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搞清楚問題、比解決問題更重要」:智造世務所深入柬埔寨,欲從根本改善水質問題

2016.11.0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Design means being good, not just looking good” – Clement Mok

智造世務所/黃喬邦、廖伯霖

柬埔寨第一線的意外發現

算一算這是我10年內第4次來到這個土地 — 柬埔寨的暹粒省。或許因為每次造訪的身份不同,從遊客、國際志工、志工領隊、到產品設計團隊,因此帶給我的觀察跟體驗隨著視角的不同,也總是有新的發現。但有趣的是,在這幾次的觀察中,有一件事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 當地對於乾淨水質的需求。

根據Water for Cambodia的研究數據可以發現,撇開熱鬧的觀光區域與首都不看,

在柬埔寨郊區超過50%的村民依舊無法取得乾淨的飲用水,此外5歲以下幼童的死亡也有約20%是與無法取得乾淨水源有關。

同時我們從柬埔寨當地的夥伴也得知,在他們服務的區域,有超過20%的村民存在經常性腹瀉、痢疾等疾病。因此,由世界各地組織所設置的濾水裝置數量,自然也在這10年來持續增加,在柬埔寨的鄉野間隨處可見。

不過再進一步觀察可以發現,這些設備因為通常屬於一次性的專案,因此當過了使用年限之後,實際上的濾水效用究竟如何,是不得而知的。為了想進一步得知這段時間,這區域常見濾水裝置的實際效用,並得到更準確且數據的結果,在當地夥伴的協助下,智造世務所(SolutionMakers)團隊的技術顧問做了一系列的資料採集跟初步分析後,

赫然發現許多當地的濾水裝置(如圖1),實際上並看不出具體改善水質的功能。

我們這次採樣主要想培養的目標是,判斷水質是否適合飲用的兩個指標:總生箘數與大腸桿菌群。從圖2-1中可以發現,過濾後的水,其中的總生箘數含量大部分皆不降反升。然而在經過台大環工所童心欣老師說明之後,我們才了解生箘數其實不是這麼關鍵,因為人體本身可以處理這種數量等級的生箘數。

(圖2-1:總生菌數過濾前後比較圖。來源:智造事務所)

圖2-2中所呈現的大腸桿菌群,才是引起腹瀉比較關鍵的因素。從中我們可以發現某些裝置有些許過濾效果,但某些裝置在過濾後反而更糟。從這個發現可以推測,當村民在無法判斷過濾裝置是否有效的情況下,原本是善意的濾水器,反而可能成為導致疾病的來源。

這個意外的發現,讓智造世務所團隊在試著改善水質問題的方法上,放慢了目前的設計步調、並且去思考在當地的環境與民情下、究竟怎麼樣的濾水方式、才是對當地比較有效且永續的。

究竟是怎麼樣的科技產品,才能在不失初衷的前提下,盡可能的永續使用下去?要融入什麼元素,才能打破不同區域產品設計的界線,讓最終的使用者能自然地接受?我想到倫敦的重力燈,開發團隊自然地讓產品融入當地,經過這次的實地觀察後,智造事務所團隊整理出下列三點想與各位分享。

一、當專業領域開始進入社會設計

時間回到出發柬埔寨暹粒的前一個月,我們透過以立國際服務得知,當地的村落居民腹瀉比例偏高,希望能減少因飲水而造成的腹瀉問題。這個題目一開始有點發散,而且在直接開發產品前,我們必須確認這個情況與水源是否有直接的關係。當智造世務所團隊的技術顧問思考著,怎麼才能最有效地運用在當地採集的樣本,同時又能分析出有效資訊的實驗方式時,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台大環工所的童心欣老師。

童老師的專長正好就是水處理與環境微生物,跟老師說明了我們的來意與公司理念及專注的業務之後,很幸運的得到老師很大的支持,不但熱情且不藏私的建議我們幾個應該專注的觀察指標,在後續的幾次討論中,也將自己過去在國外的實務與專案經驗分享給我們,甚至還幫我們做了行前的實驗操作訓練(圖3)。

這些老師多年累積的知識,不但讓我們在行前準備時能更加充分,更讓團隊在當地的測試提升了效率與效果。

二、實驗的每個細節都是關鍵

在當地的實驗沒有考古題,也沒有標準的流程可以參考,因此若實驗的準備越詳盡、盡可能將可以想到的變因考慮進去,實驗結果的可信度自然也越高。經過一番調查之後,我們發現有幾個需要克服的問題:

  1. 如何在當地將環境衛生的影響降到最低
  2. 如何在當地快速測出有效的結果
  3. 如何克服當地日夜溫差大、細菌培養不易的問題

「當你真心想完成某件事情、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這句出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名言在這幾年被大眾引用下,似乎開始顯得有些過度誇張。不過在我們嘗試解決上述問題時,雖然不是全宇宙,但是周遭的朋友們知道了我們的需求後,在器材搜集方面扎實地幫了智造事務所團隊一個大忙。短短幾天內,我們就將需要的無箘瓶、無箘針筒、快速檢測試片、開發版、還有一些乾糧(誤)準備完成(圖4)。

此外,因為童老師提醒我們細菌的最佳培養環境溫度為攝氏35到攝氏37度間,為了讓採集到的資料不會因為後續處理失當而得到失真的結果,團隊也自製一個簡易的溫控裝置(圖5),以確保在細菌培養過程當中,不會因為外在環境溫度的變化有其他問題產生。

這裡也有另一個團隊在設計實驗時發現另一種常見做法:直接將快速檢測試片綁在身體上,由於人體的體溫正好就介於最適細菌生長的溫度區間,對於沒有溫控裝置的實驗人員來說這也不失為一個替代方案。

三、慢慢來、比較快

這趟產品開發的實地測試之行,雖然最後的結果跟我們預計的不太一樣,單純為當地開發濾水器並不能解決複雜的飲水問題,看似是讓專案的時程必須拉長,但慢慢細想後卻發現,如果沒有先發現這個現況,那麼團隊開發出來的產品,很有可能其實一點用也沒有,而落入另外一種「一廂情願」的協助。

若能在所謂的場域觀察階段,就透過與當地人與友好單位合作,提前發現這些珍貴資訊,其實把時間軸拉長來看,反而是加速了我們專案的時程。接下來智造事務所團隊會將這次收集到的資訊,針對目前的設計進行調整,接著再將濾水裝置的原型產品帶到當地做第二階段的測試。這個做法不一定能成功,但我們相信是有效且值得去嘗試的。

工程專業與科技技術如果能和真正的使用者需求貼近且結合,那所帶來的效用與滿足感才會是更真實的一種存在。

延伸閱讀
>> 柬埔寨的產品設計觀察日記 (上)
>> 柬埔寨的產品設計觀察日記 (下)
>> 每天有水喝,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六個把髒水變飲用水的重大發明
>> 澳洲衝浪客花十年研發「海洋垃圾桶」 用泳池濾水原理淨化海洋
>> 「水」點子大集合:看來自全球各地的水資源科技 如何改善缺水危機

社會企業的表現怎麼看才好?談「社會影響力評估」的挑戰與因應方案

2016.11.02

今年9月社企流來到香港「社企民間高峰會(Social Enterprise Summit)」與「社會企業世界論壇(Social Enterprise World Forum)」現場,為讀者帶來第一手的採訪與觀察!跟著我們從社企認證和評估、政府採購、以及創新案例等面向,一探全球的社企發展趨勢。

文:龍映涵

你曾經想過,一家社會企業的表現該怎麼被衡量嗎?

在社會企業領域的創業者、從業者和認同理念的支持者,除了在意如何用商業手段解決社會問題(how),也應關注有多少問題真正被解決(how much)。如同在商場上,大家習慣從財務報表中尋找蛛絲馬跡,評估分析一家企業的營運和獲利狀況,對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的的社會企業來說,一套能衡量組織「解決問題程度」的影響力評估指標也有存在的必要性。(同場加映:社會影響力評估 比你想像中重要的多

目前在網路上,可以找到許多已被開發出來的評估工具,光是在工具彙整網站Proving and Improving上即列出21種,而這還只是冰山一角。目前較廣為人知的工具包括採用商業上「投資報酬率」概念的SROI(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企業撰寫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時採用的GRI(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和B型企業認證採用的評等工具BIA(B Impact Assessment)等。

有趣的是,雖然已經許多工具可供選擇,但真正執行影響力評估的社會企業仍然不多。為什麼會有這個現象呢?回顧在2016年「香港社企民間高峰會」與「社會企業世界論壇」中和社會影響力評估相關的講座,可大致歸納出幾個講者們共同提出的問題:

  1. 執行門檻高,小組織難負荷
    熟悉一套適合組織的完整評估架構並不容易,除此之外,為了在過程中納入不同利害關係人的聲音,得花許多時間進行各方訪談驗證、資料蒐集和篩選;尤其在首次執行評估時,由於還在摸索階段,在沒有過往經驗支持的情況下,所需投入的時間和人力成本往往是最大的。因此,許多規模仍小的社會企業,不一定有足夠的人力和財力踏出執行社會影響力評估的第一步。
     
  2. 工具複雜,選擇不易
    一般企業皆以獲取財務報酬為目標,從會計報表資訊衍伸出的各項指標,基本上是多數企業都認可的溝通語言。反觀社會企業,社會議題的多元和個別性使不同組織的目標通常相去甚遠,也因此,為了評估不同組織在特定目標上的達成度,出現了各式各樣的評估工具,有些聚焦在員工培力、有些重視社區經濟發展,有些在評估成效時也想同時幫助組織達到管理的目標等等。雖說做影響力評估時,在工具的選用上可說是「沒有最好,只有最合適」,但要在茫茫工具海中找出「最合適」的那個,對許多初探影響力評估領域的組織來說,會是不小的挑戰。
     
  3. 成本高昂,效益未知
    影響力評估雖說對內可協助組織改善營運績效(improving),對外可作為和投資者與社會大眾溝通影響力的依據(proving),但實務上對組織的幫助有多大、與付出的成本相比是否合理仍是待解的問題。

雖然挑戰重重,但正如香港社會效益分析師學會的阮耀啟博士所說,「如果我們不能衡量(影響力),(影響力)就難以被傳達(If we don’t measure, we can’t tell)。」

為了找到和外界溝通的語言,證明社會企業運作模式的效果,持續優化社會影響力的評估機制是值得投入的事情。作為對上述挑戰的回應,在場講者們提出以下建議,不只針對社會企業從業者,也適合關注社會影響力評估的影響力投資者、消費者、政府和學術單位參考:

  1. 先求有,再求多
    針對小組織人力有限,無力執行完整評估的問題,包括香港豐盛社企學會主席關志康先生、Social Value UK 執行長 Jeremy Nicholls在內的多位講者,皆有志一同地提出「先求有,再求多」的觀念。鼓勵小組織先挑選1、2個和組織目標一致、最重要的指標,從一開始就持續紀錄,等到組織行有餘力之時,再慢慢加入其他次要的指標,逐漸建構適合自己組織的評估架構。
     
  2. 知識共享,降低成本
    在講座的Q&A時間中,香港KPMG 總監吳柏年先生以旗下團隊過去的實務經驗說明,目前執行評估所需的資源,仍是小型社會企業難以負擔的。但一旦有更多人投入,經驗就可以被累積和分享,未來的執行成本就能越來越低。如香港豐盛社企學會即在此次論壇中將研究成果印製成冊(Introduction to Social Impact Measurement Hong Kong Context),大方跟與會者分享學會自行開發的評估架構。
     
  3. 跨域合作,創造多贏
    亞洲政府可效法英美,帶頭建置影響力評估的指標資料庫,如此一來,中小型組織可以自行在資料庫中找尋合適的評估指標和符合當地社會文化的貨幣化金額(註一),執行評估的技術就能大幅降低。執行評估是能為社會全體帶來效益的公共財,除了政府應帶頭推動之外,一般大眾和投資者若能更加重視影響力評估,便能增加社會企業執行的動機,讓經驗得以累積,成本能夠降低,評估能為社會企業帶來的效益會更大。

將目光拉回台灣,自2014年政府宣告社企元年的到來開始,社會企業在台灣的發展愈發蓬勃,相較之下,影響力評估的推廣和研究則顯得薄弱許多。(你可能也想知道:社會創新方法論:社會效益評估新手指南

事實上,從社會企業生態圈的視野來看,整個體系中,需要影響力評估的不只是社會企業。

舉例來說,影響力投資人和政府作為資源挹注者,需要具可比性和公信力的指標,以求做到更有效益的資源分配。而消費者則可透過影響力評估的結果,實際檢視支持的社會企業的表現,除了擔任支持者,亦肩負起督促者的角色。

為了讓影響力評估成為台灣社企生態圈參與者間的共通語言,促進資源和資訊的流通,除了文中提及的3點行動方案值得借鏡,也期待現有評估工具能持續演化,回應使用者的需求,真正成為能助社會企業發展一臂之力的最佳夥伴。

註一:貨幣化意指將本來沒有市場價格的事物賦予一個價格。舉例來說,若想要知道「增加長者社交互動」的價值,除了可以用質化方法進行如「長者更願意出門,因此身體更健康」的行為描述,也可以進一步將因為「更健康」而省下的醫療費用訂為「增加長者社會互動」的「價格」,達到貨幣化的效果。(在此僅做簡單說明,實際執行如SROI等評估方式時,會因為考量的要素增加,而需進行更複雜的計算。因為貨幣化的過程中涉及許多主觀判斷,同一件事若由不同人來做貨幣化,算出來的金額就會不一樣,也因此,在將事物貨幣化時,需要讓他人了解計算的邏輯和過程,最終產出的數字才有意義。)

核稿編輯:林冠吟

延伸閱讀
>> 2016年度調查:最適合發展社會企業的十個國家
>> 「讓每一筆消費發揮社會影響力」:社會採購要風行,政府的態度是關鍵
>> 社會企業立法認證前,我們應該思考的三件事
>> 「教他釣魚,不如用新方法釣魚」:美國「中央廚房」讓失業者化身廚師,重新回歸社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