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這個非洲的線上課程完全免費 還「付錢」讓學生上課—錄取率比哈佛還低

編譯:賴菘偉

在肯亞的首都奈洛比,大部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都沒有工作,亦無法負擔大學的學費,因此無法取得更好的工作。當教育先驅Jeremy Johnson在肯亞首都,以「教育的未來」為題演講時曾被問到:「如果大家都付不起學費,要如何才能擴大高等教育?」

當時Johnson任職於一家名為「2U」的新創公司,是一個與大學合作提供線上學位的平台。那次演講結束後,Jeremy Johnson無法停止地思考在非洲提供教育所面臨的挑戰。

他突然靈光一現:「假如不像傳統教育系統一樣收取學費,而是反過來付錢讓人來學習呢?」這個想法最終讓他辭去原本工作,展開新的事業。

Johnson因此創立了Andela這家公司,將教育與市場上的人才缺口(軟體開發)互相連結,讓學生透過工作來賺取供自身學習的資金。

「特別是在數位經濟時代,有些技能本來就相當有價值,但人才缺口卻非常大。在美國,平均現在每一個軟體開發者,就有四個工作機會,而且現在約有一萬四千個資訊產業的職缺尚未找到合適者」Johnson補充。

圖片來源

這個新的課程計畫,就利用了上述市場對軟體人才的需求來資助學生的學費。學生花六個月參加線上的程式設計培訓,然後使用這些新技能為海外的客戶工作。跟典型的程式開發者比起來,美國的公司只需付給Andela大約一半的金額,但這已足夠讓Andela給予學生中等的薪水,並資助更多新學生。在四年的課程中,Andela平均在每個學生身上投資了將近30萬台幣,讓他們不但接受更多的教育,同時又能獲取職場上的實戰經驗。

Johnson分享創業的心得時說到,「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領悟,就是我們了解到雇主最想雇用的是有產業經驗的學生,因此學生必須兼顧學術及實習的經驗。我們所做的基本上就是複製這個模式,為軟體開發者創造出現代化的組織。我們正在創造一個新的教育系統,利用學生的工作成果來自給自足,從某方面來看,這很像是中古世紀的學徒制模式。」。

圖片來源

去年夏天嘗試運作此模式後,Andela公司在去年秋天正式啟動,很快地就收到非常多申請,造成此項計畫的錄取率甚至低於哈佛大學!半年內,此計畫已成為全非洲最難進入的科技訓練課程。在線上能力測驗中的頂尖申請者會被邀請參與面試,在一萬兩千位申請者中,只會挑選出六十位成為第一屆的學生。

Andela公司發跡於奈及利亞的拉哥斯,是一個高達90%年輕人未充分就業的大都市。計畫將擴展到肯亞、迦納和南非等國,十年內可望訓練出十萬名軟體開發者。

這樣的教育模式能擴展到幾乎任何地方。然而,對於並無興趣成為約聘軟體工程師的年輕人來說,這種模式是否可以複製到傳統教育或其他技職教育的領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資料來源

Fast Company:This Startup Pays African Students To Learn How To Code

延伸閱讀
>> 用寫code改變非洲,專訪盧安達行動軟體團隊HeHe
>> Google的一小步,女性科技人才的一大步
>> 他們不宅,他們用科技愛台灣

為社會企業提升能力,怎麼做、做什麼?以星展基金會與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為例

為社會企業提升能力,怎麼做、做什麼?以星展基金會與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為例

由星展基金會贊助、亞洲公益創投網絡(Asia Venture Philanthropy Network,簡稱AVPN)主辦,於12/9(三)所舉辦的「社企創育培力工作坊」(Capacity Building Workshop),是台灣首次針對提供社會企業專業服務的中介組織(Intermediary)所舉辦的一日共學營,包括社企創投、育成組織、共同工作空間、研究中心、企業CSR/企業基金會、媒體及政府主管機關等超過40位代表與會,共同研討、交流為社會企業提供服務的機制、能力與效益評估。

文:林以涵 / 圖:林以涵、星展銀行、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亞洲公益創投網絡

AVPN將培力(Capacity Building)定義為由公益創投組織VPO(Venture Philanthropy Organization)提供給社會組織SPO(Social Purpose Organization)的任何資源、諮詢、支持,以求增進社會組織的影響力,如下圖所示。

(圖:公益創投組織與社會組織間關係圖)

而公益創投組織VPO提供培力服務來支持社會組織SPO的方式,也可分為以下兩種:由執行團隊直接提供(service delivery by in-house team)、或委由中介組織提供(service delivery by intermediary),並以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星展基金會為例分析說明。

VPO直接提供培力服務:主導性強、成本與門檻較高

直接提供社會企業培力服務的VPO,以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Social Venture Hong Kong,簡稱SVhk)為例。SVhk是香港首家非營利慈善創投基金,以投資方法和專業力量,支持香港社會創新的發展,其參與扶持的社會企業或社會創新專案包括「鑽的」無障礙的士(Diamond Cab)、黑暗中對話(Dialogue in the Dark)、綠色星期一(Green Monday)、光房(LightBe)及全城街馬(RunOurCity)等如下圖列表。

(圖: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創辦人暨行政總裁魏華星介紹如何在香港推動社會創新)

(圖: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所支持項目)

SVhk 採用四階段模型—啟蒙、發明、培育、投資—在香港建構新創的社會企業,除了由創辦人暨行政總裁的魏華星先生帶領的執行團隊外,SVhk也運用大量專業志工與跨產業組織的合作,提供社會企業包括策略規劃、團隊建立、品牌行銷、資金挹注等多樣化的培力服務。像SVhk這樣直接為每個合作社會企業提供客製化服務的培力模式,特色是執行團隊服務密集、主導性強,挑戰則包括團隊服務成本較高、所擁有技能與資源也必須夠充足以應對社會企業家各種需求。

(圖: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的營運模型)

VPO委由中介組織提供培力服務:借力使力、協作共創價值

另一種模式是公益創投組織委由中介組織提供培力服務,例如星展集團近年成立星展基金會,專注於在亞洲推動社會創新與社會企業,期望在改善社會問題上發揮更大影響力。如果將創立社會企業看作是一段旅程,星展基金會希望與社會企業站在同一陣線,基金會執行長劉碧嬋介紹,基金會透過許多計畫如DBS-NUS亞洲社會企業挑戰賽、基礎課程、工作坊、育成計畫、發展基金、融資服務等,在中國香港、台灣、新加坡、印度、印尼等六大市場,支持社會企業從初創、發展到成熟等不同階段。

(圖:星展基金會執行長劉碧嬋分享星展銀行在支持社會企業發展的策略)

(圖:星展基金會支持社會企業發展的策略圖)

要在亞洲六大主要市場推動社會企業發展並非一蹴可幾,星展基金會便借力使力以發揮綜效,透過與六大市場的中介組織合作,由各國在地的中介組織擔任培力服務的提供與管理者。例如星展銀行(台灣)在台灣便與社企流合作,透過社企流年度論壇與DBS-NUS亞洲社會企業挑戰賽,啟發、鼓勵能改善社會的好點子;也透過社企流iLab社會企業育成計畫,讓已經開始實踐社會創業構想的人獲得種子資金與專業輔導。與SVhk的培力模式不同,透過與本來就在社會企業領域耕耘的專業中介組織合作,星展銀行可專注自身優勢、整合自身資源(包括基金會、員工、客戶、金融產品等),發揮槓桿效益,透過協力合作模式共創價值(shared value)。

(圖:星展基金會在亞洲六大主要市場所合作的在地中介組織)

本次工作坊除了香港社會企業創投基金、星展基金會兩個公益創投組織的實務分享,AVPN也透過分組討論讓與會者思考,自己所屬組織若要為社會企業提供能力建設的服務,期望目標與服務提供機制為何、又該如何評估服務是否有成效。預期會後所產生的社群與連鎖效應,必然會影響台灣未來社會企業的生態系統與發展軌跡。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