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你吃的是血汗巧克力嗎?荷蘭「東尼的寂寞巧克力」,以身作則終結童工與奴隸

2019.12.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非洲奴隸似乎是幾世紀前的事情,但直到今日,仍有超過 200 萬名童工和農民慘遭剝削,仿若奴隸般在可可產業勞動。致力於改變產業的荷蘭巧克力品牌——東尼的寂寞巧克力(Tony's Chocolonely),是如何改變這個血汗產業的?

文:鄭宇茹

大人小孩都愛吃的巧克力,香甜濃郁的滋味不管是平日嘴饞還是節慶送人,都十分受歡迎,在台灣有近 60 億元規模的市場。但你知道,不少巧克力的原料「可可」,是透過剝削童工和壓榨農民生產而來的嗎?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荷蘭最大的巧克力品牌,同時也是 B 型企業的「東尼的寂寞巧克力(Tony's Chocolonely)」以合理的價格直接和農民購買可可豆,加上不斷倡議,致力於公平貿易和反對奴隸勞工與童工,要用實際行動來影響整個產業。

東尼的寂寞巧克力發言人說:「這個行業必須提高標準,對整個供應鏈負全部責任,而不僅僅是價格。」

根據東尼的寂寞巧克力 2019 年最新的公平報告(Tony’s Fair report)數據顯示,迦納和象牙海岸有 250 萬個農業家庭,生產了全球 60% 的可可,但卻因為父母種植可可得到的收入過少,導致 210 萬兒童在非法條件下工作。

據美國勞工部統計,那裡的農民每天生活費不足一美元,惡劣的環境急需改變。

以身作則,要讓巧克力沒有剝削

2005 年,荷蘭的 3 名電視記者創立了東尼的寂寞巧克力。當時,他們發現世界上最大的巧克力製造商從使用非法童工和現代奴隸制的種植園購買可可。從那時起,他們便不斷舉辦講座、會議、訪問大學以提高大眾對可可行業中奴隸貿易的認識。

東尼的寂寞巧克力更以身作則,與位於西非的迦納和象牙海岸可可豆種植者建立直接且長期的關係,並支付更高的價格讓農民有足夠的收入,同時協助提高每公頃的質量和生產量到每年 800 公斤。此外,還扶植較強大的農民,為他們組織具有談判能力的團體。

在東尼的寂寞巧克力建立的開放生產供應鏈中,每個人都相互聯繫,「我們知道,到底是誰和我們一起工作,也和農民團體一起評估童工和強迫勞動的風險。我們直接與我們的夥伴合作,了解他們獨特的個性、技術和故事,」東尼的寂寞巧克力影響力負責人保羅・斯科恩馬克(Paul Schoenmakers)說。他們同時也呼籲同業遵循開放鏈模式,讓可可豆具有完全的可溯源性,從根本解決問題,因為他們希望激勵整個行業,使 100% 的巧克力都沒有奴隸與剝削。

2019 年 10 月初,他們舉辦了「重新定義,可可和顏色(Reframed, cocoa and color)」博覽會,斯科恩馬克表示:「『重新定義』是一個數位照片和故事的博覽會,目的是顯示在可可供應鏈直接的關係帶來的影響。」

不畏困難,堅持做對的事

東尼的寂寞巧克力也認為,零售商若在進貨時就做出好的選擇,不但可以提高消費者的意識,並使他們能夠決定購買什麼。例如,英國是巧克力消費量排名前 5 的國家,市場規模高達 35 億英鎊(約 1400 億台幣),也因此東尼的寂寞巧克力 2019 年初決定進軍英國。

「如果我們要改變現狀並改變行業,消除奴隸制和停止童工的現象,無論我們是 6 個月前還是 6 個月內進到英國都一樣,是使命是驅使我們做到這點。而毫無疑問地,英國脫歐將會使事情變得更加艱難、複雜,」東尼的寂寞巧克力英國經理班・格林史密斯(Ben Greensmith)接受 Forbes 採訪時說 。

不只是巧克力公司,更是影響力公司

10 月中,致力於道德消費的美國非營利組織「綠色美國(Green America)」,以巧克力公司在供應鏈中消除童工和停止砍伐森林上的努力為標準做了一份評比。從報告中能看到不少知名大廠都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像是走精品路線的歌帝梵(Godiva)獲得 F,是最後一名;生產金莎巧克力的費列羅(Ferrero)和製造 OREO 餅乾的億滋(Mondelez)則獲得 D,分別為倒數第二和第三名。

東尼的寂寞巧克力毫不意外地得到了最高等級的 A,根據綠色美國表示,這代表這間企業可以解決農民的收入和童工問題,產品同時也經過有機和(或)非轉基因認證。同樣獲得 A 的還有西非可可農自創品牌 Divine、瀕危物種巧克力 Endangered Species、Equal Exchange 等小品牌。

透過 14 年的努力,東尼的寂寞巧克力證明他們不只是一家製作巧克力的公司,同時也是一間影響力公司,就如同他們的口號:「對巧克力瘋狂,對人認真看待(Crazy about chocolate, serious about people)。」

全文轉載自 CSR@天下,原文標題:你吃的是血汗巧克力嗎? 跟著東尼的寂寞巧克力一起來終結童工和剝削吧!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喝咖啡不只可提神,還能助貧困地區蓋學校!IMPCT Coffee 用咖啡改善貧童未來
>> 高雄大學攜手印尼 NGO 成立「雨豆咖啡」,盼達到護雨林、顧小農、助弱勢三贏
>> 杜絕時尚業中的現代奴隸:英國 B 型企業齊聲呼籲服飾品牌檢視供應鏈、慎選供應商
>> 3 個年輕人將醜香蕉變果乾賣進全美 2500 家超市 減少 2000 萬噸食物浪費
>> 拒絕血汗工廠的台灣「環保慢時尚」 繭裹子的公平貿易意外之旅 

讓超過 8 萬坪土地恢復生機——「直接跟農夫買」牽起農友與消費者的手,共同守候友善環境的農村風景

社企流/文:郭潔鈴

皎潔的月光灑落田間,被月色照耀的人影在田埂上拖曳得好長好長,儘管四周漆黑,但此起彼落的蛙鳴、藏身草叢閃爍著的螢火蟲,使田裡的人兒不覺孤單。

憶起流浪台灣農村的那一年,「直接跟農夫買」的創辦人金欣儀表示:「離開台北那一年我很感動,在台北所有公園裡,只看得見人工的漂亮造景,看不到其他生物;但是當我站在沒有太多化學藥物干擾的環境裡,就能徹底感受到其他生物存在著。」

然而不受化學藥物干擾的農村環境,必須與在地農友一同守候。金欣儀發現,許多農友堅持採用對環境友善的農法,但他們的努力卻不常被看見。因此曾在廣告文案領域耕耘多年、更曾獲坎城廣告獎的她,盼望運用自己的寫作天賦,為農村寫下一頁頁的篇章。

例如一位在梨山栽種甜柿的農友羅振章,其在直接跟農夫買官網上的簡介便如此寫道:「堅持草生栽培,不用除草劑,順手拔草已成振章的習慣,愛護土地的心表現在振章手掌上,因為拔草而幾乎磨平了指頭的指紋。」

傳達貼近農友的第一手故事,是直接跟農夫買的核心宗旨。直接跟農夫買從單純分享農業故事的粉絲專頁起家,至今蛻變成農業電商平台,與上百位農友合作,並讓超過 8 萬坪以上的土地恢復生機。而創辦人金欣儀與農業結下的緣分,可從 10 多年前的一場旅行說起。

浪跡台灣農村一年,誓言守護田間的豐富生態

熱愛旅行的金欣儀,因緣際會至農村參加了自然農法的課程,眼見農夫堅持無農藥、無肥料耕作,即使犧牲產量也在所不惜。金欣儀好奇地詢問當地農夫願意減少收入、採用自然農法的原因,得到了令她感動不已的答案。「他們說,環境裡面不只有人類要生存,還有別的生物也要生存。」

對農業產生興趣的金欣儀,為了更加瞭解友善農業的實踐方法,於 2008 年決心辭職,赴全台各地的有機農地見習。在位於花蓮的台灣第一座有機村羅山村,她見證到友善農業對環境帶來的改變。

金欣儀語帶驕傲地分享:「那邊的生態非常美麗,走在田間路上,可以很輕易地看到台灣藍鵲,在螢火蟲時節,晚上一定會有螢火蟲,還可以看到不同時節的樹蛙出現。」

反之,若人類大量噴灑化學藥劑,原本熱鬧的田間將化為一片死寂。金欣儀進一步解釋,若農夫使用除草劑使草地枯死,土壤將隨之乾燥,而住在土裡的蟲、及住在草裡的青蛙將無處可去,最後食物鏈上層的蛇、鳥等動物也將無食物可吃,環環相扣的生態被破壞殆盡。

金欣儀沉痛地說:「當人類只顧慮自己,而不管其他生物有沒有東西吃的時候,我們會趕盡殺絕,這些生物就再也回不來。」

化學藥劑除了對環境生態有毀滅性影響,對人體的傷害也不容小覷。金欣儀表示,許多第二代農夫的父母,因為噴灑農藥而在晚年罹患癌症,而殘留的農藥被消費者吃進體中,也可能對人體產生危害。因此這群二代農夫致力邁向無農藥耕作,減少對環境與對人類健康的傷害。(同場加映:使用農藥化肥的慣行農法為何不好?有機專家提出 3 大疑慮

挖掘農業兩大問題:輕視專業、人口外流

在農村蹲點一年中,金欣儀發現到友善耕作農夫面臨兩大問題:農耕專業不被重視、農村人口外流嚴重。

關於農耕專業不被重視,金欣儀指出,為了找到耕作與環境的平衡,農友得花費許多勞力與心力,更需具備生態學、植物病理學、土壤學等專業知識,然而社會中仍有許多人不理解農友的價值。

「人們願意花 3 萬買最新的 iPhone,卻不願意花 30 塊買一把有機蔬菜。」金欣儀表示,若人們不理解友善農法的價值,在採買蔬果時,仍只會以價格低廉者為優先。因此她認為應從消費者教育做起,使消費者理解友善耕作農友不僅要具備專業,更為了照顧土地與消費者健康,冒著生計的挑戰減少收成,進而提升消費者對農友的尊重與感謝之心。

而農村人口外流嚴重,是上述問題的延伸。由於農夫專業不受尊重,且未獲得合理報酬,使農村長輩皆希望下一代出外工作,不要繼承農業的衣缽。金欣儀指出,當一個產業裡,連投入這行業的人,都不希望孩子從事這份工作,那麼這個產業終將凋零。

在農村生活的經驗,促使金欣儀決心透過自己的行銷長才,讓更多人認識這群實踐友善農業的農夫。她在 2010 年於臉書成立直接跟農夫買粉絲專頁,寫下一篇篇農友故事,並在 5 年內使 7 成農友收入提升 20% 以上。

與農友建立深厚的關係後,農友盼望直接跟農夫買的夥伴不再是志工,而是成為工作上的夥伴,使事業經營更永續。因此金欣儀於 2014 年正式成立直接跟農夫買社會企業,扮演農友與消費者之間的橋樑,將農友專業知識與消費者需求轉譯給彼此。透過雙方的交流,一步步縮短從產地到餐桌的距離,使台灣農業不再悲苦愁情。

直接跟農夫買,欲創造消費者跟農友「牽手」的關係

在農友端,直接跟農夫買於官網中,皆詳細標明農產品的產地、耕種者的姓名,以及農友實踐友善農法的幕後故事。不僅如此,直接跟農夫買更樂於向消費者分享友善農業對環境帶來的改變。

金欣儀興奮地說,「有一次農友將田間的一種蟲『筍龜』拍給我們看,他很開心 10 年沒看到的筍龜竟能因友善栽培回到田裡,我們將這個訊息放上粉絲團,粉絲很熱烈地討論、甚至分享他們兒時對於「筍龜」的回憶。我們認為這是生態恢復和群眾參與很好的案例。」

除了與原本就從事有機農業的農夫合作,直接跟農夫買也致力陪伴正處有機轉型期的農友。金欣儀表示,農友在減少噴灑農藥的過程中,農產品可能會產量減少、外觀不佳,同時又因未取得有機認證,而無法進入有機通路,使得農友面臨賣不出去的危機。(同場加映:先別提有機認證,你知道「參與式共保系統」(PGS)嗎?厚生市集 X 好食機用 PGS 共創新食安

於是,直接跟農夫買願意做為有機轉型期農夫的通路之一,金欣儀表示,「直接跟農夫買很喜歡願意改變的人,我們會把他的故事講出來,讓消費者去認同、去理解,這些夥伴在這條路上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在消費者端,直接跟農夫買不厭其煩地講述消費者的參與,可以對土地造成的正向改變,凝聚出一群重視環保與生態的客群,這群消費者更能成為一股回推生產者的力量。舉例來說,曾有消費者主動提出水果盒中不要有塑膠包裝,使原本習慣固有包裝方式的農友,可以放心轉換至更永續的包裝方式。

此外,直接跟農夫買也扮演彙整消費者需求的角色,在官網設置「計劃性支持專區」,網站會員按一個鍵,便能表達對該項農產品的興趣,收成後可再決定是否付款購買。這筆耕種前統計的資料,可使農友避免過量生產的風險,造成土地跟食物的資源浪費。

再者,計劃性支持專區更延伸出「養一桌食物計畫」。金欣儀解釋,有別於計劃性支持專區僅是表達支持,養一桌食物計畫如同認養一塊與桌子大小相同的土地,消費者可以提前付款,並與農友一同承擔收穫跟風險。若該年收成很好,消費者即可獲得比預期更多的農產品,但若該年歉收,則有拿不到收成的可能性。

「我們希望創造消費者跟農友牽手的關係,養一桌食物計畫的模式,讓我們覺得他們終於牽手了。」金欣儀表示,若發生氣象災害,消費者會第一時間擔心農田的狀況,比起過往的買賣關係,消費者與農友更像是同事、夥伴,一同扛起從生產到收成的責任。

目前養一桌食物計畫已推動 2、3 年,並有 3 位農夫、225 位養父母、410「桌」土地加入此計畫。金欣儀盼望未來能號召更多農友加入計畫。「台灣的農業交易形式,可以有不同的改變,除了等農友種好買來吃,消費者現在能有更多參與方式。」

參與社企流 iLab 加速器計畫,尋得組織未來發展方向

創業至今已邁入第 6 年的直接與農夫買,下一步將持續擴大社會影響力,創造更多農友與消費者牽手的關係。

為了全面檢視組織的體質,解開組織成長的關鍵,曾入選第一屆社企流 iLab Do It 團隊的金欣儀,毫不猶豫地報名加入第三屆社企流 iLab 的加速器計畫。

「沒有社企流,就不會有直接跟農夫買。」金欣儀感性地分享,創業初期加入 Do It 計畫,習得社企應盡的基本責任、社會影響力的維持策略,連公司財務如何處理,也是透過 iLab 課程學習而來。

金欣儀表示:「參與加速器計畫,可以很有效率的獲取對的資源,而且不是靠自己能力可以找到的資源。」

加速器計畫給予的資源,包括三對一導師輔導、成長課程與 iLab 團隊的深度陪伴。直接跟農夫買的 3 位導師,分別負責財務營運管理、品牌、數位行銷 3 大項目,導師群包括台大創意創業中心導師陳百州、前明基友達文教基金會的董事長張安佐,以及電通安吉斯集團的數位轉型策略顧問周允玉。

在財務面,導師帶領團隊檢視不同的通路收入來源,以制定未來通路的發展策略;在品牌面,導師協助團隊回溯願景,並檢視網站中與消費者溝通的主張,是否與願景一致;在數位行銷面,導師解析顧客的使用者流程,提出拓展新會員並鞏固原有會員的策略,以提升整體顧客忠誠度。

金欣儀開心地分享:「我們公司就像多了 3 位總經理!」與高階經理人才的互動,可為公司帶來更全面的發展策略。近期,直接跟農夫買將根據於加速器獲取的建議,發展更完善的會員制服務,提升會員權益,使消費者更深度的參與品牌。

對於創業者而言,創業就像一段永不歇息的馬拉松,在盯著當下奔跑的同時,難免會忘記回首過往、展望未來。金欣儀表示:「因為每天都在忙著眼前的事情,以前不會有人逼著我們去看長遠未來的問題。參加加速器的這幾個月內,我們很期待用不同角度去正視問題,讓組織成長很多。」

未來直接跟農夫買將持續擔任農友與消費者之間的翻譯機,並創造兩者可以攜手的關係。針對想投入農業領域的有志之士,金欣儀也建議,不要認為自己在「幫助」農夫,而是「攜手」與農夫達到相同的願景。「創業者要屏除上對下的心態,因為農夫才是真正在第一線,幫助這塊土地變好的人,這才會是讓社會企業持續的方式。」

核稿編輯:李沂霖

【 iLab 加速器開放申請中!】Becoming More,加速成長

針對擴張成長階段的使命型團隊, iLab 加速器提供 3 對 1 的導師策略輔導、成長課程,以及緊密連結的專業夥伴及資源網絡,幫助團隊在計畫期間深入分析營運現況,並共同挖掘出成長動能,進而勾勒出社會影響力與商業營運共同成長策略的藍圖!

了解更多 iLab 加速器
登上加速成長火箭,立刻申請(至 9/25 截止

延伸閱讀
>> 年輕人,要解決農業問題,不是只有「幫小農賣東西」這條路而已
>> 讓印度農業不再「又苦又窮」:他把農民變網紅,用 YouTube 傳遞務農絕招
>> 菲律賓青年創辦「農業版」群募平台:讓群眾和農民站在同一陣線,共享報酬也分擔風險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