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默默無名到歐洲最具價值的 FinTech 新創:來自愛沙尼亞的「TransferWise」,帶來國際匯款服務新樣貌

2019.06.1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數位時代/高敬原

在過去,跨國匯兌需要支付一筆高額手續費給銀行,身為 Skype 在愛沙尼亞第一號員工的辛里庫斯(Taavet Hinrikus),在 2010 年透過點對點(Peer-to-peer)轉帳技術,從此改變國際匯款服務面貌。

繼 2017 年獲得 2.8 億美元 E 輪融資後,最近 TransferWise 又獲得 2.92 億美元融資,公司估值達到 35 億美元,一舉成為歐洲最有價值金融科技公司。兩位從愛沙尼亞到英國打拼的創業家,正逐漸實現心中的藍圖,TransferWise 執行長卡爾曼(Kristo Kaarmann)就說:「我其實蠻驕傲的,我必須強調,公司過去兩年半都是獲利的。」

估值 35 億美元,穩坐歐洲最有價值 FinTech 新創

TransferWise 最近私下售股 2.92 億美元,不過目的不是為公司籌措資金,而是要讓早期投資人及員工兌現。

在員工和早期投資者獲得出售部分股權的機會後,TransferWise 在第二輪股票銷售獲得 2.92 億美元,包括歐洲私募股權集團 Vitruvian Partners、美國投資公司 Lone Pine Capital 都有參與,這也讓公司估值來到 35 億美元,成為歐洲最有價值金融科技公司。

「公司不需要新的資金,」TransferWise 執行長卡爾曼表示:「我其實蠻驕傲的,我必須強調,公司過去兩年半都是獲利的。」創辦人辛里庫斯則說:「公司持續獲利,已握有大量現金,不須再透過售股募資。」

截至 2018 年 3 月,TransferWise 整體營收成長 77% 來到 1.17 億英鎊,稅後淨利潤為 620 萬英鎊,目前全球用戶數達到 500 萬名,平均每月經手的國際匯款總額達 40 億英鎊。

兩位異鄉遊子的困境,翻轉金融服務樣貌

過去如果要匯款給在海外的家人,只能透過一般金融機構,缺點是要支付一筆高額手續費給銀行,這樣的情況在 2010 年跨國轉帳服務 TransferWise 出現後,就大為不同。

創辦人之一的辛里庫斯,是 Skype 在愛沙尼亞的第一號員工,當時他住在倫敦,平常使用的是英鎊,但是 Skype 用歐元付薪水,匯兌問題成了生活中最麻煩的事情之一;另一位創辦人卡爾曼情況則相反,他在倫敦工作,但在愛沙尼亞還有貸款要繳。

兩人在 2010 年創立 TransferWise,採用點對點(Peer-to-peer)轉帳技術,讓用戶直接跳過中介的銀行,將錢轉入對方帳戶中,比起傳統金融機構,過程中只需要支付少量的手續費。

Skype 當年的出現,讓人們不必透過電信商,就能直接讓人與人之間通話,TransferWise 的服務某種程度也是延續一樣去中心化的精神,翻轉了長久以來保守、難以創新的金融服務。

持續擴張業務圖,還不急著 IPO

TransferWise 的一大特色是「透明」,一般銀行大多採用自己訂定的匯率來收取利潤,而 TransferWise 是採用中期市場利率(Mid-Market Rate),來做為匯率規則,簡單來說,就是取買賣匯率的中間值,跟大家在 Google 上查到的匯率是一樣的。2018 年開始,也發行簽帳金融卡,讓帳戶裡獲得的轉帳金額能直接透過實體卡片消費。

這種透明化、低手續費的服務,迅速在歐洲市場獲得關注,不只使用者買單,就連投資者也看好,服務推出以來,TransferWise 幾乎每一年都得到資金,像是 PayPal 共同創辦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維京集團創辦人理查.布蘭森(Richard Branson)、日本的三井物產都曾投資。

現在的 TransferWise 在全球有 500 萬個客戶,每個月處理 40 億英鎊的資金,根據統計,每年總共可以替顧客省下 10 億英鎊的銀行手續費。2017 年獲得 E 輪融資後,TransferWise 也積極進攻亞太市場,目前在在日本、新加坡、印度都有推出服務。

現在的 TransferWise 在全球擁有 12 座辦公室、1600 名員工,未來一年,預計會再增加 759 名員工,持續擴張業務版圖,辛里庫斯表示:「我相信我們最終會成為上市公司,但這次私下售股,證明公司還不用急著上市。」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愛沙尼亞來的獨角獸 TransferWise,正式成為歐洲最有價值的 FinTech 新創

延伸閱讀
>> 「區塊鏈」的社會公益應用:健康領域最廣泛、能源領域最具潛力
>> 用科技促進社會創新!他建置印度第一個數位廁所,致力推動創新方案改善社會問題
>> 一場扭轉非洲貧窮的革命:史丹佛學生回國創業,為居民帶來便利易懂的數位金融服務

保德信人壽與社企流攜手合作,透過專題、論壇與工作坊,線上線下帶領大家一同認識何謂「財務健全」,更盼望助大家一起當自己人生的財務長,掌握人生大小事!
如何做你人生的財務長?>>>專題文章這邊請
如何編織財務安全網?>>>趨勢論壇開放免費報名中
如何在生活與職場中落實財務健全?>>>工作坊免費報名中

「民眾不只要認識、還要相信社會企業」願景工程執行長:公益揭露是關鍵

文:社企流

自 2006 年台灣出現「社會企業」一詞至今,社企發展走過逾 12 個年頭,其中,「聯合報系願景工程」(以下簡稱願景工程)就參與了近 6 年。

2011 年,聯合報懷抱著讓台灣更好的社會使命,催生了願景工程,開啟一段有別於傳統的媒體之路,自 2013 年起,他們更進一步投入社會企業的倡議行列。

2018 年底,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總經理陳一強提出「台灣社企發展三階段」主張,並指出台灣已從「鼓勵創業」邁向下一個進程,來到社企新創規模化、永續化的階段。(同場加映:林以涵 X 陳一強對談(上):台灣社企的下一個十年——從倡議走向結構變革,公私部門如何因應?

與此同時,社企的概念在台灣越來越普及,相較過去「民眾沒聽過社會企業」的困境,市場中逐漸出現新的挑戰。面對時局改變,作為觀念倡議者的願景工程如何看待台灣社企的發展、又有哪些給社企創業家的建議?

讓台灣更好,以倡議推動制度改革

願景工程執行長羅國俊表示,近年來,台灣社會對於主流媒體的商業化、甚至成為政治傳聲筒感到失望。為回應社會期待,聯合報系成立願景工程,將大量資源投注於公共與民生議題,堪稱業界創舉。「願景工程的理念,就是要努力讓台灣更好。」羅國俊說。

願景工程每年大規模報導公共議題,更在制度面產生實質影響力。如 2012 年開始的「公路正義」追蹤報導,長年探討酒駕問題,成功促成立法院加重酒駕罰則;又如「搶救偏鄉教育」專題,呼籲提高偏鄉老師的任教誘因,也於近年催生了「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鼓勵更多師資長留偏鄉。

對此,羅國俊表示:「我們很欣慰,在願景工程的倡議之下,無形中可能就挽回了幾百條人命、讓更多孩子能得到穩定的教育資源。我們會持之以恆,讓更多社會問題被看見。」(同場加映:當「花甲」企業踏入社會創新——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執行長羅國俊:願媒體與社企共創更好的台灣

傳統媒體跨足社創圈,促進大眾認知度

2013 年,願景工程首度針對社會企業進行大規模報導,帶領讀者認識台灣的社會企業。

身為國內最早關注 CSR(企業社會責任)的傳統媒體,對內,他們以身作則,不一味追求流量、銷量,著眼於媒體的社會影響力;對外,他們與社企流合作,出版《讓改變成真:台灣社創關鍵報告》、《開路:社會企業的 10 堂課》等書、舉辦亞太社企高峰會,推動國內的社會企業發展,以讓社會創新的思維更普及。

推動初期,民眾對社會企業所知甚少,較難引起共鳴。如今時隔多年,羅國俊說,台灣大眾對於社企的認識提高許多,是個可喜的現象。

根據台灣經濟研究院、星展銀行(台灣)及願景工程聯合發布的《2019 年社會創新大調查》,相較兩年前調查數據,民眾對社企的認知程度有顯著提升,如今有超過 3 成受訪者都聽過「社會企業」。

羅國俊也指出,許多中小企業都開始貫徹社企精神、為自己冠上「社企」稱號,可見社企一詞在台灣社會已廣泛受到接納,對企業形象也有加分效果。

在 2019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上,羅國俊和眾多社創圈領袖受邀參與「社會企業高階會議」。該會議由 Omplexity 系統管顧公司創辦人薛喬仁(Joe Hsueh)帶領參加者一同描繪台灣的社會企業生態系統圖,找到自家組織於生態系中的角色。(同場加映:從「社會創新」到「影響力投資」:社創圈「NAB 暖身小聚」,為台灣社企發展開拓下一哩路

根據生態系統圖,若要讓社會大眾支持社企,就需要先建立他們對社企的認知,而後才會使民眾產生購買、聲援的動力。羅國俊說:「作為媒體,願景工程透過議題報導、觀念傳播,提升公眾認知(public awareness),而這也是媒體最能發揮自身角色之處。我們很高興看到,台灣民眾對社企的認識越來越普及。」

欲降低公眾質疑,社企需讓營運更透明

不過,羅國俊也提到,根據最新的《社創大調查》結果,民眾對社企的認知雖然上升,認同度比率卻呈現些許下滑。

「這是一個值得關切的警訊。根據生態系統圖,公眾的懷疑會削弱他們對社企的支持。而在台灣,社創圈已經碰到了公共信任的困境。民眾開始質疑,憑什麼要相信社企會實踐承諾?社企能達到的實質影響力又有多少?」

羅國俊指出,社會企業不是慈善事業,而是銷售產品和服務的公司。由於社企需憑藉商業交易來發揮影響力,就必須取得更高的社會信任、受到更嚴格的檢視。

根據羅國俊觀察,台灣民眾對於社企產品及服務通常抱持著較高的期待、也對於該商品究竟產生多少公益影響力相當關注。因此,當消費者認為使用的產品性價比不足、且又未明確看到社企的公益成效,便會降低支持的意願。

回應這項需求,羅國俊建議,除了提升產品與服務品質,社企對於對自身的獲利、營運、以及實踐使命成果,都應主動向市場揭露,提供公開透明的資訊。如此一來,民眾便會更信任社企。

「不論是透過公開財報,或是第三方的專業認證,一家好社企,都應該主動向受眾揭露這些資訊,才能證明所賺的錢確實回歸使命與願景。」羅國俊說。

他也表示,在網路發達的時代,許多資訊未必要全然仰賴傳統傳媒,社群媒體、自媒體等傳播形式,都是社企揭露公益作為的好管道。如果社企能主動公開這些資訊,也更能有效創造後續的社群擴散聲量。

此外,羅國俊更指出,社會企業的定義模糊、缺乏法規約束,讓許多組織開始「洗綠」(green wash),也就是打著社會企業的名號,更以此在行銷上大作文章,營運時卻行使股東利潤極大化、沒有實踐公益使命。這些魚目混珠的亂象都會製造不透明的競爭環境,需要社創生態系中各方提出更多討論、一同解決,才能創造公平的市場。

持續扮演橋樑、帶動主流媒體關心社創

儘管挑戰重重,對於台灣的社會企業發展,羅國俊依然抱持樂觀態度:「相較新加坡等鄰近國家,台灣對社企的認知已算走在前端。面對新事物,台灣人的接受速度總是很快,這是社會創新在台灣的機會。」

羅國俊也表示,願景工程「吾道不孤」,近年來,許多傳統媒體都前來與他們合作,朝向讓台灣更永續的目標邁進。「要達成願景不能只靠自己,還得和志同道合的組織協力。」

例如:自 2017 年起,TVBS 電視台舉辦「全球華文永續報導獎」,願景工程也出力協助,鼓勵具永續發展思維的優質報導;今年,願景工程更首度與華視合作推出「綠生活實踐+」影音競賽,邀請大專院校學生投件,分享自己環保生活的實踐方案。

憑藉默默耕耘,願景工程在主流媒體圈發動了一場軟性革命,逐漸引領更多媒體發揮社會影響力。羅國俊期許,他們能持續為公共議題發聲,並扮演社創圈與大眾的橋樑,讓更多好理念有實現空間、讓更多年輕社創者一展長才。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延伸閱讀
>> 星展銀行深耕社會企業,厚植台灣社會創新能量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國際社創領袖呼籲,一同啟動亞洲的「倫理革命」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微軟鼓勵社企擁抱數位轉型,善用 AI 放大社會影響力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