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灣版「葡萄阿公」 用健康的土壤種出台灣的葡萄味

2015.12.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黃毅、陳耕彥(2015年12月2日)

傍著玉山山脈,位於南投縣水里鄉的甘喜農場,這裡種植的葡萄特別甘甜,除了因這裡日夜溫差大,能讓葡萄在白天吸收足夠養分,再藉由夜晚的低溫將養分守住,而農場全面採用的有機自然農法也是關鍵。為了推廣有機理念,每每有遊客上門,張友淦一定親自帶他們採果,一邊做導覽,也是因為這份熱忱贏得了顧客的信賴。

家族企業 繼承衣缽

從小生在農村,家裡從一九六七年開始種植葡萄。張友淦的父親是南投的第一代葡萄農,一九八五年與其他三個兄弟分家後,分到水里這塊地,開啟了張友淦與妻子林碧喜的葡萄種植生涯。

張友淦笑笑地說:「當時是因為父親一句:『種葡萄很省肥料』,加上南投氣候很適合種水果,所以就開始種葡萄。」對於從小就跟著父親在田裡奔走的張友淦來說,種植作物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情,家裡其他三個兄弟也都接下家裡的農地種植梅子、葡萄等作物,所以自己也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而甘喜農場一名的由來則是因為張友淦從小被叫做阿甘,妻子叫做林碧喜,取「甘」跟「喜」二字而來。

轉型期 接觸自然農法

一九四O到一九八O年代是農藥使用猖獗的時期,對生態造成了長效性的影響,村裡很多農民因此得了肝病,自己的大哥也因長期接觸農藥而死於癌症。張友淦開始猶豫,到底要不要繼續使用慣行農法種植葡萄。而最後張友淦毅然不使用農藥,但台灣地處亞熱帶,沒有足夠的霜雪淘汰病原菌,早期又沒有防治技術,甘喜葡萄園至此走入了黑暗期。病蟲害使得葡萄果穗感染,開不了花,產量直降,一直到一九九O年左右,在村裡許文山班長的介紹下,接觸了自然農法,學到了草生栽培、生物防治等技術,才讓葡萄園事業起死回生。

傳統的慣行農法靠著一年噴三到四次殺草劑來除草,雖然省時卻會破壞土壤地力。已經有十幾年不用殺草劑的張友淦,採用草生栽培,平均三個禮拜就要割一次草,他說:「草生栽培需要付出較多人力,但配合有機質的使用,以甲殼素、蘇力菌製劑,可以分解舊有的化學肥料,才能恢復地力並且使土壤保持在最好的狀態。」這也貫徹了農場看板上的經營理念:要先培育健康的土壤才能栽種出健康的作物。

除了人工除草,以自然農法種植葡萄相當耗時費力,平時只有夫妻倆包辦所有工作,到採收旺期還是得請工人幫忙。「地上工作有割草、灑水、交換有機肥料等;棚上工作則包含剪枝、摘葉、疏芽,一個月後還要誘引、疏花、疏穗、整穗等相當繁雜,直到果實成熟後還要疏果,最後才是套袋。」張友淦一邊流利地說出整個葡萄種植的步驟,一邊解釋「疏」的意義。所謂的疏花、疏穗、疏果等步驟就是要將過於密集生長的部分疏離,才能確保養分的吸收以及最後果粒的飽滿,而最後的套袋雖是最麻煩的步驟,卻可以保護葡萄,減少蟲害。

堆廣理念 導覽分享知識

一點八公頃的葡萄園,管理起來相當不容易,夫妻倆卻仍樂在其中,每年主要的採收期為夏季的六到八月以及冬季的十月下旬到隔年一月,只要有遊客來,張友淦一定會親自帶下園去採果並做導覽解說。「只要有人來,不管消費多少、買多少,我一定會做完整的介紹,知識留著沒有用,要教給別人才有用。」秉持著這個理念,使得甘喜農場不僅是個葡萄園,儼然是個生態教學園區。

種植葡萄多年,張友淦才真正領悟到父親所謂「種葡萄很省肥料」是指化學肥能省,但有機質不能省,很慶幸自己選擇貫徹自然農法,恢復了地力,讓後一代能夠永續經營下去。而張家種植葡萄近五十載,兒子張藝耀也回來幫忙,開始接管甘喜葡萄園的大小事務,對於即將成為第三代農場主人,張藝耀說:「當你對一件事情培養出感情了,根本不會有壓力啊!」

甘喜農場的名字除了是取自夫妻倆的名字,也代表著農民「甘願做,歡喜受」的心境,張友淦夫婦不僅得到了甜美的果實,更將這份理念分享出去;甘喜農場的創立不只是自然農法的實踐,更是推廣源頭。在台灣的南投縣水里鄉,有著屬於台灣的葡萄味,有著台灣生態保育成功的最佳果實。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甘喜有機葡萄 屬於台灣的葡萄味

延伸閱讀

不再只有玉蘭花—這個團隊讓街賣者不用賣同情,而是賣台灣在地好商品

文:繆葶

你對於街賣產品的印象是什麼?一串十元的玉蘭花?還是一籃青箭口香糖?也許在某個剎那,你購買了他們的產品,但這種單一性的消費行為,有時出於衝動、有時出於同情心。

這裡有三位年輕人,聯手推動街賣計畫,期待扭轉街賣者在你心中的形象,更進一步扭轉街賣者的生活與未來。

(影片來源:人生百味)
 

他們是「人生百味」,在2014年學運後誕生,2015年正式成立公司,這一年多以來,他們透過「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石頭湯」等計畫,與街友們進行互動、溝通以及彼此了解。最近他們更將街賣計畫推上募資平台,期待喚起大眾對於街賣者的感知,進而改變彼此之間的消費關係。(延伸閱讀:做好事不必等有錢再說—現在就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用剩餘食材煮一鍋街友石頭湯

「關心街賣者的衝動,往往來自於不希望他們那麼辛苦」創辦人之一巫彥德這麼說。

然而這種衝動若建立在同情心之上,這樣的消費關係很容易僵化扭曲,加上過往被報導的「人蛇集團」、「詐騙」事件,讓許多人對於街賣者的形象以偏概全,卻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身不由己。

無論是因為生理、心理等狀態,街賣者需要彈性的工時來「工作」,也在經濟壓力下無法負擔屯貨的壓力,只能販售一些大眾較能接受的商品:口香糖、衛生紙,在許多人的負面觀感之下,他們依舊自食其力,透過每一天微薄的收入來過生活,而這正是人生百味期待能夠改變的。

(圖片來源:人生百味)
 

為街賣者找到好商品,希望扭轉街賣者只販售低價值商品的刻板印象,人生百味與南投知名日月老茶廠、喜願小麥、好食機等在地友善土地、友善小農的商家合作,合作開發好攜帶、不易腐壞但擁有好品質的「良食」。

除了開發好商品,人生百味也透過包裝與行銷宣傳,讓更多人知道有哪些街賣者、分別販售哪些商品,試圖將街賣者做為一種銷售通路,也期待建立起固定的消費模式。這個計畫已經在2015年5月開始試營運,固定與4位街賣者合作,透過前期的訪談、調整,完整的街賣計畫目前已正式推上募資平台

也許你會疑問,我們為什麼要幫助街賣者?人生百味團隊表示,

街賣賣的不是同情,其實是一份工作,它幫助了那些街賣者們:減少社會福利支出、支持他們繼續克服困難,用正當的方法,為自己、為全家的生活點了一盞燈。
(圖片來源:人生百味)
 

至於大家最關心的資金運用,人生百味也清楚表列,除了用於開發更多新產品、建立通路品牌之外,他們也將運用此次的機會同步進行街賣者的田野調查,包含街賣者組織的了解、其文化的整合,以及街賣資訊的透明公開化。

人生百味團隊表示,這不僅僅是幫助弱勢,抑是讓社會大眾正視存在於我們身旁的社會狀態。面對這條漫漫長路:翻轉街賣、翻轉你我心中的街賣印象,人生百味希望能和大眾一起用不平凡的愛,實踐這看似平凡的小事。人生柑仔店:翻轉「街賣」形象計畫

核稿編輯:金靖恩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