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與 Uber 相抗衡的共享新勢力?「Circuit」主打市中心短程接送,結合大眾運輸改善市區壅塞交通

編譯:蘇郁晴

每當開車前往台北信義區等逛街勝地,總會受困於壅塞的車潮中,好不容易脫離「車隊」,又需面臨尋覓停車位的挑戰,當一切準備就緒、可以好好逛街時才赫然發現一個小時早已過去。

這樣的景象不只發生於台灣,Alex Esposito 和 James Mirras 的家鄉紐約東漢普頓(East Hampton)也是如此。「冬天時,東漢普頓不過是個小小的鄉鎮,一旦到了夏天,它就成了過分擁擠的旅遊勝地。」Esposito 如此形容。像那樣的地方,在夏季月份中往往會面臨特殊的困境——沙灘周圍的停車位嚴重供不應求。

因此,Esposito 和 Mirras 於 2011 年萌生了一個想法,他們開始經營電子接駁車隊,於停車場和沙灘間來回接送前往旅遊的人們,不但可以降低沙灘周遭的壅塞車潮,還能減輕環境所承受的負面影響。與此同時,他們又於接駁車上刊登特定公司的廣告以賺取廣告利潤。

此時的 Esposito 和 Mirras 並不知道他們的小小事業日後將會變成一個全國性的大公司。

電子接駁車 Circuit 提供「點到點」接送,改善市區壅塞車潮

如今,昔日小事業搖身變成名為「Circuit」的電子接駁車公司,在加州、紐約、德克薩斯州、科羅拉多州、伊利諾伊州、新澤西州、南佛羅里達州和馬薩諸塞州提供居民免費的短程接送服務。Circuit 擁有 140 輛 5 人座的接駁車和將近 150 名全職的駕駛。

在聖地牙哥,Circuit 以 「FRED」(Free Rides Everywhere Downtown)作為品牌名稱,聚焦於「第一哩,最後一哩」(first mile, last mile)的議題,也就是改善人們前往那些大眾運輸工具無法抵達、自行開車又怕車位難求的地方的問題。

FRED 在聖地牙哥提供服務的範圍雖然小,但皆位於人口稠密的市中心。而 FRED 在不同的城市會有不同的營業時段,通常會於早上 7 點至 11 點開始,晚上 7 點至 11 點結束。

在 2016 年獲得聖地牙哥城市招標書、開始於該城市服務後,FRED 儼然成為市中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根據該公司回報,每年有超過 25 萬名乘客使用這項服務,減少超過 16 萬 8 千輛通行車和 110.5 噸二氧化碳的排放。此外,93% 位於聖地牙哥的 FRED 使用者表示,該服務讓市中心交通狀況變得更好了。雖然這只是自我選擇性的樣本,但也不太會有城市居民反對減少鬧區的車流量。

與 Uber 相抗衡?「共享演算法」提高共享車輛的效率

Circuit 在聖地牙哥公佈「共享演算法」(pooling algorithm)以提高共享車輛的效率,這與 2018 年 10 月至 2019 年 10 月顯著成長的乘客量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能夠看見這些渺小技術的改變,對總體乘客數帶來顯著的影響是非常令人興奮的,其中包括不斷增加的乘客數和大幅縮減的等待時間。」Esposito 說。

共享演算法使 Circuit 相對於其他共享巨頭 Uber 和 Lyft 有增值的效果,Esposito 表示,「因為我們服務的範圍小,你並不會覺得需要到很遠的地方才能載客」。

為了將短程接送服務的使用者擴大,Circuit 與政府和民間的開發者合作,並服務不同的客群。如聖地牙哥,Circuit(又稱 FRED)的合夥人是市府,主要客群為年輕的通勤者;而在佛羅里達州的棕櫚灘花園(Palm Beach Gardens),Circuit 則和棕梠灘花園購物中心(Gardens Mall)合作,接送行動較不便的長者至商店。

Circuit 與大眾運輸配合使用,有效疏通市區車潮又能降低成本

雖然這項服務起初全靠廣告利潤獲利,但現在 Circuit 透過與市政府簽訂合約,改由市政府負擔支出,例如聖地牙哥、紐約的新羅謝爾(New Rochelle)。不過,Circuit 也提供部分的廣告利潤給市政府和運輸同夥做為回饋。

但這一切的支出都是值得的嗎?在聖地牙哥,便有評論指出,經營電子接駁車的成本遠高於單純經營公車,且根據合約顯示,市府還需要投入更多資金於大眾運輸工具作為替代。以 FRED 而言,每位乘客的成本為 4.4 美元(約台幣 132 元);而聖地牙哥大眾運輸工具每人成本則不到 3 美元(約台幣 90 元)。對此,Circuit 表示,他們提供的服務項目不同,「點到點」接送的服務本來就需要較高的成本,但若是與大眾運輸工具配合使用,就能有效降低費用。

從 BMW’s Mini 和 Urban Us 所創辦的新創公司加速器「Urban-X」畢業後,Circuit 已在磨練下更確立自身的使命感。「我們的目標終究是要減少車潮和車潮對環境帶來的負面影響。」Esposito 說。Circuit 希望可以達成此目標,與城市既有的交通網絡相輔相臣,而非帶來「破壞性」(disruptive)的改變。

核稿編輯:李沂霖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How this electric vehicle ride-share company won the trust of cities without ‘disrupting’ them (Fast Company)

延伸閱讀
>> 匹茲堡政府推動前所未有的「交通運輸服務大平台」,與企業聯手打造減碳城市
>> 從共享汽車到共享單車:Uber 盼緩和城市交通壅塞,不必有車也能滿足移動需求
>> 環保移動在瑞士——共享汽車合作社 Mobility 推動會員制租車,每年可減少 3 萬輛私家車上路

「返璞歸真」的社交模式:美國女性社團 The Wing 不玩社群網站,設立共同空間獲創投青睞

2020.01.06
合作轉載

文:Crystal

我們的生活中,社群網站無所不在。但是,社群網站真的讓我們與朋友間更加親密了嗎?還是網站上的朋友數超過千個,能講心裡話的人不到一個?貼文上的按讚,究竟是一種客套,還是真誠的關心? 在社群中講錯話,就會被酸民攻擊?

社群網站虛無的互動模式開始讓人厭煩,老派的社交模式重新站上舞台。只是隨著新時代,呈現全新的面貌。

The Wing 就是這一波「老派社交」回歸的指標案例。The Wing 是美國的一個女性專屬社團兼共同工作空間。它 2016 年在紐約成立,如今已有 13 個分館,包括美國以外的倫敦和多倫多。雖然年費高達 2350 美元(約新台幣 7 萬元),仍有將近一萬人等著再候補名單等著加入。

不僅得到女人歡迎,The Wing 也受男性為主的創投公司青睞。募資已進入 C 輪,總募資高達 12 億美元(約新台幣 360 億元)。投資者不乏頂級創投,或者美國知名企業家: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WeWork、美國線上(AOL)共同創辦人 Steve Case、精品健身房 Equinox CEO Harvey Spevak 與社群健身 SoulCycle 創辦人 Julie Rice。

通常獲得這種等級投資的公司,要具有規模化、爆炸性成長的潛力,如 Facebook。但是一個經營實體的社團間共同工作空間,為何能得到這麼多資本的支持?他的吸引力在哪裡?

 人們期待更深刻的社交模式,而不是虛無的按讚

曾經風光無限的 Facebook 在 2018 年開始踢到鐵板。不僅負面新聞不斷,許多使用者也開始減少 Facebook 的使用。無法在社群網站上感受到連結的溫度、Facebook 淪為炫耀以及按讚的工具、社群上的你來我往淪為互相攻擊,自由的言論空間反而讓更多人不敢說話…等等的困擾,都代表了如今的使用者開始期待更深刻的社交模式。

對深刻社交的需求,加上這兩年美國女性「Me Too」運動興起(針對一系列有權力的男性性侵女性、男女薪資不均等的議題進行的大規模示威運動),讓更多女性意識到需要團結一致、對外發聲,才能讓現狀有所改變。The Wing,正是結合了女性的社交需求以及爭取權利,在這波風口中順勢而起:會員會參加實體活動,會經常性的聚會,而不只是隱身於網路上。會員以在媒體與科技業任職的女性為主,也有醫生、律師、老師、音樂家等,平均年齡 34 歲。

其實,The Wing 的模式在 100 年前的美國就存在。1910 年代到 1930 年代,許多女性成立社團來凝聚更多人的力量,向政府爭取權益,如:在 1920 年女性投票權正式通過。社團內的會員不只是朋友,更是革命夥伴。在 1930 年,光紐約市的女性為主的社團,就超過 600 個。社團是動員群眾力量的利器,而後因為女性的權益逐漸普及,社團的力量的也慢慢示微。

而到了 2016 年,講求實體見面的社團再次崛起。只是這次,他們已經比 100 年前多了更多創新,不只是聚會的場所,也是共同工作空間。如舊金山的 The Assembly 提供女性專屬的共同工作空間暨聚會,還有健身中心、擠奶室;Double Union 提供女性自造者(Maker)工作空間;The Ruby 則是針對在藝術與創意領域工作的會員提供共同工作空間。

集多項功能於一體的「第三空間」

以前講到「第三空間」,人們想到的是星巴克,現在更有可能是像 The Wing 這種的新型態社團。

The Wing 的裝潢從裡到外,很明顯的就看得出為女性族群服務:將近 100 坪(325 平方米)的空間裡,以暖色調裝潢,明亮的像在室內裝潢雜誌上會看到的理想家居,有著長沙發、吧台、髮廊、個人置物間。也因為場景明亮討喜,隨處一拍都是值得上傳分享的照片。

這裡除了是一個女性限定的社團、共同工作空間外,還是一個結合工作、知性、休閒、育兒需求於一體的公共空間。例如:他們與美國知名二手書店 Strand 合作,提供女性相關或女性作者圖書借閱服務;提供飲料、酪梨吐司等輕食讓忙碌之餘的會員填飽肚子;淋浴間讓運動後的會員煥然一新;會議室與電話間讓會員可以心無旁騖地開會。

https://www.the-wing.com

另外,The Wing 還針對職業女性提供一系列的貼心服務,如化妝品試用、吹頭髮服務,甚至是附帶專業保母的小孩遊戲間,讓職業女性可以一邊專心工作、放心孩子得到最好的照顧。

社團裡的人,決定了社團的質感

但說到底,一個社團的關鍵,硬體、服務都還是其次,關鍵還是會員社群夠不夠有吸引力。畢竟,讓人們願意付錢的,是找多更多跟自己志同道合的人、能夠幫助自己成長的關係,而不是一個充滿酸言酸語的環境。這些,目前的社交網站做不到。

為了篩選更多志同道合的人,The Wing 的申請表像是心理測驗加小論文的綜合體:你討厭哪些受大眾歡迎的電視劇?你最近最常重複聽哪首歌?你最欣賞的複雜的女人是誰?你在哪個電視劇角色中看到自己?這些問題,都是讓 The Wing 更清楚每個申請者的個性,以及他們背後的故事。

另外, 他們定期舉辦頻繁的知性演講、休閒活動,讓會員們有機會有更多對話,更深入的認識彼此、一起成長。如邀請前美國國務卿 Hilary Clinton 來到 The Wing 進行訪問(創辦人 Audrey Gelman 曾為 Hilary Clinton 的總統競選工作過,也是死忠支持者);紐約州參議員 Kirsten Gillibrand 與會員分享美國民主,與女性權益的下一步;跟第三方合作,播放以職業女性為主角的系列女性影展,也有輕鬆地如節慶插花等休閒活動,甚至還有睡衣派對。

但更重要的,其實是創辦人的人脈才是真正形塑社團的磁鐵。創辦人 Audrey Gelman 公關出身,先前參與在 Hilary Clinton 的競選活動,也與知名女權倡導者、HBO 影集 <Girls> 的創作者 Lena Dunham 私交甚篤。也因為工作、人脈,她與與民主黨女性政治人物、女權主義者間有良好人脈,也吸引諸多投入女性運動的專業人士成為 The Wing 的會員、投資人,如紅杉資本的合夥人 Jess Lee(前 Polyvore CEO),積極投入婦女運動的知名演員 Kerry Washington。


成立兩年,The Wing 如今從紐約下城出發,已經拓展到蘇活區、布魯克林,以及華盛頓、舊金山。建立了品牌忠誠度後,The Wing 甚至發行起了自己的雜誌,以及自己的電商——印有 The Wing Logo 的產品,讓會員成為最佳的品牌代言人。而在融到了大筆資金後,The Wing 將要擴展到歐美其他大城市,如洛杉磯、西雅圖、波士頓、芝加哥、倫敦與多倫多。

實體社團開啟的社群新實驗正要展開,或許也象徵人們厭倦了名為社交、實為炫耀的行為,開始反璞歸真的開始。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誰才會真心幫助女人?美國女性社群「The Wing」,在擠奶室中,給了女人翅膀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女性創業催化劑:婦權會兩大創業計畫,助原住民與新住民女性開創事業
>> 走出都市蝸居,韓國青年住進實體「社群」,「共居」讓安居樂業負擔得起
>> 日本「社區設計」大師山崎亮的社造哲學:4 大步驟與居民共同設計理想生活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