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只是設計品牌——從藝術家、創業者到串連者,「印花樂」回應社會議題、盼建立永續共好價值鏈

社企流/文:李沂霖

身穿一襲印有八哥圖樣的綠色洋裝、耳上垂掛著一副花朵耳環,印花樂共同創辦人暨創意總監沈奕妤(Ama)緩緩地走來。穿著自家品牌服飾,有鳥、有花、色彩繽紛和諧,就如印花樂給人一貫愉悅、溫暖、親切的印象。

席間,Ama 不只一次談到宮崎駿的電影,她說:「再大的環境議題,在宮崎駿電影中都是以魔法、森林、飛行船等元素去講故事。」的確,在《魔法公主》中,可以看到大自然與人類文明之間的衝突;在《神隱少女》裡的千尋和白龍身上,則能看出人類與自然間持有共同記憶、共存共榮的樣貌。

讓重要的議題以軟性、輕鬆的方式向大眾溝通、讓多數人產生共鳴,這就是藝術的力量,是印花樂身為設計品牌的欲實踐的使命。

看似是藝術家的浪漫宣言,然而,印花樂自 2008 年創辦至今,已穩健地成長為員工數超過 30 人、旗下分店遍佈台北及台中共 7 間的規模。更於 2019 年成為首度獲得創投挹注的設計品牌,前景看好。

回到創業的起點,Ama 分享,2008 年在金融海嘯、景氣不佳的背景下,「畢業即失業」的低迷就業氛圍籠罩台灣社會,當時,政府以創業計畫突圍,透過建置育成中心、推出創業補助等方式,鼓勵青年創業。

於是,Ama 與其他兩名同樣一路從美術班唸到美術系的朋友邱瓊玉與蔡玟卉,便搭上這波創業熱潮,拿著教育部「U-start 創新創業計畫」補助,走上她們過去從未想像過的創業之路。

10 年過去,當初由 3 位社會新鮮人所創立的企業仍穩固地立足於台灣市場中,你或許曾看過印著八哥圖樣的布包、或是畫上珍奶、剉冰、小籠包等台灣美食的餐袋,這些揉合在地環境、台灣文化等元素的印花設計是這個品牌獨有的特色,他們就是印花樂——致力要讓藝術平易近人、創造美感與共好生活的台灣設計品牌。

台灣瀕危動物、老式建築花磚都成創作元素,讓設計與大眾產生共鳴

自台灣這塊土地上長出的設計品牌,印花樂將屬於本土的風情、景物、自然都化為設計的養分。為何選擇以台灣文化元素設計印花布料商品作為創業起點?Ama 表示,身為創作者,從自身的成長背景與生活環境去激盪創作靈感,是一件自然而然會發生的事情。

印花樂第一個、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圖案「八哥」便是出自 Ama 對於動物的喜愛,她在創作的過程中得知台灣原生種八哥因競爭力不敵外來種八哥面臨著族群數銳減的困境,便以八哥的身影創作,盼讓大眾認識這個瀕臨滅絕的物種、進而關注保育的議題。

「身為設計師,詮釋台灣文化不是一件困難的事,而該如何把自己的生命經驗,精煉成一個真正能夠讓大眾產生共鳴的設計,這才是作為設計品牌的挑戰。」

緊扣「共鳴」的關鍵點,印花樂初期的品牌策略是建立台灣市場的認同,於是便汲取台灣人共有的成長記憶,創作出瀕臨絕種的台灣八哥、舊建築中的花磚、鐵花窗、玻璃海棠花紋等設計圖樣,以布包、襪子、玻璃杯等用品,進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在取得台灣市場一定的認同度之後,印花樂接著尋找與國際市場的共鳴,如何讓本土的設計有文化辨識度並吸引外國消費者?印花樂在台灣小吃中找到了答案。「多次問及國外觀光客對於台灣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10 個人有 9 個人會說是食物。」Ama 笑著說,他們以此為設計靈感,讓外國人帶不走的台灣美食化為圖樣、製成美味台灣系列商品,成了印花樂經典代表作之一。

成為「不只是設計的設計品牌」,串連價值鏈擴大社會影響力

期許自我作為一個「不只是設計的設計品牌」,印花樂除了以產品設計傳遞理念,更將其對於社會與環境的省思及關懷化為實際行動、甚至融入商業模式之中。

「我們平時是以商品來說話、傳遞理念,而我們更希望能進一步了解品牌的受眾,是否真的願意採取實際行動,來回應印花樂的價值觀。」Ama 說道。於是在 2017 年,印花樂發起第一屆「淨灘藝術節」,以比較平易近人的環保行動——淨灘開始,揉合本業的藝術、設計專業,集結了其他環保團體、藝術家、企業等 47 個跨界夥伴,帶領 300 名參與者在撿拾海灘垃圾之餘,也能欣賞音樂舞蹈表演、參與市集和手作工作坊。

「很多人都會覺得,環保行為好像意味著要減少個人生活的品質和樂趣,然而並非如此,我們希望能以行動去展現,享受美好生活並與自然和諧共存,是能同時存在而不互相矛盾的。」

除了對外以品牌影響力號召群眾採取環保行動;對內印花樂則聚焦於本身的產品供應鏈優化,從生產端原料的選擇、人力的配置著手,將品牌對於永續生活的期許內化至日常的生產流程中。

對此,Ama 坦言:「我們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目前,印花樂著手於商品材質改善以及生產者培力兩個方向。在商品材質的部分,印花樂是以環保永續精神為核心,逐步地以綠色材質取代現有原料製作商品,預計於 2022 年將環保材質比例提升至一半。

而在生產者培力面向,則是印花樂有感於車縫勞動力老化、產能斷層的現況,因而投身於「社區生產培力計畫」,培訓偏鄉弱勢者成為具產能的車縫人力。

印花樂目前與兩個社區單位合作,一個是高雄杉林鄉的「大愛縫紉工作室」、另一個則是嘉義「媽媽樂縫紉工作室」。這些工作室初期是由非政府組織進入社區、建立基礎工作,以縫紉技術培力在地居民。印花樂的角色,則是擔任生產者培力與企業串連的角色,協力範疇包含技能訓練、導入市場需求以及串連實際的訂單,建立如「契作」一般的協力模式。

印花樂串連企業與社區單位的合作模式是這樣的:當一間企業向印花樂訂購大量的禮贈品,印花樂將產出符合企業需求的設計,而與印花樂協力的社區培力單位,則負責後續的產品製作。在此模式之下,對於具備縫製技能、卻非活躍於市場的弱勢生產者而言,便能獲得工作的保障。

對企業而言,採取此模式與印花樂合作,一方面能獲得高質感的設計產品,另一方面則能協助弱勢生產者,是實踐企業社會責任(CSR)最具體而實際的行動。如前陣子麥當勞與印花樂合作推出的布包即是案例之一。

Ama 提及,印花樂有大約 40% 的營收來自企業客製訂單,而一張 100 萬元的訂單,便能幫助 6 個家庭維持一個月的生計。

參與社企流 iLab 加速器,錨定下一個 10 年的發展方向

2019 年,印花樂成立 10 年之際,Ama 在品牌書寫下:「藝術家開公司,開門的每天都要視為奇蹟。」

Ama 不諱言地指出,開公司的學問是創業家十年如一日的必修課題,而對於毫無相關背景、初期連財務報表都不會看得印花樂 3 名創辦人而言,經營管理更是充滿挑戰。

從建立團隊、營造組織文化、到拓展市場等,面對經營公司不同的難題,經歷了一陣子撞牆期之後,印花樂決定加入社企流 iLab 加速器計畫,藉以找尋破口。Ama 分享,iLab 就像一個嚴格而稱職的陪伴者,替創業家串連業界經驗豐富的前輩們擔任導師,傳授關於經營管理更清晰、實際的觀點及方法。

對印花樂而言,最大的收穫便是在導師的指點下,為組織點出許多過去不曾思考過的盲點,更全面而精準地替組織做一次整骨及體質調整,有助於印花樂更加聚焦於組織使命願景、調整下一個 10 年的發展方向。

從產品設計到成為串連平台,盼為創作者打開設計產業的未來

回顧印花樂的第一個 10 年,最關鍵的里程碑,是在 2019 年 4 月獲得電商平台 Pinkoi 和心元資本共同投資、成為台灣第一個獲得創投青睞的設計品牌。

Ama 提及,一直以來,科技創業總是備受市場期待以及投資人關注,在此領域的創業風氣相當蓬勃、創業者向來擁有進軍國際、影響世界這般遠大的願景;然而,在設計、藝術領域,大家卻受限於既定規模的想像、而不敢有過高的期盼。「我認為能獲得投資,代表這個市場開始有人很明確地相信創意、設計產業是有未來的。」Ama 說道。

打開設計產業的未來,是印花樂下一個 10 年的目標之一。他們希望印花樂成為一個串連設計師、藝術家的「平台」角色,輸出創業歷程中累績的經驗與技能,為其他同在設計領域的創業者提供讓創意、設計成功商品化的 know-how。「我們希望可以幫助草創時期的創業者少走一點冤枉路。」

「不只是一個設計品牌、更要成為永續共好價值鏈的串連者。」Ama 堅定地描繪印花樂未來的願景,從產品設計、社會議題連結、到設計產業生態圈共好,誠如品牌名稱「印花樂」的拆解——印花帶來快樂,不只是繽紛如繁花盛開的意象,更是萬物欣欣向榮、共好共生的想望。

【 iLab 加速器開放申請中!】Becoming More,加速成長

針對擴張成長階段的使命型團隊, iLab 加速器提供 3 對 1 的導師策略輔導、成長課程,以及緊密連結的專業夥伴及資源網絡,幫助團隊在計畫期間深入分析營運現況,並共同挖掘出成長動能,進而勾勒出社會影響力與商業營運共同成長策略的藍圖!

了解更多 iLab 加速器
登上加速成長火箭,立刻申請(至 9/25 截止)

延伸閱讀
>> 走過 10 年的永續設計品牌——繭裹子:買賣關係不該在結帳那刻就終結
>> 舊衣重回大型服飾店販售?!瑞典公司回收衣物製高品質再生布料,從源頭設計創造永續價值
>> 全球第一間永續時尚博物館——展示超過 50 種創新發明,還能在此自製一件「循環經濟 T 恤」

 

每日將 30 公斤剩食變佳餚:「明日餐桌」整合資源、推行貨幣,打造人與廢棄物共生系統

生命力新聞/文:徐菁、林芷妡

菜市場每天賣剩下的蔬果非常的多,這些蔬果都到哪裡去了?原名為七喜廚房的明日餐桌創辦人楊七喜,開了一間剩食餐廳,將剩餘蔬果重新變成一道道美味的佳餚,呈現在餐桌上,供民眾享用。

創辦七喜廚房 後更名為明日餐桌

明日餐桌創辦人楊七喜,畢業於高職工業設計系。她曾換了 20 幾份工作,工作時開始接觸社會議題。「我覺得自己應該要對這些社會議題有一些經營的想法。」楊七喜希望能藉由自己的能力去幫助別人,因此她在 28 歲時就製作一些和社會議題相關的紙膠帶販售,並將販賣的款項捐出。過程中,楊七喜曾想將紙膠帶發出去給街友販售,但心中一直存著疑惑:「街友真的需要這個企劃嗎?」若是不需要,那這項企畫根本沒有意義,因此決定去接觸街友。

「成立七喜廚房的過程真的是誤打誤撞。」在接觸街友的過程中,楊七喜透過志工介紹,認識了販售有機蔬果的攤販,她才發現每天市場內剩餘的醜蔬果數量非常多,於是決定將有機蔬菜烹煮成料理,並在粉絲專頁上發出了「共享剩食,自由定價」貼文,大批粉絲誤以為是「台灣第一家剩食餐廳」進而紛紛轉發。楊七喜認為現在是一個資訊媒體的時代,一個人也可以創造很大的影響力來改變世界,同時也覺得剩食餐廳帶來的效益遠大於街友送餐,就毅然決然地做下去了。

她在 29 歲時,創辦了「憨人+社會企劃實驗所」,實驗所第一個項目是七喜廚房,楊七喜將利用剩食烹飪成的料理,提供給顧客享用,告訴大家「續食是所有人的事情,續食並沒有這麼可怕,大家一起來吃續食吧。」她不希望大家將續食認為是弱勢的事情,雖然會提供剩食給需要被救助的人,但並不認為續食這件事情和弱勢是可以相提並論、畫上等號的,而是可以增加人和人之間的連結。

「七喜廚房就是楊七喜一個人的廚房。」許多人覺得七喜廚房這個名字琅琅上口,但是楊七喜覺得,大家聽到七喜廚房只會想到楊七喜一個人,她認為推廣剩食這件事情需要更多人參與,因此更名為「明日餐桌」,希望大家看到品牌名稱時會想到「明天的餐桌」,了解到每個人的每一餐都會影響到他人。

剩食從何而來

對楊七喜來說,和菜販溝通收取剩食一點都不困難,因為她曾做過非常多的職業,也在菜市場賣過菜,如果視被菜販拒絕為困難或阻礙,就沒辦法達成解決剩食的目標。明日餐桌員工張嘉哲說,明日餐桌收取的剩食以台中向上市場為主,會到菜市場收取沒販售完,或是外觀較醜的蔬果,一天所收取的剩食約有 30 公斤。

在收取剩食前,明日餐桌都會和菜販說明剩食的用途,有些菜販會很樂意將剩食給明日餐桌,甚至會呼朋引伴一起來做好事。他也表示,「雖然一開始在開拓收取剩食時會給予費用,但現在全部都是穩定的菜販免費給予明日餐桌每日的剩食。」明日餐桌義工麗文姐說:「收取剩食後,我會先清點剩食的數量,看看餐廳需要什麼食材先預留起來,剩下的蔬果就會上傳臉書,有需要的民眾就可領取。」

針對剩食問題 提出解決對策

楊七喜說,她背後並沒有任何的家世背景、政府資源或財團可以支撐她去做這件事情。若要將剩食餐廳推廣出去,勢必要做到人人都可做的狀態,因此楊七喜開始做階段性有佈局的安排。先是如何從菜市場拿菜、食材烹煮、推廣宣傳,再到透過 app、網路實體的經營,使明日餐桌邁入成熟化,利用網路散播「只要有心,每一個地區的人都可以做到」的理念,讓更多人接觸並了解剩食。

她表示,明年 app 上線後,除了能使用 app 將客戶串聯、將環保局與各攤菜販的資料收集並資訊化外,還能和菜販合作,將剩食成為菜販的促銷方案進而推廣。再者,透過菜販和個人消耗剩食的數量,能近一步解決因季節性問題而導致的剩食問題。「剩食本身就帶動了水源、空氣、土地甚至是經濟上的損失,除了汙染以外,剩食產生的碳排放量非常可怕。」因此如何從尾端剩食回溯到產地剩食,必須要集結大家的力量。

「我們每天都在創新。」明日餐桌創造品牌貨幣,透過品牌貨幣可以做技能交換,在明日餐桌打工換宿時,只要有勞動就會給予餐卷,這些餐卷就代表著明日餐桌的貨幣,僅限明日餐桌內使用。勞動一個小時就可以換取 3 點,一點等於現金 50 塊,每天工作 4 個小時就可以換取吃、住,也可以換取商品,甚至還可以購買清潔用品。將這些服務集結起來,再利用 app、多方面實體活動經營推廣讓更多人加入,成為在都市的「人與廢棄物共生的系統」。

發展明日餐桌計畫 幫助更多弱勢族群

除了剩食問題,環境問題也是楊七喜關注的議題之一,因此發起「明日餐桌計畫」。明日餐桌計畫分為 4 個階段:一、剩食餐廳的穩定營運;二、二手衣交換所;三、免廢教室及免廢物品產出;四、街賣者的串聯。

楊七喜說:「在環保的路上,可以發現這個世界是非常複雜的。海洋的源頭問題在哪裡?就是在都市。」她認為雖然有許多工廠的汙染排放至海洋,但是民間的汙染源頭就是在都市,越繁華的地方,汙染越嚴重。楊七喜表示,在她去年經歷卵巢癌第二次化療時,就提出免廢市集的概念,想透過解決剩食、剩衣、一次性廢棄物的問題,構成人跟廢棄物共生的概念,希望透過明日餐桌計畫傳達,有些被救助的人,只要把他們放對位置了,他們一樣可以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並不是一昧地被同情的對象。

明日餐桌也打造「廢物再生教室」,舉辦一系列的廢棄禮物製作課程,參與者可以自己帶廢棄物去實施創意再生,或是協助處理對外回收的廢棄物,重新加工製作成藝術創作品。例如,明日餐桌的天花板上掛著許多捕夢網,捕夢網上面的蕾絲裝飾,是利用蕾絲工廠製作婚禮裝飾剩下來的編料製成的。而餐桌上的聖誕蠟燭,則是利用剩餘的蛋殼製作而成。

社員可以自己帶廢棄物去實施創意再生,也可以協助處理對外回收的廢棄物,轉化後的手作藝品或生活用品,可以選擇帶回家或捐出,捐出的成品可以讓社員換成點數,或是作為街賣的商品,交由街賣者或是想要創業的年輕人販售,讓他們成為環境議題的推廣者共同回饋社會,不再是被人看輕的對象。雖然這些商品並不是很特別,但楊七喜認為這就是實體生活的呈現。

在訪談前一天,楊七喜參加了一個名叫「Vegan」的餐演,Vegan 就是一種不傷害地球的生活方式。在餐演中,楊七喜利用蔬果的果肉做成料理,以果皮作為裝盛食物的容器,完全沒有產出任何一次性的東西,達到無塑、零廢棄的呈現。

明日餐桌正以無菜單料理營運當中,採預訂制,每星期一公休,一人大約是 200 至 250 元的費用,何時營業會看每天收取的剩食數量來決定是否開業烹煮料理。此外,收取剩食的攤販也逐漸增加,希望有更多的菜販一起響應。楊七喜認為「人與蔬果都沒有所謂剩餘」,希望藉由這樣的簡單想法,打造一個零廢棄生活空間,一起做環保。

採訪側記

這是我們第二次到台中採訪,雖然訪問的一樣是有關於剩食問題的社會企業,但是兩者關注的方向不太一樣,所提供的服務也大不相同。在這次的採訪當中,除了看到了如何將剩食收集而來的過程,也看到了明日餐桌一直以來所追求的人廢共生的理念,將老屋和自己的理想結合在一起。明日餐桌還會將收集的剩食,除卻自己餐廳所需的食材,其餘提供給需要的民眾拿取,也是一種回饋社會的方式。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明日餐桌 將醜蔬果變餐桌上佳餚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剩食新商機!這家新創用「訂閱制」開啟醜食革命
​>> 以商業模式解決剩食問題!全美 3 大醜食訂閱組織為什麼選擇「共益公司」的經營模式?
>> 你以為吃剩食都吃很差?在七喜廚房,有機生鮮、 7 菜 1 肉吃飽飽,還讓艱苦人找到避風港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