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街賣者不再說「請幫幫我」、憨兒變身設計師——點點善建構「天賦城市」,盼讓弱勢不再存在

「點點善」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點點善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李沂霖

這天,我們踏進點點善位於松菸的辦公室,召集人葉文宏(Mark)笑盈盈地朝我們走來並遞上名片,低頭一看,姓名之上,排列著「用心人」3 個字取代了職稱。Mark 說:「在點點善裡,沒有位階、高低之分,一如我們看待這個社會,也非用階級或是高低區分。」

一切的開始,要從 「2016 年臺北世界設計之都」說起。

時序拉到 2015 年冬末,那時台北市正如火如荼進行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籌備,「社會設計」為當時火紅的話題,引發許多討論,因緣際會之下,Mark 與朋友吳孝儒(現為點點善成員)受邀參加一個工作坊,要做的是陪憨兒們畫畫,實踐設計與社會關懷的結合。「參與工作坊的期間,我們第一次發現憨兒的繪畫線條很可愛,圓的不圓、直的不直、不受限制,要我們畫還畫不出來。」從此,Mark 充滿創意與行銷思維的腦袋就開始不斷運轉著:憨兒的天賦,該如何對自身及社會產生價值?

透過設計師的巧手上色,憨兒獨特的手繪線條成為一個個獨一無二的圖像,Mark 與夥伴陪伴孩子創作的同時也將心思轉向企業,與「陶作坊」合作,將憨兒的繪畫運用於陶瓷杯器上,獲得了廣大的迴響,也證明了他們將創意整合與社會結合的思維成功,「由於企業的合作通常是階段性的,於是我們就開始思考如何將這件事情持續下去。」

2016 年總統就職典禮那一天,「點點善」正式成立,加入社會企業的行列,推行「發現被隱藏的天賦:點點善陪伴創作行動計畫」,致力於讓被貼上弱勢標籤的憨兒發展他們獨有的天賦,從一般認定的社會資源消耗者,轉化為擁有無窮創意的創作者,顛覆一般認知中公益商品的看法,讓憨兒也成為創作供應鏈的一環。

點點善成立不久,迎接他們的是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設計進站」計畫,點點善負責設計國父紀念館 5 號出口,正好給了他們一個更大的舞台,讓憨兒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

「我們實地觀察,發現這些孩子的畫作是能讓人目不轉睛的,吸引了很多人駐足,甚至回頭。」Mark 談起憨兒,總稱他們為「大孩子」,原先沈著的口吻也變得柔軟起來,他提到:「畢卡索曾說,自己終其一生都在學習孩子天馬行空的創作。」這些「大孩子」不正具備著我們所缺乏的天賦嗎?不將憨兒視為「弱勢」的一方,而是放大他們被隱藏的天賦,是點點善深信的的核心價值。

憨兒的作品在臺北世界設計之都打開知名度,於設計師週亮相的「五小福」分別為:好奇的魚頭先生、忠誠小黃、勇敢的犀牛隊長、幽默的貓頭鷹與快樂的開心果,成為點點善的吉祥物,進一步發展為點點善的咖啡、馬克杯等商品包裝,更成為 2017 年世大運的周邊商品

由憨兒進行創作,點點善協助商品化,經由商品販售以及圖像授權產生收益,並將盈餘回饋到憨兒的陪伴創作計畫之中,讓計畫同時產生「陪伴」與「利潤」兩種重要的核心價值,真正落實善的循環。點點善強調「讓公益融入生活」,簡單來說,今天一個人去捐款、當志工,是在生活中做一件公益的事,而讓公益融入生活,則是指讓公益、好事自然地成為生活的一部分,而非「特地」去做某件具有公益價值的事。

Mark 舉例,點點善期許開創的商品讓人「因為喜歡所以想購買」,而非因為「憨兒很可憐需要同情才買」,這就是讓公益融入生活了,「公益不僅是幫助與施捨,更是將公益融入生活,讓所謂的弱勢不再存在」是點點善一直努力的目標。

細看點點善的英文名稱為「agoood」,共有 3 個 o, 分別代表:消費者、企業以及社會中被貼上「弱勢」標籤的群體,點點善則扮演串連這 3 個點的角色。Mark 進一步說明,點點善身為社會企業,「社會」與「企業」應分開來談,

「『社會』由人構成,我們要做的是對人有益的事情;企業則講求經濟循環,所以點點善要做的,就是『對人有益的經濟循環』。」

在「天賦城市」裡,弱勢不再存在

點點善致力投入善的循環,一步一步建構出心目中的城市藍圖,在這裡,憨兒可以成為設計師而街賣者則成為專業的銷售人員....在這座「天賦城市」中,沒有所謂的「弱勢」,每個人都有能力為自己,也為社會創造價值。

當長期關懷街頭弱勢者的「人生百味」找上點點善,原是希望能授權點點善五小福作為商品讓街賣者販售,一如先前與知名設計師、插畫家合作的口香糖、香氛片的方式。然而,經過點點善與人生百味多番討論與實地勘察,認為目前街賣者的困境不僅在於販售的商品沒有優勢,還有形象不親民及資訊不對等的問題。

「以往所做的都是改變街賣者的商品,但是就算將一項具優勢的商品交給他,他依然是放在塑膠袋、塑膠籃中,不擅表達與銷售;加上曾有不肖業者濫用,讓街賣者背負詐欺、假殘障等污名,種種因素導致社會對於愛心街賣普遍不信任。」

於是,一場由點點善、人生百味以及新巨輪服務協會聯手推動的改革行動就此展開,他們發起「天賦城市街賣募資計畫」,望能從根本改善街賣者的處境。

「街賣者除了販售商品,還有沒有別的可能?」Mark 分享他心中所想:「試想今天突然下雨,你身上卻沒有雨具,一名街賣者迎面而來,不是拿著面紙對你說『請幫幫我』,而是遞給你一把愛心傘。他看見你的『需要』所以幫助你,他不再只是『受助』的角色,你們之間存在的是城市互助的精神。而當你要歸還愛心傘時,能夠輕易的在街口找到街賣者,信任感就能從此慢慢建立起來。」

談到街賣者,點點善看到的,是他們坐在椅子上的優勢,他們是城市中的移動者,在街頭中與行人們最為靠近,利用輪椅,他們可以承載貨品、甚至因輪椅具備電力,還可提供他人行動充電的服務,「就如便利商店一般的概念,提供人們及時所需。」

「點點善期許『讓公益融入生活』,就是能讓環境變得更友善,對身處其中的人都是有益的。」

天賦城市計畫將從 3 個階段著手,改善街賣者現在的處境,首先,以聘僱制取代分帳制,提供街賣者勞健保及薪水、協助就職訓練、執行城市服務訓練,並在確定受培訓者可以完全獨立後才退出陪伴。

第二階段,改善街賣者形象,從產品、服裝到移動裝置做出完整形象規劃,並建立開放透明的販售者線上資訊,持續討論該如何讓街賣跳脫傳統雜亂的形象,成為更有保障的銷售行為。

最後,是將服務升級形成一個「善的產業」,串連社會企業合作夥伴、挑選友善商品生產製造,並使用身心受限者們創作的圖像作為產品包裝,擴大善的循環,連結更多弱勢族群。「點點善在做的不只是給魚、還給釣竿,並陪在一旁釣魚,釣到足夠的魚,我們能夠把多出來的去分給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比如憨兒的創作,能透過街賣銷售出去,讓所謂的弱勢不只是自食其力,還能互相幫助。這些事情會產生一個循環鏈,大家共同成長,是一個共好的概念。」

打造「善的產業鏈」形成共好的社會

這般「善的循環」也存在於各企業之間,「我覺得社會企業應該要變成一個產業鏈,而不是獨自去做。」Mark 表示,社會企業嘗試為社會問題找出創新解方,但一個社會問題不是由單一的社會企業就可以解決,「以天賦城市計畫為例,點點善負責計畫召集、巨輪協會負責人力管理、人生百味職掌教育訓練、 5% Design Action 透過設計或創意去找尋策略,而 KPMG 管理法律與財物。不僅是社會企業之間互相合作,也結合非營利組織和政府,大家各司其職,齊心協力。」

Mark 一再強調「產業」的重要,要形成善的循環,社會企業之間彼此串連十分關鍵,他表示:「參與社企流 iLab 計畫提供了很好的機會,讓我們能與其他社會企業交流,也能彼此激盪出新的想法,像這次天賦城市計畫我們想要改良街賣者的輪椅,因為社企流 iLab 計畫而認識的『輔具家』團隊就提供了良好的協助。」

成立不到兩年的時間,點點善踩著踏實的步伐前進,一路上碰觸的問題不少,皆秉著實現善的力量之初心,觸及領域包含陪伴憨兒的「翻轉天賦」計畫、幫助原住民部落的「時代部落」計畫、陪伴視障朋友繪畫的「微光世界」計畫以及今年改善街賣者現況的「天賦城市」。Mark 透露,未來「微光世界」計畫將會有更具體的行動及創意發生,令人十分期待。

點點善期許透過打造「善的產業鏈」實踐善的循環,持續將公益融入生活,讓弱勢不再存在,實現人人都具備優勢的天賦城市。

核稿編輯:金靖恩
影片製作:程芙蕖

延伸閱讀
>> 養小孩需要一個村子的力量:「小村子」組團互助,為媽媽打造喘息空間
>> 台北街頭的麥田捕手:「人生百味」維護街頭的包容性,守護那些暫時墜落的人
>>「甘樂文創」賦予70年老醫院新任務:化診間、病房為教室,助中輟生返回人生正軌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與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 手刀報名去

「受暴婦女難以逃脫不是因為軟弱,而是無法經濟獨立」她助受害者自立創業,奪回生存自主權

2017.10.31

整理/郭潔鈴

Erica (化名)現在是位自有品牌的裁縫師,每個月的收入約 2 千美金(約 6 萬台幣),不過就在短短 2 個月前,她才剛逃離對她施暴的丈夫,依靠社會福利與糧食票過活,而扭轉她命運的關鍵角色,是一個幫助受家暴婦女自力創業的組織 FreeFrom。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署 2010 年的調查,每 4 位美國女性就有 1 位遭受親密伴侶對她施行身體暴力。FreeFrom 的創辦人 Sonya Passi 表示:「每 4 個人就有 1 人受到家暴,表示受害者可能遍及你的鄰居、親戚或高中同學,這件事與生活切身相關。」

然而不幸的是,家暴受害者無法離開施暴者的原因非常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經濟無法獨立。施暴者有可能禁止另一半工作,或是掌控伴侶的薪水、銀行帳戶與信用卡,因此若受虐婦女欲離開暴力環境,將付上很高的經濟成本。

「許多人有錯誤的迷思,認為受害者很脆弱,或覺得她們是因為愛情、或是情況沒那麼糟而留下,但根據當事人描述,她們無法脫離施暴環境的首要原因,其實是因為無法負擔離開的經濟成本。」Passi 表示。

再者,受害者若有心尋找社會中的正規工作,路途也是困難重重。「你可能因為受傷而連請好多天病假;或者你的伴侶跑到工作現場製造紛爭,」Passi 補充道,「這使得受害者的履歷上通常少有工作經驗,即使有,也是零散的。」

受虐婦女需重建經濟獨立性,才能降低離開施暴者的壓力。若她們一無所有地離開,則須冒著無家可歸、喪失孩子監護權和不得不重新回到伴侶身邊等風險。(同場加映:這間人力銀行專為「媽媽們」找工作!讓女人不用忍痛放棄職場 也能在家帶小孩

為了幫助這群婦女自力更生,打破重複受虐的循環,FreeFrom 今年 5 月開始,在洛杉磯為她們開設微型創業課程,一個月後於奧克蘭和舊金山等地也設點,第一批學員共計有 30 位女性。

組織創辦人 Passi 多年來為受虐者倡議,她曾就讀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法學院,後來擔任專為受虐婦女爭取監護權的律師,進而在去年創辦非營利組織 FreeFrom,為婦女提供免費法律諮詢服務,以及完整的創業訓練。

FreeFrom 的創業計畫幫助婦女進行微型創業,課程包括商業規劃、客戶開發、人事訓練、商標與網頁設計、財務規劃、自信心建立等全方位的內容,幫助參加者將創業的點子從概念轉變為可營利的商業模式。(同場加映:姊妹們一起創業吧!女性專屬共同工作空間,讓「女力」與創業家同在

其中一位創業計畫的參加者,就成功在家暴受害者居住的庇護中心裡,開創了手作賀卡的事業,她受到幫助的事務包括挑選產品名稱、寄送商業信件、商標設計等基本要素,以及設立目標、財務規劃等營運技巧。「FreeFrom 幫助我一步步地解決創業會遇上的問題」不願具名的她表示。

另外一位化名 Christine 的參加者,認為 FreeFrom 幫助她建立自信。「在此之前,從沒有人問過我擅長什麼,這改變了我的人生。」現在 Christine 已擁有為媽媽和孩子設計的天然精油事業,並已還清 $1500 美金(約 4 萬 5 千台幣)的債務。

至今創業計畫的參加者已有 3/4 成功創業,或是已邁入籌備階段,而所有創業者皆在第一個月賺取利潤。

幾乎所有的企業皆是 B2C (企業對消費者)的形式,並依據創業者原本就熟習的技術建立,像是清掃、美髮、外燴、珠寶設計等技能。最重要的是,沒有一位參加者回到施暴者身邊。

Passi 表示:「最令人驚奇的是,即使社會往往將家暴受害者視為恥辱,但是我看到她們想要奪回自己生存的權利。」許多創業家於商業模式中建立與受暴婦女社群的連結,展現與其他受害者團結一致的情誼,例如有位創業家就提出,每售出一組精油,就會捐贈一瓶給庇護中心的成員。

「家庭暴力是婦女和小孩無家可歸的主因,我們想要將 FreeFrom 裡發生的故事發揚光大,告訴其他家暴受害者,若你想離開,流落街頭不是你唯一的選擇。」

Free From 明年目標為擴大影響力,在洛杉磯、奧克蘭和舊金山各募集 60 位學員,並拓展業務範圍至同樣在灣區的東帕羅奧圖(East Palo Alto)和康特拉科斯塔縣(Contra Costa County),更計劃與紐約市政府合作,將此計畫於 2018 年在紐約實行。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保障女性安全,印度政府要求手機配置「一鍵求救」
>> 這台女性專用的粉紅三輪車,成功防治性騷擾!讓巴基斯坦的女性安心搭乘
>> 那些數字能告訴你、或不能告訴你的事—從「婦援會」經驗看社會影響力評估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與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手刀報名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