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改善藏在皮夾裡的塑膠浪費!美企業回收海廢製信用卡

編譯:簡育柔

單次使用性的塑膠對環境造成極大負擔,每年大概有 400 至 1000 多萬公噸的塑膠垃圾流進海洋。對於塑膠製品,我們大概都會直覺性地聯想到塑膠袋、外帶容器或是寶特瓶水,但塑膠製品,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可以說是無所不在,它們甚至就藏在你的皮夾裡!

市場調查權威「尼爾森報告」(Nilson Report)研究顯示,每年有超過 64 億張支付卡片(如信用卡、金融卡)在全球各地流動,等於是市場上有如此巨量的塑膠製品需求。

看準了這個數據,科技支付公司「 CPI Card Group」 盼嘗試解決塑膠垃圾問題。該公司於今年 9 月甫推出一款新型支付卡片「Second Wave」,製作原料主要取自差點流入海洋的塑膠廢棄物,產品的核心價值有二:第一是回收再製,避免製造更多塑膠垃圾;第二是阻止既成的塑膠垃圾流入海洋、造成汙染。

卡片原料除了啟動功能必要的晶片與鐵片之外,卡片主體採用回收聚氯乙烯(PVC)製作,這類塑膠燃燒會產生戴奧辛,是最傷害環境也最棘手的塑膠廢棄物。

CPI Card Group 是誰?做什麼?

CPI 為美國一間支付科技公司,提供全方位客製化解決客戶在實體、數位支付的種種問題,核心宗旨是:「協助客戶增加解決支付問題的能力,同時一起保護我們的地球」。CPI 致力於研發創新、對環境負責並且具實質影響力的產品,產品核心絕不脫離 3R(Reduce、 Reuse、 Recycle)。

CPI 專門「搶救」在海濱徘徊、即將流入海洋的塑膠垃圾,再將它們製成支付卡片。CPI 的營運管理資深副總裁 Jason Bohrer 表示:「要回收遠洋的塑膠垃圾,基本上就是去缺乏垃圾處理相關基礎設施的國家或地區,在海濱 50 公里或河流岸邊,到這些最終流向海洋的流域附近,就能有效攔截塑膠垃圾。」

CPI 未來的綠色藍圖

CPI 愛地球的腳步從未停歇,推出 Second Wave 後不久,他們隨即宣布即將與美國一間大型卡片金融機構共同合作,擴增卡片功能包含付款、借貸與融資等。同時,CPI 也企圖拓展 Second Wave 的足跡,延伸到醫療機構、娛樂產業以及交通運輸企業。

根據最近由獨立研究機構製作、 CPI 釋出的報告指出,96% 的消費者關心垃圾流向海洋的議題,83% 支持回收塑膠垃圾再製成支付卡片,但其中只有 58% 真正認同這項創舉、並願意採取行動。這些消費者願意為了支持環保,轉換他們的持卡金融機構。不過前提是, CPI 須提供與原卡銀行同樣的服務跟優惠。

CPI 的董事長兼執行長 Scott Scheirman 表示,「環境健康與否,是企業與消費者所需共同承擔的責任,廢棄塑膠是所有人都必須正視的問題。我們估計,每 100 萬張 Second Wave 問世,將有超過一公噸的塑膠垃圾免於流向海洋。」這個迷人的數據,對於關心環保議題的消費者來說,似乎是個轉換持卡銀行的好理由呢!

 

我所看見的社會企業是_____?眾利害關係人齊分享,展望社企下一個十年

文:梁元齡

在你眼中,社會企業是什麼樣子?

社企流日前攜手聯合報系願景工程舉辦《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論壇,社企流執行長林以涵指出,不同價值觀的人看待社會企業,就如戴上不同濾鏡的眼鏡,各有自己的觀點及角度,也因此,每個人對社企的期待與想像都不一樣。

論壇下午第一場第一講座議題,社企流便以「我所看見的社會企業是______」為題,邀集社會企業、受益者、政府機構、以及大型企業等利害關係人,請他們談談心中社企的模樣,並分享一路走來的所思所想。(同場加映:你戴著什麼「眼鏡」看社企?剖析大眾的不同視角,看見社會企業的多元樣貌

開創新漁場,社企先鋒轉型站上服務第一線

2007 年,台灣第一家社會企業創投「若水國際」(以下簡稱若水)成立,在台灣登高一呼,首度提出社會企業一詞。

若水執行長陳潔如分享,當年,若水集結了各路商界好手,為社會企業的蓬勃發展披荊斬棘。他們透過舉辦研習營、創業大賽,在台灣各地點燃社創火花。然而,作為社企創投公司,若水卻缺乏第一線實戰經驗,陳潔如笑稱:「就像文青指導農人種田一樣。」讓若水與創業家間存有一道溝通屏障。

因此,若水亟思改變,於 2009 年啟動轉型計畫,成為協助身障就業的社會企業。十幾年來積極開創新的漁場,盼能在新的領域,用新的方法創造新的價值。在勝利基金會蹲點近兩年期間,陳潔如蒐集到身障就業的痛點與困難,她這才深深驚覺:「原來我們都太小看社會企業了。」

歷經多年打磨,若水失敗無數次,終於覓得身障就業的商機——需要高度耐心與精準度的「數據標註服務」。這項技術雖為高科技產業,卻得仰賴人類餵養海量資訊到電腦中,再由電腦針對這筆龐大數據進行學習,最終提高機器判讀的準確度。(同場加映:台灣社企先鋒的 10 年蛻變:「若水」從創投轉戰第一線,用 AI 和雲端開創身障就業的新紀元

而身障者不易出門行動,多半習慣久臥在床、抑或是長年坐在輪椅上。這些特質都讓他們成了數據標註師的不二人選——能夠長時間專注於工作中,且既可充分發揮人類的認知能力、也能創造個人收益、替身障者們重拾自信。

陳潔如說,把原本不被視為人力的資源,透過商業模式轉化成價值,這正是社會企業的能力。因此在與客戶合作時,她通常不會事先特別告知對方,若水的員工多是身障朋友。「社會企業與企業之間,就是一般的商業關係、是共創價值的夥伴關係。」唯有在商業面上建立良好的產品與服務,才能成功借重商業力量來解決社會難題,而不該本末倒置、以社會使命來作為向品質妥協的理由。(同場加映:開創 14 萬名身障者居家就業契機:若水首創「數據標註師」職務,打造 AI 應用背後的數據大軍

曾將社企視為「洗綠」手段,若水員工大改觀

障友賴若秦是若水旗下員工之一,她說:「剛開始(接觸若水時),我覺得社會企業就只是個關鍵字,一個企業想去扯上邊、洗刷社會形象的關鍵字。」對此,陳潔如也笑稱,若水常被當成詐騙集團,因為在大眾的印象中,解決身障就業問題應是 NPO(非營利組織)的工作,而非企業該做的事。

加入若水後,賴若秦深深感受到若水照顧員工的無微不至,原本對社企成見也一掃而空,讓她在若水一待就是 4 個年頭——從公司的文字客服專員,一路晉升成組織內部的教育訓練夥伴。現在,她已是公司居家就業團隊中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持續以過來人的經驗,幫助更多在工作上頻頻碰壁的障友。

賴若秦感性地說,遇見若水以前,她早已適應了長期孤身在家的 SOHO(small office home office,居家接案)生活,更不敢與人打交道,就連若水派出的家訪員也被拒於門外、「隔空」進行訪談。如今,賴若秦已能面向現場逾 300 名聽眾,侃侃而談自己重拾信心的經歷。

「在過去,我是個受益者;現在則已經投入若水、成為一名工作者。我希望自己將來能成為有影響力的人、讓更多夥伴被社會看見;甚至手把手、帶領這些有潛力的人增長能力。」賴若秦說。

產官聯手拉一把,讓社創組織邁向永續經營

不僅若水,自 2007 年至今,不少民間社創組織在台灣開枝散葉、盼以社創精神解決更多社會問題。面對這波浪潮,公部門及大企業又是以哪些舉措因應?

台北市作為全台少數率先推動社企發展的都市,台北市產發局局長林崇傑表示,隨著各方對永續的呼聲不斷高漲,不論是哪個部門,都試圖在永續浪潮中尋找自身角色與發揮空間。而北市府也相當積極,力圖搭上永續順風車—— 2017 年台北市正式獲「公平貿易城市」認證,並且加入 Best for City(對城市最好)運動的行列,成為全球第四個舉辦該競賽、推動良善治理的城市。

林崇傑說,過去 4 年來,北市府在社創領域中投入眾多資源,包括由無家者導覽街區的「街遊」計畫、串連士東和南門等 7 處市場的「盛食交流平台」、提供給社會創業家的常設輔導資源、以及開設專屬社創組織的共享空間等。

資金方面,北市府也找上玉山銀行、國泰世華等大企業合作,納入活水社投、社企流和 B 型企業協會等組織的建議,提供社創者免擔保又低息的優惠貸款方案,在創業家跌跌撞撞的時期,陪伴他們多走幾哩路。

輔導方面,北市府也會每年挑選 15 個組織、應用 KPMG 安侯建業所推出的專業評估工具 KTen,為社企做完善的評估,協助他們走得更穩健。

截至目前,北市府已與超過 120 家社企建立合作關係。而由北市府特別媒合、應用 KTen 工具評估自身影響力的社企則累積達 60 家;共計創造約 9680 萬元的媒合價值(經由媒合所創造的產出總值)。

「當全球經濟邁入新的典範轉型契機,面對更多的社會衝突,我們就需要新的價值與方式去處理。」林崇傑說,自己對社企的未來態度樂觀,他不認為下一個十年裡,社會企業會消失;他甚至相信:社企精神會發展地更如火如荼。

社會創業現實面:資金與管理

玉山銀行資深經理李耀宇指出,他們觀察到,商模難尋、融資不易、銷售通路有限等等因素,都是創業者會面臨的痛點。

李耀宇說,在「融資不易」的問題上,如玉山這樣的大型銀行就能提供不少幫助。他解釋,傳統銀行進行授信時(指商業銀行向非金融機構客戶直接提供資金),會對存款的用途、安全性做整體評估,再決定是否提供資金。對經營穩定度較低的社會企業來說,這無疑又是一道融資門檻。

因此,玉山銀行開辦了「微笑希望貸」,設籍台北市最高可申貸 300 萬元,且利率僅 1.6%。李耀宇表示,玉山推廣社企精神之餘,也從內部業務貫徹永續,他們期許自己可以扮演「社企的支點」,讓更多創業者發揮社會影響力。

而與北市府合作導入 KTen 評估系統的 KPMG,也是社創圈中的重要推手。KPMG 氣候變遷與企業永續服務負責人黃正忠一針見血:「要形容未來時代,可以用 10 個字:『歹活,不得好死,死路一條』!」

他解釋,即將邁向 2020 年的當代,全球都正面臨極為嚴峻的考驗,不論是資金、能源或乾淨水源,都有著分配不均抑或匱乏的問題。因此他強調,社會企業若希望能夠改善這些問題,就應當努力創造影響力:「我們要的不是簡單的解方,而是具有實質影響力的解方。」

黃正忠依 KPMG 輔導社企團隊的經驗表示,有些創業者雖具社會使命,但執行起來不夠紮實、無法精準地解決問題;抑或是雖有產品,品質卻缺乏市場競爭力。(同場加映:「捐款做公益」不再是唯一!大企業導入永續思維,與社企共創更深遠的影響力

「只有愛心是活不了的,要有愛心、加上管理效能,組織才有活命機會。」黃正忠說。

究竟在各利害關係人眼中,社企是什麼模樣?人人都有不同答案,但卻也都朝著同一個方向——莫忘初衷、強化市場競爭力,並且時時以受益者的角度出發思考,都是下一個十年社企繼續蓬勃發展的關鍵。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 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嗎?應以乘號替換等號,讓彼此各司其職、深化社會影響力
>> 為什麼需要社會企業?公部門看社企:連結公益與市場,促成台灣社經與外交暖實力
>>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何謂成功的社企?社企會消失嗎?帶你全方位洞察下ㄧ個十年的社企趨勢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