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你聽過義診,但你知道「義築」嗎?義築團隊全台跑透透,讓偏鄉建築跨越財富的門檻

2015.09.04
瀏覽次數:

文:廖偉如

「希望有一天,年長的人都有安全的居住空間,孩子們都有閱讀的舒適環境,老房子們都可以好好被對待,這是一個長期的革命。希望有一天,透過我們的專業與經驗的投入,義築的島嶼地圖可以慢慢地被建構,遍地開花。」──果核再生計畫發起人,楊詩弘

一直以來,建築賦予人的印象,多半是高資本與高資源下所堆積的產物,然而「果核再生計畫」挑戰了這個思維,讓建築這一行也能成為社會企業的一份子,回饋世界上資源較缺乏的地區。

由社企流與社企聚落共同規劃,於8月26日晚上在社企聚落舉辦的「社會企業你我他」系列活動,邀請果核再生計畫發起人楊詩弘先生擔任分享者,現場聚集眾多對社會企業有興趣,以及對義築的計畫感到好奇的朋友,共同聆聽果核的創舉。

楊詩弘率先提出他所見的情況,認為目前社會上許多具有設計感、科技時尚的建築物,背後都需要龐大的技術與資本加持,建築被商品化的情形不斷上演,無法與社會需求接軌,於是楊詩弘開始反思「建築所為為何」。

所謂「醫生有醫術,建築師有建築術,世上有義剪、義診,常見無國界醫生救苦,卻鮮見無國界建築師救難」,這樣的思路,讓一場建築的革命開始了。2009年,一個以學生為核心的建築團隊,建築人的「果核再生計畫」啟動,正如其名,他們期望像種子一樣落地生根且發芽,最終遍地開花,讓更多建築團隊一起將義築的理念發揚光大,幫助更多的弱勢。

果核計畫主要以偏鄉學童為主,提供學習的建築空間,解決偏鄉與原鄉教學環境的問題。從計畫開始到募款,從施工到驗收與維護管理,都由義築團隊一手包辦。他們協助的地區從南投雙龍部落發跡,到羅羅谷部落的書屋,接著邁入東海岸的達魯瑪克部落與海端國小,最近一次則在新竹尖石的水田部落,從建材、設計到社區參與,處處可見果核計畫的獨到之處。

首先是建材,他們秉持「取之於大地,用之於大地」的信念,從原本在雙龍部落採用當地竹子當建材,發現竹子無法長久保存,到後來重新選擇扁柏木造建築,所有物料的選擇,皆蘊含與大地共生的信念。楊詩弘表示,「人定不勝天,防風等相關設計本意並不是與大自然對抗,而是與大自然結合。」

其次是融合了在地文化的建築設計,其建築有的與布農原民文化結合,有的與客家民族文化結合,充分展現在地元素的精神。從楊詩弘的現場圖說可看見,他們融合了原住民的色彩編織與小朋友的塗鴉等設計,為建築添上一筆另類風格。

「參與式設計」也是果核再生計畫的理念之一,讓小朋友不僅能在一旁期盼建物落成,也能藉由親身參與建造過程,對建築物產生認同感,讓小朋友相信這是屬於他們的建築物,而不只是「大人的事情」。

此外,為了讓建築團隊有一個跨校的平台交流,團隊更在2013年成立台灣義築協會,希望一起建造下個世代,該協會不僅提供情報交流,更進行推廣教育,並持續關注弱勢社區。

果核計畫透過建築團隊、小朋友、居民、社區營造組織之間的互相激盪,共造符合地方需求、也尊重在地文化精神的建築,在偏遠部落實踐建築人的價值,在瓶頸處將困境轉化為成長動能。因此,誰說建築只能造福資本主義呢?果核再生計畫重新詮釋了建築,讓偏遠部落擁有屬於自己的特色空間。

草地學院現場:建築師、科學家、性別運動推手都在這,什麼成就了半農半X的新農村人文風景?

2015.09.04

文、圖:張又文

講到宜蘭你想到什麼?豪華農舍、鴨賞、冬山河?

肥沃的平原跟大山大海之間,我們看見的是一畝一畝田裡長出了不同的「苗」。社企流草地學院帶著20位學員來到宜蘭員山鄉,這裏有著全台灣最多元背景的農人,試著最不同的半農半X生活。

領路人是當地的伴鳥農夫小鶹,國中便開始奔走於各大專院校的保育社,在宜蘭務農已有6年了,為什麼來這務農?他的答案跟這裡其他新農人一樣,相當驚奇:保育鳥類跟抵抗苗栗大埔案代表的開發思維。

既熟悉又陌生,這是來到農村的我們的第一印象。

熟悉的是人情味。四天的行程中,我們每天行進間都會被認識的農友攔下四到五位,領路的小鶹和他們彼此都叫得出名字。

陌生的,是這些農田裡發生的事以及他們的主人。那些田裏戴著斗笠的、穿著雨鞋的,有的是建築師,搭起「農用」書店、食堂與小農的革命基地,有的在農村中舉辦性別平權講座、讓同志走入農田當假日農夫,小鶹自己則籌辦公車小旅行,推廣鳥類保育。這樣的風景,不是其他農村常見的。

四天之中,我們一站一站聽他們的故事,看這新農村風景是如何形成的?

老農傳授、倆佰甲互助,社區也擁抱新人文風景

「失戀、失業、失去人生方向時,來到農村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這邊的人們總是笑說,來到這裡的「新農友」,或不習慣台北的生活,或因為家人務農返鄉,或希望小孩能接觸自然環境,每位都抱有自己對這片土地的想法,但同時,也是務農的門外漢,於是來此之後,第一個挑戰便是生根。

陳阿公,是最好的幫手。在務農的技術上,78歲的陳阿公是當地友善小農的重要推手,傳承60年的務農經驗給小鶹與其他年輕農民。最初使用友善的方式耕種的陳阿公,在慣行農法出現時採用了一段時間,發現健康亮起紅燈,則再轉回友善的耕作方式,並致力推廣友善耕作,雖然友善耕作面積仍遠不及他所期望的佔到60%,但他非常高興有一群年輕的農民願意繼續耕種、守護這塊土地,不藏私地做這些新手的師傅,傳承對土地的用心。

逐漸掌握務農技術後,要獨自完成所有的農事在時間上有限、資源上也有限,走訪當地,我們站在田野廣闊之中,烈日下,一人佇立在雜草、福壽螺危害的稻田中,無力感便油然升起,更遑論擴大耕種的面積。

還好,這裏有倆佰甲。

2012年倆佰甲的成立,雖然沒有嚴謹的組織章程,但整合了小農的資源與交流網路,帶給宜蘭的小農們足以繼續奮鬥下去的動力。「你想做(務農)的話自己做,但是,我會陪你」倆佰甲發起人楊文全總是如此跟農友們說。倆佰甲透過召集農友一起互相協助農忙時的工作,並提供一般農民買不起的農機具,讓年輕的小農不再單打獨鬥。

對大部份入農青年來說,挑戰不只包括土地、技術、人手等,是否能融入在地更是一根本的問題。與草地學院分享的內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說,「人、文、地、產、景之中,人是最重要的!」這樣的態度,讓新加入的農友能快速的融入在地的陣容。

內城做的計畫之一,便是發展「鐵牛力阿卡」利用農用大型車輛載著遊客進行社區的導覽,我們搭著鐵牛力阿卡深入每個農村,像坐船碰到海豚一樣跟狗兒們打招呼,在稻浪中看見農人身影,彼此寒暄。這些都是城市所看不到的風景。「這樣從小孩到老人都有事做了,」理事長強調,新的嘗試帶起社區的活力,凝聚向心力之外,也能創造更多樣的發展機會。

半農半X 帶著自己的專長回饋土地

在宜蘭的四天,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農村風景一幕幕真實上演,說穿了便是因為宜蘭稻作僅收一期,加上一開始種植的面積都不大,讓半農半X成為新農人的生活型態,也讓他們能根據在地農村的需求,發揮自己所長,回饋於在地。

如果說他們是被宜蘭給擁抱了的漂浪種子,這片土地,有老農的傳承、彼此的協力跟社區的共識,他們得以生根,他們得以汲取這片土壤上的養分,然後跟著每個人的不同專業,長出新枝綠葉,把農村變得更不一樣了。

於是建築師帶著夥伴們打造了農民食堂,提供外地來的新農友交流,也成為許多合作案的發想地,食堂兩側的小間書菜與貓小姐食堂,則組成了一個「要書有書,要菜有菜」的空間;科學家背景的新農友則是在農田中用木板設置不同的方格,試圖在農田中進行科學實驗,減少福壽螺帶來的成本耗損等。

最後,擁有特殊農村人文風景的宜蘭,吸引了大批帶著理念跟想望而來的來客,解決了農村中長期「生產者想賣但不知道可以去哪裡賣;消費者想買但不知道誰可以信任去買」的問題。客人們直接聽生產者講他們的故事並從此長期跟隨、支持,而迷惘於食安風暴中的民眾們,也終於看見希望。

於是每位新農友像種子一樣在宜蘭生了根,並吸收在地的養分,發了芽,與在地的大樹成就一片新的森林。

在這裡,在地的包容性讓外來或返鄉的種子得以生根、吸收;在這裡,帶有理念、理想、專業的青年,用專業滿足農村的不同需求,形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宜蘭,新的小農重新定義了農村的樣貌。而草地學院的我們,四天內也充實的汲取了在地養分跟經驗,更了解社會議題與在地小農之後,期待著用我們本身的專業,在台灣其他角落長出更多美麗的新芽,一起創造更高更廣的森林。

延伸閱讀
>> 草地學院:改變社會的能量不是來自憑空想像 而是在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上
>> 編輯隨筆:在社會創業的路上,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 【學員心得】不只是鍵盤憤青、說說人 ,草地學院讓「改變社會」進入我的人生

主題
看更多主題