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比賽的激情過後,還留下什麼?從倫敦奧運與美國超級盃 看體育界的綠色趨勢

2016.04.3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生態綠

體育賽事所引爆的熱情,總是讓運動迷們瘋狂迷戀;尤其國際賽事常常被是為國家行銷與宣揚國威的絕佳機會。然而體育盛事也常常被批評浪費公帑、好大喜功,狂歡後總會造成大量食物浪費和環境髒亂,大興豪華的運動會場,也常常在賽事後淪為荒廢下場,或是為了維護作業造成巨大浪費。

為城市帶來認同、熱情和巨大經濟利益的運動盛會,如何和環境永續達成平衡,成為現代城市不得不思考的挑戰。不論是上一屆倫敦奧運,或是剛落幕的美國超級盃,都希望達到運動精神與環境互利共生的發展新目標。

最綠的奧運比賽—2012倫敦奧運

和史上最貴的北京奧運相比,2012年倫敦奧運可說是史上最綠色的奧運了。

在建築上秉持了「減少、重複利用、回收」的原則。如佔地16公頃的主場館,即挑戰了傳統建築的概念,譬如部分座位區使用可回收廢油氣管的再製品,永久性建築也盡量減少鋼鐵和混凝土的用量,鋼鐵使用量遠遠少於其他的體育場相比。

建築物本身也大量使用回收材料,而部分建築體在賽事後可被拆卸的創舉,更受到普遍肯定。風光的比賽過後,瘦身的主場館繼續作為各類運動場和社區文化活動使用。

除了硬體的綠色創新,倫敦奧運更提出了「食物願景」,聚集了各國食物生產端與消費端的非營利組織,呈現了豐富的食物文化,並且滿足環境永續的承諾,如所有供應的食材都有環保、衛生和動物倫理認證,符合環境永續的規範;並且採購符合道德價值的公平貿易產品;而為了推動「零浪費的奧運」,也在包裝材質和回收分類上煞費苦心。

熱情發電機—自己的電自己創造

今年2月初在美國舊金山灣區甫落幕的美式足球超級盃比賽,也懷抱著巨大野心,希望一舉立下運動賽事的環境永續冠軍,期待呼應舊金山提出在2020年達成「零浪費城市」(Zero-waste goal)願景。

進行決賽的李維斯球場運動場館建築取得LEED gold standard(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能源與環境先導設計金級認證,一個以永續性基地、用水效率、能源、材料、設計過程等項目進行評比分級的國際綠建築認證系統),也是美國第一個獲得此認證的專業美式足球場。球賽建築物採用了1150面太陽能面板,最令人驚奇的是這個太陽能能源系統能夠支持舊金山主場隊49人隊的每一場賽事所需能源。

超級盃委員會也建置了一個友善環境的交通系統,不但規劃了安全的腳踏車區塊,也設計共乘系統,讓持有比賽護照的球迷能夠選擇以共乘或大眾交通工具方式抵達球場。同時整個活動賽事所剩下的食物,也有規劃的分配至灣區的食物銀行和餐館。委員會更呼應城市的新政策—在會場中摒除一次性瓶裝水的使用,鼓勵球迷自行攜帶可重複使用的水壺,並且能在整個賽事區域中的飲水站裝水飲用。

在狂歡式的激情過後,最終還是要面對與如何環境和平共處的議題,如果翻轉運動的價值,每個熱情的球迷都是比賽的大贏家!

資料來源:
【倫敦奧運專題】一個低調的綠色傳奇──2012倫敦奧運
激情後還留下什麼?倫敦奧運食物政策的願景與實踐
6 Reasons Why the 2016 Super Bowl Is Greener and More Philanthropic Than Ever
Super Bowl 50 An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Champion

全文轉載自生態綠

延伸閱讀:
>> 綠能,點亮生命:太陽能為巴基斯坦婦女帶來工作
>> 巴塞隆納運用科技 把太陽能板、環保建築和微電網變聰明
>> 探索世界糧食的背後真相:市場、權力和糧食體系的戰爭

塑膠廢料不再萬年不滅,還可回收煉油!國內已有數家廠商投入

2016.04.28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陳文姿整理報導(2016年3月30日)

萬年無法分解的塑膠垃圾有解?!為了減少塑膠垃圾流向山林,流向海洋,流向生物的胃裡面,環保界開始注意到「廢塑膠裂解煉油」這項技術,簡單地說,就是讓塑膠再變回汽油或是柴油。


混合型的塑膠廢料,是現行回收再利用產業較難處理的問題。 攝影:陳文姿。

「塑膠裂解煉油」的優勢在於可以處理未經分類、特殊分類、或複合材質的塑膠,這也是現行的塑膠分類回收體系下難以解決的問題。藉由這套技術,各類廢塑膠都能回歸回收系統,不再污染大地、海洋。

塑膠煉油  十幾年前就可行 

塑膠裂解煉油技術聽來神奇,但這既非夢想,也非新技術,十數年前就證明可行。未能大量應用的關鍵在能否以低成本製造出好油品,油品不好,利潤低,也就難以商業化。

近年來,這項技術愈趨成熟,國內已有數家廠商投入。看守台灣協會、海洋公民基金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環境資訊協會、以及關心海洋生態與廢塑膠處理的環團與個人,特地前往塑膠裂解工廠參訪,以進一步了解這項技術的可行性。


廢塑裂解膠煉油示範廠。攝影:陳文姿

以美商新能動力公司為例,該公司表示,20公噸的廢塑膠,經催化裂解、分餾、過濾等程序,可製成17公秉的輕質油品。油品含硫量低且可達柴油標準。

除了約80~85%可轉化為燃料油,其餘5%為天然氣,10%則為碳黑。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從能源料效率的觀點分析,廢塑料製成燃料油後,再配合設備使用,整體能源效益約可達五成,略優於焚化爐。但這兩種處理方式,都會產生重金屬污染。

未分類也可回收  回收率可望提升

塑膠裂解煉油的優勢在於可以處理不同類型的塑膠。由於目前塑膠回收的項目有限,且無論是PP、PE、寶特瓶、保麗龍等,都須經過嚴格的塑膠分類才能再處理。所以未經分類、特殊材質、複合材質以及保麗龍等塑膠類就只能被當成垃圾。

新竹縣環保局局長黃士漢解釋,新竹施行垃圾減量後,無法分類的塑膠的問題就浮現出來,現在就可以開始試驗,將這些塑膠交給裂解技術來處理。


未經分類的垃圾,也可經由裂解方式處理。解說者:美商新能動力公司朱欽翔。 攝影:陳文姿。

關心海龜生態,並長期於北海岸辦理淨灘活動的環保人士郭芙更進一步的希望,這項技術能讓過去危害生態的塑膠垃圾翻身,變成有價的資源。

郭芙從經驗來解釋,金山沙灘的保特瓶數量較其他瓶罐少,可能是回收商會收購廢棄保特瓶,拾荒業者撿拾積極撿拾的緣故。如果所有的塑膠都能循此模式,都可以回收賣錢,或許萬年塑膠的問題可以解套。

成品可以再利用  離島塑膠垃圾解套

塑膠裂解煉油的另一個亮點在解決離島塑膠垃圾問題。郭芙解釋,離島沒有焚化廠,塑膠廢棄物只能採取掩埋或是運回台灣,部分民眾也會以露天燃燒方式處理,不是破壞環境,就是要付出高額運輸成本。

關心離島海洋廢棄物的團體希望能進一步評估離島設立小型裂解煉油工廠的可能性。如能將塑膠在地處理完畢,不僅可減少運費,處理完產生的燃料油也可就地使用,或許是個不錯的解答。

事實上,日本的鳩間島就曾以類似方法處理大量的海漂保麗龍垃圾。該島設立保麗龍煉油工廠後,省下運送保麗龍的運費,製成的燃料油則供當地使用,建造成本也在兩年內回收。


離島沒有焚化廠,塑膠廢棄物只能採取掩埋或是運回台灣,圖為小琉球焚化廠前堆滿了垃圾。圖片來源:小琉球海洋志工隊。

回收不能全利用 環保人士呼籲減量為先

塑膠裂解的另一個優點是可以處理PVC塑膠(聚氯乙烯),謝和霖解釋,PVC塑膠及其他含有氯成分的垃圾,經焚化爐處理後,很容易產生戴奧辛。而裂解的原理是在缺氧高溫(約400度)的狀況下處理,戴奧辛產生機率較低。

塑膠裂解煉油可否為塑膠垃圾氾濫解套?卻還有變數。雖然進入商業模式,廢塑膠處理量會隨之提升,但出油率低、處理成本高的塑膠類,廠商處理的意願也不高。此外,國際油價變低時,裂解產生的油品售價就低,花錢轉換廢塑膠煉油也不划算,這都是商業經營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郭芙也擔憂,廢塑膠變值錢後,有人會以此為由,不再塑膠減量,反而造成塑膠用量大增,即便回收率增加,垃圾量也會增加。

謝和霖說,無論是裂解或是焚化處理,都會造成能源與資源的損耗,也會產生額外的廢棄物增加環境負荷,根本之道還是應減少塑膠使用。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塑膠廢料萬年不滅? 回收煉油再創資源價值

延伸閱讀:
>> 回收廢水釀啤酒 美製酒業盼擺脫高耗水惡名
>> 生質燃料在荷蘭是否能成為明日之星?
>> 荷蘭發展「生物經濟」,將能源轉型做好做滿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