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3 位穆斯林研發口袋裡的「真人翻譯機」,助難民度過語言不通的重重難關

整理/郭潔鈴

在難民艱辛的離家旅途中,和當地人的語言隔閡可說是雪上加霜,但現在有款新的應用程式 Tarjimly,可以幫助難民即時取得翻譯,不管他們身在世界何處。

「難民無論是面臨困在難民營、尋找安全的棲身處,或準備重新建構家園等情況,溝通都是最大的問題之一,」Tarjimly 的共同創辦人 Atif Javed 表示,「他們不僅日常生活中難以與當地人溝通,有時還會因此遇上生死交關的時刻。我認為人們不該因為語言隔閡而受苦,甚至死亡。」

Javed 發覺現有的翻譯工具太呆板,且正確度不足,因此曾在 Tesla、Apple、NASA 等科技公司工作的他,決定運用自身的科技專業,與軟體工程師 Aziz Alghunaim 以及史丹佛大學的人工智慧與機器學習博士候選人 Abubakar Abid,於 2017 年 2 月共同開發了一款可於 Facebook 通訊軟體 Messenger 上使用的聊天機器人。

特別的是,3 人皆為虔誠的穆斯林,而去年初美國總統川普針對穆斯林國家設立的旅行禁令,使他們認為該是起身採取行動的時機了。「我們所處的世界越來越仇恨我們的信仰,還有看不見盡頭的難民危機,以及高漲的仇外情緒。」Javed 表示。(同場加映:「川普輸給了企業社會責任」:穆斯林禁令使社會倒退,卻激起企業CSR的大躍進

Tarjimly 透過 Messenger 裡的聊天機器人,串連難民和翻譯志工,使難民在面對醫生、救難人員和法律代表等重要人物時,可以用智慧型手機獲得簡單、即時的翻譯服務。

當難民需要協助時,僅需拿起手機,傳送訊息給機器人,並選擇可理解的語言,接著 Tarjimly 便會自動為他們配對合適的翻譯者;而世界各地的人,皆可使用線上平台申請成為翻譯志工,並表明自己可流利對話的語言種類,接著便能透過 Facebook 訊息收到翻譯請求。

為了保障雙方的隱私,難民和志工一開始僅會得知對方的名字,若要得知更進一步的資訊,則由兩者自由決定是否願意提供。

(Tarjimly 軟體的使用情境示意。來源:Atif Javed

目前 Tarjimly 軟體上可被翻譯的語言包括英文、阿拉伯語、波斯語及阿富汗語,全球共計有超過 2 千位翻譯志工。研發團隊正努力納入更多語言中。(同場加映:【柏林現場】「總不能只靠媒體來認識他們吧?」四個大學生用烹飪撕掉媒體的標籤,翻轉人們對難民的成見

Tarjimly  利用大眾已熟悉的通訊平台 Messenger ,成功地快速拓展服務客群,此舉也獲得負責 Facebook Messenger 項目的副總裁 David Marcus 肯定,並於 Facebook 年度開發者盛會 F8 中公開展示其功能。展示影片中,一位來自摩洛哥的翻譯志工 Murad 幫助了一家人在美國聖地牙哥重新安頓。

Javed 表示:「我們目標透過建立真人翻譯的系統,將翻譯機放進每一個需要幫助者的口袋中。我們期許難民不再只是人們腦內的統計數字,而是我們每天會交談並幫助的真實朋友。」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解決難民危機,荷蘭新創公司決定教他們學寫程式!
>> 一場大地震毀壞家園,卻帶來撼動種姓制度的契機:尼泊爾從難民營開始打造平等社會
>>「我們稱他們居民而不是難民」希臘希望之家改造當地廢棄空間,不讓收容中心成為難民的「遺棄之地」

荷蘭街頭處處可見的 3D 列印家具——回收塑膠做的!

2018.01.18
合作轉載

文:張芸翠

過去幾年, 3D 列印技術在全球和荷蘭都颳起了一陣旋風。不過,雖然這個酷炫概念把人唬得一楞一楞的,你是否很少親眼看到 3D 列印出來的實際成品呢?

從 2017 年 10 月初開始、阿姆斯特丹的街頭出現了一張張趣味的街道傢俱,而這些創意的座椅,正是由回收塑膠垃圾 3D 列印而成!

The XXX

由荷蘭新創設計公司「The New Raw」設計製造,這張名叫「The XXX」的街道傢俱,上頭可以坐 2 至 4 個成人。由於採用現今備受矚目的 3D 列印技術,這張座椅可以被客製化設計、製成不同的形狀和大小。3 個人的年度塑膠垃圾量,可以製成兩張座椅。

因為是以回收塑膠垃圾作為原料,「The XXX」不僅降低了製成過程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也減緩了當今令人頭痛的塑膠問題。更厲害的是,這些製成的座椅,還可以再次被回收利用,作為更多未來傢俱的原料。

「The XXX」是「The New Raw」最新專案「Print Your City!」的第一個項目,未來他們將研究如何利用回收塑膠垃圾、設計並製成兒童遊戲場的設施或傢俱。

Τhe New Raw

那麼,設計製造 The XXX 的「The New Raw」的來歷又是什麼呢?它創立於 2015 年,目前的研究與設計工作室設置在荷蘭鹿特丹(Rotterdam),由建築師 Foteini Setaki 和 Panos Sakkas 共同經營。他們的專案目標為透過發展內容和視覺豐富的設計概念,宣導並實踐循環設計模式。他們致力於縮短物料週期、加強當地生產,並且採用基於材料研究、數位設計和製造的開放式設計方法。

除了今(2017)年度的 3D 列印傢俱「The XXX」,The New Raw 著名的專案,還有 2017 年初於希臘展開的工作營「Second Nature」:為回應海洋塑膠垃圾問題,他們回收廢棄的塑膠漁網,製成新的貝殼型裝飾。

此外,另一件值得介紹的專案是在 2016 年,同樣位於希臘的工作營「The New Raw – plastic」。在這個工作營中,他們邀請了來自不同背景的 27 位專家,一起研究希臘錫羅斯島(Syros)上的觀光塑膠垃圾污染現象,最終並開發出 5 種創新設計和經營理念,其中也包括 3D 列印的 3D 電影眼鏡。

無論是客戶委託還是自發研究的專案,The New Raw 一直致力尋找更多更好的方法、應用循環概念、推動技術和社會創新的界限。目前,他們已經與阿姆斯特丹市府單位(AMS Institute)、台夫特科技大學(TU Delft)、香港設計學院(Hong Kong Design Institute)等機構合作。從小規模的物件到大規模的系統,每個專案都促成更多跨學科夥伴、合作者和利益相關者形成的生態系統。

3D 列印的發展未來

3D 列印的理念和技術是近年設計產業的熱門話題之一。就環境保護和永續發展的角度來說,3D 列印的流程應該是對環境有益,因為它屬於客製化製造,減少大量製造造成的浪費。不過,3D 列印的原料是否對環境有益,還有諸多爭議。The New Raw 使用回收塑料作為原料,便是想解決這個問題。究竟 3D 列印環不環保,還有待更多案例來驗證。

面對全球暖化、資源耗竭的危機,近年來世界各地興起「循環經濟」、「循環設計」等浪潮,The New Raw 和其製造的「The XXX」,除了是讓人檢驗 3D 列印對當前設計和產業是否真的走向更環保和永續的切入點,也讓我們再次看見荷蘭小國面對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共存創意。

同樣資源有限的台灣,該如何從前端設計思考、扭轉產業模式,是一個值得向荷蘭借鏡的問題。從許多荷蘭新創的案例來看,產業、學校、政府三者的緊密結合,是激發促成創意實踐的辦法。台灣的這三個部門應重新定義自身角色、跨界合作,以面對當今這個充滿變化與挑戰的世界。

全文轉載自荷事生非,原文標題:荷蘭循環自造–The New Raw 的3D列印傢俱 The XXX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父愛無限!英國爸爸自學設計,用3D列印為新生兒DIY義肢
>>「塑膠銀行」點石成金,讓弱勢居民收集海廢換商品:現力邀企業一起做環保兼濟貧
>> MakerBay立志成為香港「自造者先驅」:一般人覺得是垃圾的東西,在我們眼中全是材料!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