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場大地震,紐西蘭首都找到掌握氣候變遷的秘密武器

2022.08.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看不見的城市》裡,馬可波羅向忽必烈描述他旅程中一對建於湖畔的孿生城市法卓達(Valdrada),以湖面為界,一個佇立湖畔,一個倒映湖底,它們鉅細靡遺的描繪對方,複製對方,兩座城市相依為命,目光相接。

這樣的城市確實存在。

未來城市@天下/編譯・王茜穎

在紐西蘭首都威靈頓,實體的海灣城市與虛擬世界的「數位孿生」(Digital Twin)共生共存,並在彭博基金會(Bloomberg Philanthropies)2021 年全球市長挑戰賽中,從全球 99 國、631 座城市的角逐中勝出。

來自政府與非政府組織的實時數據——遍布城市的物聯網感測器、地理空間、基礎設施、櫛比鱗次的建築、繁忙的交通、單車的移動、閒置的停車位、污染、溫度、天氣——化身成栩栩如生的 3D 模型,在虛擬世界裡,複製出 444 平方公里的威靈頓地景,猶如照鏡的雙生子。

水晶球能讓你看見未來,而在替身的孿生城市裡,威靈頓市府能藉由模擬,在拍板定案前,預見新政或建設對真實世界的衝擊和影響。

現在,威靈頓市府計畫用數位孿生來解決本世紀最大的難題:氣候變遷。

利用數位孿生城市,視覺化氣候變遷的衝擊,建立互動模型,更直觀的溝通,促使更多市民、社區、利害相關人參與氣候規劃及行動,與氣候科學家一同探索可能的解方,以達成 2050 年零碳首都的目標。

「作為一個位於氣候變遷高危險區的沿海城市,基礎建設、企業和住家幾乎無處可遷,我們必須在未來 2 至 3 年內提出有科學證據的氣候因應決策,回應市議會宣佈的氣候與生態危機。」威靈頓數位創新團隊負責人漢密爾頓(Julia Hamilton)在新聞稿中說。

「我們需要新的工具和參與方法,讓每個人都了解氣候變遷的影響,並共同打造一個具有氣候韌性的城市。」漢密爾頓說,同時表示威靈頓未來將開放數位孿生的程式碼,嘉惠其他沿海城市。

這些改變,是一場地震「震」出來的。

威靈頓數位孿生計畫負責人奧丹(Sean Audain)上數位孿生粉絲俱樂部(Digital Twin Fan Club)Podcast 暢談威靈頓的數位轉型歷程。

數位孿生連著 3 年被國際顧問公司顧能(Gartner)選入全球十大科技趨勢,但奧丹在節目中坦承儘管市府也在推,「我們從未真正清楚認知何為數位孿生城市,我們覺得它就是那些被定義的東西之一」。

「許多的旅程都是由地震、瘟疫和各種人類苦難而推動的。沒有烏雲,何來一線光明。」他笑。

2016 年 11 月 14 日半夜,紐西蘭發生了一場 7.8 級的大地震,震央在首都南方 95 公里的凱庫拉,方圓 180 公里內產生 21 個斷層,震波一路向北撼動首都。威靈頓市府面臨強風暴雨,港口受損,交通中斷。

「中斷期間,我們說現在就是對的時間,」他們將 3D 模型放上雲端平台,安裝到行動裝置,市府檢查員開始掃街,3 天內實時評估全市 1,600 多棟的商業與住宅建築;而且實際勘查前,即知建物概況,該從何著手。源源不絕的數據上傳至雲端,結合城市場景,計算出建物周圍的安全區域,繪出合理的封鎖範圍。

「一位前來探視災區的部長跑到我們總部興師問罪:你們為何還沒有封鎖城市?你們會害死人!」奧丹回憶。

他們帶著部長在數位孿生城市裡虛擬飛行,一條街、一條街地給他看不同建物各自的受損狀況,說明封鎖城市特定區域的理由,以及抗辯為何封鎖整個都心是不必要的。細緻的決策,避免了生命、經濟、後勤、人民流離失所的中斷和巨大損失。逼真的孿生城市場景,讓決策者、工程師、地質學家、經濟學家等能在直觀、熟悉的世界裡,快速定位,理解問題,專注討論,並快速做出決策。

分秒必爭的災後搶救時刻,各單位得以在數位孿生的平台上齊頭並進,「告訴我建物狀況的同一套資訊,一面傳給經濟部門,了解地震對商業的衝擊,另一面傳給福利團隊,評估有多少人需要我們的協助,有何需求,涉及哪些利害相關人。」

「那是我們初次意識到數位孿生能做什麼。」奧丹說。不只是奧丹,其他人也目睹了數位孿生的潛力,「他們從極度懷疑變成極為自信,這可能是我見過最有力的政治干預。」

去年百年一遇的疫情中,數位孿生城市再次發揮作用。

「整合政府的數據,我們即可了解假設某個地區出現確診,該區的屬性是什麼,以及我們須採取何種策略來控制。」奧丹解釋。他們根據前線救災的 NGO 的回報資訊,在城市哪個區域,協助了多少人,市民的回應是什麼,即時評估何處需要更多投入。

封城期間,城市南方沿海一帶多次出現大規模確診案例,市府不得不進行疏散,如何保持社交泡泡,安全疏散人潮,成為市府一大難題。

奧丹說:「我們利用數位孿生模擬,因為我們過去從未有這樣的經驗。透過數位孿生城市彩排,意味著我們至少對於可能會碰到什麼狀況有基本的概念,也得以模擬交通調度。我們在對的地方安排了足量的接駁工具,思考如何解決排隊等問題。」

經歷地震、瘟疫的考驗,數位孿生給了威靈頓不畏犯錯和反覆實驗的機會,如同奇異博士從 1400 萬種可能的未來中探出一線生機,也許人類也能從中窺見對抗極端氣候的答案。

全文轉載自未來城市@天下,原文標題:一場大地震,威靈頓找出掌握氣候變遷秘密武器:數位孿生城市

延伸閱讀
>> 爺奶做幼兒臨托、居民為醫護備餐——跨世代X多機能的共生社區
>> 讓全鎮互相照顧!埔里厚熊咖啡揪厝邊玩紙漿、做律動,過健康快樂的老後生活
>> 促進行的正義!看台灣組織如何實踐智慧運輸,讓長輩、視障者外出更安心

前往完整專欄

支付方式再進化:手上植晶片,結帳付款一手搞定

2022.08.04
合作轉載

創新拿鐵/文:戴羽

隨著手機的普及,我們消費的方式也起了很大的變化。以往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不再是唯一模式。現在更多人選擇的是透過掃描手機上的條碼,或是用手機感應一下來完成交易。一家歐洲的新創公司 Walletmor 就想要進一步簡化這個模式,讓我們只需「揮手」就可以結帳!

 從「以物易物」到「揮手結帳」,「錢」為了更方便而「進化」

錢其實出現的比手寫歷史還早,所以我們可以判斷在遠古時代,先人們就開始思考讓「購物」變得更方便的方法。

在錢被發明之前,人們都是靠著「以物易物」來得到想要的東西。但是這個方法有明顯的問題,首先同樣的物品在不同的人心中有不同價值。例如,一頭羊可以和甲換來一把石斧,可是和乙只能換到一把青菜!

另外一個問題是,「以物易物」需要花很多時間找到需要你手上的貨物的人,而且他也正好有你需要的東西,交易才能夠成立。於是,老祖宗們覺得太麻煩,就開始用一些大家公認有統一價值的東西,讓交易變得更順暢。例如,一隻羊價值是 30 個貝殼、一把石斧是 28 個貝殼、而一把青菜只值 1 個貝殼。於是,錢的概念就開始出現了。

為了讓「錢」更耐用(畢竟貝殼非常易碎,只要不小心撞爛了,就會少了一把青菜!),老祖宗們開始研究用金屬來造錢。在東周時期,一種長得像鏟子,用青銅鑄造的「布幣」開始流通,成為世上最早起的金屬貨幣之一(所以財政部、央行、臺銀的標誌都採用了布幣的圖像!)。

由於攜帶一堆布幣不方便,所以從秦朝開始銅錢成為了主要流通貨幣。中間有一個孔,讓人們可以用繩子把它串起來讓攜帶方便。銅錢使得購物變得更輕鬆,但大量攜帶用金屬鑄造的銅錢還是太有「份量」,所以宋朝開始就出現了被稱為「交子」的紙質票據,是最初的紙鈔。

再下一波「錢」的創新,要等到 1949 年有美國人創辦的「食客俱樂部」(Diners Club),才讓人們開始用信用卡付款。而隨著 iPhone 在 2007 年推出後爆紅,近來電子支付更成為了人們愛用的付款方式。

每一次「錢」的創新,都離不開讓我們消費時能夠更方便,比較學術的說法就是「降低交易成本」。例如,近年來興起的加密貨幣雖然變成了投資產品,但它最初是為了將貨幣「去中心化」,讓交易能夠在更短的時間內完成。

而 Walletmor 的創辦人和執行長 Wojtek Paprota 沒有想要如加密貨幣一樣完全顛覆「錢」的概念。但他希望能夠在既有的框架中,讓「用錢」變得更方便。因此,他決定要研發出可以植入人體中的晶片,讓人就等於錢包!

植入手中而且不需要電源,一次小手術讓你方便 5 年

其實 Walletmor 並不是第一家實現用「手」結帳的公司,亞馬遜就在旗下的 Whole Foods 實體店中,推出「掌紋付款」服務。消費者可以通過 Amazon One 服務,將自己獨一無二的掌紋和信用卡綁定,然後在結帳時只需要將手掌放在掃描器上就能夠直接扣款。

另外,將晶片植入人體也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在 1998 年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的模控學 (Cybernetics)總監 Kevin Warwick 教授就曾將一個 23 釐米乘 3 釐米的晶片植入左手。但這個晶片只停留在他手中 9 天,因為它的電量也只能維持那麼久。

Walletmor 想要「商業化」它的產品當然一定要做的比雷丁大學好,以及和亞馬遜有所不同。首先,它的植入品只有一粒米的大小,重量低於 1 公克。這個植入品是由全被對人體無害的生物聚合物包覆著的晶片以及微型天線所組成。

整個植入手術的需要約 25 分鐘,但真正將晶片放入體內只要 4 分鐘就能完成。原則上晶片可以植入人體的任何地方,不過 Walletmor 會建議手部因為那是最符合各種使用情境的。在進行植入手術時,一位和 Walletmor 合作的骨科醫生將會在使用者手上開出一個小切口,然後將晶片塞在皮膚下。使用者形容手術就像被人捏了一下,一點也不痛。

在技術上,Walletmor 選擇採用 NFC(Near Field Communication)一種短距離的高頻無線通訊技術。這種技術能夠讓晶片在不用觸式下,也能夠點對點的傳輸資料。而這個技術最好的地方,在於晶片本身並不需要電源。它會在靠近讀卡機時,透過機器產生的電磁場來取得需要的電。

這個晶片目前要價約 300 美元(約新台幣 9 千元)而且可以用 5 年,但只需透過非常簡單的手術就能更換新的晶片。對 Walletmor 而言,這個產品最值得驕傲的地方就是在完成植入後,晶片馬上就可以使用了。即是說踏出手術室後,如果感覺到口渴,就可以馬上到隔壁的便利商店「揮手」買飲料,順便看看店員驚訝的表情了!

至於「揮手」付款所用到的錢來自哪裡?Walletmor 有自己的電子錢包服務。使用者可以下載電子錢包,並和植入的晶片配對,然後再將錢轉入該錢包就可以使用了。

將晶片植入體內,在寵物中已經行之有年

「揮手結帳」當然很方便,但還是有很多人對植入的技術有疑慮。有的人擔心它的資安問題,例如卡片的資料會不會被有心人竊取。另外也有人擔心它長期植入人體是否會造成副作用。

Walletmor 表示,這個晶片使用的技術其實已經非常成熟。很多手機結帳的功能,如 Apple Pay 就是在使用類似的服務。而且搭配的微型天線也確保晶片要在非常近的距離內才會被感應成功。這可以避免有人拿著感應器在路上亂晃來盜取晶片內的資訊。

另外,目前很多的交易例如悠遊卡和多數的信用卡都採用和 Walletmor 類似的技術。所以,就是用任何資安風險,也絕對不是 Walletmor 獨有的。

而有關晶片植入的安全問題,其實將晶片植入寵物體內已經實行多年,並沒有觀察到對動物有任何影響。另外,在新冠疫情期間,很多人也在國家強制要檢查疫苗注射證明的情況下,選擇將這些資訊寫入晶片然後植入體內。在瑞典,就有 6 千位國民選擇這個做法,讓自己不要隨身攜帶疫苗證明。

一項 2021 年在歐洲進行的調查顯示,有超過 51% 的人們願意接受晶片植入。調查也顯示 18 到 24 歲的年輕人最能夠接受晶片植入,而且很多人認為這會讓他們感覺在「科幻電影」中。

但對晶片植入反對最激烈的卻是一些虔誠的教徒!因為根據《聖經》啓示錄中記載,在末日前,人們都會被要求在右手或額頭上刻下代表著魔鬼的「獸印」。沒有這個印記的人,將無法進行買賣!所以,對這些教徒來說,將晶片植入體內並用它來付款,完全就吻合了《聖經》中所記載的。

目前,Walletmor 已經成功賣出 500 顆晶片,並期待未來會有更多人在看到它有多方便後會願意來嘗試。但是,為了更方便,我們願意付出多少?這就要我們自己好好考慮一下了。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出門忘了錢包、手機又沒電?這家新創將晶片植入手中,讓你揮揮手就能結帳!

延伸閱讀
>>改善藏在皮夾裡的塑膠浪費!美企業回收海廢製信用卡
>>消費上限以碳排量計算?DO Black 打造首張以碳足跡為額度的信用卡,實踐負責任消費行為
>>共織財務安全網:從工作培力到財務教育,國內外社創家齊力推動財務兼容社會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