段,Nassisi 尚未估算出整體預算,但他相信,這是一個相當可行的計畫。

如果只建造新的飲水機將會十分昂貴,但 Nassisi 的新設計借用了既有消防栓地底的部位,能夠省下部分花費。除此之外,他們也能使用政府投注在飲水機和消防栓上的資金,還可趁著老舊消防栓剛好得換新時,用這筆錢把它改造成「消防飲水機」。

雖然現在無法全面性地為所有消防栓加裝飲水功能,但 Nassisi 希望能初步改造瑞士街頭的消防栓,提升大眾自備水瓶裝水的便利性。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用舊瓶換新瓶:這間沐浴品牌重複回收空鋁瓶,實現零廢棄夢想
>> 回收紙杯你丟對了嗎?瞭解紙杯製作過程,正確分類才是「真環保」
>> 終結塑膠吸管!星巴克 2020 年將全面改用「寶寶杯」,每年預計減少 10 億隻吸管垃圾

你帶垃圾來,我把它變成飾品:基隆女孩從故鄉河川裡找到永續使命

2018.08.29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蔣岑苹、許竹忻

位於基隆市義二路旁的「ADD 飾不飾–獨創設計工作室」,沒有顯眼的招牌,卻有著讓人忍不住駐足的繽紛金工飾品。金工並非「精」工,指的是「金屬工藝」,從耳環到手飾,這裡應有盡有。然而,一般人絕對無法想像,眼前這些繽紛的飾品,大多是從我們生活中的廢棄塑料再造而成。現代金工設計師黃玉婷,就是這間致力於推廣環境維護店舖的幕後推手。

 

成長環境 建立起對設計的熱情

黃玉婷從小便看著喜愛動手拼湊東西的爸爸組裝各式各樣的器具、看著喜愛畫畫的媽媽畫下各式各樣的線稿。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黃玉婷培養出對勞作的興趣。喜歡動手做東西的她,在高中美術老師林宏偉的幫助下,每天留校練習術科相關能力,後來進入了新竹教育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就讀。

大學 4 年專攻木工以及金工的黃玉婷,全神貫注在她的每一個作品上,她笑著表示,自己很享受從無到有的過程,把每一次的作業都當成作品,只要手邊有工具,就可以創作一整天。她笑說:「旁邊的人都覺得我到了瘋狂的境界。」從黃玉婷的字字句句裡,都透露出她對設計的熱情。大學畢業時,她選擇木工作為畢業製作的元素,設計了兩張實木座椅給爸媽,作為對他們的回饋。

研究所作品遇瓶頸 多媒材的嘗試

對設計的熱情驅使黃玉婷繼續攻讀研究所,不同於其他人持續研究自己大學畢業製作時所選擇的技術,黃玉婷將重心放到了現代金工上。黃玉婷表示,研究所時的指導教授江怡瑩,非常要求學生應用不同的生活媒材到作品中,因此黃玉婷開始將設計媒材延伸,不再僅限於金屬,開始加入塑料等生活中常見的媒材。

經過探索後,黃玉婷發現自己擅長將工業廢料,轉化成自然有機的形象。有一次,她利用黃色的包裝塑膠條設計出具有海葵形象的飾品,卻被江怡瑩建議多加入自身情感以及故事到設計中,黃玉婷才開始慢慢摸索屬於自己獨特的作品。

回到家鄉 尋找作品的情感連結

為了尋找自己與作品的情感連結,黃玉婷回到家鄉基隆,並在老家後方的西定河找到了創作靈感。

從小,黃玉婷就喜歡跟媽媽在陽台種各式各樣的花草,看著蜻蜓在亮晶晶的河面上飛舞,觀察各式各樣的生態。漸漸長大後,黃玉婷發現附近的鄰居常趁半夜時,偷偷把垃圾丟入河內,每當在半夜聽到垃圾掉入河裡的「撲通」聲時,黃玉婷就會在家中怒斥:「不可以丟。」但那時的她不敢直接出去與別人對峙,無能為力之下,這件事情只能繼續存在她的記憶中。

家庭廢水的排放,以及高架橋的建蓋,讓西定河美麗的景象不再,居民董小姐表示,每到夏天河中的魚便會集體暴斃,散發出陣陣的惡臭,再由環保局的人來清理,年復一年,原本會在西定河旁聊天的居民,漸漸地關閉面對西定河的門戶,同時也斷了社區中的一個互動管道。

不想讓兒時對西定河的美好回憶被抹煞,學會了當代金工技術的黃玉婷,認為有能力將所有媒材融合到自己的設計中,於是決心親自進入髒亂的西定河內,探索其中的垃圾,找出有哪些生活媒材可以融入設計中。

雖然黃玉婷的父母在聽到她的計畫之後非常擔心,但媽媽卻成為背後最大的助手。住在西定河中游的黃玉婷,在媽媽的陪伴下開始往河流的源頭走,尋找可以下去河流的入口,有懼高症的她找到的卻是一個已經生鏽的鐵梯,在媽媽的鼓勵下,黃玉婷終於鼓起勇氣,帶上矽膠手套,踩著雨鞋慢慢地往下爬。

回想起當時,黃玉婷面臨許多崩潰的時刻, 除了必須避開無預警從排水管噴出的家庭廢水,還必須面對看到汙染時,心理所產生的壓力。黃玉婷回憶起當時,在陽台上邊哭著清理塑膠袋上的水蛭,邊看著水鳥在河裡覓食,一想到自己撿起來的塑膠袋裡都是害蟲,她就不禁想到:「那水鳥吃下去的是什麼?」

除了高難度的廢料再生技術,黃玉婷說:「我哭是因為水鳥很可憐。」在這樣技術與環境兩難的情況下,黃玉婷終於慢慢的研究並完成了具有環境保護意識的作品。

塑料再生 讓垃圾變成藝術品

黃玉婷剛開始研究塑料廢材時,媽媽不理解那些塑料對黃玉婷創作的價值,覺得垃圾做出來的東西就還是垃圾,無法轉換對廢棄物既有的印象。

由於台灣很少人直接將廢棄塑料進行改造,黃玉婷必須從頭開始摸索,一開始許多作品的表層都是燒焦的,在老師的高標準以及要求之下,黃玉婷終於透過不斷的練習,找到控制塑料的方法,研發出屬於自己的製作流程。

黃玉婷隨手拿起旁邊還裝著早餐店紅茶的粉色塑膠袋進行「改造」,在經過剪裁、加熱、塑形以及與金屬的結合後,原本即將被丟棄的塑膠袋搖身一變,成為了顏色飽滿、精巧的耳環。黃玉婷笑著表示,生活媒材與金工的結合常會讓很多人感到驚艷,而這樣的設計結合,也讓人體悟到「垃圾」的價值,而不會再隨意丟棄它。

從悲觀到樂觀 強感情連結的系列作品

在經過充滿血淚的研究過程後,黃玉婷共設計出 3 個以塑料作為媒材的金工系列作品,分別為「共存關係」、「遐想自然」以及最後的「多彩視界」。這 3 個系列作品也代表著黃玉婷在人生不同時期,對家鄉環境汙染的看法與體會。

「共存關係」系列的作品,代表了黃玉婷小時候對環境污染的無能為力,運用比較抽象的方式,將人與自然的形體作結合,帶出人與自然到底是要相擁共存?還是人類只需要護擁自己?的問題,讓觀者自己反思。

而「遐想自然」系列作品,則是代表黃玉婷面對環境汙染,由無力轉為平靜看待的一個過程,她表示,寧可要求自己,也不要求別人,希望透過自己的作品,營造出一種自然意象、型態,透過美好的意象讓人去遐想自然的美感,讓自然美好的意像回到大家的腦海中。

而最後一個「多彩視界」系列作品,則是黃玉婷對自然的崇高想像,運用自己的作品,創造出一個多彩繽紛的世界,運用自然意象,帶出她心中預期的小世界,並透過作品,帶給觀者對未來環境的一種期盼,並著手維護環境。

黃玉婷認為,只傳達悲觀的能量是沒辦法讓大家去改善環境的,希望透過自己的作品以及理念,讓更多人去期待美好,共同維護環境。

回到家鄉 盼望觸動更多人的心

完成一系列的畢業作品後,黃玉婷選擇回到基隆設展。她認為自己就是由對家鄉的情感做為設計的出發點,回基隆展覽是最有價值的,她說:「我就是要回來觸動更多人。」在展覽結束後,的確有許多人主動發起西定河的淨河活動,開始重視當地水汙染的問題。

為了讓自己的創作理念不在畢展後就停止,黃玉婷畢展後留在基隆開設了 ADD 飾不飾–獨創設計工作室,除了運用設計品繼續傳達塑料再生以及環保概念的價值,也開設金工課程與學員分享製作金工飾品的喜悅。黃玉婷表示,甚至還有人祕密地到店裡親手製作求婚戒指。

除此之外,黃玉婷也跟國立海洋大學的學生合作,只要學生把淨攤時撿到的垃圾帶至店內,就可以得到 65 折的優惠,黃玉婷說:「不用多,只要一個垃圾就好。」為的就是希望能讓環保的概念落實到學生的生活中,也讓學生可以用比較少的錢得到自己想要的飾品。

看到舊生黃玉婷今天的成就,高中老師林宏偉表示,從高中一路到現在,他看到了黃玉婷的成長,甚至回到故鄉基隆創業,非常的欣慰,相信只要她有堅定的心,一定能成功。

盼運用作品 打破人們對環境麻木

基隆是一個靠近海洋的地方,黃玉婷也觀察到,只要路人隨手一丟垃圾,垃圾就會隨著風飄到河裡、飄到海裡,她認為一切的污染都是息息相關的。

黃玉婷呼籲,希望大家先維護好自己家園,再慢慢擴及到其他地方。當我們長期處在被汙染的環境裡,人的意識其實會被麻痺,覺得環境這樣也無所謂。黃玉婷希望從自己的家鄉基隆開始,透過自己的作品,打破大家被麻痺的視覺感受以及意識,再慢慢將這樣的觀念擴散到其他地方。

西定河的髒亂,使得原本會打開窗戶相互聊天的居民漸漸自閉門戶,黃玉婷也希望透過自己的作品再次打開人與人溝通的管道,因此,她會鼓勵客戶到實體的店面來看商品,並藉此告訴客戶這些作品素材的來源,以及創作的理念。黃玉婷表示,很多人在理解她設計的理念後非常的認同,甚至會帶朋友來參觀,並主動解釋這些金工飾品背後的創作理念,她笑說:「就像是分享一樣,一個一個傳下去」,非常有意義。

採訪側記

這真的是第一個採訪到一半忍不住大聲呼喊「好喜歡」的設計概念。從一個對環境無能為力的小孩,到能夠運用設計解決汙染問題的金工設計師,黃玉婷展現出的是對家鄉的熱愛,以及對設計用不完的熱情,同業畢業於基隆女中的我真的深深被「學姊」打動,希望她的設計理念能持續發揚下去。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塑料再生飾品 破除麻痺環境意識

延伸閱讀
>> 穿上 100% 以寶特瓶製成的雨衣,一邊防雨一邊守護海洋
>> Dell 電腦將跨界賣珠寶,原料來自手機裡的秘密寶藏——電路板
>> 荷蘭設計師號召全球創客,打造居家「迷你塑膠回收廠」,讓塑膠就地轉生為美麗的新品

想在工作中改變社會嗎?你不能不知道什麼是「力世代」!
來此讀新知、拓人脈、看職缺、找資源,讓我們一起出發,開創自己的影響力職涯。
>>>手刀前往《力世代——社會創新人才站出來》完整策展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