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父親留下來的地,不應該荒廢」他棄高薪返鄉 和崎頂農民一起守護家園

2016.01.1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黃巧汶、何佩霓

一個沒有售票口,只有月台,且每天平均進站旅客僅一百二十人左右的火車站,這裡是苗栗竹南崎頂。住民只有四千多人的社區,農村人口外流、老化現象嚴重,幾乎面臨荒廢,然而五年前,謝文崇決定棄高薪,回故鄉定居,並推廣有機農作,希望能幫助崎頂農村再生。

棄高薪返鄉 守護家園

「算是在尋找小時候的記憶,也認為父親留下來的地,不應該荒廢」,商科畢業的謝文崇,做了十幾年調查局的工作,輾轉到科技公司上班後,從到大陸設廠,到回台灣開公司;最後,他覺得年紀到了,返鄉種田比較自在,於是在五十四歲那年回到崎頂,經營父親留下的荒廢土地。為了將農田經營得更好,他還去台大科技農企業經營管理菁英班上課。

在謝文崇返鄉的那幾年,正值苗栗大埔徵收案事件時期,崎頂也被政府規劃作產業園區,引進污染性工業,使謝文崇有了種植之外的其他想法。第一個,要讓土地創造價值,才不會讓政府有理由徵收;第二個,必須要凝聚一些外部力量如學生、教授和內部農民的共識,這樣才有一致性的力量去抗爭。這成為謝文崇給自己的使命,以便和農民共同守護家園。

改作有機農 提升價值也保護土地

「希望農村有所發展,讓年輕人有一條回鄉之路,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要思考,為什麼農村會衰敗的問題,如果希望年輕人返鄉務農,或者農村能夠互耕,就必須引進有價值的經濟作物。」這也是謝文崇慣行轉作有機農業的原因。

謝文崇指出,崎頂傳統農田種西瓜產值很低,為此,他到農改場上有機農業課程,看到沙地可以種出高品質的草莓,於是嘗試在二O一O年種植,由於結果很成功,使村莊的農民成立了草莓班,開始種草莓,另外還有小番茄試種,這幾年在推廣下,崎頂農田朝精緻農業發展,已經慢慢增加產值。


謝文崇堅持有機農法不撒農藥,因此園內的番茄都可以現摘現吃。


謝文崇在路旁的溫室,種植西瓜、草莓,辦觀光採果活動。


即將種植的草莓苗。

雖然還有很多未申請有機農的農民,但大家漸漸都知道不要使用農藥、化肥,農民接受度也越來越高。謝文崇認為,隨著科技的發達,現在有更多的資材可以提供農民,所以種植有機作物已經是一件越來越容易的事情。

只要有心 崎頂沙地媲美黃金

「傳統上,台灣歷史背景以稻米為主,早期為確保糧食供給充足,對稻米有諸多限制跟保護,所以種稻很珍貴。隨著時代變遷,稻米過剩,我們這種沙地,除了稻米之外,蔬果也都種植得很好。」崎頂蘿蔔吃起來像水梨,風味不輸美濃白玉蘿蔔。

崎頂也是西瓜的故鄉,每年還舉辦西瓜節,而小番茄也可種出甜度高且帶有木瓜香的風味,謝文崇說,其實只要有心,崎頂沙地可以種出很多東西,堪稱為黃金田地,現在這種沙地絕對可以種出很多高品質的農作物。


溫室裡的小西瓜,再不用一個月就可以收成。

透過行銷和觀光 發展崎頂

崎頂地利人傑,通路很廣,鄰近竹南科學園區,還有竹南、頭份加起來二十萬的人口,而且附近又有一些觀光景點,像是東南亞最大的觀光啤酒廠、火車站旁的觀景台、子母隧道、村莊內的百年老古厝、四方牧場等。這也是為何謝文崇會選擇在這種草莓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觀光採果是通路之一,讓客人除了採果外,也可以觀光一日遊。再來也會到農夫市集或有機認證的商店販售,而沒有認證的小農,則會到傳統市場,或者賣給盤商、小販,由於品質不錯,所以價格也都很好。

謝文崇積極舉辦各種體驗活動,像是「大家來手牽手採玉米做愛心」,將多餘的收益貢獻給相關慈善機構,還有透過契作模式認養西瓜的「全民種西瓜」活動,以及可呈現當地食材的「稻田的餐桌計畫」,皆可為農民創造商機,另外「打工換宿」能讓學生體驗農務,也順便了解崎頂。一位畢業於聯合大學的學生林哲甫,便打算長期跟在謝文崇身邊學習,他說:「大哥對農業要求高,且堅持有機栽種,為了吸收一些知識,下山的時候,還會去參加市集、參加講座,一個人獨自負責三分地,覺得大哥很不簡單。」

如何將產值創造價值,這是農村必須思考的問題。因此謝文崇也做農產加工,例如做番茄果醬、草莓果醬、蕃茄醋等等,或者舉辦體驗活動,以提高附加價值。「我們現在希望可以朝休閒觀光農業來整合,結合附近景點,辦農村旅遊體驗行程。」謝文崇說,他希望藉此創造價值,讓更多人看見崎頂。


謝文崇太太幫忙研發的草莓果醬,以提升附加價值。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棄高薪承父業 慣行轉作有機農業

延伸閱讀:
>> 朝全素蔬菜發展 降低有機肥使用
>> 社會企業分析報告:臺灣農業篇
>> 「有機3.0」用創新與人本提升共善的價值

社企大趨勢/環保兼營利 社企向老祖宗取經

2016.01.13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5年1月7日)

從環保建築、環保旅館、新式低汙染能源的開發、強調減少浪費的「共享」車制度、到既維持生產力又不傷害環境的農畜業栽培和養育法,環境保護與有機農畜業可說是全球社企在找尋「社會性」、「革新性」和「事業性」的三主軸具備要件時,最蓬勃發展的領域之一,不只範圍和內容多元,籌資環境較健全,也已有諸多具體成果。

創新力是最佳利器

「創新力」(innovation)是他們最大的武器。而尋找創新意的源泉來自開發新科技的努力、重新探索老祖宗智慧、和結合兩者的新組合。多元化的收入來源和「可視化」的優點,也讓這個領域的籌資管道及與一般營利企業合作的機會增多。

在新科技的開發上,例如美國生化科技公司Metabolix的創辦者之一奧利佛.披坡士(Oliver Peoples),數十年來的夢想就是致力開發各式利用微生物等自然系統大幅降低對環境影響的塑化製品。

他創辦公司後歷經12年的努力,終於研發出能夠完全自然分解、對環境負擔極小的生化產品,但不管在耐用性、柔軟度和工學上都和傳統石油產品相同品質。不只是成品對環境影響小,製造過程也同樣環保還能減低生產成本,讓像杜邦、陶氏化工(Dow Chemical)等大企業和美國國防部等都願意採用此類產品。

而在亞洲等許多國家都被採用的新式「合鴨農法」原點則來自老祖宗的智慧。這個利用合鴨在稻田中吃雜草和害蟲、同時又可翻土來幫助稻苗健康成長和避免蟲害的自然方式,數千年前就存在。

合鴨農法自然無害

但傳統方式常有鴨子逃走或被野狗攻擊等缺點,20多年前在日本經營有機農業的古野隆雄花了10年時間,利用新式柵欄等方式找到能完全不用化學肥料和農藥、但仍保持高生產力的「合鴨農法」。

這個方式不只能種出單價較高的有機稻米,省下化學肥料、殺蟲劑、燃料等傳統種稻的成本,養的有機鴨之後也能賣到市場成為另一個收入來源,可說一舉數得。

不只在日本、後來亞洲的許多國家也都採用,重新找回自然的田園風景。

堪稱環保建築和設計先鋒的威廉.麥克都諾(Willaim McDonough)則是展現環保社企可達成多元目的和多元收入的典範。

他不只採用太陽能等自然能源,也用最有效率並環保的隔熱材料來省能源並增加生產力,建材和內裝材料也採可再生或自然分解材料。他為許多企業和組織設計辦公室時也大量採用自然光,結果顯示員工的生產力大幅增加。

他更和許多科學家合作,致力開發對環境負擔少的相關產品,並與許多企業合作。

例如全球運動鞋大廠NIKE採用他和環保科學家共同開發的材料做為其橡膠鞋底素材,這樣的素材不會影響踩過的土壤或留下不好的物質。

這些努力,不只在說明時「可視化」(visualization),在多元化的節流開源或促進企業品牌形象都有具體正面幫助,促成環保兼營利的概念更進一步地在一般營利企業界推廣開來。

有助提升品牌形象

環保新科技的研發和新方式的創造,很多時候都需要相當程度的先期投資和資本,回收初期投資的時期也不見得短,但由於全球溫室效應惡化已影響到人們生活,環保意識日益高漲,各式投資環保科技的基金或相關籌資已比過去容易。

對已擁有創新力和事業性的環保相關社企來說,隨著企業的不同發展階段, 如何一貫地堅持「社會性」理念的熱誠,並尋找最能兼顧自己事業模式和社會公益的有效執行策略, 確認開發的產品服務與公益原點一致,是經營者持續努力的課題。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