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匹茲堡政府推動前所未有的「交通運輸服務大平台」,與企業聯手打造減碳城市

編譯:簡育柔 

匹茲堡政府正嘗試號召一個前所未有的行動運輸服務聯盟「The Pittsburgh Micromobility Collective 」,將以網路平台的方式呈現,創造全包式的行動轉運站,集團最終目的在於整合管理各式行動服務業者,更鼓勵通勤者減少使用他們的私家車,多用公共運輸系統來減少碳足跡。

2018 年 10 月,匹茲堡主辦的高峰會「Mobiliti」,與會者包含官方代表、交通科技業者、公民社會團體,各式運輸業者與匹茲堡的居民都也齊聚一堂,共同檢討匹茲堡的交通現狀,並試著討論解決方法。

每位與會者在會議結束前,逐一提出他們對於匹茲堡現行大眾運輸服務的觀察,以及目前面臨的挑戰與未臻完善之處,討論的交通工具涵蓋巴士、輕軌列車與共享單車等。

發言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年齡。像是帶著孩子們旅遊中的單身母親;有些則是在清晨輪班的服務人員;還有必須穿梭城市各地,卻因為違規而被吊銷駕照的建築工作者們。

當時,匹茲堡正處於交通革新的分水嶺,當局準備推出首個無樁且共享的電子單車服務。匹茲堡的交通局長 Karina Ricks,也正在構思如何將無樁滑板車引進這座地形崎嶇、街道狹窄的城市裡。不過,在高峰會上聽完匹茲堡市民的各種心聲之後,Ricks 更加肯定,光是引進行動運輸工具,絕對無法滿足所有人的通勤需求。

改變的時候到了:與時俱進的交通工具與服務

「我們知道,對一個需要帶小孩上課的媽媽來說,不管多厲害的滑板車,都不會是最好用的交通工具。所以,除了提供工具,我們也該讓服務並進,改善新型交通工具連帶產生的使用問題。」

不僅如此,Ricks 也想透過行動運輸的革新來減少碳足跡,目前,車輛碳排放已經超過其他經濟部門,成為匹茲堡溫室氣體排放的主要來源。科學家表示,要避免災難性的全球暖化,人類必須努力抓緊所剩不多的時間。

綜上所述,讓 Ricks 萌生組織聯盟的想法,來整合所有新型交通服務。此聯盟由政府號召、私人企業自組,成為一個行動交通服務樞紐,目的在於整合匹茲堡時下各式運輸平台,提供全新型態的數位交通轉運站。

The Pittsburgh Micromobility Collective 由無樁單車始祖企業「Spin」領銜,成員包含各式運輸、租借平台,像是福特汽車公司旗下的子企業「Ford Mobility」,提供各式智慧移動服務;提供電動腳踏車服務的「Swiftmile」,還有提供即時公共交通數據的「Transit app」。

2019 年初,為了再減低碳排放,這個行動運輸聯盟嘗試啟用「無車運輸服務」,由 Ricks 提案、聯盟成員共同響應,鼓勵消費者直接透過平台預定交通工具,減少使用私家車,進而減低整座城市的碳排放量。

政府與企業合作,成就環保又便民的數位交通服務大平台

高峰會中,與會者共同討論出最佳方案「行動樞紐站」來整合匹茲堡的交通,將城市周邊的交通站全部收進一個大平台統一管理。使用者透過平台便可一次找齊共享單車、共享汽車 Zipcar、共享滑板車 Spin 的所有點位,Waze 則提供所有合法停車地點與充電站,再由 Transit app 協力路線規劃與票券服務。至於使用者數據,則匯集給 Ford Mobility,透過平台回傳給政府部門進行分析,持續改善並且優化使用者體驗。

若沒有政府的整合,聯盟成員會立刻成為彼此的競爭對手,無法合作。像是 Zipcar 與 Spin;Ford 與 Waze。不過,其實他們心知肚明,單憑自己的企業根本無法延攬所有使用者,共享才能共贏。除了政府介入之外,介入之外,另一個讓業者從競爭關係轉為合作的原因在於,他們有一個更高的目標:「減少碳足跡,讓匹茲堡獨自開車的通勤者比例減少一半。」

Spin 的首席商務官 Ben Bear 表示,「這無疑是個前所未有的嘗試,成功的關鍵在於業者彼此整合的方式。雖然還不知道所有的答案,但我們持續致力於減少單人駕駛汽車和私有交通工具。」

為了減少碳足跡,匹茲堡政府也創造了某種誘因,鼓勵更多企業加入其利斷金的行列。Ricks 表示,一方面這座城市能暫時排除其他微型動力,也就是共享滑板車這類的競爭者;另一方面,Ricks 隸屬的交通部門會與集團密切合作,排除他們在執行時可能會遇到的障礙。

「這無關乎錢的問題。」Ricks 說明,要整合整座城市的行動運輸服務,最常遇到的障礙門檻反而在於停車空間與經營權,而這方面匹茲堡政府便能介入協商討論,為更多人口帶來更多選擇。

聯盟的藍海在哪裡?

今年 9 月底,聯盟跟政府召開了第一次正式會議,各利害關係人齊聚一堂,共同研討出適合進行試辦計畫的區域,預計最快將在 2020 年實行。

除了市中心與大學區,Ricks 點出一些具潛在發展性的區域,像是 Larimer ,歷史悠久的拉丁美裔區域,獨特之處在於這裡是匹茲堡全區地勢相對平坦的地方;另外還有 Hazelwood ,離就業中心非常近,但公共運輸系統與行人的連接卻有待加強,這些都是很好的試辦地點。每一個區域都有它自身獨特的面貌與挑戰,有了匹茲堡與這個集團的投入作為基礎,這樣具前瞻性的實驗計畫才得以順利進行。

「我們可以觀察,當眾多交通工具選擇擺在眼前的時候,人們最後會選擇哪一項?」Ricks 提到,人們可能用滑板車來完成每天上班通勤、用 Waze 來找停車位;到了假日採買生活用品的時候,人們可能傾向於選擇使用共享汽車。若是在單親家長眾多的區域,則可能小巴士比較適合該區域的大眾運輸需求。

像這樣全面整合行動運輸的方式,在行動服務業界的術語中稱作「移動即服務」(Mobility as a Service,簡稱:MaaS),發跡於芬蘭赫爾辛基(Helsinki),後來聞名於美國與歐洲。概念是:單一數位平台提供無縫且全球近用的無車運輸,能成為個人車輛的替代品。

為了要個別競爭,一站式叫車服務大老 Uber 與 Lyft 最近都開始多角化,嘗試加入共享單車、共享滑板車或是汽車租借服務,為此他們紛紛重新調整 app 的設計,不過,有些觀察者擔心,此舉會導致平台變得封閉,就像最近 Lyft 與 Transit app 的爭議一樣,這兩個平台為了樹立產業的優勢與獨特性,會員以外的人士皆無法使用服務,此舉與共享的真諦互相牴觸。對此,洛杉磯正致力發展一款開放資源軟體平台,來控管、平衡此類行動企業之間的生態系統。

整合的大聯盟是好是壞?優缺點面面觀

匹茲堡將多家公司結盟成一個大聯盟的作法似乎無先例可循。提供電動單車服務的平台「Swiftmile」執行長兼共同創辦人 Colin Roche 提出他對這個概念的看法,他表示,這是一個首開先例的作法,過去從來沒有一個屬於行動運輸服務企業的聯盟大集結,來服務整座城市。從優點方面來看,這樣的作法有效避免單一企業獨佔市場;但是從缺點方面來看,同業競爭的風險可能會導致某些企業拒絕合作。

以 Ricks 的觀點來看,匹茲堡是時候該放手一搏了。政府已經體會到,作為第一個包容各式行動服務平台不斷進駐的城市,開放卻不管理,對居民來說,不全然是好事。幾年前, Uber 未告知當局便在匹茲堡測試自動駕駛,引發了全國性的爭議。Ricks 表示,光是為了促成無樁滑板車與無樁單車服務,匹茲堡已花費了比其他城市更多的時間來處理。不過,也因為這樣的經驗,整座城市在交通規劃所要設定的目標也更加明確。

也許這種大聯盟的方式,對 Ricks 來說是未經檢驗的全新模式。但他相信,這樣致力於減碳的創意與嘗試,有朝一日將會成功。「對於未知,我們都感到有些害怕,但我們會一起努力。」Ricks 表示,雖然大膽而創新的路上充滿地雷。不過,漸進主義的時代已經逝去,是時候該勇往直前了。

核稿編輯:李沂霖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未來交通的樣貌:共享交通取代私有車輛,便利度不減、移動成本更低
>>環保移動在瑞士——共享汽車合作社 Mobility 推動會員制租車,每年可減少 3 萬輛私家車上路
>>從共享汽車到共享單車:Uber 盼緩和城市交通壅塞,不必有車也能滿足移動需求

CO2 竟能做成肉!美國新創 Air Protein 研發「空氣素肉」,營養媲美真實肉類

2019.12.11
合作轉載

新創 Air Protein 找出一種以空氣和水打造蛋白質的技術,在不失肉類營養成份的前提下,生產比農耕、畜牧更有效率。

數位時代/陳建鈞

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造肉皆是以黃豆等植物蛋白製成的「素肉」,不過目前有一項更新穎的替代肉類技術,能以二氧化碳作為原料,生產出營養滿分、美味的「空氣素肉」,同時為緩解氣候變遷盡一份力。

位於美國東岸的新創 Air Protein 近日發表了以二氧化碳製成的肉,且其蛋白質為完全蛋白質(complete protein),雖然很難以置信,這種「肉」擁有與雞、豬、牛、羊等同等的營養價值,更勝植物蛋白製成的人造肉。

用空氣為原料,營養媲美真實肉類

外觀上,空氣造肉看起來就像是全麥麵粉,與一般人所認識的肉一點也不相似,然而它可以再加工成漢堡排、雞肉或任何種類的肉製品。

空氣造肉的原料是二氧化碳、氮、氧等空氣中常見的成份,再與水和礦物質混合成「基底」。Air Protein 利用一種獨特的菌種(Hydrogenotrophs)發酵基底,就像製作優格、麵團般,將這些原料轉化為粉末狀的蛋白質。

除擁有一般肉類所具有的 9 種胺基酸外,這些粉末也富含維生素 B12;這是種主要存在於肉類、奶類的維生素,一般素食者不容易獲取的營養成份。提供動物營養之餘,也免去養殖過程中,可能被注射荷爾蒙或抗生素的疑慮。

技術源自 NASA,太空人的食物成減碳新契機

雖然看似神奇,空氣造肉其實起源於 1960 年代 NASA 發想的一項技術。當時 NASA 便發現了 Hydrogenotrophs 這種細菌,它們會吞食二氧化碳,並藉由水中的氫化合為食物。

這項技術最初的構想是為太空人開發便捷的太空食物,但從未商業化,太空競賽停歇後也一併被世人遺忘。

然而現代環保意識抬頭,「減碳」成為一項普世價值,共同創辦人麗莎.戴森(Lisa Dyson)在得知這些細菌偉大的能力後,便立刻成立了 Air Protein,期望藉此創造更友善環境的肉類。

土地利用效率達萬倍,空氣造肉盼成未來糧食缺乏解方

空氣造肉比黃豆的生產更有效率,戴森估計若採用此法生產肉類,同樣的土地面積,可以生產一萬倍糧食,用水量也能減少兩千倍。另外,Dyson 認為,製程中所需的二氧化碳,可以來自各種碳捕捉裝置,「我們相信當生產規模擴大、碳捕捉裝置越來越多,將是讓這些設施直接為食品供應的絕佳機會。」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資料,目前全球 26% 的土地用於飼養牲畜,並有 1/3 的農田為這些家畜耕種飼料。同時溫室氣體排放有 14.5 %至 18% 歸咎於畜牧業。

戴森表示,我們現在可以看見的一件事,就是亞馬遜叢林大火,「它發生火災的原因之一,就是為了生產糧食,不管是作為畜養的牧場,或者耕種農作物的田地。」

且有研究指出,2050 年時世界人口將達到近百億,人類必須增產逾 5 成糧食才能養活全體社會。因此無論從環境的角度,或者食物供給的面向來看,更有效率地利用土地生產糧食都勢在必行。

為減少地球的負荷,眾多企業都在積極開發替代肉類。新創 Beyond Meat 正積極打造更口感、味道更逼真的人造肉,並廣肆拓展與速食業者的合作。另一種細胞培養肉也有 Future Meat 等不少企業致力研發,雖然礙於成本至今尚無商業化的案例。

但這種以空氣為原料製成的蛋白質,具有另一項優勢,它不一定要作為肉類,也可以代替各種蛋白質製品,好比說奶昔,甚至取代部份穀物食用。目前 Air Protein 尚未公開製造肉類的成本,實際商業化前想必這會是最大的考驗。

戴森相信,這項技術不僅具有極大潛力,也是人類未來所必須的,「隨著人口增加,人類生產糧食的基礎必得從土地轉向空氣。」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這塊肉是CO2做的!新創Air Protein開發憑「空」生肉技術減碳愛地球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未來漢堡排」台灣買得到!全家超商開賣 Beyond Meat,全台通路限量發售
>> 人造肉旋風席捲各地,你會愛上哪一種?台美技術比一比,外觀、口感各不同
>> 不必擔憂過度捕撈,也能繼續大啖生魚片!全球新創研發幾可亂真的「素魚肉」,為海洋永續盡一份心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